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宿舍是六人格局,但“320”似乎只分配了五个女生。

      室友到齐,阿言一边将自己的物品放好,一边将每个室友头顶上的光环与她们对上号。

      靠近宿舍门女生名为丁铃,她面色苍白没什么血色,整个人都有些单薄,到肩膀处的头发近乎栗子色,但长相精致,病恹恹的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子别来烦我的气息。

      如果不是阿言看得到丁玲头顶的“鬼王复苏”光环,她大概只会当这是个不喜他人靠近的女同学。

      当她坐在床上安装床帘的时候,靠近丁铃的那一头与她接触,顿时觉得有着飕飕冷意。

      这是阴气吧?是阴气吧?我们四个人跟一个鬼长期住在一个宿舍里真的是没有问题的吗?

      阿言忍不住疯狂腹诽,她假装不经意地扫过丁铃的身体,怎么看都是人啊,难不成是鬼上身?一般的都市怪谈里鬼都是阿飘吗?所以这就是鬼王的不同吗?这具身体里凝聚的都是阴气吗?

      挂完了这边的床帘,阿言再看向自己挨着的另一位室友。

      楚冰冰。

      梨花头,娃娃脸,这会儿正一边铺床一边笑出了两个酒窝与她说话,甜美又可爱。

      她蓬松的发顶别着MIUMIU的发卡,耳朵上是香奶奶闪耀的水钻耳环和一身小香风大小姐套装,但铺床熟稔的程度显然让阿言有些意外。

      毕竟这一身富贵逼人的大小姐装扮,看起来实在是不像会干活的人。

      一个日默瓦旅行箱与LV老花行李手提箱放在床下,与近乎灰粉色的瓷砖地面显得格格不入。

      阿言有点好奇,这个“不花钱就会死”的光环到底要花钱到什么程度?

      此时阿言的床帘还没有挂完,但她们这一排三个人的床铺都已经铺好,丁铃的床品看起来甚至有些可怜,床板上是学姐留下的泡沫板,上头只垫了一层薄薄软垫,再上面是简单的纯色床单,简朴到不行,被子更是薄薄的一层。

      阿言的床品是一套白底小碎花,十分少女,楚冰冰那H家标志性的小马床品一铺顿时让这橘黄色的木床多了几分贵气。

      三人的床铺乍一对比,丁铃极简,阿言普通,楚冰冰富贵。

      再看对面的两位室友,异能者易知的床铺完全是深绿色,颜色再深一点的话就会让人误入军区宿舍了,被子是方方正正的豆腐块,远远看着床上没有一丝褶皱。

      而同样挨着门,位于丁铃对面的那位室友,在见面的第一眼阿言就认出来了她。

      顾嘉岁
      过去两年里在热搜上时常出现的娱乐圈艺人。

      更准确地说是黑上热搜,上网随便一搜就能搜索到许多黑料。

      她是滨城豪门路家两年前才找回来的女儿,但找回来后同她那个自幼演戏被称为国民闺女的妹妹“路嘉年”一同上了亲情综艺,综艺节目里她处处与妹妹对比,胡搅蛮缠,作天作地,好逸恶劳,什么都不会干,对着所有人颐指气使,甚至企图插足妹妹和竹马之间,引起了广大观众的疯狂厌恶和嘲讽。

      不仅如此,在综艺结束后拒绝上学,坚持要和自己的妹妹对比,强送自己进入娱乐圈出道,除了一张脸,没演技没学历还要自己的妹妹来擦屁股,更是被全网厌恶,“吸血鬼姐姐”之称名扬在外。

      大家有多喜欢多爱路嘉年,就有多厌恶顾嘉岁。
      一年前,顾嘉岁又放弃了演员身份跑到女团选秀节目,一身技能拉胯全网嘲,人在F班却突然在公演现场带领队友改编国风曲目,反弹琵琶惊艳全场后退赛,自称回校准备高考。

      然后,就是现在了。

      阿言也曾经在网络上看到过顾嘉岁带领队友惊艳全场的表演,那视频里她还没有看到任何“光环”。

      当年那公演一出随后退赛,不知道多少人嘲讽是豪门路家为顾嘉岁紧急特训之后,姿态好看点退场。

      “皇族特训”,“路家给了节目组多少钱?”“强捧洗白”之类的言论层出不穷。

      但此刻的阿言看到这仿佛从仕女图里走出来的美人头顶的光环时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古穿今】

      这三个字从字面上也很好理解,既然是古代人穿越过来,会反弹琵琶就是很正常的事了吧?

      顾嘉岁一只玉簪盘发,黑发浓密好似鸦羽,穿着一身交领的国风裙装,面若芙蓉,柳叶眉神色淡淡。
      她跪坐在床上,铺着天丝床单后套着被子蹙眉,显然有些套不习惯被子,动作十分笨拙,又没有开口求人的打算。

      “顾嘉岁,被子给我,我给你套。”
      易知抱着双臂在床下看了两眼,像是实在看不过去,她声音清越,一手把着栏杆两步就迈上了自己的床,随后朝着顾嘉岁伸出手。

      上床下桌的梯子有三个横栏,易知她只交替各迈了一步,大步流星,不,倒不如说是一跳就上去,看得阿言和楚冰冰都是一愣。

      “易知,你慢点,别摔了。”楚冰冰此刻开口提醒。

      这要是换做别人,一脚踩空就摔下来,阿言在心中默默感慨了下不愧是末世来的异能者,身体素质就是好。

      易知上了床,从顾嘉岁手中接过被套和被子,三下五除二套完,直接叠出了个豆腐块还回去,速度快的惊人,靠近她这一边的床帘帐子也直接帮她挂上,倒是她自己的床铺上没有任何遮掩的床帘或是幔帐,连个蚊帐也没挂。

      楚冰冰看得一愣一愣:“易知,你家里是当过兵吗?豆腐块叠的好好啊,我高中军训的时候要是有这么厉害就好了。”

      易知含糊地“嗯”了一声,没有解释,把着栏杆从床上一跃而下。

      她是孤儿,前世在末世里跟着军人出身的师傅流浪,被教养了一身军队的作风,不过这就不必和室友们说了。

      易知顺势转移了话题,“我来的时候阳台上有两盆花,估计是学姐们留的,正好我是学农的,自己带了两小盆盆栽就先放在6号空床一起养着了。”

      那两盆花的生机几乎耗尽,换做旁人只能丢了埋土里,不过在她的手里还能活下来。

      她在末世生存下去靠的就是草木生灵,如今虽然来到了安稳的世界,也没有什么变异植物,但能救下两盆花,也算是聊表感谢。

      阿言先前趁其他几人没来的时候已经环顾寝室看过花,两盆花叶不知是什么品种,完全蔫哒哒的,看着快要死了的样子,易知居然还准备养回来。

      “我是植物杀手,养不活,只要不会生很多小虫子就好。”楚冰冰率先表态。

      “随便。”丁铃言简意赅。
      “我也没问题。”阿言举手,她看着顾嘉岁已经下床,在桌面上摆着古典的妆匣还有一本本线装书,冲着易知点头表示同意。
      不知是本身话少,还是不愿意开口交谈。

      五个人已经互加了微信,拉好了群聊。
      南生活区有数个不同的学院,而阿言所在的320宿舍大家的专业也有所不同,她们似乎是几个学院分配宿舍遗落的学生被分配到了一起。

      易知是农学院的,楚冰冰商学院,丁铃是历史学院,阿言和顾嘉岁都是文学院的新生。

      “叮——”似乎是楚冰冰的手机消息提示音。
      “亲爱的们我有点事先出去啦,宿舍的网络我到时候直接办回来。”

      阿言看着原本在安静摆放包包的楚冰冰突然一跃而起,拎着自己的miu家包包如离弦之箭冲出了宿舍,仿佛有什么催命的事情。

      她眨了眨眼,又见到丁铃从柜子里取出一把长杆的大黑伞,看似病弱的瘦削姑娘薄唇轻抿,说话有气无力,留下一句“我晚上不一定回来”也出了门。

      不多时,在阳台接电话的顾嘉岁款款走出,脸色淡淡,“经纪人找我,出去一趟”,提着包就走了。

      一时之间,刚才还满员的宿舍里顿时只剩下易知和阿言两个人。

      剩下的两人面面相觑,阿言之前在网上看过,开学期还陌生的室友往往会比较亲热,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不过她们宿舍里显然大家似乎都独了些。

      阿言看着手机里竹马祝觉的消息,他是医学院的新生,宿舍在北区冬园,室友中午要一起吃饭联络下感情。

      不用管竹马,她本来也不太饿,加上赶早班机又从机场折腾来报道,阿言浑身都有些乏累,直接爬上床准备补觉,拉着床帘躺下飞速入眠。

      宿舍内很安静,易知在手机上搜了搜“花朵种植养护”知识,连翻了几个帖子里的注意事项不禁在心里啧了一声,“麻烦。”

      密密麻麻的须知看得她有点脑仁疼,原来在没有灵气的世界养花草木是这么麻烦的事。

      老实说,前世在末世里觉醒了木系异能之前,她也从来没养过花,哪怕是一盆小多肉。

      末世里从动物到植物甚至人都发生变异,种子什么的随便给点同系灵力就是好营养了。

      看着那两盆濒死的不知名花朵,易知摸了摸下巴,三个室友不在,一个室友睡觉,正是好机会。

      她轻手轻脚走到六号床附近,食指碰向其中一盆叶子蔫哒哒发黄的盆花,探出一丝微弱的木系灵力。
      “这些应该就够用了,救活就行,过犹不及。”易知轻轻呢喃,她是木系异能者,只怕灵力给的多了会让眼前的花产生什么方向的变异,虽然这个世界的灵气浓度很低,但也需要以防万一。

      易知的手只点向了其中一盆用为实验,可虽然仅仅是一点点灵力,可顷刻间这濒死的花就好像回光返照,蔫吧发黄的叶子支棱起来,黄色的叶片褪去变绿,甚至生出了花苞。

      “输多了啊。”易知轻喃一声,但显然已经输入进去的木系灵力无法收回,她眼看着这盆花出现一个个花苞,仿佛催长出来,短短在数秒之内绽放,几乎爆盆而出。

      雪白的花瓣被深绿的叶片映衬着,一时之间开出九朵大花。

      是栀子花。

      易知深吸了一口气,哪怕是她的一丝灵力对这濒死的花也是巨大的,要命了,她完全没想到会起到这么大的作用。

      原本就怕移栽到空间里营养太好变异,结果用一点点灵力就是这个效果,营养过度了。

      就在这会儿,易知听到了宿舍内下床的动静,她浑身绷紧转头,随后看见对床的室友阿言正在爬着梯子下床,而自己身前的栀子花绽放的十分庞大,用身体挡是挡不住的!

      此时阿言已经看了过来,她瞳孔一缩,显然被这栀子花惊住。

      这会儿再想将这花收回空间也来不及了,易知心叫不好。

      她的大脑光速运转,阿言是什么时候醒来的?还是一直在床上偷看她探灵力?她知道了什么?她脑中已经思考起来用哪种手段无伤吞掉室友的记忆。

      易知与阿言一个对视,她咬了咬舌尖开口:“你都看到了?”

      易知声音带着些冷意,阿言被这话问的怔了怔,随后她看着易知身前的大盆栀子花,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她眼神温和地看着易知。

      这话易出,易知眼瞳微凝,隐藏在栀子花枝叶里的右手悄然催生出一朵忘忧花。

      忘忧花可以吞噬人的部分记忆且不留后患,前世很多人喜欢买这东西忘却不想要的记忆,就它了。

      阿言的脸上居然看不到任何惊讶的神色,她都看到了?难道......她也不是普通人?

      此刻阿言走到六号床前,眼神中满是安慰地拍了拍易知的肩膀。

      “不就是买了新花换旧花吗,放心,多大点事儿啊。”

      “你不会养花也没关系的。”

      易知右手陡然一松,手中催生的忘忧花直接抽回灵力消失。

      阿言思索了下,又补充了一句:“之前我就看那花快要死了。”

      易知的右手瞬间又抬了起来,只见阿言脸上满是理解:“虽然你考的是农学院,但也不一定会养花嘛,更何况是要死的花,不过又当着这么多室友面揽下了养花的活,偷偷换花维护面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易知沉默了,她看着另一盆自己没有输入灵力依旧半死不活的花。

      阿言的眼神也看了过来,她指了指这一盆花,依旧是一脸的“你放心,我懂得”。

      “这盆是故意留下来做个对比的吧?”
      “这在你们农业学科叫什么?对照试验吧。”

      阿言一脸真切的“我理解你”,让易知心里彻底松了口气。

      她想多了,阿言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个普通室友而已,自己的秘密没有暴露。

      唯一的问题是,自己好像被对方当成奇怪的立人设装X犯了。
note作者有话说
第2章 第二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