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初到 ...

  •   可梁璎还是做没有看见一般,微微错开了目光。

      时间静谧了许久,直到魏文杞像是确定了母亲不会挽留自己,才终于开口:“那我便先回去了。”

      梁璎轻轻点头。

      又隔了一会儿,她听到太子又问:“那点心,我可以带回去吗?”

      这话让梁璎愣了愣,抬头时,面前的魏文杞已经不见了刚才的受伤与委屈,只是在对她笑:“方才夫人不是说,我可以带一份回去吗?”

      他的笑,是介于少年的意气风发与孩童的稚气之间,偏偏又装作大人的成熟模样。

      看起来……很可爱。

      梁璎心软下来了,只是她面上并没有显现,示意下人将多余的点心装好给太子带走时也依旧是疏离有礼的态度。

      因着太子的强烈反对,梁璎才没有送他出去,就只是站在庭前,静静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园子渐渐安静了下来,她的眼前已经没有了少年的身影,可梁璎却仿佛看见了文杞刚刚学会走路时,摇摇晃晃的小身影。

      无论周围有多少人,小家伙都会目无旁人地跌跌撞撞走向自己。

      她深深吸了口气,压抑住了那一瞬间涌上来的难过。

      魏琰曾经说过,要让她做大魏最尊贵的女人,而文杞会是他唯一的儿子,是无人撼动的太子。

      他虽然对自己食言了,但至少后面的话,他做到了。

      ***

      梁璎又在梅园待了好一会儿,晌午饭过后,周淮林才回来。

      梁璎远远就看见他了,还是那身黑色的衣衫,她就撑着脑袋,看着男人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近。

      哪怕是离得远,她也能感觉到对方的目光是落在自己身上的。许是自己不能说话的缘故吧,只要在一起,他总会盯着自己以防漏掉一些反应。

      进了亭子里的男人也是一言不发,只是目光在旁边的火炉、自己身上的衣衫上一一瞄过,像是好生检查了一番。

      待他握住了自己的手,那手上的热意大约是让他满意的,面色才肉眼可见地缓和了。

      “怎么不去屋里坐着?”周淮林在她旁边坐着了。

      梁璎指了指不远处,他也跟着看过去,是盛开着的梅花。

      白雪点缀着鲜艳的红梅,别是一番情趣。梁璎看他面露欣赏,神色像是才看到一般,不由地好笑,可又莫名地甜蜜。

      他像是很难看到自己以外的东西,好像只有自己对他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梁璎得承认,她是俗人,喜欢这样被人全心全意爱着的感觉。

      她将炉子上煨着的茶端给周淮林,男人接过,冬日的午后,难得有了些阳光的影子,两人就这么坐在炉边。

      梁璎问他:“那些点心,是你准备的吗?”

      周淮林嗯了一声:“太子喜欢吗?”

      梁璎笑了出来,告诉他太子不仅很喜欢,还带了一些回宫里。可比划着比划着,她的笑容又慢慢暗淡下来,手上动作停下来了一会儿才继续:“以后,别这样了。”

      她知道周淮林是想维系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

      但她并不觉着那是什么好事。正想着,梁璎的手被握住了,她一抬眼,就看到了周淮林轻皱着的眉头,男人本就带着几分凶相的,这一皱眉,就更让人觉着可怕了。

      可是……

      “梁璎。”

      他在叫梁璎的名字,这两个字在他的嘴里就像是有魔力一般,让他整个人都柔和下来。

      “太子殿下从未穿朝服出宫过。”梁璎听到他继续说着,“他今日打扮得这般隆重地过来,应该是想要他的母亲看看的。”

      梁璎的心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般,久久回不了神,直到周淮林的手抚上她的脸时,她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是泪流满面。

      她想起方才少年略带拘束又藏着希冀的目光。

      自己远在峻州,听到他被册封为太子时,既为他欣喜,又遗憾没能亲眼看到他的太子册封之礼,也许那时遗憾的,并不只有她自己。

      可她方才那般冷淡,文杞会不会以为他的母亲并不喜欢呢?

      梁璎的心被难过的情绪包裹着,每当她以为自己足够理智地封印了对文杞的爱时,又总是会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难过而不知所措。

      她的眼泪越流越多,周淮林已经从怀里掏出手帕来擦拭。

      “你不需要想那么多的。”

      听到他的声音,梁璎抬头,泪眼朦胧中,只觉着男人的面容又温柔了几分:“梁璎,你只需要做你想做的。他是太子殿下,也是你的孩子,你想怎么待他,便怎么待他,日后才不会后悔。”

      梁璎把脸埋进了他的怀里。

      她其实现在就后悔了,后悔刚刚应该对文杞多笑笑的,至少,至少夸一夸,他今日真的很好看。

      ***

      即使是梁璎有这样的想法,文杞也不是每天都会来的。

      自那日见面后,他便有两日没来了。

      这日梁璎接到了一张请帖,是周淮林堂妹周清芷递来的。她与淮林的这位堂妹,之前在周府的时候,关系尚且是不错的。

      后来她嫁到了京城,两人有过几次书信往来,算一算却是有些时日没见过面了。所以梁璎略一思索便答应了,只是嘱咐了下人,若是太子来了,就寻自己回来。

      安全起见,太子的行程并不会提前太久告知,这也是梁璎这些天都等在家里的原因。

      不过她也挺想见见清芷。

      ***

      其实先前的时候,梁璎到了周家有半年,都没有见过周家的人。只不过不愿意见面的人并不是周家的人,而是她。

      那时候她人虽然逃离了京城,却无法逃脱行尸走肉般的心境,到了周家后,更是整日待在屋里,谁也不见。

      现在想想,说是把周淮林当作救命稻草,可自己当时并没有把他作为救命稻草一般对待的自觉性。相反,因为不在京城了,不用伪装,梁璎更加自暴自弃地拒绝与人交谈。

      作为一个随时已经准备放弃生命的人,她更不会思考这样作为一个未婚妻,周淮林能不能忍受。

      但事实是,周淮林确实全部忍受了。

      不管梁璎如何地日夜颠倒,等她醒来起身的时候,男人总会神出鬼没似地出现在一边,耐心地问她:“饿了没有?”

      “晚上厨房还剩着面条,要不要吃一点?”

      “馒头呢?”

      “包子呢?”

      “还有清蒸鱼。”

      他不厌其烦地一个个询问,而不是笼统地问“你想吃什么”,以便不能说话的梁璎以点头或者摇头回答。

      终于,在他说到粥的时候,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的梁璎,很轻地点了点头。

      许是她动作幅度太小了,以至于男人又确认了一遍:“那就喝粥?”

      梁璎抬头往那边看了一眼,那是她第一次认真地去看周淮林,男人浓眉大眼,立挺的鼻梁显得目光深邃,但那双过于凌厉的眼睛和冷冽的气质,使得他看起来凶狠而难以接近。

      可是这会儿,就是在一个看起来这么凶的人的脸上,梁璎看到了一丝慌张。

      他像是以为自己在不满。

      “那就粥,”男人不等她再做反应就霍然起身,“我让人端过来。”

      梁璎的目光重新垂下去。

      她喝粥的时候,周淮林就在隔着距离的桌子旁边坐着。他们这会儿还没正式成亲,按理说是要讲究男女之防的。

      可梁璎没有在意,周淮林也没有。

      粥喝到一半,梁璎终于大发慈悲似地想到,周淮林把自己这么个不清不楚的女人,当未婚妻接进了家里,不知道他家里人是什么反应?

      于是她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男人。

      对方坐得很端正,腰背挺直,应该是时刻关注着她这边的,所以几乎是自己一看过去,周淮林就开口了:“不合胃口吗?”

      低沉的声音倒并不是那种显而易见的关切语气,反而很严肃,可又能让人察觉到其中的紧绷。

      梁璎收回了目光没有回答。

      她又喝了一口粥,不远处的男人因为她这个动作,身子微微放松了些。

      梁璎没有再去想那个问题了。

      那时候的她想得很简单,能活下去一日,那就活着。活不下去了,大不了也就是一死。

      她并不惧怕死。

      周淮林就像是在续着她的命,让她觉着,此时此刻,好像也还能活得下去,好像……也还没有到非死不可的地步。
note作者有话说
第4章 初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番外一为周淮林重生在女主入宫前,提前接走未来媳妇的小甜饼。番外二为假如皇帝强取豪夺的if线,时间线为女主五年后回京的那里。请阅读目录根据口味谨慎购买。不喜欢的就不要再点了。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