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阿言和易知说了几句话,就拿着洗面奶进了卫生间。

      打开水龙头,她双手捧着冷水扑到脸上,心脏砰砰直跳。

      好险好险。阿言心里暗叫。

      论大脑反应能力这块,她自认是能和运动员们比一比的。

      这都得益于她从小到大的“被迫训练”。小学到初中和邻居天才在一起,思维必须足够活跃跳跃才能跟得上他们随时转换的话题,从短短几个字里理解含义并帮助表达出来。

      因为——谁让阿言和祝觉是小天才的邻家哥哥姐姐呢。

      小天才们和同龄人无法沟通,同年级的其他同学更是满怀敬畏和照顾小孩的心态,只有阿言和祝觉能与天才龙凤胎以近乎平等的态度交流。

      当然,也可以认为是单方面的知识碾压,一般人放不下自尊心,但阿言和竹马两人纯属习惯了,从小打击到大,习以为常。

      等到高中三年,阿言的思维和意识反应更加迅速,她在私立贵族学校里获得了新一轮锻炼。

      因为那位重生同桌许娇娇的缘故,阿言被某些大小姐同学一并视为无差别攻击对象,走路下楼梯要躲开突如其来的绊脚,开门前闪避掉落的水桶,路过深情表白或是红眼掐腰的时候假装目不斜视地路过,在同桌欲言又止的时候主动解围......

      讲道理,阿言觉得自己的直觉已经堪称恐怖,有时候能够精准预测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戏码。

      这可都是多年在光环人士身边被迫训练出的结果。

      这些人仿佛是世界的主角,永远视周遭的一切为无物,做出令她瞠目结舌的事,说着她意想不到的话,身边总有抓马离奇的事件正在发生。

      用洗面奶洗了把脸彻底清醒,阿言平复了下情绪,为了不给易知自己心虚的感觉,她甚至没有关门。

      刚才和易知的对话让她大脑疯狂加速,整个人早就清醒过来。

      想到刚才看到的花团锦簇,末世异能者,易知是蕴有“生机”之力的异能吗?治愈系?

      阿言看过一些小说,异能漫画电影也不少,但异能的种类那么多,也只能随便猜猜。

      虽然还不知道易知日后可能给她的生活带来什么意外,但对方有治愈系能力的话,宿舍里打好关系,万一以后有个病痛之类没准对方可以帮帮忙。

      毕竟易知连盆死了的花都愿意救,只要关系不闹僵,应该不会对大学室友见死不救的吧?

      想到这里,阿言又在心里呸呸了两下,没事想什么生病。

      她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里边的空间皱了皱眉。

      两个洗漱台面,里边是玻璃门隔开的淋浴和蹲坑。

      易知见她站在卫生间门口走了过来,“怎么了?”

      此时两人都已恢复如常,没了几分钟前的紧张。

      “要是在宿舍里上厕所,早上大家急着洗漱会比较尴尬吧?卫生间清理也是问题,弄不好会有异味的。”阿言说着。

      虽然她周围都是拥有光环的室友,但即便有了光环也是人得吃饭拉屎的啊!

      她高中所在的私立高中是两人宿舍,环境也比现在好上几倍。五人的宿舍,就算阿言排除掉鬼王丁铃,四个人使用的卫生间也够受的了,丢垃圾打扫卫生,洗澡后能否清理头发......这都得说清楚才行。

      易知听着她的话一愣,她拍了拍脑子,末世生存太久,在她看来一点异味卫生什么的根本不算大问题,命都要没了的时候还在乎这个?

      在外界出任务探险为了掩盖自身的人类气温身上涂上变异兽粪便都属于常事。

      但现在处于正常的文明社会,易知意识到自己需要回归普通人的习惯。

      易知挠了挠头,随后灵机一动:“我知道有种植物,能净化空气的,我以前......在家用过,能除臭,过几天弄一个过来。”

      她前世养过许多种功能性变异草木贩卖,有一种叫做净化草的在基地里很受爱干净的人士欢迎,吸取各种异味化作自身养分,巧的是,她的草木空间里还有种子。

      阿言眸光一闪,她点了点头:“行,等大家回来我们商量商量卫生间还有宿舍的卫生怎么处理,大家的生活习惯这些。”

      先前几个人只是互通了姓名联系方式,简单自我介绍了一下,具体的以后宿舍怎么生活的内容完全没聊。

      “对哦,还有这些。”易知捋了捋头发,胡乱点头。

      大学生活距离她太久了,阿言不说这些自己完全不知道这些细节,果然阿言就是普通的新生,自己这个老黄瓜刷绿漆跟年轻人有代沟。

      说着话,阿言就把这些提到的事情直接发到了群里。

      【320友友们(5)】

      【阿言】:宝宝们~大家晚上大概几点回来呢?我们到时候商量下宿舍和卫生间的卫生安排,还有每个人生活习惯注意点,么么哒@全体成员。

      这些事必须有人来说,阿言估摸了下,她要是不提,其他几个室友未必想得到,与其日后闹得不愉快,倒不如一开始商量好。

      阿言的微信头像是一只wink的小狗狗,可爱极了,顶着可爱的头像说话,说什么都不太会令人反感。

      楚冰冰回复的最快,“我大概要六点后啦。”

      丁铃只回了四个字:“天黑后回。”

      倒是顾嘉岁一直没出现,阿言估计这大概就是艺人的特性了,不能及时看手机,没准这会儿在忙什么,反正也不着急。

      倒是丁铃的一句“天黑后回”让她不免回忆了下对方出门时拿着的大黑伞。

      是白天阳气太足,找哪个阴气足的地方待着去了吗?她胡乱猜测着。

      下午约了同校的竹马出门一起逛逛熟悉校园,阿言和易知打了声招呼就背包出门。

      宿舍楼下,寸头的高大男生提着奶茶等在楼门口,惹得周围进出的家长和新生不少注意。

      他穿着宽松的大黑T和工装裤,但并不显得单薄,身高起码有185,皮肤并不白近似古铜色,肩宽体阔,生的浓眉大眼,却又带了几分青涩的气质。

      “这才开学就有小男同学来等着啊。”

      “可能是大二大三的吧。”

      “长得挺帅的啊小伙子,浓眉大眼的。”

      “觉觉——”阿言看见穿着黑色宽松t的青年,快步冲了上去。

      祝觉伸出手熟练牵住她一个减速,挽住胳膊,少冰放至微凉插好吸管的柠檬茶送到阿言唇边。

      阿言喝了一口,竖起大拇指:“温度正好。”

      三楼宿舍阳台的易知看着一对渐行渐远的小情侣不禁露出一丝笑容。末世里习惯了赤裸裸的欲望世界,现在这世界还是有纯情的。

      “真是青春的少男少女啊。”

      ...

      湖边长椅,阿言喝着柠檬茶晃腿,在和祝觉完成几个角度的双人自拍后,选了几张照片发到了家庭群。

      “觉觉,中午和室友吃饭怎么样?”她眨着眼睛。

      “我本来以为会有家长送的,没想到我们两个宿舍居然都是自己来办的。”

      祝觉的声音低沉,“不难相处。”

      “不过……”他顿了下想了想。

      “等过几天你见见他们比较好,感觉不太普通。”

      听了这话,阿言拿着柠檬茶的手微微颤抖。

      不是吧......

      总不能连竹马的室友也都带光环吧?

      这个大学是有什么招光环人士的阵法吗?

      绕着湖走了一圈,又转了转快递点,几个食堂和教学楼,当两人走到滨大图书馆附近,阿言看到前边围了好些人。

      “好像有明星来了。”

      “明星?今天开学来送家人的?还是拍戏取景啊?”

      “谁啊谁啊?”

      大众都是有好奇心的,更别说校园里都是新生和家长亲属,都围了一圈有的还拿出了手机拍摄录像。

      “是顾嘉岁。”

      “谁啊?不认识。”

      “国民闺女路嘉年她姐啊,特招人烦那个女演员!之前还参加选秀退赛了。好像也是我们滨大新生!”

      “啊?真的假的?她还能考上滨大?”

      “她家不是豪门吗……”

      “她那个反弹琵琶视频很牛的”

      听到路人的议论,阿言只觉得眼皮一跳,拉着竹马往前挤。

      “我室友。”她对了个口型祝觉顿时明白。

      越靠近,阿言就看清,顾嘉岁一个人被围在人群中间,一只手死死提着小包,她抿着唇像是在忍耐。

      不是经纪人找她吗?经纪人哪去了?出门的时候不是戴了口罩吗?阿言眉头皱了皱。

      阿言费劲巴力地挤到了前边,周遭的议论声很难说有没有进了顾嘉岁的耳朵,她的状态看起来不妙。

      就在这时,她看见一个男生满脸笑着,和身旁的同伴像是说着什么,随后吹了声口哨大喊了一声“顾嘉岁”。

      人在被呼唤名字时是会有下意识反应的——

      顾嘉岁下意识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阿言心中暗叫不好。

      那叫出顾嘉岁名字的男生居然将手里的开口的水瓶朝她泼来。

      阿言此时就在顾嘉岁的身后,她身体的瞬时反应比思维更快,一把将顾嘉岁往后使劲一拉。

      这种突如其来的泼水上身红酒甩脸的操作她太熟悉了!阿言高中在同桌身边没少在关键时刻紧急闪避。

      又来了!这熟悉的感觉!

      顾嘉岁穿的是真丝的裙子,这要是被泼上,这么多人在场,怕是直接闹出一个“湿身不雅照”。

      就算自己不太想管闲事,阿言也不希望自己的室友出事。

      就在这会儿,一名西装笔挺的成熟男人出现在视线内,他剑眉星目,眼光深邃,身旁跟着科研助理。

      英俊男人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场景:“怎么回事?”

      “是苏教授,滨大今年刚从国外挖的教授,还不到30呢,天才数学家。”

      “苏璟,还是我们的老学长啊!盖压数院大魔王,听说嘴特毒,家世也不一般。”

      阿言扶着顾嘉岁,身旁又是一阵吃瓜群众的议论。

      泼水的男生率先慌了:“苏教授,没事,不小心洒水了。”

      苏璟教授冷脸上前看着他:“周围的摄像还没瞎,你是那个学院的?开学蓄意攻击同学?如此品行不端,敢做不敢当。”

      那男生喏喏不敢言,苏璟教授走向顾嘉岁身边,“这位同学,你没事吧?”

      两人对视,双双都是一怔。顾嘉岁摇了摇头:“多谢教授,我朋友刚拉了一把,无碍。”

      此时苏璟的眼神扫向一旁的阿言,冷着的面庞似有缓和:“友爱朋友,不错,送她回去歇着吧。”

      他的眼神又转向顾嘉岁,眼神温和:“这名同学……”

      “顾嘉岁。”阿言小声提醒。

      苏璟眼神中闪过一丝讶异,“顾嘉岁受惊了,回去休息,我会让学校给一个交代。滨大不需要高分无德之人”他的语气斩钉截铁。

      阿言冲着祝觉使了个眼神,显然这会他不方便陪她回去,有顾嘉岁在身边就是个闪光灯,没准会被偷拍。

      阿言牵着顾嘉岁回宿舍,顾嘉岁整个人陷入了恍惚。

      阿言默不作声,她回忆着刚才的一幕,偷偷用手机给祝觉发了条消息。

      “我刚刚是不是抢戏了?”
note作者有话说
第3章 第三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