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 11 章 ...

  •   没了考试的压力,我和晓贝痛痛快快在上海玩了几天。
      何桦偶尔会给我发微信,我也就不意外的知道最近他繁忙的行程。他也好似一个考研结束的人,整日整日在外面玩,有时候和刘子铮,有时候和宋炎。
      我也经常拍照片发给他,在外白渡桥,在外滩,在人潮汹涌的南京东路。
      上海总是人很多,在元旦将至的时候尤为拥挤,晓贝的高中同学知道她在上海,于是我们约着一起吃了个饭。
      尽管我们早早预约了座位,但不可避免的还是等到快九点,才吃上晚餐。
      吃过饭已经很晚,大家又找了个清吧一起聊天,等我和晓贝准备回去的时候,地铁早就停运了。
      我在手机上预约了滴滴,酒店的位置不算很近,我和晓贝等了好一会儿,才困倦的坐上车。
      刚上车没一会儿,我的手机突然响了,低头一看,是何桦的电话。
      “喂?”已经两点了,往常何桦应该早就睡了。
      “你怎么才回?”何桦的声音带着困意,懒懒的。
      “你怎么知道?”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
      “我是你滴滴的紧急联系人。”
      “啊?”我返回去看滴滴的页面,果然,我的紧急联系人号码,是何桦,还打开了行程分享。
      “上次我给你设的。”何桦的声音已经清明,“不是偷偷啊,我先声明。”
      我想了下,好像是在我去补课的后一天,何桦在滴滴上加了他的号码。
      “你还没睡吗?”
      “本来睡了的,”我听见话筒对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收到短信看了一眼。”
      “那你睡吧,我还有半个小时才到呢。”
      “等你到了的吧”
      “哦”我知道自己左右不了他。
      “到了给我发微信”
      “知道了”
      挂断电话,晓贝闭着眼睛靠在我身边,“何桦?”
      “嗯”
      “不是我说,陈橙。你们俩有没有什么打算?”
      我思考了一下。
      “我没有了。”
      晓贝张开眼睛坐直了身体,“啊?为什么?你不是很喜欢何桦的吗?”
      “是啊,”我对何桦的喜欢从不遮掩,或者说,我也遮掩不来。
      “但是我觉得我们没有未来。”我低头,“他是肯定会出国的,我不会。”
      而且在我和何桦聊到未来的时候,他毫不避讳的跟我讲了他移民的计划。我感到无力,那是我并不能,也并不敢去追逐的脚步。我喜欢他,但我并不会为了他改变我生活的轨迹,执拗的追着他,直到天涯海角,我不能,也没有这种勇气。
      “那..那…那哪怕谈一段时间呢?”黑暗中,我看不清晓贝的表情,“你就甘心一直跟他这样啊。”
      “这样也挺好的。”
      “贝,你见过我谈恋爱吧?”我反问到。
      “嗯”
      “你喜欢那时候的我吗?”
      晓贝思索了一下,“不喜欢”
      “我也不喜欢”
      “我觉得何桦也不会喜欢,而且,只要恋爱,走不到最后,一定会分手的。干嘛要给自己添堵呢?”
      我听到晓贝轻轻叹了口气。
      “你能开心就行。”
      我开心吗?和何桦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我必然是开心的。时间久了,我会以为我们一直这样下去。而日子过得长了,我也没有了一开始想要拼命把他留在我的世界的欲望。但我也从没想过他会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不见。
      车缓缓的开着,很快就到了酒店。
      我给何桦发了微信,他很快回了我。
      “晚安。”

      31号的下午,我和晓贝坐上了返程的高铁。
      晚会七点开始,五点钟我在高铁站走在人群中,拖着行李箱,站在了人满为患的地铁里。
      地铁已经实施了分流,我和晓贝在分流站下车,又换乘了另一班地铁。
      六点半,我终于拖着箱子到了宿舍。
      衣服都来不及换,我便跑去场馆。
      南京下着毛毛雨,我没拿伞,就将羽绒服的帽子扣在头上,脚步匆匆的往场馆走去。
      台阶下,何桦举着伞,不停的看表。
      “何桦!”我朝他跑去。
      他将伞举过来,“怎么不带伞?”
      “着急,忘了”
      “走吧”
      何桦拿着票,带着我走进场馆。
      四周坐着的都是社团新一届的小朋友了,我作为很久很久之前的成员,也仅仅是在面试的时候出现过,很多人都不认识。但何桦明显依旧是社团的红人。
      “学长,怎么才来?”一个学弟抬头问道。
      “接她”
      我朝学弟点了点头,学弟努力辨认了一下我的面孔。
      “啊!学姐你面试过我们。”
      何桦接道,“对,就是你们进来的时候说的那个很凶的学姐。”
      我扭头瞪他。社团每年都会有一个严肃的近似于压力面试的环节,为了避免部内的干事产生矛盾,一般都会找我这种已经退部的去帮忙做一个不讨喜的角色。
      “你看,凶吧”何桦对那个学弟说。
      学弟看着我,眼睛亮晶晶的,“学姐不凶啊。她面试的时候我就觉得她是装的。”
      “那看来她演技不怎么好。”
      何桦和我走到座位上坐下,他从书包里拿出一杯奶茶递给我。
      “给”
      我伸手接过,还是热的。
      我也从羽绒服的大口袋里,拿出在M豆商城给他拉的巧克力豆,放进他的书包。
      由于我来的晚,没坐几分钟,晚会就开始了。
      我和何桦偶尔会交流,但场馆里太吵,我们看起来就像在窃窃私语一样,将头凑在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我敏感,总能感受到一束不善的目光投在我身上。
      晚会足足有六个小时,我坐不住,就抱着奶茶站起来看节目。
      学校保留的模特社走秀节目,是我每年最期待的。当第一个模特走出来,我就迫不及待的将奶茶放在前面椅子的靠背上,举起手机开始录像。
      何桦坐着看我,举着他的奶茶,笑着和身边的同学说,“陈橙最喜欢的环节开始了。”
      “偶像”前面座椅中的人突然回过身来,搭在椅背上的手碰翻了我的奶茶。
      尽管何桦手疾眼快的接住了杯子,但还是有不少奶茶洒在了我的裤子上。
      我坐下来,从何桦的书包里熟门熟路的掏出纸巾,开始清理裤子上的奶茶。
      “干嘛”何桦回应着那个学妹,我记得她,就是那个在晚会上抱住何桦的那个,有些吵的学妹。
      “明天我们去新街口,你去不去啊。”
      何桦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张湿巾,递给我,“拿这个擦。”
      他将我已经所剩无几的奶茶放在座位下面,扭头问我,“你去吗?”
      我摇头,我可不想和这个吵吵闹闹恨不得挂在何桦身上的姑娘一起出去玩。
      “那我们就不去了”何桦对着学妹说,“你们好好玩吧。”然后他将手里的奶茶递给我,“喝我的吧。”
      我不客气的接过,一口气吸了他杯里的6个珍珠。

      终于到了跨年的倒计时,场馆里的同学都站起来,一起呐喊着。
      “5”
      “4”
      “3”
      “2”
      “1”
      “新年快乐!”
      突然,何桦俯下身,在我耳边说了句,“陈橙,新年快乐。”
      我抬头,对上他亮晶晶的眼睛。
      这是我们一起看的第三个跨年晚会,也是我认识他的第三年。
      “何桦,新年快乐。”
      我朝他笑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笑得好看一些。
      最令人期待的,其实不是晚会的十七八个节目,而是零点过后的乐队演出。
      零点一过,所有的对号入座全部作废,看台上的大家纷纷涌到舞台周边,学校的乐队也按顺序出场,像一个大型的afterparty。
      头上的disco球被射灯照射着,舞台背景板也一改先前的红色韵味。
      我拉着何桦往下跑,第三年了,我们更懂得如何抢占有利地形。
      我站在舞台前的第一排,举着荧光棒,和身边认识的不认识的同学们一起,用力尖叫。
      何桦不知道从哪搞来一个彩带桶,在我身边拧开。
      霎时间,场馆里飘散着五彩的彩带。
      摇臂组的同学将摇臂对准何桦,而我因为兴奋呐喊涨红的脸,也不可避免的出现在了大屏上。
      我和何桦对视了一眼,举着荧光棒对着镜头打招呼。
      而何桦,将他的手臂,挎住了我的脖子。
      我侧头看他,他依旧挥舞着他手上那根,我刚才从地上捡起来的不知道是谁的荧光棒。
      摇臂摇到了一对情侣面前,我在屏幕里看到他们相视一笑,然后拥吻。
      周围的同学们开始尖叫,台上的乐队将鼓打的热烈。

      在竭尽全力的嗨了两个小时后,我筋疲力尽的回到宿舍。
      我躺在床上,给朋友圈点赞。
      翻了一圈,我将今天的照片挑了几张,也编辑了一条朋友圈。
      “希望今年是个好年。”
      何桦很快来给我评论,“一定会的”

      第二天我醒的很晚,收拾了一下就去教室搬书,考研结束后我的书都还留在那间教师休息室。
      我正蹲着往行李箱里放着书,何桦发来消息。
      “你干嘛呢”
      腾不出手打字,我回了一个语音电话过去。
      “我在教师休息室搬书,怎么了?”
      “无聊,找你玩。”
      “无聊就来帮我搬书。”
      “行吧”我听见何桦关门的声音,“我来了”
      “等一下,路过快递站帮我拿个快递。”
      “你怎么天天有快递?”
      我没回答他的抱怨,挂断电话,将取件码发给他。
      何桦很快带着我的快递来了,多了一个人加入,我的速度明显快了很多。
      何桦帮我把书送回宿舍,我们漫无目的的往学校大门走。
      “去哪啊”
      “不知道”
      身边两个学妹路过,何桦侧耳听了听。
      “我们去宜家?”
      “啊?”
      何桦指着前面两个小学妹,“我听她们说的。”
      “行吧”
      于是我们便坐上了去宜家的地铁。
      我很喜欢逛家居,我们俩不放过任何一个样板间,仿佛两个有房人士一样讨论着装修细节。
      “我喜欢这个客厅。”我坐在一个沙发上,抱着抱枕。
      何桦在我身边坐下,“我也喜欢。”
      我指着刚刚路过的一个卧室,“以后我家要装那种卧室。”
      “那再给我装个书房呗。”何桦瘫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放空。
      “我家,”我拿着抱枕拍他,“干嘛给你装书房。”
      “怎么?你家就不能给我装个书房吗?”何桦拿起另一个抱枕反击我。

      从宜家回来,我便开始收拾回家的行李。
      何桦送我去机场的时候一直抱怨我走的太早,他会很无聊。
      有那么一瞬,我看着他可怜巴巴的表情,竟生出留下来的冲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