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12章 ...

  •   寒假过的很快,我在一开始沉浸在休息的喜悦中随着成绩公布的日期的临近慢慢变得焦虑。
      何桦和我偶尔聊天,我知道他已经投递了申请,也知道他妈妈的朋友的女儿在他申请的那所学校读书。他高兴的感叹着不必独自一人面对孤寂的留学生活,而我却感受到一丝莫名的危机。
      尽管假期来了,我的失眠依旧没有好,肋间的神经也还是偶尔疼痛。但我觉得没什么大事,没有放在心上。
      成绩公布的前一天,我彻夜未眠,有时幻想着一战成功从此又可以继续安稳的读书;但更多的是盘算着卷子上自己不是很把握的题目,心里暗暗的计算着分数。

      成绩公布的那天,我对着电脑屏幕上的尾数9,兀自呆了几分钟。
      考研的分数线大多不稳定,如果是去年学校的分数线,我将将可以过线,但院里老师早就讲过今年的报考人数大幅度增加,分数线很可能会提高。
      “怎么样”我被何桦一条微信唤回意识。
      “好像没考上”
      手机沉默了很久,何桦发来两个字,“没事”

      爸妈看了我的成绩,早就认定今年分数线会上涨,所以爸爸劝我改去一些普通的学校。
      “反正就是混个学历。”
      我不愿意,尽管我没有很远大的抱负,但我知道,我要向上走才可以。
      家里爆发了几轮争吵,爸妈指责我执拗,指责我不用功,指责我功课做的不足,指责我从未考虑过失败。
      我整夜整夜的刷着各大高校的调剂信息,用最卑微的语气和口吻,给能够找到联系方式的往年接收调剂生的学校教务发邮件。
      但都石沉大海。
      眼看着就要临近开学,我却对未来充满了迷茫。
      在又一次彻夜难眠之时,我不知道第几次不受控的哭湿了枕头。
      我在凌晨发微信给枫枫。
      “你说,努力真的有用吗?”
      第二天,枫枫一大早给我打来电话,“回学校吧,我明天到。”
      我提着行李,从家里落荒而逃。

      何桦也早了几天回到学校,我们每天依旧去教学楼自习,但我不知道我究竟该准备什么。我不知道复试的大门会不会为我而开,我只有每天反复的刷着调剂信息,或是准备毕业论文。我安慰自己事情总有转机,我每天尽力照常生活、学习,照常和何桦在学校里的某个树荫下,享受春天渐暖的微风吹拂。
      等待分数线的日子里,南京的天气渐渐变暖,何桦拿到了offer。
      那一天,我跟他去庆祝。
      “说真的,陈橙。”何桦看着我的眼睛。
      “如果没过线,你考不考虑出国。”
      我低着头不说话,我不知道我能怎么选择。
      “算了算了,我们不聊这个。”
      餐厅的门被推开,“哎?陈橙?”
      我回头,是熟悉的面孔。
      我和同学聊了几句,内容自然撇不开考研成绩。
      何桦坐在我对面,安静的听着我们的对话。
      送走了同学,何桦突然开口,“你这准备考清华的同学,考了多少分啊”
      “比我高个20多分吧”
      何桦轻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那你考的确实不算好。”
      我没说话,低头吃着自己面前的食物,强忍着让泪水不掉下来。
      晚上回到宿舍,枫枫和晓贝看我情绪不高,小心翼翼的问我怎么了。
      “你们一直帮我,”我抽了一下鼻子,“我考成这样,你们会不会觉得失望啊。”
      两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当然不会啊”
      我飞速将头转过去,擦掉自己夺眶而出的眼泪。
      晓贝抚了抚我的背,“陈橙,没事的,没事的。”

      我终于没忍住,坐在宿舍嚎啕大哭。
      这两个月,我听到了太多的督促和指责,我一直后悔,一直内疚,如果我再努力一点点,就一点点,会不会就不是现在这样被动而落魄的结果了。我的朋友们,一直相信我,一直鼓励我,一直帮助我,我却没能做好。爸爸劝我,去做一个不优秀的人,妈妈说我目光太高,不切实际。就连何桦,好像也对我失望了。
      “没事的。”这是在这些日子里,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

      我陆陆续续联系到了几所可能有调剂名额的学校,教务处的老师告诉我耐心的等分数线下来再给我通知。
      出分数线的那个下午,南京的天气格外的好,春风温暖而又和煦。只是我的心里下了一场停不下的雨。
      录取线涨了五分,也就是说,我因为一分之差,被我的学校拒之门外。
      我盯着分数线看了一会儿,收起手机扭头对何桦说,“走吗?去喝酒。”

      我好似没有发生什么一样,和何桦在外面玩了一个下午。
      何桦看我举着麦克在ktv里自如的样子,敬佩的说,“不愧是你啊陈橙,心态真的很好。”
      我没让他听见,我接起爸爸电话的时候的争执有多激烈。
      我很晚才回到宿舍,我喝了很多的酒,但脑子还是一片清明,我有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一醉不醒。
      我想,我不会再考一次了。
      第二天,我照旧和何桦抱着电脑去星巴克改我的毕业论文。
      何桦不知道的是,我打开的页面不是文献,而是招聘信息。
      傍晚,我接到了调剂学校教务处的电话。
      “不好意思啊同学,我们学校今年不接受学硕跨专硕的调剂了。”
      我捏着手机,站在星巴克外面,直到天一寸一寸的黑下来。
      爸爸又打来电话,劝我不要固执在这些学校,我没有回答,没有向往常一样歇斯底里,我安静的回了一句,“我不读了。”

      我拨通了和我一起考研的发小的电话。
      “喂?三妹。”发小三人里,我生日最小,他一直叫我三妹。
      “哥” 我蹲在星巴克的玻璃门外,嚎啕大哭。
      我不想读书了吗?不是的。但我没有勇气再重复一年了,我知道我不是很擅长法律,在这一年的备考里,我已经很努力了,但是结果却给了我当头一棒。我突然觉得,我头上曾经被冠以的光环都消失了,爸妈也不看好我,好似整个世界都对我失望了。
      我蹲在路边,哭了整整两个小时。
      “没事的陈橙,来得及,你要是还想读,总是来的及的。”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哭的乱七八糟的脸,推门进了星巴克。
      何桦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中有些躲闪。
      “你哭了?”何桦看着我的眼睛。
      “嗯。”我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
      我不想何桦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低头飞快收拾好书包,推开门步履匆匆“我们走吧。”
      何桦跟在我后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回过头,“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何桦被我的突然转身吓了一跳,他心虚的摸了摸鼻子,“算了,你今天心情不好,我明天跟你说。”
      看着他眼神中的躲闪和脸颊上不自然的红晕,我心里一丝莫名的第六感促使着我问了一句:“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你谈恋爱了。”
      何桦惊诧的看着我。
      我不是没有意识到,在我忧心于成绩和录取的这些天,无数次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看到他拿着手机聊天。
      他看着我的眼睛,缓缓点了点头。
      “是你妈妈寒假给你介绍认识的那个,以后会跟你一个学校的妹妹吧。”
      我惊讶于我的镇静,也惊讶于我自己居然可以很快梳理出头绪。
      何桦点头,“她刚刚跟我表白了”
      “你答应了?”我反问,但又觉得我问了一句废话。
      “恭喜。”
      我转过身,朝着我们经常去的面包店努努嘴,“你不是要买早餐吗?”
      何桦诧异的看着我,“你不生气吗?”
      我摇头,“快去吧,我今天就不买了,在外面等你。”
      何桦推门进了面包店,我站在玻璃墙外,看他夹起了我们经常一起买的面包,无力地蹲了下去。
      我拨通了晓贝的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晓贝,何桦恋爱了。”我话一出口,晓贝也沉默了。
      “你还好吗?”晓贝短暂的沉默了几秒,终于开口。
      “还好”
      我竭力镇静的说完这句话,就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哽咽。
      “那我呢?”
      “我又算什么呢?”
      我反反复复的说着这句话,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地上。
      “你今天是不是跟何桦出去了?”晓贝问。
      “嗯。”
      “他是不是跟你在一起呢?”
      何桦拎着袋子出来,我站起身,“嗯,他出来了。”
      “你不要哭了,我去东门接你。”
      “好”
      我沉默的跟何桦站在路边,等车。
      今天没有风,但我却抑制不住的在发抖。
      车到东门,我们依旧并肩走进学校,何桦跟我分别的时候,依旧是每天那句,“明天早上我把自习教室发给你。”

      “何桦”我竭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明天我不自习了。”
      “好吧。”何桦的声音有些失落。
      等他转身离开,晓贝从不远处的树下朝我走来。
      她一把抱住我。
      我将头靠自她肩上,再也不需要压抑自己颤抖的声音。
      “贝,我想喝酒。”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