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8-10 ...

  •   8.

      柳生比吕士是个S。

      从人性的角度来看,S属性只有经验丰富的成熟男人才能触发,但柳生比吕士仿佛天赋异禀,早早觉醒了一些不可言说的控制欲。

      他伸出手要摸摸奈奈子的头发,被她嫌弃地躲开了:“先洗澡啦!”

      热爱运动的少年人的身体是值得观赏的。但可能是亲缘关系的滤镜作祟,奈奈子常常能无视柳生比吕士优越的长腿,紧实手臂上的青筋,将关注点放在他剧烈运动过后满身臭汗上。

      柳生将手放下,转身去厨房找吃的。奈奈子不以为意,跟在他身后问:“那个切原赤也今天怎么样了?”

      “被打趴下了。”柳生比吕士平时不太吃零食,只是倒了一杯冰水喝。

      “诶?那他哭了吗?真田欺负他了吗?”

      柳生比吕士稍微放下水杯,用下眼睑观察柳生奈奈子的表情,没有说话。

      他突然伸出手,摸了摸奈奈子的头发,将奈奈子漂亮的长直发弄乱;“你很喜欢他啊?”

      奈奈子咬着草莓牛奶的吸管认真点头:“喜欢。”

      “哼。”

      柳生比吕士洗手,把结子阿姨给他留的饭热好,走向餐桌。柳生奈奈子跟在他身后一直问:“所以到底怎么样了嘛。”

      要不是今天有拍摄,她一定要蹲在网球部场地外面,欣赏小海带哭唧唧的样子。

      “被打趴下了,我走的时候还趴在地上,没看见他哭。”

      奈奈子跟着他坐下,要抢他餐盘里最大的一块炸猪排,柳生比吕士由着她抢,看着她塞进嘴里幸福地眯眼睛,然后瞬间意识到今天摄入热量超标,从椅子上弹跳起来开始做高抬腿运动。

      才开始慢条斯理地吃晚饭。

      晚上七点半,柳生比吕士回到家,柳生宅开始热闹起来。

      9.

      柳生奈奈子不喜欢收拾房间,但忍不了肮脏的环境,于是她的卧室乱而不脏,从某个角度讲,维持着相当有条理的秩序。

      她歪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收到了忍足侑士的短信:“下个月冰帝学园祭,来当我的舞伴吧。”

      哇哦——

      奈奈子跳下床,“蹬蹬蹬”跑到哥哥房间:“哥哥!忍足君让我在学园祭给他当舞伴!”

      柳生比吕士正坐在屏幕前在打游戏,闻言一愣,他摘下耳机,奈奈子从耳机里听到仁王雅治的声音:“puri,冰帝的忍足?”

      天啊,下课了还连线打游戏,这是什么小情侣才有的甜蜜双排?

      “仁王君?”

      “puri,晚上好呀,柳生桑。”

      “晚上好……你们先玩吧,我答应他了啊哥哥!”

      奈奈子又蹬蹬蹬跑回自己的房间。

      忍足家和柳生家是世交,双方一个从事医院经营和医疗器械的制造,一个从事医生的培养和交流,算是颇有渊源的老牌共生家族,两家的小辈也是从小就认识。

      相比同样寂寞且缺少父母陪伴的忍足侑士,柳生家的双胞胎可以每天作伴,奈奈子自己又习惯了独居的生活,不会给柳生比吕士额外添麻烦,他作为哥哥,并未经历过特别难以处理的青少年成长问题。

      所以现在柳生很烦躁。

      “puri,你怎么啦?”

      “那个忍足,不是要早恋吧?”

      “噗哈哈哈哈哈你是想问柳生奈奈子会不会早恋吧?你直接问她啊?”

      柳生放下游戏手柄,向后仰靠在床边。就像他不想过分干涉奈奈子的模特事务一样,他也不想过分干涉妹妹的正常社交。

      但是跳舞什么的……过分亲密了吧?

      他不愿意变成什么都管的哥哥,当时对柳生奈奈子做模特一事没有太大反应,但是他会害怕小女孩在娱乐圈被欺负,害怕她因为网上的攻击而伤心,害怕她不懂怎么保护自己而吃亏。

      实话说,他并不希望柳生奈奈子做模特。

      但他希望她自由快乐。

      兄妹俩似乎没有就这些事情谈过心,反倒是父亲很支持奈奈子的决定,就像他支持母亲婚后仍然出去工作一样。

      父亲说:“独立的选择可以勾勒独立的人格,男子汉的存在就是为了撑起家人选择所带来的可能性,不要恐惧于恐惧,比吕士。”

      “所以说啊,比吕士,”电话那边的仁王雅治声音里带着调笑:“你不会是那种特别渴望妹妹什么事情都哭唧唧问你怎么办的中二健身宅男吧?”

      “你真的吵死了。”

      “puri~”仁王格外开心,他语调轻快地向柳生扎下最后一剑:“柳生桑也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了呢。”

      一个小时的通话以柳生单方面的粗暴挂断结束,桌子上摊开的《新生代模特现状浅析》被盖在侦探小说下面,柳生比吕士看着窗外华月升起,陷入沉思。

      10.

      在这次女性模特综合排名中,柳生奈奈子排第四。

      除了一个真正的大咖,排在奈奈子前面的一个是津神相真,另一个是最近异军突起的初山蓝子。

      初山蓝子的长相是日本时下流行的模样:身高适中脸蛋可爱,身材没有明显的锻炼痕迹,拥有着非常漂亮的大眼睛,亚麻色的长卷发,说话做事可爱得恰到好处。她是偶像出身,擅长唱跳元气可爱的偶像舞曲,比啥都不会的柳生奈奈子稍微多才多艺一些。

      值得一提的是,她是因为在日本整蛊节目中走光而得到了大众的怜惜,然后被粉丝和路人猛推写真单页,最终排名超过了基础分更高的柳生奈奈子。

      基础分是指,在计算综合分数时,正经模特的写真销量系数更高,粉丝为了看一个人而买了一整本杂志要花更多的钱,所以每卖出一本杂志模特加分更多。

      而单页顾名思义,就是粉丝只买她的海报和卡片,花销小,所以即使销量很高也难以加很多分数。

      这次排名中,柳生奈奈子的粉丝粘性一如既往的高,杂志销量也很可观,只不过初山蓝子单页卖得更好罢了。

      柳生奈奈子收到了最后一笔杂志销量的分成,能在销量上有分成要得益于柳生家族的势力和由纱工作室两位老板的大方,柳生奈奈子很满足。总而言之,不看网上的腥风血雨,她过得相当滋润。

      新的一天,新的太阳!新的哥哥可以见面——

      不,柳生比吕士因为网球部有早操早早出门了,柳生奈奈子拒绝了司机的送上学服务,快乐地走向学校。

      真田在校门口检查风纪,他严肃的脸像是一个标杆,走过校门的学生们也不由得正衣冠,板起脸,真田的周围仿佛形成了一个场域。此时的闲聊声就变得明显了些:“你看昨天的模特排名了吗?我觉得初山蓝子比柳生奈奈子好看诶。”

      如果柳生奈奈子稍微有一点作为风云人物的自觉,或者旁边的女孩子没有坚定反驳:“我觉得柳生桑更好看,初山笑得很媚男。”,或者柳生奈奈子没有在那个女生说“媚男”之前嘴欠一句:“我最好看啦。”

       #柳生奈奈子说初山蓝子媚男# 就不会上热搜。

      就离谱,我夸我自己好看为什么会变成我在抨击男性审美啊?

      总之,两家的粉丝掐了起来。

      从周二的早上,一直掐到了周二的晚上。热搜主题从男女不同的审美,到男女不平等的社会地位,到日本老实男人晚年被女性出轨的凄凉实例,到日本政治正确的政策会不会导致亡国,到区区小模特竟敢如此占用公共资源,紧接着就是有关柳生奈奈子井喷式的“真实爆料”……

      当天晚上,柳生奈奈子被哥哥严肃地留在网球部的休息室,边等哥哥练习完一起回家边被长岛骂,好不凄惨。

      “这件事背后一定有人推波助澜,你不要在网上随便发声,我会联系人处理的。”

      柳生奈奈子乖巧地说:“好的,谢谢您长岛君,你真能干。”

      “……这是你一个模特应该说的吗?!”那边长岛无奈极了:“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这事你没做错什么,咱以后离男女对立的事远一点就行。”

      天可怜见,我一句男人也没提啊。

      “我知道了,给您添麻烦了。”柳生奈奈子真心实意地说,她可能没有公众人物的自觉,但她有职场人的敏感,“不给人添麻烦”或者说“不要拖累项目进度”是每一个社畜的基本修养,她安稳摸鱼这么久,都得益于这种堪称严苛的自我管理原则。

      “不……没事,”仿佛感受到了客套话背后的真心,长岛老怀甚慰地感叹道:“这有什么,不算大事。但是人在娱乐圈要对自己的言行再谨慎一点,这种伪装可能也是保持光鲜的必要条件吧。”

      挂掉电话,切原赤也拿了一瓶果汁给奈奈子:“喝点果汁吧,前辈。”

      “谢谢。”

      奈奈子笑眯眯地道谢,她发现自己见到小海带这种人之后心情会变好一些。

      ——就像砂纸羡慕玻璃纸流光溢彩一样的喜欢,就像月亮羡慕太阳光芒万丈一样的喜欢,柳生奈奈子自己也没发觉,她是多么羡慕那些抓住一点点亮光就能将自己点燃的人啊。

      上辈子的社畜生活让她模糊了自己对情绪的感知,现在的她缓过来没多久,又卷入了身不由己的娱乐圈,这种束缚让她心里蒙了一层阴影。

      柳生奈奈子用一种寻求帮助的柔软声线问切原:

      “切原君,你很喜欢打网球吧?”

      “嗯!”

      “无论遇到什么都不会放弃吗?”

      “嗯!决不放弃!”

      “要是被父母劝阻了,被他人说闲话了也不会吗?”

      “……我想不到要说什么闲话才能让我放弃网球啊,”切原赤也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倒是因为想打网球而考上了立海大,父母特别开心,开始支持我打网球了呢。”

      “为了打网球才考的立海大吗?好厉害!”

      好棒啊,会发光的人。

      生活中的切原腼腆单纯,被漂亮优秀的前辈夸奖后会明显地脸红,他不知道怎么回应,跑回网球场练球了。

      柳生奈奈子漫无目的地看着推特上收到的私信,上辈子自己是一个小职员,没有机会见识这样的大场面,现在看着私信中各种谩骂和歪曲的解读,竟有种抽离感。

      她知道,这是有人背后搞事。不说谈论初山蓝子的一男一女,今天早上在校门口录音并发给有心人的,把录音处理好放在网上买热搜的,借此机会推波助澜沾染男女对立话题的,指不定是几波人。

      真没意义。

      录音的人没意义,在网上骂战的人没意义,指责喜欢初山蓝子的人为“宅男”的人和指责喜欢柳生奈奈子的人为“旧时代女权”的人都没意义,网络上的骂战就像无神论者为不同的神谕而战一般,无法抚慰现实的疮痍,只会让看不见的伤口撕裂,鲜血四溅。

      网络骂战,没有赢家。会引导这种骂战的,只会是从中得利的人——

      罢了,等长岛君的消息吧。

      休息室又只剩她一个人,空气中弥漫着男孩子运动的体味、止汗剂的香味和一点点浴室热腾腾的味道。休息室再往里拐两个屋子就是少年们的更衣室,更衣室后面是冲澡用的浴室,她在这里网球部的人总归不方便。

      柳生奈奈子给哥哥发了短信,在网球场外围溜达。夕阳下,少年们击球的声音像是鼓点,扰人心绪。奈奈子绕着网球场外围的铁丝栏走了一段距离,听到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声音。

      “幸村君好帅!动作好优美啊。”

      “呜呜呜仁王君的白发好有个性啊!”

      奈奈子有种自己不应该继续往前走的预感,果然——

      “唉,柳生奈奈子的事情你们听说了吗?想不到她私生活那样诶。”

      “真的假的?我看她也不缺勤,成绩也都挺好的。”

      “哈哈,对于娱乐圈的人来说挺好的吧。”几人互相聊了两句网上的爆料,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无所谓的,娱乐圈的人嘛,就是用来娱乐他人的。

      “那边的女生!网球部禁止围观!”

      真田的吼声应该有镇魔除瘴的作用吧——也有可能是离得太近了,才会在物理攻击上添加了法术伤害,奈奈子晕乎乎地想着。

      真田弦一郎就站在网球部外围铁丝网边上,神色冷峻地维护网球部的秩序。他本来背靠铁丝网观察切原的球路,默不作声时网的那边没有人发现他。

      说闲话的女生们有些不甘心地离开了。

      奈奈子和这个长高了很多的男生隔着铁丝网对视,一时间两人陷入沉默。

      搞什么,他不会是在期待我拿出对待小海带的柔软求助的神色,然后借机给我一个有礼有节的安慰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居然收到了营养液!(惊讶捧脸)
    不更不行啊
    不过本篇真的真的不长,并且更新随我的能力起伏不定时掉落
    谢谢大家的观看!谢谢大家的营养液!感谢在2022-02-05 01:51:39~2022-02-07 11:55: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记忆 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