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银湖 ...

  •   “喂喂喂,你别装死好吧。”她轻轻踢了法海一脚。

      可是回应她的只有不断从口鼻中涌出的黑色脓血,小青这才反应过来,法海又伤了。

      她赶紧将法海扶了起来,擦拭着他身上的血迹,法海胸膛的伤口已经开始有愈合的迹象,但是那汩汩冒出的黑色脓血却着实吓人。

      小青摸了摸法海的脉搏,又探了探他的鼻息,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奇怪,明明气息没有乱,可为何状况如此惊悚?”

      她晃了晃法海,想把他从昏迷中晃醒,可是法海却没有反应,她擦了擦流出的血液,又接着晃。

      “你个秃驴,你醒醒你醒醒你醒醒。”

      见法海还不醒,小青既有些慌又有些难过,他不会已经死了吧?气息未乱只是假象?小青撑着法海的肩膀使劲晃:“喂喂喂,你不许死,听到没有。”

      “咳咳,本来是死不掉的,不过你要再这么晃下去,可就不一定了。”法海没有睁开眼睛,他的声音很是虚弱,像是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你活过来了!太好了!”小青脸上顿时堆满了开心,可马上她又把脸板了起来:“好什么好,你刚刚怎么回事?是不是想连我一块杀?你个骗子,还什么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看你就是想提前完成目标。”

      法海微弱地笑笑,他摇了摇头,回答道:“不是。”

      “我跟你讲,要不是我鳞片扎的稳,我就跟那几只鹰妖一样被你吸进去了,你立个破塔拽什么拽!”小青一拳锤在法海的大腿上:“下回我在旁边的时候,不许用你这破塔。”

      “好的。”

      “不过话回来,你能召唤出那座塔,是不是就代表着你其实可以利用雷峰塔的法则去镇压妖怪,那也就是说,你其实是可以在不杀生的情况下,将我也吸进去,对么?”

      “是的。”

      “那你自塔倒塌之后,是可以使用这招的,但是你没用,刚刚你也是可以将我吸进去的,但你却半路停了,那…”

      小青脸一红,故作镇定地轻咳了一下,小声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法海依旧没睁眼,他在地上翻了个身,自顾自地说道:“你这女人,真是聒噪。”

      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小青顿时呆在了原地,大脑同时停止了工作。

      我是谁?

      我在哪?

      我要干啥?

      这还是法海么?

      在稍微回来一点神之后,她眼睛一下子瞪得巨大,连连后退,用手指着法海,说话都哆嗦了:“你你你你你…你居然骂我?我姐姐都没骂过我!”

      在小青的印象中,法海这和尚一向是儒雅温和的,所以在他冒出来这句似乎永远也不可能在他嘴里说出的话时,小青才会有如此之大的反应。

      “没有。”法海直截了当地否认。

      “没…没有么?”小青第一时间居然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毕竟法海给她留下的印象还是不错的:“那你再把你刚才说过的话说一遍。”

      “你这女人,真是聒噪。”

      小青一爪子就掐在了法海还没愈合好的胸膛上,疼得他直接蹦了起来。

      “老娘为了救你,后背被鹰妖啄的稀烂,还差点毁了容,你看看你看看,现在还在流血呢,你倒好,不夸我就算了,你还骂我,你有没有良心啊!”

      “对不起。”法海无奈地叹了口气,而眼角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这还差不多。”小青拍了拍手上的尘土,然后又突然想起好像刚刚在问法海什么,可是她却怎么也记不起来:“我刚刚说到哪来的?”

      “算了,想不起来了,你这秃驴,就会捣乱。”

      “你这青蛇,真傻。”

      “你又骂我!”

      “没有。”

      “没...没有么?”

      “没有。”

      “哦,好吧…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今晚。”

      “哦…”

      一阵风吹了过来,树上的叶子沙沙作响,鹰妖们脱落的羽毛也被吹得越来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这片树林也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似乎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星夜,法海的祥云上,小青长长地打了一个哈欠,他俩一个法师一个妖怪,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白天受的伤现在都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她还是有些困,毕竟要晚上赶路,不过没有办法,谁让自己得搭着法海的便车呢。

      “哎,秃驴,我说你怎么突然有些…口无遮拦了起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小青回忆着之前法海和现在法海的区别,越想觉得差别越大,以前叫人家青姑娘,现在叫人家你这女人。

      “你我才相识不到两天,又怎么知道我以前的样子呢。”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难道你以前就是这样的么?”

      “是,也不是。”

      “什么啊,乱七八糟的。”小青歪头想了想,然后用手指点了点法海的后背:“哎,你给我讲讲你以前的故事呗。”

      “三岁被师父收养当和尚。”

      “...然后呢?”

      “然后念经。”

      “再然后呢?”

      “接着念经。”

      “...你不愿意说就别说了!”小青嘴撅的老高,有种一腔深情喂了狗的感觉。

      而这时,法海却突然操纵祥云直线下降,小青一个没坐稳直接仰了过去,她双手在半空中乱抓,大喊道:“不说就不说,你也不用打击报复吧!”

      祥云很快便到达了地面,法海看着头发蓬乱的小青,指了指前方:“跟我来。”

      小青暂时压下了发火的想法,她想先看看法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两个人拨开横在眼前的树枝,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处湖边。

      “前面就是银湖,里面的湖水有除疤的效果,对女孩子来说还是很有用的,你受了那么重的伤,愈合能力虽然强,但难免会留疤。”法海蹲了下来,将手伸进了水里,说道:“我去远的地方打坐,你在这里沐个浴吧。”

      小青下摸了摸后背,受伤的位置虽然已经不痛了,但是仍然能明显地感觉到数十条痕迹留在了那里。

      “你怎知道这湖水的效用,莫非是以前带别的女孩子来过?”小青心里是有丝甜的,但是嘴上却酸溜溜地脱口而出。

      法海笑了笑,没有回答她,只是抬起头看了一会儿月亮。

      “我去打坐了,你自便。”良久,法海起身离开,只剩下一个有些摸不清状况的小青。

      “什么嘛。”小青双手叉腰,不满地盯着法海的背影:“一定心里有鬼,他肯定是带别的女的来过,气死我了!”

      不过很快她便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地表情:“不对啊,我为什么要气呢?”

      “对啊,我为什么要气呢?”

      “我一堂堂大蛇妖,为什么要气呢!真是气死我了!”

      夜空晴朗,月光洒在湖面上,被湖水的波纹分成无数块千奇百怪的形状,每一块都闪着银色的光芒。

      小青将手伸在后面,往背上拨着水,法海说的不假,当她的身体一接触到湖水的时候,身后的伤痕立刻就开始发痒,小青能明显地感觉到皮肉的生长,她索性一步到位,直接化为了蛇形,连着鳞片一同滋养。

      银湖中,一个巨大的蛇头无精打采地浮在湖面上,时不时地拨弄一下尾巴,溅起的水花将岸边大树的躯干打的精湿。

      “一定是他的哪个相好的受伤了,他才知道的这片的银湖!这个秃驴,出家了还有色心,真是…真是不正经!”

      小青鳞片生长的速度越快,她恢复的感觉越明显,她就越要胡思乱想。

      “你说除疤就除疤,还偏偏来一句对女孩子有好处,这不是带人来过还是什么!我问他,他居然还不说,你看看他看月亮的眼神,明显就是…就有故事!”

      小青现在满脑子都是法海说过的话和刚刚的样子,她已经开始脑补法海和一个美艳女子在湖边依偎着看月亮的场景。

      她越想越生气,越想心里越堵,大蛇头憋得通红,一个没控制住,蛇尾用力一拍,大团的水花应声飞出,溅了闭目念经的法海一脑袋。

      “下雨了?”法海狐疑地摸了摸光头,又看了看天:“没下雨啊。”

      见不需要躲雨,他也就不管了,继续念经。

      “这秃驴,秃归秃,但是生的还是蛮好看的,来金山寺上香的女人那么多,难免有见色起意的,如果这里面还有死缠烂打的,那难免秃驴会动心,这一动心了两个人就要私会,一私会肯定就是在野外不见人的地方,野外不见人的地方又难免有妖怪,这一有妖怪了秃驴就要与之搏斗,这一搏斗了就顾不到他的相好,这一顾不到了相好的这野婆娘就要受伤,这一受伤了秃驴就要带她去养伤,所以!他才发现了这里!”

      小青边擦拭着长发,边在头脑风暴,她的心思被法海的一句话搅的乱糟糟的,她思来想去,最终得出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合乎逻辑的结论。

      “沐浴好了?伤口恢复的怎么样?”

      法海见小青衣冠整齐地站在他面前,便随口一问。

      “啪!”

      回应他的却是一记不轻不重的耳光,这耳光扇的法海一愣,半天没说出来话来。

      “色胆包天的秃驴,你说!你的相好的是谁?”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