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最后我没有去吃宵夜,而他被吵吵闹闹熙熙攘攘的人群推着,去了学校对面的餐厅。
      他搂着身旁的同学,往这个信号极差的小剧场门口走着,我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只看他仰头笑的开心。
      王楚楚经过我的座位,“走么?”
      我拿起书包,“走吧”
      楚楚是小我一届的学妹,入学时我把她安利进了这个社团,顺理成章的,她也就成为了何桦的小干事。
      “你不去吗?”我扭头问楚楚。
      “不去了”楚楚挽着我的手臂,“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
      我低头整理了一下衣服,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那个学妹是谁啊?”
      “哪个?”楚楚站在台阶上回头。
      也是,这一个演播厅的女孩子,都是学妹,我已经大三了啊。
      “就是那个”我伸手指了指那个正试图加入他们聊天的,梳着马尾,笑得热情洋溢的——热情到扑到何桦怀里的那个学妹。
      “哦她啊”楚楚扯着我上了台阶,“隔壁组的,6系的。”
      “哦”我低头,“她好吵”
      “是有点”楚楚点头,“走吧”
      我们一路踢踢踏踏的走回宿舍,听她给我讲男朋友如何幼稚的吵架只回“哦”,我抱怨他男朋友在第一次脸盲与我擦肩而过后的每一次相遇,都热情而激动的问好。
      回到宿舍,枫枫已经睡下了,我蹑手蹑脚的爬上床,看到楚楚发给我的他们群里聚会的合照,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点开了与何桦的微信对话框。
      “少喝点酒”
      他很快回复过来“好”
      仿佛对话框上那一句,“就我们俩”是一个被遗忘的话题,我没有回答,他也没再提起。
      ……
      第二天,何桦不出意外的还是喝多了。
      我慢吞吞的背着书包,在一排一排的教学楼找了一间最后一排有位置的教室,开始写期末的论文。
      太阳爬的老高,他才姗姗来迟。
      “怎么找这么高的教室”他放下书包,气喘吁吁。
      我摘下耳机,“谁让你起的晚,我几点出门你还不知道吗?”
      他从书包里掏出材料力学,“就知道指望你不能成事。”
      他没有跟我解释为什么来的这么晚,我也没问。我看着他不住的抓着身上的小红点,“明明过敏,还那么爱喝。”
      他带着耳机,歪过头,“什么?”
      “没事,问你中午吃啥。”
      他拿笔打了一下我的头,“就知道吃。”
      我没理他,但被那支黑色水笔敲过的地方,仿佛散发着暖意,蔓延到我的脸颊。
      我推开电脑,抱着复习资料:“我出去背书。”
      我搬了一把椅子放在阳台上,吹着风,啃着厚厚的资料。
      天空很蓝,我将脚搭在栏杆上,忍不住拍照发了一条朋友圈:“舒服”
      没过多久,他评论我:用一下你电脑
      我点开他的头像,“用电脑不会私聊的?”
      他没回答我问题,“密码”
      我也懒得追问,把密码告诉了他。
      太阳渐高,我晒的不行,搬着椅子回到了教室。正见他拿着我粉色的电脑,飞快的打着字。我凑过去。
      “在干嘛”
      “老师要交一个数据,我改一下”他目不转睛,“你要用吗?我马上好了。”
      “不着急”我趴在桌子上,看着他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
      我掏出手机无聊的翻着,不知怎的鬼使神差的点开相机,拍下了他穿着浅蓝色卫衣的袖口和我粉色电脑的一角。
      看他正在按保存键,我忙收起手机,“搞完了?”
      “嗯”他点头,在桌面建了一个新的文档,“何桦的宝贝”
      然后熟门熟路的在我的微信中,找到置顶的自己,把文档发送。
      “走吧,”他起身,“吃完饭陪我去拿个快递。”
      我点头,拿着手机跟在他后面。
      ……
      抱着一摞厚厚的雅思书回到教室,他将书放在桌子上,我跟在他身后,优哉游哉的吸着奶茶。
      “我就说我帮你拿点吧”我按下教室的折叠椅坐下。
      “你是男生我是男生?”他咕咚咕咚喝完杯子里的水,“要不,帮我接个水?”
      我拿起自己早就空了的水杯,又拎起他的杯子。
      “热水要…”他开口。
      “知道了,”我在他杯子上用手比划了一个高度,“热水要这些。”
      他打了个响指:“懂我!”
      我端着杯子去开水房接水,热水阀流出的热水太冲,溅到了我手背上,我疼的龇牙咧嘴。
      拿着水杯回到教室,他看我手红了一片。
      “烫着了?”
      “嗯,那个龙头水好冲啊”
      “疼不疼”
      “还行,我冲过冷水了。”
      他站起身,从后门走出教室。我奇怪的歪了歪头不知道他去哪,但也不奇怪,反正他去干什么都还会回来的。
      没几分钟,他的身影从走廊略过。
      走到座位上,拿着一听冰可乐,按在我的手背上。
      我伸手接过,没有说谢谢,好像我对他,他对我,都经常不说这两个字。
      ……
      期末来临,我们都紧张的复习着自己的功课,我照例每天八点钟起床,把想吃的早餐发给他,然后收拾好出门的时候,会收到他发来的自习地址的微信,有时是教室,有时是图书馆,有时在开了暖气的社团办公室。
      大学的考试很紧凑,我每天沉浸在没完没了的论文和复习资料里,看的头晕眼花,每当这时我就会趴在桌子上,偷偷看向他,他沉默着认真的神情,总是能让我浮躁的心沉下来,继续投入到学习中。
      冬天的南京还是很冷,我经常需要吃零食来保证自己的热量,当然,用他的话说,我的嘴巴才是学习的第一工具。
      他提着给我买的薯片回到教室,呼噜了一下有些湿润的头发,“下雨了”
      我很讨厌下雨,尤其是冬天,又冷又湿,就算缩在电热毯里也不能抵抗那刺骨的冷。
      我嘴巴撅的老高,伸手去拿那包薯片,他又从羽绒服的大口袋里掏出一杯奶茶,“奶绿,喝了应该不会失眠吧。”
      我接过奶茶,标签上写着半糖,是我喜欢的甜度。我插上习惯呼噜呼噜的喝着,看着他坐在我身边的座位上,用手机的万能遥控器打开我头顶的空调,“一会儿就暖和了。”
      我盯着复习资料上划着红线的内容,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我心不在焉的转向身边的窗子,看他翻开书本,认真的看着今天计划要复习的内容。
      他是一个自律的人,我一直都知道,他周中不打游戏,不出校门,作业都做的工工整整。我低头翻了翻自己字迹潦草的笔记,内心充满了不确定,我不知道我能否追赶上他的脚步。
      我打开微博,手指在键盘上跳动:
      “我见证了他太多的闪着光的瞬间,我看着他拿国奖,看着他计划未来,看着他展现自己,我看着他在时光里一点点成长。可是我又深切的明白,所有的事情不仅仅是幸运那么简单,我见证了他太多冥思苦想的时刻和从不放弃的坚持,我也见证了他太多分岔路口的谨慎抉择。”
      按下发送的一瞬间,他拿着那支敲了我无数次的水笔,点着我面前的复习资料,“陈橙,学习了”
      我讪讪的哦了一声,将手机递给他。
      “每天都要我没收你手机才肯学习”他将手机放进他书包里,“快看,你明天不是要考什么?”
      “行政诉讼”我小声说。
      “背好了吗?”他一边写题,一边问我。
      “知道啦”我拖着长音,翻开面前厚厚的复习资料。
      冬天好像很冷,南京总是下雨,我穿着两双袜子也会在自习室里瑟瑟发抖,冬天又好像不是很冷,因为我手边总有一杯冷不掉的热水,还坐着那个能时刻给我力量的他。
      考试周好像猝不及防的到来,又好像早有预兆,我开始早些起床,甚至开始在教室吃午饭,晚上回宿舍的影子越来越孤单。教学楼的走廊里总有同学搬着椅子背书,篮球场的预约系统也不再爆满。
      直到那一天,他考完了最后一门考试,来我自习的教室找我,“走啊,去吃饭。”
      我书合上,抓着围巾走出教室。
      “机票买了吗?”我将头埋在大衣领子里。
      “买了,”许是心情放松了,我能听见他书包里薄荷糖在盒子里跳跃的声音,“明天下午的。”
      “嗯”我应了一声,明天下午我有考试。
      他走向麻辣香锅的架子,拿了一个盘子递给我。
      “我走的时候你应该还没考完”他夹了豆皮在盘子里,“是这个吧”
      我点头,“我商标还没背完,这门要背的真的好多。”我顺着他的目光,将夹子伸向鸭心,“今天吃几个?”
      “俩”
      晚饭吃的稀松平常,我依旧吃不掉阿姨盛的满满一碗的米饭,丢给他吃,他也依然把最后一根蟹棒让给我。
      吃过饭,我站在超市门口,听着学校广播里无聊的采访节目,低头盘算着今晚要背到几点才能将商标法背完。
      他从超市出来,拍了一下我的头,“想什么呢?”
      “在背题”我转身跟上他的脚步。
      路灯亮起,把我们的影子拉的老长。
      走到教学楼门口,我挥手跟他再见。
      他往我衣服口袋塞了个东西,敲了一下我的头,“别回去太晚”
      我转身上楼,伸手摸摸我的口袋,是一袋温热的牛奶。
      ……
      商标法的考试如期来临,但这天阴的厉害,我和汪晓贝从宿舍出来去买午餐,我抬头看着阴沉的天,“是不是要下雪了。”
      晓贝跺着脚,“应该是的”
      买了午饭回到宿舍,我收到何桦的微信,我点开照片,是机场候机厅的42号口,他回家的飞机总是在这里登机。
      “过了安检了?”
      “过了,不过好像会延误一会儿”他回复我
      “感觉要下雪,希望别延误太久吧”
      “你下午好好考试,午睡别睡过了。”
      “知道啦”我爬上床,电热毯温温热热的。
      下午去考场的路上,天阴的不像话,我裹紧我的羽绒服,吸吸鼻子,大概,真的要下雪了。
      何桦的飞机已经起飞,我午睡起来的时候收到他登机的微信。
      我被枫枫拉着,上了教学楼的楼梯。
      忽然,天空开始飘雪,落在我黑色的外套上。
      我伸手接住,忍不住拍下这片雪花。

      我把照片发给何桦,“下雪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