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这狼人真狠12 ...

  •   次日,汤飞宇仍早早来到了餐厅。此时的餐厅还是寂静无人,但佳肴已经摆满了一整张饭桌。汤飞宇不得不有些敬佩安安的随从,真是起早贪黑的好干部。
      熟练地取好餐后,汤飞宇找了一个最显眼的地方坐下,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望着餐厅的门口。
      “程sir,你猜猜陈德良看见我还活着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程光想到昨晚高兴得一宿没睡的陈德良,答道:“顶着重重的黑眼圈惊慌失措。”
      可以说是十分形象了。
      听见程光的描述,汤飞宇不禁“噗哧”一声笑出来:“那还真令人期待。”
      程光无奈地摇摇头,问:“见到他,你打算怎么做?”
      “程sir希望我怎么做?”汤飞宇故意卖了个关子。
      程光不用问也知道,汤飞宇的心里一定已经有了很棒的点子。他想了想,给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主意:“扇他一巴掌,断绝关系。”
      “以张星纯的视角,这么做是没问题的,毕竟是陈德良害了他。你喜欢,多踹几脚也无妨。”程光又简短地补充了几句。
      “不愧是程sir,说到我心里去了。”汤飞宇嘻嘻笑了笑,搅拌着手里的粥,眼神飞向了更远的地方,“肯定不能让他太好受,这是当然的。”
      猎手早已在餐厅等候多时,而陈德良才刚刚睁开了蓬松的双眼,躺在床上懒散地打了个哈欠,丝毫没有意识到惊喜的降临。
      令汤飞宇感到奇怪的是,今天安安并没有来餐厅吃早餐。他在座位上坐了很久,连个人影都没有看见。昨天的这个时候,安安早就到了。
      又过了一会儿,餐厅里才零零星星地进来几个人,汤飞宇看见了钟茗秀的男朋友,他满脸写着“我真高兴”,整个人都是神采奕奕的。瞟了几眼,汤飞宇便把视线从他的身上挪开,看向了碗里还没喝完的粥。
      “完了,程sir,毫无食欲。”汤飞宇道,“我无法想象这种人在亲手把女友推下深渊后居然还可以这么开心,他女友当时是瞎了眼才看上这么个男人吧。”
      “咱不看恶心的东西,吃饭。”程光轻轻拍了拍汤飞宇的肩膀,“陈德良还在洗簌,估计马上就来了。”
      “迫不及待。”
      安安今天其实起得很早,不过她特意没有来餐厅,反而去到监控室蹲在电脑面前。她通过监控静静看着餐厅里人的一举一动,更多的目光仍集中在汤飞宇身上。
      “安安......”沅知书敲了敲门,得到许可后走进了监控室,他将一杯刚热好的牛奶放在了安安的桌上,提醒道,“牛奶记得喝。”
      安安抬起头看着沅知书,眼神里难得少了几分阴怨,多了几分柔和。她接过牛奶,小心地递到嘴边吹了吹,微微抿了一小口。
      “谢谢小书。”
      泰迪也举起短短的小胳膊碰了碰沅知书的衣角,替主人再次表示感谢。这个时候的泰迪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那些狰狞恐怖的表情,就像一只普通的玩具熊般——憨憨的微笑中透露着几分可爱。
      “对了,你安排的事,我已经完成了——不过,安安你知道的,我的厨艺真的不好......”沅知书看着安安咽下最后一口牛奶,将空杯子接过来拿在手里。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再和安安多说一句,“而且——我还没做过只以生姜和大蒜为材料的料理......会很难吃吧?”
      沅知书并不知道是陈德良害死了“张星纯”,他现在只是非常同情这位即将吃下黑暗料理的可怜人——12个人里,安安特别点名要照顾陈德良,甚至这份奇怪的料理要由随从亲自送到他的手上才行。
      只可惜,安安尊重每个人的隐私,没有在住所里安装监控,她看不到陈德良吃下这份美味时的表情了。
      想着,安安不禁叹了口气,这口气叹得沅知书莫名其妙。
      “安安你有哪里不开心么?”
      “不,我挺开心的。”
      沅知书微微颔首也没有多问,一头雾水地拿着牛奶杯离开了监控室。
      吃完安安特别准备的美味后,陈德良足足跑到厕所里吐了十几分钟,苍白的脸上缀满了豆大的汗珠。他感觉自己肚子里的所有存货全都被吐出来了,可这种翻江倒海的恶心仍在胃里久久回荡。
      “飞宇......”程光看着这一幕,震惊了好久都没有说出话来,餐厅距离陈德良的房间比较远,导致他的视野观测范围大受影响。不过,程光还是隐约分辨出,陈德良桌上那一堆黑漆漆的东西和汤飞宇之前做的“甜蜜料理”极其相似,而且吃完之后陈德良的表现,也足以证明这一点,“安安是个好人,我信了。”
      一脸懵的汤飞宇听完了程光简短而形象的描述,不禁笑出声来:“这补刀我喜欢,今天估计要把陈德良玩崩溃了。”
      “来了。”程光示意汤飞宇看向门口那个失魂落魄的身影。
      失魂落魄的陈德良低着头,没有注意到汤飞宇正坐在自己的眼前。
      “hello?是德良么?”汤飞宇笑着挥挥手,仍然是爽朗的少年音。
      然而,这几声亲切的问候却猛然拨动了陈德良的心弦,他颤抖了一下,僵硬地抬起头,对上了汤飞宇柔和的目光。
      “星......星纯?”陈德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像是梦境一般。他的瞳孔猛得一缩,说话也支支吾吾起来,“你......你怎么在这!你应该死了!不......不是这样的星纯,我的意思是......”
      陈德良沉默了,他也找不到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可以掩盖这个拙劣的谎言。“张星纯”虽然天真,但他也不傻,现在一定是怀有仇恨在心的。
      不过,陈德良也暗自在心里高兴,他已经获得了“免死金牌”,不怕“张星纯”的威胁和报复。更何况,假设“张星纯”的存在给自己添了麻烦,陈德良也可以选择再动一次手,反正这段虚假的友谊他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早上好,德良......”
      还是软绵绵的声音,陈德良不禁在心里嘲笑了“张星纯”几百遍,都已经受到死亡的威胁了居然还这么懦弱,真是一个活该被欺负的人。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是陈德良未曾预料的方向。
      刚刚还和和气气的汤飞宇突然翻身越过桌椅跳到陈德良的面前,对着他苍白的脸就是几个大嘴巴子。程光还很贴心地加大了巴掌的力度,确保每一击都是刻骨铭心。
      陈德良被扇得向后趔趄了几步,他捂着有些发红的脸庞,眼里充满着不可思议。看着此时此刻冷漠的汤飞宇,陈德良不禁气得咬牙切齿,伸出手就想反击。
      “张星纯!你真是不知好歹!”陈德良怒吼。
      “啪!”汤飞宇很轻松地躲过了陈德良的攻击,顺手再给了他一巴掌。
      “还想要么?”汤飞宇走向倒在地上的陈德良,扯着他的领子轻轻地问道。
      这几下,汤飞宇简直爽的不行,这是陈德良应得的,也是张星纯想要看见的。陈德良对张星纯犯下的罪行,当然远不是这几个巴掌就能轻松抵消,汤飞宇今天这么做只是想先让他长长记性,顺便测一下陈德良的不要脸程度。
      “感谢程sir的鼎力协助,我感觉每一个巴掌都充满了力量。”
      “嗯,不用谢,他罪有应得。”
      又是一次默契的配合。陈德良看着满脸得意的汤飞宇气得怒火中烧,但他此时此刻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早饭还没吃,整个人都是虚的。
      “你等着......”陈德良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道。
      汤飞宇也没有管他,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座位。收拾一下东西,今天还可以好好转转这座童话城堡。这样想着,汤飞宇不禁又充满了斗志,觉得自己离城堡里藏着的秘密又进了一步。
      “今天去哪?”程光翻开自己已经备份画好的城堡结构图,仔细揣摩着不同地点可能存在的联系。不得不说,这座城堡确实很大,可能瞎逛半天也只能看见它的冰山一角。更因为这样,合理的路线规划显得尤为重要,能够节省不必要浪费的时间。
      “emmmm......”汤飞宇也翻开随身携带的游戏手册看着。突然,一个声音在汤飞宇的背后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请问......你就是张星纯吧?”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