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危局 ...

  •   那鹰妖展开后的双翼足有四五米长,遮天蔽日,它锋利的爪子闪着寒光,一把向着法海抓了过来。

      法海轻盈地后跳,躲过这势大力沉的一爪,可鹰群的追击接踵而至,没等法海站稳,第二只鹰妖便已经来到他的正前方,它张开鹰喙,目标直指法海的咽喉!

      法海借着后退的惯力,由下及上地挥舞禅杖,擎天禅杖闪烁着金光,一击正中鹰妖的腹部,鹰妖被掀的在空中翻滚了数圈才稳住身形,在它重新调整好之后,便再次加入了对法海的攻击。

      鹰妖们共有五只,除了为首的身形巨大之外,其余的鹰妖都是正常大小,一对一的话法海有足够的自信能降服其中的任何一只,包括头鹰在内,但是面对它们的车轮战,只是几下,法海就显得有些吃力了。

      鹰妖们的每一次出击都让小青感觉到心惊肉跳,不仅仅是来自灵魂的颤抖,更有一些是出于对法海的关心,她是知道这帮妖怪的厉害的,单个的鹰妖并不可怕,但是一旦它们成群出动,轮流俯冲撕咬的时候,被他们锁定的猎物,几乎没有办法逃脱!

      而法海现在就正在面临这种异常危险的局面,面对着鹰妖不知疲倦的攻击,他既要保护自己,也要控制手上的分寸,他不得不承认,如果自己开了杀戒,那么处理这几只喜欢以多欺少的妖怪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自己那时在佛前发过誓,今后永不杀生!

      突然,一个满身是血的女人微笑着出现在了法海的眼前,而后马上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一愣神,架起禅杖的动作慢了半拍,一股无尽的悔意在一瞬之间淹没了他,让法海悄然升起的杀念被洗刷的干干净净,也让他几乎没有感觉到利爪划开他胸膛的痛觉。

      每当法海升起哪怕一丝杀意的时候,这张烙在他灵魂深处的画面就会适时地闪过,撕开他的伤疤,用剧痛强迫法海回忆,他曾经做了什么。

      “啊!”

      小青的尖叫声让法海清醒了过来,他低头一看,自己的胸膛已经被撕开一个手臂长短的口子,暗红色的血迹顷刻间铺开,此时他才感觉到了彻骨的疼痛,皮肉的撕扯让他再也无法举起禅杖,他的力量随着汩汩的鲜血一同被抽离出去,法海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可下一只鹰妖张开的血盆大口已经到了眼前!

      出师…未捷么?

      如果我死了,我所行的所有善,能弥补我犯过的错么?

      “接着!”

      就在鹰妖将要咬到法海咽喉的那一刻,一串缺了一颗的佛珠旋转着飞了过来,嘭地一声,鹰妖嗜血的喙没有同它预期里一样刺入血肉,而是仿佛触碰到了一块巨大的弹簧,下一秒,鹰妖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弹开。

      珠串落回到法海手中,原本十二颗的佛珠现在就剩下了十一颗,法海抬头一看,一位笑吟吟的弥勒正在缓慢地消失。

      关键时刻,小青碾碎了一颗佛珠,然后将这串链子扔到法海面前,替他挡下了致命的一击。

      法海扭头看向小青刚刚的位置,却发现她已经不在大树底下,金色的封魔圈滋滋地冒着浓烟,显然是失去了效用,而紧接着,他的视野中突然闪过一道模糊的绿,一只已经俯冲到他眼前的鹰妖直接就被横着撞飞了出去!

      小青化为蛇身,猛地蹿出,一口咬住鹰妖的咽喉疯狂地撕扯。

      因为刚刚小青躲在封魔圈中,鹰妖们就不想理她,可当小青冲出来之后,情况就不一样了,鹰妖们是远远地嗅到小青的气息才杀了过来,法海这个肉少的和尚对鹰妖来说只不过是备选,小青才是它们的目标,更何况这个和尚已经身受重伤,失去了行动能力。

      余下四只鹰妖心有灵犀一般,几乎在同一时间调转了方向,向着小青发起了攻击。

      为首的巨鹰凌空而下,一爪下去,小青蛇身中段的墨绿色鳞片直接就被撕开了一大道口子,小青疼地惨叫,她嘴里咬着的那只鹰妖也乘着这个机会挣脱了出去。

      不像灵活的法海,小青巨大的躯体在鹰妖看来,就是个缓慢移动的活靶子,她的法术击不中会飞的鹰妖,但是它们却只靠撕扯,就能耗死小青。

      她刚才看到法海命悬一线,所以也管不了什么天敌不天敌的,脑子一热就冲了出来,怎么也得先把这秃驴的命救下来再说,可是真等小青与鹰妖打起来的时候,那股子熟悉的恐惧感又重新涌了上来。

      作为一条还不会飞的蛇妖,天空中的鹰从来对她都是予取予求,甚至可以这么说,陆地蛇妖想活多久主要取决于鹰妖想玩多久。

      可这几只鹰妖明显然奔着速战速决去的,连续的爪击,连续地撕咬,很快,小青身上就多出十多道伤口。

      “疼疼疼疼疼疼!”

      小青每一秒都能感受到背后跳动的剧痛,她拼命扭动着身体,尽可能地躲避鹰妖的攻击,这要是一般的蛇妖,早就被这群见了血的鹰妖啄的翻了肚白,可小青的速度依然没有慢下来,还在各种和这群鹰妖们周旋。

      “你个秃驴,你想想办法啊,老娘要死了!”小青急坏了,在这么下去她真要去投胎了,所以她一边逃命一边冲着法海大喊:“我跟你讲,老娘可是为了救你才出来的,我今天要是死在这,我我我做鬼也不放过你,我天天晚上缠着你,让你睡不好觉!”

      其实从小青化为蛇身后冲出,到现在的遍体鳞伤,也才刚刚过去几息的时间,实在是属性克制的太狠,才导致了现在小青的局面。

      风吹了起来,一小块混杂着血与泥土的鳞片翻滚着,被吹到了法海的面前,他轻轻地将鳞片捡起,黏黏的泥土粘在了他的手指上,染上的却是一片暗红,上面的血腥味很淡,没有其他妖血那种浓重的浆味,甚至还带有一丝异样的香。

      法海看着穷追猛打的鹰群和抱头鼠窜的小青,长叹了一声,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

      也许这条青蛇就是我命中的一劫吧。

      也许这就是天意。

      他强忍着剧痛,将禅杖插进面前泥土中,禅杖顶端的铜环闪了几闪,像是知道了他即将做什么,铜环铃铃地作响,似乎是在劝阻法海,一旦这么做就再也没有了回头路。

      “我的前半生都在为了成佛而努力,我持戒,我忏悔,我布施,我镇妖,我小心翼翼,我如履薄冰。”

      法海双手合十,盘腿而坐,他没有念咒,反而自言自语了起来。

      “我做过错事,但是只论心,我无愧,我只是做了佛交给我做的事。”

      四周狂风顿起,漫天的金色法印再一次破土而出,浮满了整片天空。

      “想成佛要保持道心的纯粹,而见死不救又是佛门最大的忌讳。”

      法海的额头上悄然闪现出一道金色的纹路,然而下一秒,这道金光却突然膨胀,嗡地一声,一座金色透明巨塔凭空出现!

      “可是啊,我救了她,她要死,我不救她,她还是要死,难办啊。”

      “雷…雷峰塔?”

      这座金色巨塔小青再熟悉不过了,美轮美奂地外形,宏伟的设计,这不就是昨天刚刚倒塌的雷峰塔。

      就在金色雷峰塔出现的同时,原本盘旋在天空中,占据绝对上风的鹰妖们想被施了定身咒,它们僵在半空,羽毛疯狂颤抖着,对抗来自雷峰塔强大的吸力,可很快,这几只鹰妖就坚持不住,一个接着一个地被金色巨塔吸了进去。

      “好耶!”

      小青开心的叫了出来,可正当她想庆祝这一伟大胜利的时候,她却同样感到了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正在将她往塔里拽。

      小青身上的鳞片顿时下旋,刺入下面的土壤中,将身体钉在原地,可是这股吸力却不是单纯的,用蛮力可以对抗的那种吸力,这更像是一种,来自大道的,无情的碾压。

      “喂喂喂喂喂,秃驴你要干什么?”

      小青慌了,刚刚面对鹰妖的时候她还没有这么慌,因为在她潜意识中,法海一定能有好主意,可他现在想的这是什么破办法,同归于尽噢?

      在几只鹰妖被吸入塔中后,法海的额头上明显开始涌现出几道黑色的纹路,但是在他原本金色纹路的攻击下,黑色纹路很快就归于平静,潜了下去。

      “于理,我要维护六道秩序,镇压一切逃避轮回的妖怪,可于心,我发现自己竟做不到对这条青蛇一视同仁。这么多年,我都在做着我应该做的事,而现在,就让我任性一次吧。”

      法海的手指在他各个穴位上连点。

      “这一世,我恐怕成不了佛了。”

      噗地一声,一大口黑色脓血从法海口中喷出,同时,高耸如云的金色巨塔再一次凭空消失,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小青身上巨大的吸力也随之溃散,她一咕噜变回人型,气冲冲地找法海去算账。

      可她看到的却是一个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僧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