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是个S ...

  •   4.

      柳生奈奈子认命地又抽了一张湿纸巾,把地上的丸子捡了。

      “请让我来吧,前辈。”

      海带头站直了比奈奈矮一点,他带着婴儿肥的脸上眼睛很亮,说实话,见到切原赤也真人时会觉得他长得很好看,就是邻家可以摸摸头逗一逗的弟弟。

      柳生奈奈子笑眯眯的:“没关系,我们把丸子捡起来之后可能要拜托你拖一下地。”

      “交给我吧!”切原赤满口答应,他认真地看了一眼柳生奈奈子,忍不住问:“前辈……你不是那个……”

      “诶?你不会想说我们见过吧?是很老套的搭讪哦。”

      “不不不不是啦!”小男孩白皙的脸蛋倏地变红,整个人肉眼可见地慌乱了起来。

      啊,多可爱的男孩子。

      “吃午饭了吗?”

      “诶?我还没有……”

      “走吧,学姐请你吃炒面面包!”

      5.

      第一天上课,基本不会讲什么知识点,更多是让学生们做自我介绍,老师再做课程介绍之类的形式。讲台上料理老师口若悬河,从日本料理到西式甜点再到日本文化的起源,奈奈子手里忙活不停,偷偷倒白砂糖。

      “柳生桑,不要太着急哦,烤曲奇要慢慢来才行。”

      柳生奈奈子闻言放下了手中的白砂糖袋子:“好的~老师,我只是觉得听过历史的白砂糖会更美味啦。”

      料理老师是一位美丽温柔的女性,她对奈奈子的厚脸皮很是包容,宽容地表示现在开始做曲奇也行。

      在打开包装袋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中,几个相熟的同学凑在一起摆弄电子秤,有人偷偷在秤上压了一根手指,旁边的人一脸疑惑地从秤上拿开盛白砂糖的玻璃碗:“这些糖怎么会有500克啊?”,然后和那根罪魁祸首对视,周围爆发一阵大笑。

      柳生奈奈子提前完成准备工作,开始搅拌曲奇液。她动作麻利,有着独居女性的沉默和高效,旁边的宇江凌太凑过来:“你力气好大啊。”

      宇江凌太就是那个不讲武德的刺猬头,“污蔑”柳生奈奈子想和幸村精市一起泡温泉的男生,正站在奈奈子旁边称黄油。

      “嗯哼。”奈奈子瞥他一眼;“黄油也太小块了吧?”

      “啊?”宇江低头查电子秤的数值:“就是一百五十没错啊。”

      柳生奈奈子也凑过去看,无奈道:“这不是十五点零吗?”

      她继续搅拌曲奇液,隐蔽又自然地笑了一下。

      真好懂啊,高二男生。

      她捧着自己的曲奇液往固定好的裱花袋里倒。

      “啊,我来帮你。”宇江凑过来。

      其实并不用,倒曲奇液而已,但柳生奈奈子将曲奇液交给他,笑眯眯地对宇江道谢。

      少年耳朵有点红,稳当地接过。

      畑谷花衣装作不经意地盯着宇江的动作:“柳生桑平时会吃曲奇吗?模特要保持身材的吧?”她这样问着,突然有些慌乱地解释道:“柳生桑的身材已经很好啦……我就是问问你保持身材的诀窍……额不说也没关系!”

      “没关系。”柳生奈奈子笑道:“确实不经常吃呢,要是发胖了会被总监骂的。”

      “诶——柳生桑人气这么高也会骂你吗?”

      “是呀,说什么‘浪费公司资源’之类的。”柳生奈奈子边挤曲奇边苦恼地说。

      5.

      “柳生奈奈子,你连笑也不会吗?给你拍摄简直浪费资源!”

      神奈川,由纱工作室摄影棚。

      营销总监长岛裕是个挑剔又不讲情面的男性,他带着玳瑁眼镜,长卷发马尾搭在肩头,面对柳生奈奈子时态度总是很恶劣。

      “你就只有一个表情吗?回想一下自己快乐的时候!快乐地笑!懂不懂?”

      “……”,柳生奈奈子深呼一口气,头痛地捏眉心:“我不懂啊,我平时就这么笑啊。”

      “啧,朽木不可雕!”长岛嫌弃地把头发从肩头拨下去。

      “算了算了,就表达柳生桑的自我就行,”摄影师伊代田和打圆场:“不笑有不笑的性感呢。”

      “伊代田,你怎么能一点追求也没有?”长岛将炮火转移到摄影师身上。

      无语啊,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当模特?

      奈奈子从炽热的打光灯前离开,放松地靠向休息室软椅,任由两人吵去。由纱工作室的两个老板是好友,一个是强调艺术追求的营销总监长岛,一个是觉得奈奈子怎样都好的胖胖摄影师伊代田,为了纪念两人互相为情敌的青葱时光,他们合伙开了这间摄影室。
      再加上一个每天对着奈奈子星星眼的助理兼化妆师清水知美,他们四个人就是由纱摄影棚的所有员工了。

      “柳生桑,给你柠檬水。”

      “谢谢。”奈奈子接过柠檬水小口嘬,她看着清水严阵以待的状态,不由得安慰她:“不要紧张啦,什么排名都可以。”

      “但是网上人说话太讨厌了!”

      清水又在奈奈子身后垫了一个抱枕,她义愤填膺:“津神相真那家伙绝对买了水军!”

      这倒不至于。

      今天是每个月例行统计杂志销量、网上投票等等综合数据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各家的粉丝都会掐成一团,谁在上谁在下、谁高了谁低了,总之网络上一片乌烟瘴气。柳生奈奈子早知道娱乐圈就是给人娱乐的,没有把自己搭进去的道理,于是摊得理所当然。

      津神相真是奈奈子最大的竞争对手,至少明明面上是这样。争流量争封面的模特之间的手段没什么新颖的,但两人都自持身份,她们背靠不同的家族,好歹逢年过节要见上一面,不大会扯头花给别人看。

      现如今柳生奈奈子刚刚红了两个月,正是人气趋于稳定,新主题新机会多的时候,有争端在所难免。她是新模特,不像津神相真一般已经小红了一年有了国民度,想用舆论瓜分她手上资源一杯羹的不会是津神。

      但也不知道是谁。

      “没关系的,不要为了不相干的人动气。”奈奈子温声劝道,她给清水捧来一小盒曲奇:“来吃点点心,你和我哥哥一人一份。”

      “奈奈子,你真好,我居然能收到奈奈子哥哥同款点心……”清水知美感动地捧脸。

      在由纱工作室当助理最开始是清水的大学兼职,后来柳生奈奈子意外走红,助理一职就没再换人。总而言之,清水桑在奈奈子眼里是个需要照顾情绪的小女孩,她与其说是“助理”,不如说是在带薪追星,或者小妹妹比较合适。

      有时候小妹妹清水还会得到柳生奈奈子的料理课成果。

      “好吃吗?”

      “嗯嗯!”清水先是在不同角度拍了照,才拈起一块曲奇来。她满怀着激动和虔诚将曲奇放入口中,就算有人告诉她曲奇里面放了半斤石灰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好好吃哦——”清水梦幻地捧着脸歪倒在小沙发上:“柳生桑未免也太完美了,有这样的妹妹,柳生君一定很幸福。”

      6.

      柳生比吕士下课处理了学生会的事务,才有空来到网球部。他相当于在上个学期末入的网球部,虽然假期也有练习,但进度和实力上都落人一截。少年人年轻气盛,每天都练习到很晚。

      最近都不能和家人一起吃晚饭了,所以奈奈子才给他准备了曲奇。

      柳生比吕士刚拿出曲奇,仁王和丸井闻着味儿就来了:“puri,你手里是什么啊?”

      柳生扶了一下眼镜,自然地无视了他们:“教你们妹妹给你们做去。”

      “什么嘛——”,丸井大声抱怨,他颇有些幽怨:“就算不是柳生妹妹是别人的曲奇也可以……”

      好吧,这就是个大胃王。

      “puri,比吕士,今天柳生桑来送曲奇的时候,高尔夫部的前辈来了。”

      柳生比吕氏拿曲奇的手一顿,仁王雅治轻巧地从盒子中抢了一块曲奇扔到口中,含糊不清道:“他们站在网球部门外,想跟柳生桑搭个话,被真田送走了。”

      “我知道了。”

      柳生比吕士是从高尔夫社退社来到网球部的,退社时他和高尔夫社的前辈闹得不太愉快,总归就是拉不下脸的前辈和倔强后辈之间的摩擦,柳生比吕氏没放在心上,但他得为妹妹考虑才行。

      仁王和柳生一年级时并不熟,但他很懂得察言观色,柳生入社后没多久仁王就能和他勾肩搭背。现在仁王就挂在柳生身上,期待着柳生比吕士的反应。

      带着反光眼镜的少年一向擅长克制情绪,他任由仁王靠着,沉默又直接地注视着仁王的眼睛。

      仁王盯了他一会儿,无趣道:“还以为比吕士会暴起抄家伙走向三年级教室什么的……”

      只有丸井心思都在曲奇上:“不用担心啦,柳生奈奈子去哪都有人簇拥着,她最不可能被欺负了。”

      说不定那几个前辈只是想接近一下最近学校中的风云人物呢。

      丸井啊呜一口吞下曲奇,他鼓着脸颊道:“还不如期待一下今天那个扬言要打败三巨头的小海带。”

      7.

      柳生奈奈子是一个没有个性的普通人,她已经擅长应付大多数事情,所以活得格外不走心。

      空下来的时间,她拿来观察那些活得认真又热烈的人。

      柳生宅,夜晚六点半。

      爸爸妈妈都没回来,爸爸是医生,妈妈是职业女性,两人都不能决定自己下班的时间,现在哥哥也要给自己加练到不知道几点,奈奈子一个人霸占了餐桌正对着电视的地方,百无聊赖地切换着电视频道。

      哥哥在干什么呢?他做什么都很认真,应该在努力挥拍吧?

      有一项让人放弃躺平转而用力折磨自己的爱好真是太奇怪了,哥哥明明是打算继承父业学医的,为什么要在网球上下那么大功夫?

      算了,这大概就是热血运动番吧。

      她挖了一勺土豆泥,含着勺子切换电视节目,看见津神相真在荧幕上款款微笑。

      这个津神也很麻烦……她好像不是很喜欢自己,而且也愿意为了这份不喜欢找自己麻烦。
      ——大庭广众下说出“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之类的话,可以称得上是前辈的欺压了吧?

      奈奈子微微仰倒在沙发上,门外有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是柳生比吕氏回来了。

      “我回来了。”

      “尼酱,你回来啦,练习辛苦了呀。”奈奈子跑到门口,乖巧迎接哥哥。

      “嗯。”

      柳生比吕氏的眼睛藏在镜片后面,他换了鞋,又把钥匙和网球包放下来,将自己收拾妥当后,看向一直盯着自己不做声的奈奈子,问:“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柳生比吕士和柳生奈奈子是双胞胎兄妹。

      柳生奈奈子此人凉薄,但嘴甜,日子得过且过也能过得不错。

      而柳生比吕士,是个S。

  • 作者有话要说:  诶嘿,更完了这个更那个,冬奥会开幕真好看,嘿嘿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