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1-14 ...

  •   11.

      从真田脸上看不出什么,奈奈子猜他在等自己破冰。

      求助或者道谢,都可以。

      奈奈子对他笑了笑:“真田君,网球部的训练什么时候结束呀?”

      没有被孤立或者说小话的难过,就像在说“最近下雨好多哦”一样不痛不痒,甚至语气明快。

      真田是知道早上风波的始末的,他对于奈奈子非要自夸一句“我最漂亮”不甚理解,但对于后续的魔幻发展也匪夷所思。

      所以……她不会是人前强撑,回家偷偷哭的类型吧?

      真田弦一郎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温和,他说:“下午五点半结束。”

      “那我一会儿再回来哦。”奈奈子笑眯眯地跟弦一郎挥手:“不用担心,我就在校园里转一转。”

      搞什么,那种表情。

      我们社畜最厉害的一点,就是可以在同事的冷漠和傻逼上司的夹逼中安稳度日啊。

      奈奈子没有离开网球部太远,她坐在在自助贩卖机旁边的长椅上,盯着云彩发呆。
      她感受到面前的阴影,抬起头望去——

      是几个高尔夫社的学长,穿着高尔夫社的运动服,三个人就遮出了一堵墙。

      在重视等级的日本,高三仿佛是一个分水岭,不仅是整个学年里等级最高的角色,有人高中毕业会直接步入工作,学校的规矩更加难以约束个别人。

      “前辈?有什么事吗?”

      说实话,此时的奈奈子有点慌,她只是情绪稳定而已,并不抗揍。

      他们没有说话,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互相对视了一眼,健壮的手臂肌肉在运动服的包裹下显得格外有侵略性。

      “我是三年级的牧原悠,”身材最高的男生说——他的身形可以看作是健壮的成年人了,奈奈子怂怂地微微向后倾身,那几个男生在网球包里摸索——

      柳生奈奈子紧张地看着他们掏东西时肌肉隆起的线条,准备站起来跑路时,只见牧原悠从高尔夫球包里掏出了一本杂志——

      “我们是你的粉丝,可不可以帮我们签个名?”

      “……抱歉,我的肖像权和签名都被公司买断了,很抱歉不能、给你签名。”

      他们真不知道假不知道?不会是想拿这件事找我茬吧?

      几个健壮男性在自己落单时杵在人面前要签名已经足够让人害怕,何况自己不能给。

      ——失策了,不该在这个节骨眼这样跑出来的……

      “喂!那边的前辈!你们在干什么?!”

      几个男生听到中气十足的斥责声,明显一愣。一个身材瘦弱的女生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她留着短发,神态给人一种倔强的感觉,她说:“她的签名被公司买断了,她的粉丝都知道。”

      几个大小伙子生生被这个个头娇小的女孩子镇住了。个子最高的男生说:“抱歉,我们不了解这些,是我们唐突了。”

      前辈们向她们示意之后,就离开了。

      奈奈子长舒一口气:“谢谢你,没有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那个女孩子没有接话茬,她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带着一种决然:“我是安中明美,和你一届,今天早上说‘初山蓝子媚男’的就是我。”

      柳生奈奈子没反应过来。

      安中明美的脸绷得很严肃,她紧紧盯着奈奈子的神色,动作幅度特别大地给她鞠了一躬:“对不起!!!”

      “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安中拿出一杯黑咖啡——自助贩卖机上最贵的那一款,保持鞠躬双手捧给奈奈子:“真的非常抱歉,让柳生桑遭受这样的事情,我愿意在网上澄清。”

      柳生奈奈子——我是说林佳奈的生活圈子里鲜有这样的愣头青,她和这样直白又勇敢的人相处时甚至有点露怯。

      “没关系……其实这事和你没什么关系的,是娱乐圈内部的事情。”

      “但是柳生桑因此被骂了,网上传得很过分,如果需要我来澄清,请尽管联系我。”安中明美维持着将黑咖啡送给奈奈子的姿势,微微抬起头,郑重地说。

      安中坚定又倔强的眼睛比太阳更加明亮,柳生奈奈子不由得也站了起来,双手接过她的咖啡。咖啡带着自动贩卖机的温热落入手中的时候,柳生奈奈子体内似乎也被注入了一团能量。

      她原谅这一切了,一下子就不委屈了。

      ——原来她刚刚有在委屈啊。

      12.

      柳生奈奈子和柳生比吕士走在大街上,奈奈子吵着要吃冰淇淋,买完之后只舔一口冰淇淋尖尖,又说什么都不吃了,举着冰淇淋眼巴巴地看着哥哥。

      本来都约好了司机送他们回家,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柳生比吕士还是决定一起走回家。

      夕阳渐薄,夜色清透。奈奈子抓着哥哥的衣角放空地走在街道上,路过买鲷鱼烧的小摊,又开始拽哥哥的袖子。

      “我想吃鲷鱼烧,哥哥。”

      “回家爸爸妈妈做好饭了。”柳生比吕士摸摸奈奈子的头。

      “我不多吃,我就只吃一口。”

      “……”所以剩下的一整个我就得吃掉啊。

      最终柳生奈奈子还是吃到了一口一半酥皮一般豆沙的鲷鱼烧,幸福地和哥哥贴贴。

      柳生比吕士就叼着鲷鱼烧把奈奈子扒拉开。

      “哥哥,原来网球部有冲澡的地方啊,”奈奈子黏在比吕士身上:“之前你怎么不洗澡就回家了呀?”

      洁癖的尊严呢?

      “哼,”柳生比吕士左肩背着两个包,右边黏着一个更大的人,还得盯着柳生奈奈子走直线,好不辛苦:“那你以后回家不要粘着我。”

      “不要嘛,我最喜欢哥哥了。”

      柳生比吕士由着她,两人拉拉扯扯地走了大半段路。她这个老女人简直越活越回去了,要跟一个十七八岁的小男生哼哼唧唧。

      真丢人啊,林佳奈。

      你不是心如止水、百毒不侵、绝不真情实感,只想赚钱吗?

      13.

      柳生宅在今日六点五十七分迎来了难得的热闹。

      爸爸,妈妈,哥哥,都在家,大家围在一起,开了一个不那么切合主题的家庭会议。

      “奈奈子多吃点,来,再吃一块。”妈妈夹了好大一块鱼排。

      “我吃不下了,妈妈。”奈奈子放下手中的餐具,歪倒在妈妈怀中。

      柳生宅的装修是西式风格,追求简洁、方便和质感。这种装修风格可以称得上是懒人福音,柳生奈奈子很喜欢,但是奈奈子的妈妈在家庭聚餐时,常常会另起一桌——

      现在大家就围在一个小矮桌旁边,放松地坐在软垫上,奈奈子只要一歪身子,就可以躺在妈妈的腿上。

      母亲可能有属独于自己的体味,让人觉得安全。

      “妈妈,你怎么这么漂亮呀?”奈奈子仰躺着看着母亲利落的下颌角。

      柳生母亲是一个有自己的追求和坚持的女性,她拥有着栗色的长卷发,上班时会把头发扎起来,露出干练优雅的脸颊。像这样的家庭聚会时,母亲才会松开头发,栗色的发丝垂在奈奈子的脸上,是只有母亲才能带来的亲昵。

      “全天下没有比你更会说话的了。”母亲捏奈奈子的鼻尖,宠溺地看着她。

      “奈奈子,爸爸有话问你。”一直沉默的柳生父亲开口了。

      奈奈子起身,乖巧地看着父亲。

      柳生父亲是一个深沉的精英男性,是这个家切实可靠的支住。他从未表达过他对奈奈子的期望,正因如此,这个开头显得十分正式。

      ——“你真的喜欢模特这份工作吗?”

      14.

      柳生奈奈子是一个没有个性的普通人,要说非有什么爱好,大概就是看看小说和漫画。

      ——她在这方面的启蒙可以追溯到小学时期一整天泡在少年宫图书馆的时候。

      那时少年宫的图书馆里有《网球王子》一整套漫画,林佳奈对“爽”、“热血”、“团队”最初的概念就萌芽于它。后来长大了,回看网球王子这部动漫,就算它再不现实,在林佳奈心里也是特别的。

      但她只是喜欢这段故事而已,她不像有的小朋友,喜欢《网球王子》就去学网球,攒钱买手办,拼命努力去日本留学。她只是默默喜欢,兀自激昂,然后让这一份感动消散于时光。

      她好像没有办法点燃自己。

      她被动地长大,然后沉默地老去,她习惯了不做需要巨大勇气的事情。

      ——她为什么要去做模特呢?

      因为她能做好——能做得无功无过,不愧对工作室的大家。

      仅此而已。

      ——那她喜欢模特这份工作吗?

      奈奈子沉默了,她没有办法回答父亲的问题。她轻声说:“我也不知道。”

      她看向父亲。

      柳生宗严的发色是深沉的紫,规矩地拢在鬓边,他不苟言笑的脸并不显老,但他的眼神犀利,让人有点畏惧,也有点想要依赖。

      ——“我的建议是,停掉近期的拍摄,好好放松一下,调整状态。”

  • 作者有话要说:  困死我啦,祝大家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