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这狼人真狠10 ...

  •   得到程光的确认后,汤飞宇重新回到了张星纯的身体里,这个时候的他应该已经被陈德良送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找回四肢的操纵权后,汤飞宇缓缓睁开双眼,四周一片漆黑,这正如剧本中所描述的,陈德良还不忘记关下灯来营造一种绝望的气氛。
      汤飞宇想骂人,但现在还不是时机,当务之急是先把灯打开——毕竟汤飞宇也有点怕黑,平时看恐怖片壮胆的时候,整个房间都被灯照得亮堂堂的,丝毫没有深夜的感觉。
      现在是八点左右,距离夜禁还有两个小时,先打开灯好好放松一会儿都行。等到沅知书来的时候再把房间复原回去,自己随便找个角落蹲好便大功告成。
      “飞宇——今晚要守卫的目标......”程光提醒道。不远处的茶几上突然出现了一块先进的蓝光显示板,上面陈列着十二个参与游戏的人的名字。
      “你确定么——你守护了她,她也不知道是你干的。长线放了,鱼未必上钩。”程光左思右想,还是非常担心。
      “程sir,你多虑了。我想要钓的大鱼,可不是这位叫钟茗秀的少女。”汤飞宇选择好了守护对象,笑了笑。
      这份善意,可以救一个人的命,也可以俘获一个人的心,而这才是汤飞宇想要的一箭双雕的效果。
      时光稍纵即逝,转眼间夜禁的钟声悄然响起。汤飞宇收拾好餐桌上的佳肴,灭了房间的灯,乖乖地找到个角落抱膝埋头蹲下,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孤独地待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确实很让人空虚和害怕。突然,汤飞宇的这种感觉瞬间烟消云散,一种温暖熟悉的力量紧紧抓住了自己有些发抖的手,驱逐了所有恐惧与不安。
      “害怕了?”
      “程sir......?我没有......就是有点怕黑......”
      程光的嘴角勾起温柔的微笑,汤飞宇怕黑,其实自己很清楚。
      “之前张星纯只能独自面对一切,但这次不一样,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害怕的话就把眼睛闭上吧,好好休息。”
      汤飞宇微微点头,靠在墙上听话地闭上了双眼。这份安心的陪伴,自己似乎很久没有感受到过了,平时开朗快乐的汤哥哥似乎已经习惯了为别人带去这种感觉。说起来也奇怪,汤飞宇总感觉程光是不是出现在过自己尘封的回忆里。只是这些回忆太过于含糊,且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彻彻底底地粉碎,汤飞宇真正能够记起来的,连零星的碎片都算不上——仿佛汤飞宇的人生起点,是从18岁一个特殊的夜晚开始的。
      这些年,汤飞宇很成功,但他又总感觉缺少了些什么——明明每一项计划都是天衣无缝。如果可以,完成9个故事后,汤飞宇希望主使能够告诉自己18岁前的回忆,仅此而已,别无他求。
      闭上双眼,汤飞宇意外发现自己眼前不再是一片漆黑,几朵绚丽的烟花升起,在他的眼前绽放出最光彩夺目的姿态。
      “这样,还怕么?”
      汤飞宇紧紧抓着那份温暖的力量,笑了,他坚定地摇摇头:“不怕。”
      “吱——”有人打开了房间的门,应该是沅知书来了。考虑到狼人可能自带夜视功能,汤飞宇便缩了缩身子,将头死死埋进膝盖里,还不忘时不时颤抖个几下,演得十分到位。
      “啪”的一声,房间重新被暖和的灯光所笼罩。少年脚步很轻、很温柔,生怕吓着这个被浸染在恐惧里数个小时的可怜孩子。
      “害怕的话,睁开眼吧。”沅知书走到汤飞宇身边,微微俯下身。
      汤飞宇听话地睁开眼,对上的是沅知书琥珀色的双眸。看见不停哆嗦着的汤飞宇,沅知书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到他身边并排蹲坐在地上。
      汤飞宇很快也注意到,沅知书的右手一直插在白色卫衣的口袋里。
      “你是......?”汤飞宇偏过头,细细端详着这位叫沅知书的少年。和安安不同,沅知书的身上没有令人寒毛直竖的阴冷感,在柔和目光的映衬下倒更有几分邻家大哥哥的味道。并且,沅知书的杀人并非出自“恶意”,因此汤飞宇也不用特别害怕他,否则反而会露了破绽。
      而且,更令汤飞宇惊喜的发现是,上午在图书馆里看见的陪着安安的那个男孩,与此时此刻的沅知书十分相像。汤飞宇完全有理由相信,图书馆里的男孩便是沅知书小时候的模样。不过其实还有着一个疑点——为什么现在两人的年龄看上去却相差了这么多。
      这座童话城堡,还有着太多的秘密......
      “我是守护之灵,恭喜你今晚被守卫守住了......”沅知书看着疑神疑鬼的汤飞宇,笑着说道。
      汤飞宇愣了下,他抬起头,再次对上了沅知书真诚的目光。假设沅知书没有说谎,有关于游戏的进程他居然也是毫不知情,否则就不会对一个守卫说出这么讽刺的话语。这样看来,沅知书在本场游戏中扮演类似“屠夫”这样的形象,只负责杀人,其他一概不管。
      而现在,汤飞宇也见到了这场游戏中所谓的“狼人”,但游戏并没有因此结束,从而也从侧面说明了原规则中“找到狼人”这一条的荒谬。
      “可以......陪我聊聊天么?”汤飞宇深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问道。
      沅知书自然不会拒绝。
      “你想问些什么?”沅知书看了看左手腕上的表,“现在还早,刚刚担惊受怕了这么久。相信你一时半会儿也睡不去,聊聊天确实挺好的。”
      毕竟,除了安安,沅知书基本也没有和别人聊过天了。
      “明天你打算怎么做?要报复陈德良么?”沅知书抓了抓后脑勺,冥思苦想了好久,选择了一个最奇怪的聊天切入点。
      汤飞宇哑然失笑,他觉得这样的沅知书还挺可爱的。不过,这是一个很容易把天聊死的切入点,毕竟现在的张星纯最厌恶的人便是陈德良了吧,一句关于他的话都不想多说的那种。
      但是,现在面对的是沅知书,汤飞宇还有刷好感度的任务在身,话必须要说的漂亮。
      “报复?呵。我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今晚我能被守卫守住,也许就是如此吧。陈德良,他一定会因为自己的恶而付出惨痛的代价,不需要我亲自动手。”
      程光听着,不禁佩服极了。某种程度上说,这话确实说得很漂亮。既能展现出张星纯来自骨子里的善良,也可以间接传递出自己并非是单纯的傻好人——被逼进绝境的兔子,也是会露出獠牙的。
      在给他人带来善意的同时,一定不要忘记自己。只有真正保护好自己,前者才有可能实现。这是汤飞宇比张星纯多知道的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实话说,张星纯运气并不好,他第一次见到人心险恶的代价,便是自己的生命。
      虽说只是一场故事演绎,但汤飞宇仍想以张星纯的视角,打出最完美的he来。
      沅知书听了,赞许地点点头:“嗯,可千万不要脏了自己的手。”
      “不聊这些了——对了,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么?守护之灵先生。”
      “哈哈,我居然忘记自我介绍了,别叫守护之灵先生啊,听着怪怪的。重新认识一下,星纯,我的名字是沅知书,很高兴见到你。”
      “我也是。”汤飞宇笑着回应,“沅知书——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哦。”
      “嗯......”沅知书点点头,突然一下就不说话了,脸上不禁微微泛起薄薄的红晕,“她取的,当然好听。”
      “她?”汤飞宇捕捉信息的直觉极其敏锐,“是安安公主吧。”
      “当然。”沅知书靠在墙上,仰着头看着天花板,眼里放着光,“我很感激她,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
      “你们不要误会了,安安真的不是一个坏人。她只不过是对一些东西,比我要更加敏感罢了......”
      “一些东西?”
      “嗯——指的是人心的善与恶。安安向往人与人之间最单纯也是最美好的善良,只要在这座童话城堡里不动歪心思,就不会有人出事。”
      话音刚落,沅知书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说错了话,匆匆忙忙地低下头道歉:“对不起......讲到你的伤心事了......”
      “没事,我这不也是被守卫守住了么?只是白白便宜了这个陈德良......”汤飞宇回报给沅知书一个灿烂的笑容,示意他不必多心。
      沅知书也笑了,他摇摇头:“童话城堡的规则,才不是这回事呢,安安又不是傻子。”
      只是,沅知书话还没说完。
      “沅知书,请问我可以当你唯二的那第二位朋友么?”
      他听见这句真诚的询问,足足愣上了好几秒。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