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同居 ...

  •   张慕白脑子有点转不过弯,心说此人怎么在这里等着。
      
      在他还在思索的时候,面具教主就已经捏住了他的手臂,
      
      “这是想逃跑吧?”
      
      清脆的少年声说道,张慕白寻声看去,那是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站在面具教主的身后。眉目清秀,身穿白色短打,露出小麦色的皮肤,眼睛晶亮有神,直直的看向他。
      
      “我...我不是。”
      
      张慕白话语支吾,想随便说点什么搪塞过去,目光一转,却见眼前战势一变,红衣男子用着他那扇子快要就要解决全部的黑衣人,而面具教主如风一般穿过他身边,拔出佩剑直刺红衣男子而去。红衣男子用扇一挡,腕抖扇斜,扇柄和剑相碰,随着铮的一声,而面具教主空晃一招,剑锋已指向红衣男子的脖颈。
      
      红衣男子面色有瞬间的空白,又忽地笑了,说道,
      
      “久闻教主的剑法高超,今日一见,果真如此,真是令本谷主佩服。”
      
      “哪里,不如林谷主的七步毒独特非凡。”
      
      面具教主平静地看着他,淡淡说道。
      
      “呵,教主不必谦虚,本就是如此。”
      
      接着,红衣男子话锋一转,话语讥讽道,
      
      “不过,你属下从我谷中偷了玉露灵芝。这笔帐,我们得算算吧?”
      
      之前站在面具教主的少年,急忙说道,
      
      “你胡说,那玉露灵芝本就是我们前教主寄放在你们药王谷中的,要不是我们前......”
      
      话音未落,面具教主对少年喝道,
      
      “十七!”
      
      那少年一听,这才不情不愿的闭上嘴。
      
      张慕白见此,心想这便是剧情中魔教与药王谷中上一代的恩怨情仇了。
      
      前魔教教主本是药王谷的一个普通弟子,和药王谷的前谷主是一对青梅竹马,他们早已芳心互许,奈何天灾人祸,再见面时两人身份不同,立场也不同,只好将心中的爱念深埋心底。而玉露灵芝是前教主作为药王谷的弟子在出谷历练的时候经过千辛万苦才得到的。那玉露灵芝本就娇贵,生长环境也比较苛刻,也就药王谷的环境能够供其生长。在两人身份立场巨变之后,双方也默认玉露灵芝寄存在药王谷了。只是前魔教教主之后不知为何因毒而死,经教众一番查证,毒的来源竟是药王谷,但前教主下了死令,不得干扰药王谷。教众这才平息下来,但也因如此,魔教与药王谷的恩怨也就结下了。
      
      “之前我属下未打招呼就进药王谷取了东西,实在是因为事态紧急,谷主也未在谷中。在此,在下赔罪了。”
      
      面具教主收起了剑,向红衣男子抱拳致歉。
      
      “哼,教主这番道歉本谷主可受不起。”
      
      红衣男子轻哼一声,随之目光一转,看向了张慕白。他又勾唇轻笑,眼波流连,说道,
      
      “美人,今日本谷主还无法带你脱离苦海。不过,美人还请放心,本谷主迟早会带你逃离这里的。”
      
      说罢,便运起轻功,飘然而去。
      
      张慕白望着红衣男子的背影,心中感慨要是他也学会轻功的话也不至于会困在这里了,有武功是真的好啊!
      
      张慕白感觉面具教主的目光转向了他,张慕白鼓起勇气看着他,发现近看面具教主他拥有一双淡然的眼眸,那眼神清冷深邃,看着他不知在想什么,他心中一惊,连忙低下头再不看那双眼睛,他正想说点什么来活跃一下气氛,却听面具教主说道,
      
      “以后你就住在我隔壁。”
      
      说了这句话,便转身走了。
      
      张慕白正摸不着头脑,这时感觉肩头一沉,抬头望去,原来是那少年搭在他肩头,少年嬉皮笑脸的说道,
      
      “嘻嘻,你小子有福啦,和教主住在一起。走啦,回去了,下次可不要再想逃了。”
      
      说着便拉着他离开了竹林。
      
      从那以后,张慕白便住在了面具教主的隔壁。
      
      要说这教主啊,张慕白还挺想吐槽的。每天穿着件黑衣,带着个面具也不曾取下来过,天天板着个冷脸的,说的话扳指可数。听闻右护法所说,也就是之前在竹林遇见的那个少年。他趁着有空的时候就来找张慕白,还挺稀奇他能和教主住在一起的。他经常对张慕白吹嘘他们教主有多厉害,什么单挑百人也不畏惧,十步杀一人之类的。张慕白对此虽然表面和他附和,内心却嗤之以鼻,毕竟张慕白看过小说,小说里是这样描述的:
      
      ---他戴着面具,没人知道面具下的他长什么样。只要他一出招,十步之内必取人首级。他如深夜里的一匹孤狼,若是锁定了猎物,便一击必中。
      
      ---他虽然终日戴着面具,却有着一双子夜寒星的黑眸,若没有什么大事发生的时候,始终是淡然的,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勾起他的兴趣。
      
      看到这段的时候,张慕白是极其觉得这个教主应该是面瘫吧,带上个面具要不是因为教主是的面容丑陋,要不就是因为他老是没有表情就变面瘫了。当然张慕白觉得大概是后者居多了吧。
      
      人生若是没有感兴趣的事情,那该多无趣啊。
      
      张慕白是对面具教主挺有怨言的,内心越发的期待自己的便宜哥哥赶快来救自己,他都要在这里待着快变蘑菇了。
      
      这天,张慕白依旧坐在房间的门槛上发着呆,因为之前被红衣男子掳走过一次,教主就交代过手下教徒不得离开半步。
      
      张慕白低着头正在看着地上蚂蚁来来回回的搬着小东西,手里拿着草根无趣的拨动着小东西,看着渺小的蚂蚁却不放弃的去搬大它好几倍的食物。
      
      忽然,眼前却出现了一双鞋,张慕白抬头看向来人,原来是面具教主,
      
      “你跟我出去一趟。”
      
      面具教主冷冷说完,便看着张慕白站起身后,便率先走了出去。张慕白摸了摸头,心想不会是要开始审问我了吧。于是便慢吞吞的跟着面具教主身后踱步。面具教主往后看了一眼,便停住了,对张慕白说了一声,
      
      “快点。”
      
      张慕白看怎样也躲不过这个劫了,便索性快步向他走去。心想也不能白白受这份罪,便开口问道,
      
      “是有什么事吗?”
      
      “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你要把关我到什么时候?”
      
      面具教主静静地听完他的话,顿了顿,说道,
      
      “没有什么特殊的事。”
      
      “现在还不行。”
      
      “还不确定。”
      
      张慕白愣住了,
      
      “啊?”
      
      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意思,哈哈,感情这面具教主是有情感缺失症啊。问什么就答什么,真有意思。看来他也不如外人说的那么冷酷嘛。
      
      张慕白大着胆子又问,
      
      “既然没有什么事把我叫出来干嘛啊?”
      
      面具教主看了他一眼,说道,
      
      “看你无聊,今日有空,带你出来走走。”
      
      张慕白放下心来,心想这教主也挺会体谅人的,他只要不犯面具教主的底线,小命也应该保得住的。
      
      想通了之后,张慕白也放下心来,准备慢慢欣赏这魔教里的景色。
      
      当他们走过田坎的时候,金黄的麦浪翻滚,张慕白惊讶的发现原来还有二三十个魔教教徒在田里忙活着割麦穗的,他们弯着腰挽着裤脚,抡着镰刀,熟练的割着麦穗。
      
      张慕白大吃一惊,有点犹豫的问道,
      
      “面具教主,你们魔教教徒还要割麦穗啊?”
      
      面具教主听闻,淡淡的说,
      
      “魔教教徒也是人,不割麦穗吃什么?”
      
      张慕白心想,这还真是一个极其朴素的魔教啊。世人皆闻魔教杀人如麻,却不知他们只是听闻却并未见过,这样就误解其深。
      
      此时已是深秋,秋风徐徐吹过路边的梧桐树,金黄的梧桐叶随风打着转儿翩然落下,地上已经铺满了梧桐叶,犹如上好的锦缎待人拾取。
      
      张慕白仰头望去,伸出一只手接住了一片金黄的叶子,笑了。
      
      “面具教主。”
      
      面具教主的脚步停了下来,转头看他。
      
      夕阳透过稀疏的梧桐树,照在了他的脸上,他的眼中有光在闪动,亮晶晶的看着面具教主,笑嘻嘻的说到,
      
      “不论怎么样,都要谢谢你。”
      
      面具教主看着他,不易察觉地在面具下弯了下嘴角,从喉咙里嗯了一声。又看着他独自往前欣赏景色,这次慢慢的跟在他身后。
      
      夕阳西下,这条路上也有其他魔教教徒经过,路过的时候都惊讶的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了,接着规规矩矩的朝着教主行了一礼,便快步离去。
      
      张慕白欣赏完了景色,有点意犹未竟的呆在面具教主身旁,问道,
      
      “以后教主要是有空的时候,可不可带我出来玩啊?”
      
      面具教主应了一声,
      
      “可以。”
      
      眼见天□□晚,便回去了。
      
      光阴流转,日月如梭。这天傍晚,张慕白在门槛坐着等隔壁的面具教主回来,想和教主说说话再回屋睡觉。这是从那时面具教主带他出去完后养成的习惯,主要也是他一人太无聊了,只好去找面具教主缓解一下心情。面具教主虽然话少,但是能够耐心的听他说话,甚至是发牢骚。
      
      可是等了许久,面具教主还没回来。张慕白心想估计是办什么重要的事去了,于是便起身回屋睡觉。
      
      躺在床上,张慕白对着屋顶发呆,翻了个身,越发觉得自己睡不着。自己不会斯德哥尔摩了吧,居然还念着一个非法囚禁自己的魔教教主。张慕白心里唾弃着自己,闭上眼睛,强行让自己睡着。
      
      “啪啦。”
      
      是瓦片掉落的声音,张慕白心中一惊,不会吧,自己又要被掳了?
      
      张慕白睁开眼,刚好和面前的蒙面黑衣人面面相觑。
      
      只见那黑衣人拉下面罩,神采奕奕地笑着对他道,
      
      “傻蛋弟弟,终于找到你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