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这狼人真狠11 ...

  •   “我吗?好啊!”沅知书立马同意下来,但他一想到这份美好的友谊只能再持续一两个小时,心中便有些凄凉。只是,沅知书并不擅长掩饰自己的表情,这些小心思全部都写在了脸上,被汤飞宇捕捉得一清二楚。
      想了想,沅知书还是决定不去理会这些毫无意义的伤感,即便只有两个小时,自己也绝不会辜负这一片真心。他知道,这个时候的张星纯需要好朋友,自己也需要.......
      “想吃些什么?要不要我去冰箱给你拿?”
      汤飞宇想到了被自己扫荡过的冰箱,非常识趣地摇了摇头:“毫无食欲。对了,刚刚有说到这个童话城堡的规则——知书你知道么?”
      沅知书点点头:“我有听起安安说起过,这场狼人游戏的潜规则,似乎是以自己的善意去等价换取别人的善意。”
      看着汤飞宇疑惑的小眼神,沅知书无奈地笑了笑:“具体的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像陈德良这样以他人的痛苦来换取自己苟且偷安的行为,我不会认可,安安更不会认可。我没记错的话,狼人游戏目前还没有赢家。”
      “人们互相陷害,最终全部进入了万丈深渊。”沅知书又补充道。
      汤飞宇认真地听着,默默在心底里做了笔记。他没有记错的话,此时的陈德良应该已经获得了免死金牌才对。不过想想也是,忘情毒水的说明中也仅仅是提到“免死”,不涉及真正逃离这场狼人游戏的内容——安安很巧妙地玩了一次文字游戏。之前发生在童话城堡里的那么多次狼人游戏,汤飞宇不相信没有人发现忘情毒水。而沅知书却说狼人游戏至今没有胜者,只能说明那些为一己之利的小人最终也没能离开这里。
      而“免死”,反而成了折磨他们的利器。汤飞宇想着,不禁感慨: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聊着聊着,夜已经很深了。沅知书看了看表,欢快的眼眸深处霎那浮现出几丝伤心与遗憾——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接下来,自己还是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真相。
      “到点了。”程光静静听完两人的交流,默默提醒道。说着,程光便也翻出了背包里的木剑,紧紧攥在手里。邱先生根据灵异故事特别准备的木剑,在关键时刻总能派上些用场。
      “程sir,别紧张,按计划来。”汤飞宇一边打了个哈欠向床走去,一边悄悄在心底鼓励着程光。今晚最刺激的一个环节,马上就要开始了。
      简单铺好床后,汤飞宇盖好被子乖乖躺在上面,静静等待着程光将自己的意识从张星纯的身体里抽离出来。很快,“张星纯”便安稳入睡了,这也给沅知书带来了下手的时机。
      “准备——”汤飞宇在精神空间里举起背包里的护身符。刹那,护身符在精神空间里绽放出耀眼的金色光芒,很快便消失在汤飞宇的手中。
      还真是一次性道具......
      此时,沅知书选定好最能一击毙命且不会带来痛苦的角度,伸出右爪向张星纯的脖子割去。突然,一道道柔和的金光将张星纯的脖子笼罩起来,硬扛住了沅知书毫不犹豫的迅猛一击。沅知书心生疑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当他回过神来时,金光早已经消失不见。
      程光抓紧了木剑,死死盯着还在蒙圈的沅知书——仅仅是暂时的精神抽离,死亡带来的痛苦仍会原样传递给处在精神空间里的汤飞宇——这便是恐怖的代入感。实际上,精神抽离并不经常用,最多也是主角睡觉期间执行者可以选择暂时先抽离来到精神空间和系统一起讨论方案。
      汤飞宇必须要给沅知书提供一个完全睡熟的张星纯,这也是需精神抽离的原因之一。
      剧情没有往更坏的方向的发展——好在沅知书是一个真的很单纯的小哥哥。金色的光芒,这是守卫守护的特效,沅知书没有想到这次恰好歪打正着,命运女神居然真的眷顾了这个善良的孩子。
      沅知书失手了,但沅知书很高兴,也完全没想着还可以继续补第二刀。他重新将沾满鲜血的右爪插进口袋里,望着微笑着入睡的“张星纯”,不禁真的轻松了许多——自己其实并不喜欢杀人,尤其是杀好人。
      今晚,或许又是一个美好的平安夜。
      沅知书有想到,平时守卫守住的人的门往往会被安安反锁,会有一道道淡淡的金光笼罩在门锁上,这次唯独不一样。但他并没有很放在心上,说不定只是安安为了追求游戏体验想的新把戏。“张星纯”能够活下来,这给沅知书又是一份意想不到的狂喜。
      所以,何必想那么多呢?
      载着欢快愉悦的好心情,沅知书离开了房间。
      汤飞宇缓缓睁开了双眼,长长舒出一口气。看来,自己对沅知书的判断没有很大的偏差——在这个狼人游戏里,真正恐怖的是叵测的人心。沅知书和安安心底并不坏,他们扮演的只是执行与管理的角色。
      这对汤飞宇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至少可以把心思好好放在戏耍陈德良和在城堡里找线索上,不用担心安安或是沅知书突然从暗处捅自己一刀。
      至于“用自己的善意去等价换取别人的善意”这一条规则,汤飞宇还会慢慢琢磨,毕竟城堡里还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现在不必为此而想破脑袋。
      今晚,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房间外,刚结束任务的沅知书恰好与安安撞了个满怀。看见全身干干净净眼里放着光的沅知书,安安不禁露出了一个微笑。
      “小书,你看起来很开心?”
      沅知书点点头:“张星纯今晚被守卫守住了!我就说,命运女神一定会眷顾善良的人的!”
      “守卫?”安安挑了挑眉,脸上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来,她想说些什么,但看见神采奕奕的沅知书,还是选择高兴地点点头。
      “真好......现在也比较迟了,小书你早点休息吧......”
      送走了沅知书,安安回过头看了看那个女孩的房间——门锁泛着淡淡的金光,这是守卫守护的标志。沅知书虽然心存善意,但绝对不会擅自违背狼人游戏的规则,他应该是在“张星纯”的房间里看见了什么东西才会做出如此判断。
      并且——还得是足以让沅知书信服的东西才行。
      “张星纯”抽到的是“守卫”,本来可以利用技能优势来保护好自己,可他却选择护住另外一个素不相识的少女......
      这真的是单纯的善良么?
      “对不起啊,张星纯哥哥......安安心思重,没办法一下子就完全信任你的善意。如果这份善意是纯净的,安安绝不会坐视不管。”
      想着,安安抱着的泰迪不禁往主人身上蹭了蹭,紧紧抓住了她的小手。
      毕竟,“张星纯”的身上也隐藏了太多的秘密——至少安安还需要弄清楚,今晚他到底做了什么才让沅知书放下杀心——沅知书所说的他被守卫守护了,又是什么情况。
      安安的直觉告诉自己,这场狼人游戏要比往常的都要有意思。而“张星纯”的到来,或许将打破无人离开狼人游戏的历史。
      还没有人能在喝了忘情毒水的情况下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张星纯”和那个女孩是例外。
      更何况,那个女孩......
      安安的嘴角微微勾起,瞬移到了卧室里,坐在了床上。
      “巧合?还真是有趣极了。”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