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出发,永州 ...

  •   “我不想修成正果,也不想去什么极乐世界,我就想和姐姐生活在一起。”

      小青双臂环绕着双腿,将下巴轻轻搁在在弯起的膝盖上,刚刚法海的话确实触动了她,是啊,这千年来,她和小白偷吃过天材地宝,也被捉妖师逼上过绝路,看过大好风景,也在曾战乱中苟活,稍有差池,那么她就不是今天的小青了,这个道那个道的,她不感兴趣,小青是因为姐姐留恋人间,才待在这里的,若是有一天姐姐想去其他地方,那么她才会跟着离开这里,至于其他的,她从来都没有考虑过。

      “这正是天理所要纠正的。”法海叹了一口气,说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缘份终究是会有尽头的,像青姑娘与白姑娘,亦或是白姑娘与许仙,强行续缘只会遭来天理的反噬,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你个秃驴,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我和我姐姐生生世世是要在一起的,呸呸呸,今生今世,长达百百百百万年的今生今世!”小青有些恼,她怎么琢磨法海的话怎么不对劲,这好像是在说她和小白也要有分开的那天,不行,这秃驴不安好心,得骂他。

      法海只是无声地笑笑,没有回应小青,他抬起头,凝视着夜空,就这样过了一会,他突然开口问道:“你们的家乡是哪里?”

      小青被问的一愣,她原以为法海要和自己斗嘴,还在心里早就准备了好多套说辞用来怼法海,可他却突然扯开话题了。

      “永州,离这里还是有些距离的。”她回答道。

      “我知道你掳我来的意思,反正我的目的也是沿路降妖,不如就先顺路帮你找到姐姐,也算报了你当时的救命之恩,至于以后你我以后会不会生死相搏,那是以后的事,现在先让我们解决各自眼下的问题吧。”

      “嗯…也好,不过你真的能感知到妖怪么?”

      “是的,雷峰塔虽然倒塌,但是我身上还有留有它的传承,即使雷峰塔暂时不在,我也可以使用一部分它的能力,而其中一项就是感知妖怪的位置。”

      “那太好了!”小青一蹦三尺高,然后直接化为蛇形,绿色的大头摇摇晃晃,信子吐的欢快:“我们现在就去永州!”

      “你就打算这么一路碾过去啊…”法海很是无奈,这条青蛇实在是…有些直爽的过头了。

      “对啊,不然嘞。”

      “这一路的人和妖怪都被你吓跑了,我还感知什么?”

      “可那是我姐姐…”

      “白姑娘可是失去记忆的,见了你也会害怕。”

      “噢,好吧。”小青不情愿地变回人型:“那我们怎么去永州。”

      “乘我的云吧,虽然休息的时间会多一些,但总比步行强。”法海扬手,唤出了之前座下的祥云,在小青眼前晃了一下之后又收了起来,他紧了紧袈裟,说道:“天色不早了,青姑娘早些休息,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

      第二天清晨,当小青醒来的时候,发现法海正在阳光下打坐,闭着眼睛念叨着一些听也听不懂的经文,她的身边放着几个果子,看样子是法海早早起来采摘的,上面还沾着新鲜的露水。

      小青并没有打扰法海的早课,而是翻个身,侧躺着,静静地端详着他。

      清晨第一缕阳光打在他的脸颊上,将法海映得凭空多了三分稚气,让这么一个大男人看起来温柔极了,那睫毛弯弯的,嘴角也弯弯的,眼睛虽然是闭上的,但是小青翻着白眼回忆着,该死,好像也是弯弯的,还似笑非笑的,一个天天捉妖的和尚怎会有这样的眼神,哼,一定是骗女施主香火钱练就的。

      初见面的时候喊打喊杀的,现在自己居然在这看他念经,世界真奇妙。

      随着法海最后一声阿弥陀佛收尾,他缓缓地睁开眼睛,和预想中不太一样,映入眼帘的却是眼皮耷拉着的,马上就要睡着的小青与码在她身边整整齐齐的三个果核,他不由得嘴角上翘,开口道:“走吧,该出发了。”

      小青一咕噜坐起,呲溜一声将挂在半空的口水吸了回去,装作若无其事地擦了擦嘴,她看到法海又笑眯眯地盯着自己,又想起刚才的窘态,便越想越气,他是在嘲笑我流口水么?!小青顿时嘶地一下吐出了信子,不满地喊道:“你个秃驴,看到你念经,我都没喊你,你现在竟来吵我!”

      法海不恼,反而噗嗤一笑:“好好好,我先多谢青姑娘了,但是我若不叫醒你,你这一觉怕是要睡到日上三竿,那我们还去不去永州了,到时候怕是青姑娘又要责怪我为何不喊你。”

      听到这的小青顿时乖巧起来,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毕竟找姐姐才是现在的头等大事:“对对对,还是你这个秃驴想的周全,那我们快走吧。”

      小青自己不会飞,以前只有坐在小白的背上才能体验天空的感觉,像如今这样,与别人共飞,还当真是第一次。

      “下面是桃木村,因为盛产桃花树得名,庙里桃木符,桃木剑所用的木材都是这里的。”

      “前面是宛平镇,镇中有一家罗记包子铺,里面卖的素包子味道鲜美极了,也不知道青姑娘爱不爱吃素包子。”

      “看到那片竹林了么,我曾在那里捉过一只花妖,也是好笑,那只花妖蠢蠢的,为了躲避我竟藏在了竹林里,可她忘了自己是朵牡丹了,我当时一眼就在一片绿色中找到了她,之后这个花妖还问我,是怎么找到她的,哈哈哈,不过说起来,那只花妖倒出落得很是美丽,同青姑娘一样好看。”

      “哦,所以你是在说我蠢咯?”小青垮起脸,精准地在法海一大段话中找到了“关键点”。

      “额…当我没说。”

      “你看,你就是在说我蠢!”

      “…没有。”

      “还狡辩?”

      正在和法海掰扯自己到底蠢不蠢的小青却突然闭上了嘴,她眉头瞬间拧紧,与此同时,法海的祥云也径直地停下,他手握禅杖直接站起,开始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小青在刚刚只感觉一阵没来由的心悸,每次她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就都会产生这样的体验,心脏似乎将跳动传达至全身,每一搏都让她感觉到无比的恐慌。

      这是…遇到天敌时的感觉。

      “有妖怪,数目不少。”法海简短地说了这一句,然后操控祥云垂直下落,毕竟法海还是人类,地面才是他的主场。

      小青身上的墨绿色鳞片少见地生长又消失,理智告诉她,要变为蛇身,可每一次生成鳞片时,小青的灵魂深处都会随之战栗。

      而这种战栗她记得再清楚不过了。

      “是鹰,小心天上。”

      小青强忍自己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提醒着法海,她虽然是千年修行的大蛇妖,但是在面对天敌的时候,尤其是修为不弱于她的天敌时,那种来自远古基因中的畏惧总会适时地吞没她。

      曾经她和小白面对鹰妖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转身就跑,小青有时候腿会软,小白就背着她跑,周围有水就躲进水里,有泥沼的话两人也顾不得干净整洁,为了活命也得钻进泥里。

      小青现在腿又软了,可是身边已经没有小白了。

      “青姑娘,你没事吧?”法海看出了小青的异样,突然之间的浑身发抖可不是这种等级的妖的正常表现。

      小青脸色苍白,眼角鳞片若隐若现,她紧咬着没有血色的嘴唇,小声道:“鹰是蛇的天敌。”

      法海的脸色比刚才更严肃了,看小青的样子估计是帮不上什么忙了,也就是说,他将要独自面对这几只鹰妖。

      不过他还是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容:“没事,这里有我。”

      小青犹豫了一下,还是艰难地点了点头,不是她不想帮法海,让他一个人面对危险,小青还指望他帮自己找姐姐呢,而是在面对鹰的时候,她真的帮不上一点忙。

      法海单掌立起,嘴里快速默念一串咒语,霎时间,二人身边狂风大作,吹得他们身上的衣服猎猎作响,借着风势,法海眼中精光一闪,随即一掌拍在了地面上。

      小青贴紧身后的大树,她发现自己已经被一圈金色的纹路围在了里面,她挣扎着抬起手臂,用指头往前点了点,果不出她所料,在她即将把手伸到外面的时候,小青感觉到了手指碰到了一层看不见的墙壁,在空气中激起一层透明的涟漪,里面汩汩流淌着金色的梵文。

      “封禁妖怪的,就是得委屈你一会了。”法海从脖子上摘下一串佛珠递给小青:“拿着,如果鹰妖突破了封印,你到时候还是不能战斗的话,就一个一个捏碎上面的珠子,能多拖一会儿。”

      “烫…”小青委屈巴巴地说,佛门的法器对妖怪而言,都是禁物。

      “管不了那么多了…”

      法海话音未落,鹰群为首的巨鹰便第一个俯冲下来,呼啸着对他展开了攻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