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14章 ...

  •   四个人的时间不是很好统一,何桦拉了微信群,我们商讨了很久,才确定了去长藤鬼校的时间。
      我和晓贝自诩是胆大少女,所以压根没有将这次鬼屋之旅放在心上,反而悠哉悠哉的拎着论文去老校区找导师商讨了毕业论文,才去赴约。
      我们到了午餐的餐厅,何桦和刘子铮已经等在那里了,尽管我和刘子铮,晓贝和何桦都是第一次见面,但却不怎么生疏,很快便熟络了起来。
      吃过饭,我们便去了长藤鬼校,将身上的通讯设备和光源全都交给储存处保管,便跟着工作人员走进了那扇背后关满了黑暗和恐惧的门。
      何桦其实胆子不大,我是知道的。因为在社团的关灯鬼故事活动中,他曾被吓得高呼。
      推开门,漆黑一片,我们坐在准备区听一些规则讲解,我侧头看了一眼场地,漆黑一片,我觉得自己完蛋了。
      我有轻微的夜盲,所以在漆黑一团的房间里,仿佛一个瞎子,浑身的感应系统都变得敏感了起来。
      何桦第一个翻窗进入,我跟着他,晓贝紧紧拉住我,刘子铮站在最后一个。房间里除了我们的呼吸,和悉悉簌簌向前的脚步声,没有其他。
      我警惕的往前走着,晓贝紧紧拉着我的手。
      就在第一个房间马上就要走到尽头的时候,一个npc突然出现,他很有经验的绕过何桦,往我和晓贝的方向扑来。
      房间里尖叫连连。
      我低着头,用头发遮住视线,但还是能感受到npc贴着我的耳朵,发出低鸣。
      走过第一个房间,来到走廊里。
      “小心,后面有人。”刘子铮突然开口。
      我该死的好奇心促使着我的头快过我的理智,回头看去。
      npc惨白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我尖叫一声往前跑去。
      房间很黑,就算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还是看不清什么东西,还好何桦穿了白色的T恤,我能隐隐约约看见他在我前面的身影。
      我们来到一个医院主题的房间,整个房间里挂满了带着血浆的床单,随着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吹来的风微微飘动。
      何桦往前探索着,我看见眼前唯一可以触及的白色身影慢慢浸入黑暗。
      “何桦,”我开口,声音有些颤抖,“你别离我太远,我看不到你了。”
      我感受到他反身回来,示意我拉着他。
      我扯住了他的衣角。
      何桦掀开一个床单,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我右手扯着他,左手攥着晓贝,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何桦又往前走了几步,掀开第二个床单。
      npc不知道从哪里出来,我感受到耳边陌生的气息,我捂着耳朵,尖叫起来。
      突然,我的右手被人捞住,温热的手用力的攥着我,手心里带着微微的汗。
      我知道,那是何桦。
      我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被他牵着往前走去。
      他牵着我,爬过漆黑的甬道,穿过拥挤的病房房间。
      后面的刘子铮不知道从哪里捡到一个蜡烛灯,何桦拿着,一点微弱的光亮传来,我才敢抬起头看周围的环境。
      npc偶尔会在安静的房间里突然敲击铁板。
      “别怕”何桦回头对我说,握着我的手也加了点力气。
      我们继续往前走,何桦小心翼翼的推开一扇门,观察了一下,往前迈了一步。
      npc突然从门后出现,朝我扑来。
      “陈橙!”
      霎那间,我被人扯着往后退了一步,耳边响起了晓贝的尖叫。
      而当我终于回神,已经被何桦死死的护在了怀里,他的味道,铺天盖地的涌入我的鼻腔。
      “没事,没事”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背。
      何桦转身,又牵起我的右手,继续往前探索。
      我感受到他的指尖微微颤抖,我们牵在一起的手被汗浸湿,不知是我的还是他的,但却一直没有放开。
      当我们终于走到最后一扇结束的门,推开,我的眼前恢复了光亮。

      我们四个在休息区瘫坐了一会儿,何桦和刘子铮终于恢复了精力,开始打趣我和晓贝在开始前曾夸下的海口。
      我和晓贝对视了一眼,低下头。
      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商量着去KTV中转一下,然后再去吃晚饭。
      一行四人往附近的KTV走去。
      路上,晓贝接了个电话,然后一脸愁容的看着我。
      “论文出事了?”不用说,晓贝这个表情,肯定是关于论文。
      “国家下了新的批文,”晓贝仰天长叹,“我得大改。”
      法学就是这样,一纸新的批文,一本新的解释,我们所有此前的工作都要推翻重来。
      “那要不你先回去吧。”我看了下日期,离交稿日已经很近了,论文大改需要很多时间。
      “好,”晓贝点头,“那你们好好玩。”
      跟何桦和刘子铮解释了一下,尽管很遗憾,但还是论文要紧,晓贝便急匆匆的走了。
      我们剩下的三个人到了KTV,几个人熟门熟路的开始点歌。
      包厢里的空调给的很足,我穿着短袖和裙子,有些冷。
      何桦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默默脱下了他的衬衫递给我。
      刘子铮唱完一首歌,回过头,看到我身上的何桦的衬衫,朝何桦展开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KTV里的时间过的很快,等我们决定去吃晚饭,天已经黑了下来。
      来到一家人气很旺的餐厅,我们坐在角落的位置上吃的热火朝天。
      何桦说的没错,我和刘子铮确实很聊得来,他是一个健谈且有趣的人。我们俩从学习谈到体育,从童年谈到未来,从天南谈到地北。何桦默默的坐在一边,安静的做一个倾听者。只是时不时给把菜汁溅到下巴上的我递几张纸巾。
      晚餐吃完,何桦起身去结账,刘子铮拿起一整晚扣在桌子上的手机。
      “加个微信?”
      “好”我点下了通过。

      我们赶上了末班地铁,但又都不想回学校,于是在学校附近找了一间酒吧。很奇怪的,何桦没有选我们俩经常去的那一家。
      酒吧里有些吵闹,不太适合聊天,于是刘子铮提议玩摇骰子。我虽然不会,但对新鲜游戏还是充满了好奇心和求知欲。
      兴致勃勃的玩了几局,可能是新手运气,我一口酒都没喝上,反而是何桦一直被开,喝了不少酒,脸慢慢的红了起来。
      只是喝酒惩罚不太尽兴,所以我们在惩罚里加入了真心话。
      几轮下来,我的新手运气散去,开始频繁被开。
      “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刘子铮思索了一下,问了我一个问题。
      我拼命压抑着自己忍不住往像何桦的目光,在酒吧流转的五色灯光中,盯着刘子铮的眼睛。
      “喜欢聪明的,有趣的,自律的”
      刘子铮笑了一下,“你们女孩子喜欢的款还都差不多”
      我摇摇头,“最重要的一点,要跟我吃饭口味相同的。”
      “继续继续”何桦摇动着筛盅。
      “七个六!”我思考了一下。
      “开!”何桦开了我。
      我输了。
      “你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何桦的脸红红的,盯着我的眼睛。
      我沉默了几秒。
      “我不知道。”
      “不知道?”刘子铮挑了挑眉,“这是什么答案。”
      “就是,”酒吧的音乐很吵,我放大了音量,几乎凑到刘子铮耳旁,“我觉得我好像不喜欢他了,但我身边的人都说我还喜欢。”
      “那就还是有这个人了”刘子铮说。
      “是谁啊?”何桦开口问。
      “一个问题!”我摇摇手指,“你这是第二个了”
      下一局,何桦仿佛鼓足了劲要我输,果不其然,我又被他开了。
      “那个人是谁?”
      我盯着他的眼睛,不知道他眼底的急切是因为八卦还是别的。
      我抿着嘴不说话。
      “是?”何桦的眼神瞟向刘子铮,仿佛在跟我确认着答案。
      我拿起手边的一瓶啤酒,“我喝了是不是就可以不回答了?”
      不等他俩回答,我自顾自的举起酒瓶喝了起来。
      “陈橙。”我喝到一半,何桦伸手来拉我,“可以了陈橙。”
      我拨开他的手,将剩下半瓶喝完。
      “可以了吧。”
      刘子铮笑笑,“可以。”
      接下来的游戏,不知是他们俩杠上了还是故意放我,我一局也没输。
      何桦被刘子铮开了。
      “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刘子铮朝我抬了抬眉毛,仿佛在说,“我帮你问回来。”
      “有。”何桦点头。
      我心里一沉,张了张嘴,想问什么。
      “陈橙,别耍赖啊,就一个问题。”何桦有些醉意,眼神朦胧的看着我。
      下一局,我努力集中精神,赢了何桦。
      “那个人是谁?”
      我问出这个问题,有点后悔,我怕他说出我希望的答案,又怕答案不是我想听到的。
      我忐忑不安的看着他,何桦没有回答,只是捏着酒杯,定定的看着我。
      “是不是那个妹妹?”还是刘子铮打破了这份沉默。
      何桦错愕地回过神,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我开口。
      “你怎么总是不守规则呢陈橙?”何桦堵住了我的话,“来,继续”

      不知又喝了几轮,我们仨都有些醉意,才走出酒吧,准备打车回学校。
      凌晨的风还是很冷,我抱着手臂打了个哆嗦。
      何桦将他的衬衫扔给我,自顾自地从我身边走过。
      刘子铮无奈的笑笑,从我手中接过书包,示意我穿上衣服。
      车很快来了,何桦径直坐上了副驾驶,我和刘子铮坐在后排。
      车窗大敞着,我侧过头,想让风吹散我的酒气,但头发却也被吹的凌乱不堪。
      我手忙脚乱地拢着头发,一边的刘子铮悄悄的将他那一侧的车窗升起来。我侧过头,对他笑了笑,表示感谢。
      刘子铮的电动车停在地铁站,所以他提前下车去取车,我和何桦在校门口等他。
      我低头给刘子铮发微信,“我俩在东门。”
      何桦侧头看我,应该是看到了对话框。
      “你加他了?”
      我点头,“嗯,他加的我。”
      “我怎么不知道?”
      “你去结账了。”
      沉默。
      刘子铮的身影出现在路上,我伸手朝他挥了挥。
      “陈橙,”身后传来何桦喝了酒有些微微哑的声音,“那个人,是他吗?”
      我没回答。
      刘子铮很快到了校门口,他刷卡进门。
      我看着他推着车走进校门,回过头。
      何桦站在我身后,我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是你。”

      我转身,刷卡,进了校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