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我错愕的抬起头,餐巾掉在了地上。
      看着他眼神中焦急的询问,不像是在开玩笑。
      “不了吧”我默默低下头,“准备语言什么的,我现在大概是来不及了。”
      我听见他轻轻叹了口气,悄然转移了话题。
      “下周的换届选举你会来吧”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咽下最后一块牛排,擦了擦嘴角。
      “我得去看看你把我写的稿子读成啥样”
      他挠了挠头,“还行吧,背了七七八八了。”
      大学生活转眼已经接近尾声,大家都在规划自己的前程,有人选择考研,比如我,有人选择工作,比如我的室友申枫枫,有人选择远渡重洋,比如我对面坐着的他。
      走在已经布满圣诞装饰的广场上,我不说话,思考着他刚刚的问题。
      如果我说我愿意,那这个晚上会有什么不同吗?
      “下周换届之后”他将手插进他宽大的口袋里,“大概会有一个告别晚会。”
      “一起来吧。”
      “好”
      我点点头,其实我早就跟那个社团没什么关系,但面对他,我总是没办法说出任何一个不字。
      ……
      换届的那一晚来的不紧不慢,演讲前一个小时,他骑着他室友宋炎的电动车,载着我去学校最远的食堂吃了一顿麻辣香锅。
      我坐在食堂的座位上,举着两双筷子,仿佛一个打击乐艺术家。
      他端着托盘走过来,两碗米饭放在餐盘上摇摇欲坠。
      他将少的那份米饭放在我面前,“今天没让阿姨盛那么多饭。”
      我拿着筷子敲了敲橙色的塑料碗,“但我可能还是吃不掉。”
      他将大衣脱下,露出里面穿着的西装,又操着细长的手指将扣子解开。
      “没事,”他接过我递过去的筷子,“我能吃掉。”
      我盯着他的领口,他的白衬衫敞开了两颗扣子,好看的锁骨在食堂有些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朦胧,我将视线上移,看他认真的将一块肥牛堆在米饭上,送进嘴巴。
      比起那年我第一次看他穿西装,他已经成熟了太多。
      他发现我在看他,低头在锅里找了一块肥牛,夹到我碗里,“还有呢,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低头吃了一口米饭。
      “你今天没扎领带。”
      他不好意思的笑起来,“我不会打结啊!”
      他拍拍放在椅子上的大衣,“但是我带来了。”
      “你带来了想让谁给你打?”话说出口,我自己觉得有些酸溜溜的。
      “谁会找谁啊”他将蟹棒夹到我碗里,“你不是喜欢吃这个吗”
      ……
      他骑着电动车载我到换届选举的演讲厅,里面已经熙熙攘攘坐满了人。
      讲台上有人忙碌着,后台也正认真调试着现场的设备。
      他将我带到演讲厅的后排,一个男生正低着头玩手机。
      我认识他,他叫宋炎,是何桦的室友。
      “你坐这吧,”他将书包和大衣都放在宋炎旁边的空位上,“我先去准备一下。”
      我应声坐下,把他胡乱堆在桌子上的大衣叠好收在怀里,然后百无聊赖的将下巴放在他的书包上,看着他穿着合身的西装站在讲台上,认真的按照流程阅览者白色投影幕布上播放的PPT。
      “你就是陈橙吧”宋炎收起手机,跟我搭话。
      我回过头,看着这个白净的男孩,才没有何桦跟我描述的那么傻。
      “对啊,你是宋炎”我朝着他笑笑,“我知道你的。”
      “他还跟你提我啊”宋炎笑了一下,“我以为被他天天挂在嘴边的只有你呢”
      “他说,”我酝酿了一下,“你每天便秘”
      “妈的”宋炎锤了一下桌子,“就知道这个逼不会说我好话。”
      “对了,”他挠挠头,“你送何桦那个写着他生日的挂件是哪买的啊”
      听到挂件,我下意识的将手伸进口袋,摸了摸我钥匙上挂着的同款挂件。
      “啊”我有些语塞,“那个啊”
      那是我去台北交换的时候,在101大厦的精品店里选的。我怕他多想,所以给每个朋友都带了礼物,但唯独我和他,是那个写着自己生日的挂件。我不知道为什么想买东西送给他,可能是站在101百米高的露台上,望着漫天星海,莫名的就想在这星空下与他形成一些紧密的联系。
      “那个是我在台北买的”我说。
      “这样啊”宋炎耸耸肩,“我觉得那个塔挺好看的。”
      “那是台北101”
      ……
      演讲厅里人陆续多了起来,好多参与今天竞选的学弟学妹都穿的十分正式,西装革履,甚至有个学弟还梳了个三七分的油头。
      我看他正双手撑在桌子上,皱着眉头调试着设备。
      还是没系领带。
      我打开手机,点了搜索记录的第一条,“温莎结系法”
      其实今天下午,我就已经在宿舍对着申枫枫练习了七八次了,最后一次险些用我的小丝巾把申枫枫勒死在宿舍里之后,她拒绝再做我的练习对象。
      我暗暗在心里记下已经练习过的系法,伸手从他的大衣口袋拿出他的领带,放在腿上偷偷练习着。
      眼看着墙上挂着的时钟接近整点,我终于坐不住,拿着领带走向讲台。
      他注意到我,从操作台抬起头来。
      我指指门口,朝他扬了扬手中的领带。然后没有停留的,离开了演讲厅的大门。
      没几分钟,他出现在走廊的拐角。
      “我都快忘了领带的事了。”他额角渗出一点汗珠,我从口袋里拿出他在食堂扯给我的纸巾。
      他擦着汗,听话的跟着我勾了勾的手指,将身子微微放低。
      我伸手将他白衬衫的领子立起,将领带按照教学方式绕在他的脖子上。
      走廊里人群熙熙攘攘,尽管我们站在不起眼的角落,但我能从他慌张着转动的眼球里,看到社团老师的影子。
      “快快快点”我听见高跟鞋的声音靠近,他突然紧张的催促我。
      我正打着温莎结的最后一步,将领带塞进打好的结里,调整松紧。
      “快了快了”我的结打的有点紧,拽不动,我也有些焦急,手上一用力。
      他的脸突然在我眼前放大,有些滚烫的鼻息喷在我脸上,我脑子一片空白,不敢呼吸,紧紧地抿着自己的嘴,看着他高频的眨着眼睛。
      “你…咳咳”他轻轻拍了拍我拽着领带的手,“太使劲了。”
      我慌乱的将手放下,看到他还竖起的衬衫领子,想伸手给他抚平。
      他后退了一步,“我自己来。”
      他一边将领子折下来,一边急匆匆的返回了会场。
      ……
      换届选举好像很成功,为什么我说好像,因为竞选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偌大的演讲厅里,密密麻麻的坐了几百个人,我耳中涌入前排男生的谈笑,左边女孩子播放的美妆视频,后排一个学弟轻声的呼噜。在这个拥挤的空气都升温的陌生的演讲厅里,我只认识他。哦,还有我身边坐着的一直对着手机傻笑的宋炎。
      我无聊的将下巴放在他的书包上,从他侧边的口袋里熟门熟路的掏出他的薄荷糖吃。
      演讲厅里掌声雷动,这场竞选终于画上了句号。
      同学们都站起身熙熙攘攘的涌向门口,宋炎也站起身,歪着头问我,“陈橙,你不走吗?”
      我抱着他的外套,我抱着他的外套,又拎着他的书包,跟着人群慢慢往前移动。
      他书包里也不知道是不是装了沉河的石头,重的要命。
      我看到他从讲台跳下来,逆着人群向我走来。
      ……
      他背着书包骑着宋炎的电动车带我来到了告别晚会的小会场。
      “我们得快一点,”他扯着我的袖子,“已经开始了”
      推开会场的门,灯光暗着,舞台上正放着录制好的告别视频。
      我本就许久不在社团做事了,很多人都不认识我,但也有很多曾一起玩的好朋友。
      他还穿着西装,急匆匆的往舞台前自己的座位走去。
      皮鞋踏过台阶的声音太响亮,惹得很多人回过头来。
      “偶像!”
      一个我不认识的学妹突然从座位上冲出来,和着这声大喊,将自己挂在了他身上。
      她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偶像,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我站在他身后,安静的不说话。
      他笑着将学妹的手拉下来,“我这不来了吗”
      “学长,你今天领带系的是温莎结吗?”
      这学妹软糯的声音在我耳中仿佛是尖锐的玻璃划着黑板惹得我心烦。
      见她伸手捞起那条在我手中被折叠数十次的领带。
      我突然不知为何恼了起来,不等他给我找位置,径直往前走去,他那个提在手里的又重又丑的书包十分碍眼,我踢了一脚,侧兜里的薄荷糖被我踢的在铁盒里叮当作响。我大步走下台阶,在前排的角落里坐了下来。
      我低头玩着手机,今天的娱乐新闻也有点无聊,营销号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告别仪式准备了彩色手印留念,我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个涌上台去,他也挤在人群中,认真的在手上涂着彩色的涂料,按在准备好的纸上。
      我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到学妹正拉扯着他的袖子。
      “吧嗒”我的手机从口袋滑落到地上。
      会场灯光昏暗,我蹲在地上,费了好大的劲,才在两排椅子的缝隙里找到我可怜的手机。
      我转身,撞到一个结实的肩膀。
      “你干嘛”看着他的脸,我没好气的说。
      “我袖子上弄到了颜料。”他将右手递到我面前。
      我翻了个白眼,拉过他的手,“你就这时候想起来找我。”
      我低头用湿纸巾一点点擦掉他袖子上的蓝色颜料,他的手指不老实的动着,在我手腕上打着鼓点。
      “别动”,我恶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背,很快他白皙的手上肉眼可见的红了一片。
      “你可真凶啊”,他用左手将我的刘海拨乱,将我收拾好的右手抽回,转身离开了我在的这个没被灯光光顾的角落。

      今晚晚会不可缺少的节目,就是大家cue他上台唱歌。也不只是今晚,是每一个我参加的有他的晚会。
      他拿着麦克上台。
      “今天告别的氛围这么down,我来唱一首高兴点的歌吧。”
      一首shape of you结束,我原本有些沉闷的心情仿佛也缓释了一点。

      他站在台上,用手机的手电筒照向我这个角落。
      “一起吃夜宵吧”
      大家的目光聚集在我身上,我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台下的其他朋友吵着也要去,纷纷踊跃的参与到夜宵活动的激烈讨论中来。

      “叮咚”我的手机收到一条消息。
      我将屏幕解锁。

      何桦:就我们俩。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