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陪同顾嘉岁回宿舍的路上,阿言脑子里就在思考。

      刚才她出手的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她仔细回忆了一下高中时期,一般这种情况下,如果她没能解救同桌成功,就会有同桌许娇娇的暧昧对象出手,有时候是高冷学霸,有时候是狼狗校霸,亦或是温柔的学生会主席在此时出场,要么一把救人,要么及时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同桌的身上,适时出头,引起周围一片震撼与艳羡。

      所以......刚才她真的抢戏了吧!

      那飞身救人的高光,向来是不属于自己的。

      毕竟刚刚那苏璟教授一出现,周围就是一片此起彼伏的羡慕惊叹声。

      虽然阿言护住了顾嘉岁,但完全没有人在意她。

      按理说的话,这怎么着虽然不算是见义勇为,但也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值得被路人惊叹几句的吧?

      可惜的是,自那苏璟教授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他和顾嘉岁身上。

      两人对视的时候,头顶上像是有聚光灯打在两人的身上似的。

      阿言在心里暗道罪过罪过,默默在脑子里敲了两下木鱼。

      看在她是救人心切的份上,老天爷别责怪她抢戏。

      ...

      “岁岁,你没事吧?”阿言小心翼翼地看着身边的顾嘉岁。

      她此时的情绪似乎有些奇怪,隐忍,喜悦,迷茫......整个人似乎陷入了什么思绪里。

      “阿言。”
      “多谢你了。”

      顾嘉岁的声音清灵,虽然经历了刚才的那一遭,可依旧脊背挺直,姿态端正,有着难以形容的自矜气度,那是发自内心的自傲。

      顾嘉岁被阿言拉着手一起走,来到如今这个世界一年多,她也在一点点适应数百年后的规则。

      若是仍处大周朝,能够有资格与她牵手的贵女也不过寥寥几人。

      她是大周朝唯一破格册封的公主,母亲乃长阳长公主,舅舅是皇帝,出生封郡主,满月再封嘉宁公主,皇帝无女儿,视她作帝王亲女,与太子皇兄共在上书房听课,享三郡食邑。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天下女儿家的宠爱尽皆汇聚在身。

      及笄礼后,皇帝舅舅,皇后舅妈与母亲找来了全京城适龄小郎君的画像,大办群芳宴为选驸马。

      但顾嘉岁独独看上一人。
      翰林学士,太子少府,于上书房授课的大学士苏璟。

      可大周一朝,尚公主者不入庙堂,驸马不问政事。
      苏璟对她始终保持着君臣之隔,在她大着胆子剖白时说:“大丈夫当为天下黎民请命,请公主成全。”

      他是太子哥哥未来的臂膀,是皇帝舅舅看中的未来重臣,顾嘉岁随意点了个样貌出色的小郎君作为驸马,清贵之家。

      唯有临离宫入住公主府前的最后一次授课,室内避退左右,苏璟一如既往的古板。
      “公主既入谢家,当相夫教子,尊重亲长,万不可任性妄为。”

      却又在她气闷地挥袖离去前跪下。
      “此前所言,乃是臣为师长之身为公主寄语。”
      “璟愧对公主情谊,自知罪该万死。”
      “但请公主谨记,公主下嫁,乃是谢家福分,公主乃金尊玉贵之身,不必受委屈。还请公主日后珍重。”

      后来她成婚为人妇,他登高入内阁。

      不知怎的染了肺病一日日卧床不起,未及三十就离开了,再醒来时已经是数百年后了,竟借尸还魂成了另一个同名同姓的姑娘,连容貌都有九分相似。

      最为可笑的是,这同名为顾嘉岁的姑娘是当今时代的豪门女儿,放在从前也是高门出身的贵女,竟被拐卖出去了流落在外十几年。

      而因着思念找不到的女儿,这路家竟然又领养了个养女路嘉年,视为亲女养大。
      原身如此身份,既是接回了家中,自当好生呵护珍爱。

      可被接回豪门后,因着她在外长大处处“上不得台面”,父母不亲,兄长不爱,娃娃亲的未婚夫也都只心疼养妹路嘉年。

      顾嘉岁穿越来的那会儿,已经是原身因为在“亲情综艺”里被全网怒骂刁蛮任性,处处比不上妹妹,为了证明自己跑去参加选秀,试图让父母兄长看见自己。

      在大庭广众之下又唱又跳的女伶人,顾嘉岁实在接受无能。

      只是融合了记忆,与原身同在F班的几个拉胯废材姑娘们竟然是唯一对她好的几个人。

      怀着投桃报李的心思,顾嘉岁为她们助了一场公演才退出了那劳什子节目。

      其后这一年,她疯狂汲取现世的知识,适应任何人都敢于当众叫自己大名,随意谩骂侮辱都不会被砍头,无人对她跪下行礼,无人贴身小意服侍,“礼乐崩坏”的现世生活,她考入了如今时代的“国子监”。

      曾经的皇宫内室成了今朝的“博物馆”,旅游景点,世人花了纸钞就能入内参观,连她这个大周朝的公主今朝也不过是个身家富贵的闲人。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今日竟然碰上了苏璟。
      同名同姓,那苏璟教授的面容,赫然与前世一模一样。

      今朝相见,竟然一如过往,他为师长,她为学生。
      只是不知,此人可记前尘?亦或仅仅是个巧合?

      路遇不平,当街呵斥,维护弱小公道,连性子都有几分相似。

      顾嘉岁在阿言的陪同下回到了宿舍,她看着自己的妆匣怔怔发呆,随后想到什么,开始在手机上搜索“滨城大学 苏璟”。

      此时宿舍内已经只有三人,丁铃与楚冰冰都没回来。

      但阿言看着自己的手机里已经多了好几条消息。

      【觉觉】:苏教授让助理收了周围路人拍下来的清晰录像作为证据,泼水男被带走处理。

      【觉觉】:语音60s

      留在吃瓜现场的竹马发来了后续,阿言不禁点了点头,果然不出自己所料。

      她戴上耳机听语音,这语音并非是祝觉在说话,而是周围的吃瓜群众一片赞赏。

      “苏教授也太帅了吧,就该这么处置,这傻叉男的怎么考上来的,丢人!”
      “往女生身上泼水,什么人啊,垃圾男!”
      “但也没成功,那人不会是顾嘉岁的黑粉吧?”

      “苏璟教授做的好,不愧是我的学术男神!”
      “今天拿的亏是水,万一是泼硫酸的就要毁容,这完全是故意伤害,勿以恶小而为之,必须严正处理,为苏老师点赞!”

      阿言:明明是自己美女救美女,但丝毫无人在意,:)真是毫不意外呢。

      【觉觉】:已经被传到全网了,出现热搜。
      【觉觉】:微博分享/某音分享/小地瓜分享视频。

      #顾嘉岁滨大报道遭路人泼水#
      #顾嘉岁 泼水#

      从阿言陪着顾嘉岁回到寝室里不会超过二十分钟的时间,互联网上居然已经出现了许多现场视频,热度极高,成分复杂的生物们上蹿下跳,大量攻击顾嘉岁的恶意言论疯狂出现。

      “居然泼的不是硫酸?失望,胆子太小。”
      “顾嘉岁也能考上滨大?花钱买的吧?@滨城大学@滨城教育局 @国家教育部必须给个解释!”
      “又没对她造成实质性伤害,委屈什么啊?人家说不定只是不小心洒水呢。”

      “呕呕吸血鬼又出来碰瓷了,这会碰瓷的还是滨大。”
      “顾嘉岁能考上滨大?开玩笑,故意炒作热度也是没谁了,糊咖滚远点!”

      阿言看着这些评论无言,光环人士总是要招人嫉恨的,这是她从小就知道的事情。

      毕竟高中时候,同桌许娇娇穿着旧衣服打工的照片都能被发在校内贴吧里,半小时内就被嘲笑盖出了一千楼。

      手机上,出门不知道做什么去了的楚冰冰悄然发来了信息,显然是认出了她和顾嘉岁,询问两人有没有受伤,要不要她叫个私人医生过来做个全身检查。

      她回了“没事,放心,一点没伤着。”

      与阿言背对背坐着的易知正在上网冲浪,一个猝不及防就在热搜上看到了自己的室友。
      瓜来!

      刚点进视频,她光速退出,然后戴上了耳机。

      重新看了视频,易知赫然发现,视频里不单单是顾嘉岁在,还有阿言,难怪刚才两人一起回来的。

      易知没太关注后来出现的那个什么教授,她看着视频里动作飞快的阿言,眼神一动。

      她连续找了几个不同平台角度的视频,拿着手机的右手不自然地绷紧。

      “太快了。”易知心说。

      这些视频没有后期的痕迹,都是原版,几个角度在她的脑中复原,可以清楚看到阿言几乎在不到0.2秒钟的时间里拉走了顾嘉岁。

      她的反应速度太快了!甚至没有让顾嘉岁被泼上一点水。

      易知心思凝重,即便是自己在现场,反应的速度恐怕也与阿言不相伯仲。

      可她这反应速度是在危机四伏,随时可能丢掉性命的末世里磨练出来的。

      阿言如果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反应能力?大脑与手脚协同?

      易知不着痕迹地回头看了阿言一眼,原本放下的危机感再度升起。

      再看看这评论里,明明是阿言救了人,可竟然好像无人注意到她。新闻上每每出现见义勇为什么的不都会表彰吗?可阿言的身上就像有一股特质,丝毫不惹人注意。

      这样的特质让易知想起了一个人。

      前世她跟师父长期待过的一个基地里的传言,传言那基地里有位隐藏的S级异能者,每每在外救了人回来也不留个姓名,总是做了好事就消失,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易知曾经以为那是传言,直到有一次亲身经历被那位隐藏的大佬救下,发现对方是基地市场巡逻的守卫,时常一起聊天打屁的人。明明是强大的S级异能者,可竟然每日做着最基础的工作,完全像是个普通人。

      阿言,和那人的气质有点像。

      阿言的五官单看并不出挑,但组合在一起却很顺眼,小头小脸,清丽温婉,及肩的黑发微卷,书卷气十足。

      她眼睛总是温和地注视,唇边带着淡淡的笑容,穿着简单大方,一看就是书香人家的姑娘,就像每个人身边都会有的那种朋友,家境中上,礼貌大方,性格和善,成绩优越,老师和同学眼里的好学生。

      她有美貌,却不是那种惊人记忆的美貌。

      就像现在,在320这个宿舍里,论美貌不及明星顾嘉岁的见之惊艳,论家境富贵看着不及楚冰冰,论成绩......大家都是考上滨大的顶尖高材生。

      想到这里,易知脑中突然一个激灵。

      阿言看似单拎出来哪方面都不出挑,但反过来看实际上哪方面都不差,就像是网络上常说的“六边形战士。”

      看似平庸,实则处处不平庸。

      这视频中关键时刻救人的举动,尤其是这反应速度,完全达标到顶尖运动员的水准。

      阿言她,真的是普通人吗?

      她既然身体有这样的反应能力,那先前看到栀子花的时候......说的也不一定是真话!

      易知再度回头看了阿言一眼,阿言此刻专注地戴着耳机似乎在玩游戏,完全看不出救了人的模样。

      易知脸色凝重,像,太像了,越看越像。

      这表面普普通通若无其事,干了大事儿回来也装平凡的样子跟那位前世大佬太像了!
note作者有话说
第4章 第四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