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太子 ...

  •   翌日,梁璎起了个大早。

      今日是约好了与文杞见面的日子。

      魏文杞是她与魏琰的孩子,也是魏琰唯一的孩子,梁璎出宫后,他作为魏琰的独子,被记在了中宫之下,今年刚刚被册封为太子。

      与魏琰在一起的时候,她以为是因为他心里只有自己,所以后宫才只有自己有这么一个孩子。

      现在想想这想法真是自以为是得可笑。皇帝不能无所出,可彼时的局势,谁家出一位龙子都会打破平衡。

      也只有自己这么个挡箭牌,没有任何家世背景的,才是最稳妥的,也是最顺理成章的。

      于是迷惑君王的是她,善妒的是她。

      倒是没人去怪那位“用情专一”的帝王。

      很多事情,身在局中时看不清楚,一旦跳了出来,也都明朗了。

      梁璎端起杯盏,没让自己想下去。

      他们现在住的是周家在京城的宅子,宅子平日里就有留守的下人打扫,一直保持着干净整洁。所以这会儿就只见下人打扫着庭前的雪。

      半晌午的时候,有下人过来禀告太子殿下的轿子已经过了东武门,那就是距离他到达宅子不远了,梁璎便提前带着下人们去门外迎接。

      她虽是太子的生母,但是现在无论是处境亦或是身份,都无法以他生母的身份自居,该有的礼节还是不能少的。

      不多时,魏文杞的轿子就出现在了不远处。

      梁璎示意下人松开搀扶自己的手,见着那轿子慢慢靠近。

      太子并没有带太多的随从,轿子对比着太子的身份,也显得普通得多。

      梁璎隔着距离,看着轿子停下后,从里走下的少年。

      十岁的少年原本就是不打扮也朝气蓬勃、光鲜艳丽的年纪,而文杞明显是打扮过的,一身贵气逼人地下来时,与那不起眼的轿子倒是格格不入了。

      皇帝对太子十分宠爱,这是民间亦有传闻的事情。魏文杞才刚刚被册封为太子,魏琰就命人仿制自己的龙袍定制了相近样式的太子朝服。

      从颜色、形制到材质、工艺俱是按着几乎一样的标准来做的。

      而今魏文杞就正穿着这身衣裳,小小年纪的他原本就气度不凡,在这身明黄色衣裳的衬托之下,显得愈发贵气。

      梁璎眼睛都未眨地打量着他。

      文杞看起来长高了许多,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原本就长得快的,自己一年没见,就觉着少年的样貌已经变了不少。

      孩子面色红润、目光有神,举手投足之间俱是贵气与自信从容。

      他看起来生活得很好,梁璎也微微放心了,但这样的想法升起时,她又忍不住苦笑,便是不放心又能如何呢?那已经不是自己再能插手的事情。

      在太子的目光看过来之前,她低头率着众人行礼迎驾了,也就没有看到华服少年在看到她时往这边稍显急切的步伐。

      “恭迎太子殿下。”

      下人们齐声开口,梁璎不能言语,就只是福身行礼,腰才刚弯下去,就听到魏文杞近在咫尺的声音。

      “免礼。”

      沉稳中又带着几分尚未脱去的稚气。

      梁璎有些意外他这么快就已经到了跟前,她起身之时,正看到少年收回的手。

      “我的功课耽误了些时间,让夫人久等了吧?”

      梁璎摇头。

      太子的身份,哪里是她等不得的。

      “你身体不便,天气又冷,不必这么多礼地还来外面迎接的。”

      魏文杞还在继续说着,是关心的话,但他似乎刻意地说得很客气。

      梁璎摇头,表示无需介意,又做了个请的姿势。

      那神色,比起客气甚至都冷漠了几分。太子袖里的手紧了紧,但终是没说什么,向里走去。

      他们如今,非母子,就只是太子殿下与平民百姓,梁璎将自己的地位,摆得很清。

      所以客客气气的二人,并看不出太多母子之间的其乐融融。

      其实梁璎在离京的前三年,都是没有回京的想法的。对于这个流淌着魏琰一半血液的孩子,她并非是没有恨的,甚至是未离京之时,她便拒绝见这个孩子了。

      如今想想,她现在想法的转变,也多是周淮林的功劳。是他带来了自己曾以为不会再有的安定平静感,那平静慢慢磨平了心中的愤恨、锐刺,让她重新审视这个自己曾经疼之爱之的孩子。

      梁璎终究是收回了迁怒在他身上的恨意。

      他们于是从那以后,维持着这样一年一见、不远不近的关系。

      一行人一同进府的时候,梁璎能感受到太子微微倾斜的头,和看向自己的腿的目光。

      到底还是个孩子,比起高深莫测的魏琰和薛凝,要好懂得许多。许是从哪里已经听到了自己腿上旧疾犯了的事情,所以看上去担心而在意。

      当年事情发生的时候,太子还小,梁璎不确定他能记住多少,出于私心,她努力不让自己的步伐看起来太过异常。

      小太子很快就转走了目光。

      “夫人这次在京城要待上多久?”他用着一本正经的口吻问道。

      梁璎没想到太子会这个时候问,她不能说话,也不能用纸笔来写,正思索着要怎么回答,太子的声音忽得又传来。

      “我能看得懂手语。”

      梁璎眼里闪过惊讶,但还是在迟疑中慢慢举起手,顺理成章地,太子放慢脚步,与她齐平,侧头去看她的手势。

      “大概半月。”梁璎也只能回个大概的时间,具体地要待多久,要看淮林的公务处理,怕太子看不懂,她比划得比较缓慢,“可能会在除夕之前回去。”

      太子应该是听懂了的,梁璎见他脚步顿了顿,似乎是轻声嘟囔了一句:“之前吗?”

      但那失意也只是一瞬间,到他们落座,梁璎都未再看到他的异常。

      下人端来了茶和点心,放到太子身边时,梁璎瞥到了他脸上的笑意:“夫人还记得我爱吃这个?”

      梁璎这才发现那盘子上摆着的是如意阁的点心,还正是太子喜欢吃的。要说记得她确实记得,但其实没有特意准备,这会儿心下也明白了,该是淮林备的。

      她因为解释想要抬起的手,在看到太子眼里的喜悦时,到底是没动。

      梁璎其实没有要与太子建立深厚母子情的想法,即使她心底仍是在挂念这个孩子的。但这对太子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不管是什么样的局势,她可以一走了之,但太子不行。梁璎在心里这么告诫自己。

      “太子殿下若是喜欢可以多尝尝,”她比划着,“等会儿再让下人给您也装上一份吧。皇后娘娘也是喜欢甜点的。”

      她本意是想说让太子带回去给皇后尽尽孝心,但说到皇后的时候,太子的表情就不怎么好了。

      梁璎微愣后,便省去了后边的话,马上转移了话题,太子更是配合着,对自己那位名义上的母亲,绝口不提。

      哪怕是不知内情,至少也能看出这对名义上的母子关系并不好,也难怪昨日皇后与她谈论之时,也没有一句提起太子,梁璎的心情有些微妙。

      那是说不来的感觉。

      直到这一刻,她不得不承认,她还是自私的,不管怎么告诫自己,太子与皇后关系好起来才是对他有利的。

      可那是自己的孩子,若是看到他与别人其乐融融,她似乎是高兴不起来的。

      她知道魏琰对他尚是不错的,太子虽说是记挂在薛凝名下,却是魏琰带在身边亲自教导的。

      罢了,想再多也是无济于事的。

      他们继续交谈着旁的话,太子确实大部分手语都是能辨认的,偶尔梁璎也会见他露出困惑的表情,便找来笔纸以用来自己写在纸上。

      “抱歉,”魏文杞向她道歉,“我还不够熟练。”

      梁璎赶紧摇头。她能想象到,太子要学的东西有多少,为了她专门来学手语,她其实已经在心里感动了。

      两人之间能说的话题并不多的,梁璎也不会对太子的日常过问太深,太子的问题,她回答得也简单。

      可就是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得,他们不知不觉之间,也这么坐到了晌午。梁璎顺势就留太子用膳。

      魏文杞还没有回答之际,突见有侍从进来,在太子旁边开口:“太子殿下,皇上有旨,召您回宫。”

      声音虽是不大,也足够梁璎听见了,同时也看到了太子的脸色一瞬间就冷了下来,他没有立即说话,像是在思索着要怎么做,梁璎思虑片刻后在他之前起身。

      太子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来,她才打起手语:“太子殿下,既是皇上的命令,您不若还是先回宫吧。”

      太子还小,若是与皇后的关系没有那么好,能依靠的就只有魏琰。

      梁璎并不想破坏他们父子二人之间的感情。

      却是太子,在读懂她的手语后,眼里的受伤一闪而过。那抹受伤不知怎的,也刺得梁璎心里发疼发紧。
note作者有话说
第3章 太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