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没有个性的普通人 ...

  •   1..

      柳生奈奈子是一个没有个性的普通人。

      她除了个头高挑瘦削、家境殷实之外,几乎没有什么特点。

      在这个年纪,同学们好像都会有意无意地将自己与大众区别开,但柳生奈奈子不会,她懒得表现自己,路过一群书包上挂着小熊的可爱女生时,高挑的她和她纯色简约款的书包总是很醒目。

      今天是立海大高中部二年级开学的日子。四月一号,空气中还盈着草木和阳光的香气,奈奈子悠哉走过学校的大门到教学楼的长廊,有些疲懒。

      教学楼旁边的公告栏上张贴着新的班级分组,她不想被挤作一团,就站远了一点,试图在错落有致的脑袋缝隙中找到自己的名字。

      “你在B班。”柳生比吕士走过来,他额头有些汗湿,看起来网球部的晨练并不轻松。

      “哦,谢谢哥哥,你呢?”

      “我在A班,有事找我。”他向奈奈扬了扬手机。

      “你今天晚上要训练吗?我下午有家政课,给你烤点曲奇怎么样?

      “那就拜托了。”

      两人告别,A班和B班离得并不远,柳生奈奈子推开班级的门,看见几个相熟的同学,互相打招呼示意后,她坐在座位上,打开了一本小说。

      看小说,尤其是纸质精装版小说,是非常不引人注意的摸鱼手段。这就像社畜在工位上刷B站和知乎一样,画面中教Python的老师唾沫横飞,看得人昏昏欲睡,而自己的收藏列表十分见不得人。

      奈奈子坐在一群讲自己过年旅行故事的少男少女中,撑着下巴看向外面树枝上嫩绿色叶子尖尖的阳光。

      不知道是谁问:“柳生桑,你去过箱根吗?”

      一时间大家的目光汇聚到柳生奈奈子身上。少女坐在窗边,黑色的长发在阳光下泛起一点紫意,阳光打在她通透的肌肤上,形成象牙色的光斑,她的眉眼掩在树叶的阴影下,只有纤长的睫毛末端噙着细碎的金色阳光。从他们的角度看去,奈奈子微阖着眼皮显得慵懒又生人勿近——她的长相精致可爱,但可能是神色的缘故,此时的柳生奈奈子很有距离感。

      柳生奈奈子想了想,还是手撑着下巴,只不过面颊微微侧向教室里的小伙伴,微笑道:“嗯,去过呢,箱根温泉很不错哦。”
      她微笑起来就变得亲和又甜美,笑意延伸进她祖母绿的瞳孔中,就像夏日波光粼粼的清凉井水,或者海边浅色沙滩上一尾活泼的浪花。

      “诶——我也好想去!”畑谷花衣双手捧心,语气夸张娇嗲,是十分标准的日式捧哏。

      “听说上一届毕业旅行就去了箱根,真好啊。”另一个女生道。

      “明年咱们也去箱根就好了,我们就可以跟幸村君一起……”几个女生你推我搡,嘻嘻笑作一团。

      “幸村君”几个字咬得极轻,女孩子们互相挤眉弄眼,眼含娇羞地止住了话头,好像怕他本人听到一样。

      诶?

      柳生奈奈子顺着女孩子们刻意躲闪的目光看向话题中心的男生。他有一头紫罗兰色的半长的卷发,坐在奈奈子右边的前桌的前桌,也在看书。原来今年和幸村精市分到了一个班级。

      幸村精市,高中一年级就成为网球部部长,拥有着美丽秀气的面容,纤细的身体里隐藏着出人意料的气势和信念感,他带领的网球部目标是立海大三连胜。

      去年立海大网球部也确实获得了全国第一。

      当然现在除了幸村君读书的背影,“惊人的气势”什么的奈奈子并不能看到。她只是看过网球王子这部漫画留下了这样的印象而已,甚至已经忘记了大部分剧情。

      没错,柳生奈奈子,是个穿越人士。

      “真是的你们女生居然这样猥琐。”坐在幸村后面的男生留着刺猬头,健气的面容夸张地扭出褶皱,他本来背对着幸村精市,反着跨坐在椅子上聊天,突然不讲武德地拍了拍幸村精市的肩膀:

      “幸村君,柳生桑说想和你一起泡温泉——”

      喂——不是我说的好吧!

      柳生奈奈子惊得放下撑着下巴的手,猝不及防和正回头的幸村君对视。

      “……”两人对视了一两秒,柳生奈奈子展颜一笑:“我确实不介意,有机会一起泡一下哈。”

      2.

      柳生奈奈子是一个没有个性的普通人,上辈子就是这样。

      她不热爱运动,喜欢看小说看漫画,下班了回家脱了外套就躺在床上,必须要躺半小时回血,才能爬起来卸妆吃饭。从学生时代的戴眼镜的普通女孩,到工作了三五年的社畜,她都是一个中规中矩的普通人。

      对于穿越一事,奈奈子没有特别大的情绪波动,一个普通的社畜,拥有着寡淡的灵魂——又普通地来到了网球王子的世界,只要别让她上球场呼哧带喘的,一切都没什么区别。

      好像也不是完全没有区别。

      日本没有午休,上午的课将近排到下午一点。每逢第四节课,她必困,困必睡,下课铃声一响,她立刻精神百倍,迈着长腿跟田径部的汉子抢福利社的关东煮。

      柳生奈奈子边走边嘬关东煮的热汤,心思在下午的烤曲奇上。

      这一次,至少要把曲奇烤熟。

      她好端端走着,突然从围墙跳下来一个男生,海带头、运动裤,慌不择路拔腿就跑,给奈奈子撞一个趔趄。手里关东煮的汤溅到手指上,烫的她“嘶”地一声松了手,丸子鸡蛋萝卜掉到地上弹跳起来。

      正要跑远的男孩子听到声音,又折回来,不住地道歉。他着急忙慌地摸遍了所有的兜,愣是没找着一张纸巾。奈奈子摆摆手,自己抽出湿巾擦了擦手指,说:“我回去用水冲一下就行了。”

      “抱歉。”海带头少年摸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懊恼地看着她手指上的红痕,补救地说:“我可以用这张湿巾把丸子捡进垃圾桶吗?”

      “好的,那就麻烦你啦。”

      柳生奈奈子长得很有气场,但她很懂得如何让自己有亲和力——这是社畜的必备技能,没有同事和上司会愿意看到一张过分桀骜或者消极的脸。除此之外,这些年来,她能在傻逼面前笑着甩锅并送走对方,亲和力的修炼功不可没。

      她走了两步,又回头对海带头说:“下次不要再从墙上跳下来了,不仅有可能摔伤,叫真田君看到可不得了……”

      “切!原!赤!也!”雄厚的吼声传来,真田弦一郎从围墙的一侧跑来,手里夹着风纪本,怒吼道:“大声喧哗!损坏校园风貌!败坏网球部风气!”

      切原见了真田就像兔子见了鹰,浑身一嘚瑟,手里捡起来的丸子又掉到地上。

      真田靠近他,沉沉补充:“破坏校园内卫生,扣二十分风纪分。”

      切原第一天入学,看到网球场就热血上涌,跳到校园的围墙上发表了“一定会打败三巨头”的豪言壮志,下一秒就被真田前辈追得抱头鼠窜,好不狼狈。

      “把卫生收拾干净,今天下午来网球部报名。”

      切原赤也苦着脸,提前接受了真田前辈爱的铁拳。

      开学第一天风纪扣二十分,当天下午落到真田弦一郎手里,可有你受的了。柳生奈奈子颇同情地看了海带头一眼,转身就要溜。

      “柳生奈奈子,跟切原一起把卫生收拾干净。”

      3.

      一个社畜穿越到一部运动番中已经很悲惨了,如果变成了运动番主角,那就更累了。

      幸好,柳生奈奈子不是运动番主角,她只是运动番配角的咸鱼妹妹,她疲懒的身影日日暴露在永远不松懈的风纪委员真田弦一郎眼中,如果眼神可以具象化,那她身上大概时刻插着真田君“太松懈了”的箭矢。

      总而言之,她常常被真田弦一郎看不惯。

      就像柳生奈奈子第一次和真田弦一郎共事就觉得这人麻烦一样,真田弦一郎也很看不惯她得过且过的处事原则。

      那是一年级时的学园祭。哥哥柳生比吕士作为学生会长备选忙到脚不沾地,奈奈子看不过,就主动提出要帮忙准备贴在入门处和走廊里的横幅。

      她想得很简单,写一些歌颂校园赞美青春的语录嘛,她负责造句,真田君负责用毛笔写下来。这语录到底行不行,最终不是有哥哥负责判断嘛,行就上不行就撤掉,那她就随便编几句,红底黑字一拉,氛围不就来了吗?

      但是真田小哥说:不行,柳生桑,这种说法不太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煌煌学府,济济英才,勃勃青春,伟大立海。”

      “太严肃太大了。我们只是学生组织起来的活动,意在倡导同学牢记学校建立日期,享受这一天的放松。这个标题与学园祭毫无关系,请不要在网上抄袭别人的语录。”

      柳生奈奈子微微一笑:“那我换一个哈,你觉得主题落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比较好?”

      真田弦一郎认真思考了一下,说:“落在生活上比较好。”

      “还要凸显青春和学校,对吧?”

      “对,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你看看,这个行不行?”

      她再去找一个:“青春有我,快乐生活,立海有我,分享快乐。”

      “……”,真田弦一郎沉默了一会儿,努力组织委婉的措辞。

      “要不你想想,是白话点好,还是文绉绉点好?无论再凸显学生的青春活力,也要给我们立海打个招牌吧?得表现出立海悠久的历史和海纳百川的胸怀吧?”

      “……你这么说确实有道理,但是……”

      “但是学园祭是一个面向学生的活动,我们不能搞得太严肃僵化。”柳生奈奈子一副“我懂”的样子拍了拍真田的肩,继续说:“所以取两者精华组合:煌煌学府,勃勃青春,立海有我,快乐生活。”

      她平视这个还没有窜个头的板寸男生:“你觉得行不行?”,奈奈子直推进度,和善地等他的裁决。

      真田弦一郎是家中次子,无论是祖父还是长兄都教育他“克己”、“正直”,这样刚直的他第一次面对心理年龄超过三十岁的老油条,还被漂亮的女同学亲昵地拍了肩膀,多少有些动摇。

      真田丧失主动权,一句前后不搭调堵在口中说不出来。奈奈子直接抓了一个管宣发的学姐做决定,两人的语录之争草草落幕,但那种被动的感觉让弦一郎记了很久。

      那时的弦一郎眼中,柳生奈奈子是一个果断、高效又和善的同学,她跟柳生君一样优秀,真田弦一郎很欣赏他。

      后来,年轻的真田小哥逐渐长了些心眼,当他发现柳生奈奈子的摸鱼之魂时,简直震怒!

      这是背叛!这是塌房!

      太松懈了!(注1)

  • 作者有话要说:  注1:为避免出现原著原句抄袭风险,特此说明:“太松懈了!”为真田弦一郎的口头禅,其余部分和原著不同,后同。
    立海大国中部的故事被放在了高中部,女主开学就是高二,此时小海带高一——虽然高一了但是切原赤也是第一次进入立海大网球部,幸村他们要维护的是今年和明年的全国大赛冠军,才称得上立海大三连霸。
    啊哈开心,这个小说没有几万字,我写着玩的。
    不要太细究人设啊剧情啊逻辑啊,大家看个乐就得了,我也是对社畜生活深有感慨才来网王的世界yy的。
    祝大家开心,新年快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