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提亲 ...

  •   刘福在周淮林走过来之前离开的,是以两人并没有打照面。

      梁璎站在原地看着周淮林走近,以眼神问他怎的来了这里。

      她来宫里,并不是跟周淮林一同过来的。

      周淮林来了京城后的事情很多,不仅要找上司述职,还要同一些相熟之人走动。今日也是约了他正在京城任职的表兄饮酒。

      已经走到了跟前的男人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弯腰。

      两人夫妻快五年了,这个预备动作梁璎自然是不陌生的,她腿上犯病的季节里,周淮林恐她太累,经常会抱她。

      可这还在宫门口……

      梁璎犹疑的这么一会儿,周淮林已经熟练地将她横抱起了。

      略带坚硬的怀抱,却让梁璎觉着了无言的安心,她不再拒绝,只安静地任由他抱着。

      “结束得早,就来了。”

      周淮林这才开始回答梁璎先前的问题,跟他文绉绉的名字不同,他的声音跟长相倒是有几分相似,要粗犷得多。

      男人话很少,向来是言简意赅。

      就比如这会儿,在回答了梁璎后,又低声问了句:“还好吗?”

      梁璎在他怀里仰着头,正对着男人深邃的目光,他从不会带着其他人那些虚伪的笑与伪装,可是此刻,她在这人的眼里,看到了温度与担心。

      不知道周淮林问的是腿还好吗?还是在宫里还好吗,但梁璎的鼻腔就是蓦然一酸,许是纷飞的雪花迷住了眼,她的眼前开始模糊,于是赶在了眼中的热意流淌下来前,将脑袋埋在了男人的怀里。

      她确实不是曾经那个自己了。

      不会再让自己深陷在无尽的痛苦、怨恨之中,她终于能平淡地面对这些事、那些人,面对过往的苦难。

      平静地从宫中走出来的那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了。可那坚强,在看到周淮林时,在他问“还好吗?”之时,又土崩瓦解。

      她心中升起一种密密麻麻的疼痛,梁璎知道,那是委屈,是替曾经的自己委屈。梁璎捏紧了周淮林胸前的衣裳,耳边有力的心跳声,让她慢慢平静下来。

      自己先前还是错了的,梁璎想着,她并不是满目疮痍的,那心底的伤痕,已经被这个男人抚平,所以才能有了如今的平静。

      下人已经掀开了车帘,习以为常地看着大人抱着夫人上了马车。

      马车里是暖和的,但没有凤仪殿里熏得人昏昏欲睡的浓重香味。周淮林并没有放她下来,就这么将她抱在腿上。而后拿过旁边放着汤婆子,放在梁璎的腿上,暖着她酸痛的腿。

      他的视线扫过来的时候,梁璎下意识转开了目光,因为觉着自己这会儿的眼睛定是泛红了,不想让他看见。

      男人将手臂收紧了些:“等过两日,我们便回家。”

      回家……梁璎在他怀里点头,她确实想快些离开了。

      ***

      刘福回到御书房时,本该在皇后宫殿里的皇帝,果然在这里,他弯着腰,汇报说已经送宸妃娘娘离开了。

      作为宫里少数的老人,他沿袭着梁璎出宫前的封号来称呼,不知是不是不在意,魏琰也未纠正过。

      “没有送她回去吗?”

      男人正好看完了手中的奏折,一边提笔批奏,一边问道,漫不经心的语气就像是随意地问一般。

      刘福便赶紧说是宸妃娘娘坐自己的马车走的。只是说的时候,他也想起了来接梁璎的人,语气间不自觉就带上了迟疑。

      哪怕是并不明显,男人的眼皮也往这边抬了抬:“还有什么吗?”

      刘福心一紧,皇上面前,他不敢隐瞒:“周刺史来接的人。”

      他说得小心,也不敢看上面人的神情。意外的是,魏琰很平静地哦了一声,仿佛在说“就这点事?”

      “没别的了?”

      “没了。”

      男人目光继续看向手上的奏折了:“那便退下吧。”

      刘福应了一声,轻声退下,掩上御书房门之前,他最后看了一眼案前批阅奏折的人,猜测着不出意外的话,皇上今日又要在御书房里待上一整夜。

      魏琰的勤政,是朝廷上上下下都有目共睹的。

      他其实是有些弄不懂皇上的,若说他不在意梁璎,梁璎的事无巨细他都是知晓的,每年派去看病的大夫不断,送去的药材不断,赏赐更是也不断。

      俨然一副是梁璎娘家依靠的模样。

      要说在意吧,这冷淡的反应,倒也不像。再说,若真是余情未了,哪个男人能容忍心爱之人被别的男人拥有?

      皇上对周刺史,可一直都是提拔重用的,甚至跟周家沾亲带故的,都会另眼相看几分。

      如此厚待,并不像是存着嫉妒之心。

      所以思来想去,也就只有皇上是对梁璎心怀愧疚、想要尽力补偿,这一个解释。

      刘福拢手看着满天纷飞的雪花,他跟着皇上的时间长,这宫里大概也只有他,还记得皇上与梁璎二人,当初是如何地在这深宫生死与共。

      到头来,果真只是……演戏吗?

      ***

      入夜,梁璎懒懒地靠在周淮林的怀里,看他为自己用艾灸熏着酸胀的腿。

      男人很是专注,将艾条悬在梁璎疼痛的关节上方,隔着距离来回移动。

      都说灯下看美人,她越看越觉着,周淮林长得很好看,他是耐看的,但是寻常人,很少有胆量多看他的。

      梁璎拉了拉周淮林的衣袖,待对方看向了自己才问:“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这话,是手语比划出来的。

      男人的表情在看到她的比划的动作时稍稍柔软了一些:“不累。”

      梁璎于是收回了手,周淮林从不会问她艾灸烫不烫?力度怎么样?哪里不舒服?他似乎是知道梁璎习惯忍耐的性子,在最初之始就自己观察着梁璎的反应。

      到现在,艾灸应该在什么样的位置、按摩该是什么样的力度,他都已经烂熟于心。

      梁璎从未在他这里感受过不适。

      明明是看起来就让人害怕的人,却是这么心细。梁璎的嘴角慢慢弯出了弧度。

      她又扯了扯周淮林的衣袖,在对方再次看过来时,身子往上抬了抬,在男人唇上点了点。

      其实在她做出向上的动作时,周淮林就已经俯身了,让她主动亲吻的动作做得很是顺畅。

      他们一个不能说话,一个不爱说话,可偏偏就已经有了一个眼神就能理解的默契。

      微凉的薄唇很是柔软,艾草的味道很浓,梁璎却还是能闻到属于周淮林身上的那一丝清冽干净的皂香。

      很好闻。

      梁璎抿抿唇,看向周淮林的目光中,带上了几分期待。

      她的夫君如今伺候她的技术越来越好,不仅仅是艾灸、按摩这些东西。以至于梁璎如今也被养得对欲望异常坦诚。

      倒是周淮林,在她直白到纯真、却又藏着暗示的眼神看得微微避开了目光,男人一手托着她的后背,另一手收起已经快要燃尽的艾条。

      “我先收拾一下。”

      他还是一张正经的脸,大概只有传来的身体反应,和微红的耳尖,显示了他并不平静的心。

      梁璎的心情,蓦然就好上了不少。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十足硬朗模样的男人,还这么容易害羞呢?

      周淮林的床事上是温柔的,今日他似乎更卖力了一些,让本就已经化成一汪春水的梁璎愈发招架不住了。

      “梁璎。”

      意乱情迷之时,梁璎听到了周淮林叫她。性格使然,他唤自己不会用什么彰显亲昵的称呼,但梁璎很喜欢他这样叫自己的名字。

      有几分粗的低沉声音。这么唤她的时候,会让她觉着灵魂也在颤抖。

      梁璎看过去,微微睁大的眼睛,在无声询问怎么了。

      她好像从夫君的眼里,看到了有心事的模样。还不等细想,就被他握住了手,是十指相扣的姿态。

      “没什么。”他回答了这么一句,声音藏着不易察觉的沉闷。

      ***

      梁璎后来都会觉着,答应周淮林的提亲,是她做过最冒险、却也是最幸运的事情了。

      当年她出宫后,是待在了京城里的。

      举目无亲、又身无分文的她,也无地可去。

      她看似潇洒地向魏琰提出了出宫,留住了最后的尊严和体面。可事实上,无依无靠的她,即使是出宫了,宅子是魏琰的,伺候她的人,也是魏琰找来的。

      有时候她会想,这样的出宫有什么意义呢?却又不得不接受那个男人的施舍。

      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坦然,其实那时候的梁璎会整晚整晚地愤恨着睡不着觉,会看见食物就想呕吐,会一遍遍诅咒那对狗男女这辈子都不会幸福。

      憎恨、自艾自怜,她的灵魂仿佛时时刻刻都在地狱的最深层游荡。

      可为了那点可怜的自尊,无论夜里如何被煎熬得辗转反侧,她还是会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直到薛凝的封后大典。

      那可真是风光啊,风光到不仅仅是那个时候,即使是过去了很多年,再有人提起时,仍会感叹那时隆重的场面。

      自此,大魏这位皇帝有多喜欢新皇后,人尽皆知。

      至于曾经那位被百官弹劾的妖妃?善忘的人哪里会记得呢?

      梁璎那时候真的觉得自己会疯掉,一边觉着没意思,一边又那么不甘心,她几乎要伪装不下去平静,无数次地想着,干脆同归于尽好了。

      好在周淮林出现了,他是带着聘礼上门提亲的。

      梁璎没有精力去想,这个自己素未相识的男人为什么想要娶她,也没有精力去在意,他看起来是那么可怕得难以接近并非良人。

      她问的第一句是:“你是京城人吗?”这话是写在纸上,拿给周淮林看的。

      “不是。”

      “那是哪里的?”

      “峻州。”

      男人有一句就答一句,绝不多说,虽然后来他告诉梁璎,自己当时是太紧张了,但其实梁璎根本不会去在意男人的寡言,甚至都不记得当日的细节了。

      “还要回去吗?”她当时只是继续问。

      “是的,现在只是在京城有事处理,很快就要回去了。”这大概是周淮林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

      梁璎的心里,刹那间像是明亮起来。她手上提着毛笔,死气沉沉的眼里带着难得的隐隐的光,如此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又想到:“峻州在哪里?”

      其实在哪里都是无所谓的,周淮林形容了一番后,梁璎也只是抓住了一点。

      那里离京城很远。

      她逃了,抓住这最后的救命稻草,成为周淮林的未婚妻,逃一般地,离开了京城。

      一晃,就这么多年了,梁璎抚摸着上方男人的脸,五年前,不过是真正地离开了魏琰,可今日看到魏琰的时候,梁璎就明白了,现在,她是彻底摆脱了与魏琰有关的一切。
note作者有话说
第2章 提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番外一为周淮林重生在女主入宫前,提前接走未来媳妇的小甜饼。番外二为假如皇帝强取豪夺的if线,时间线为女主五年后回京的那里。请阅读目录根据口味谨慎购买。不喜欢的就不要再点了。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