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回家 ...

  •   张慕白看着面前的蒙面黑衣人,心想这就是自己的便宜哥哥和全文光环最强男主了吧。此人英俊潇洒,剑眉星目,浑身上下仪表堂堂,脸如雕刻板五官分明,在眉眼处依稀可以看出他和张慕白地相似之处。果然男主从气质上就可一眼看出来了,不过想来男主的长相是随了他爹了吧。
      
      只要他不说话就好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和我走啊?”
      
      面前这个疑似便宜哥哥的人催促道,张慕白有点摸不着头脑。
      
      “欸,还和我生气啊?”
      
      便宜哥哥有点郁闷的坐在张慕白的床边,唠叨道,
      
      “这次你赌气离开家里,爹爹娘亲都很担心你,我很不容易才找到这里的。”
      
      他转过头来,眼神暗淡地对他说,
      
      “你不知道,为了寻你,我这两个月可都没有吃顿饱的,你看,我的脸都消瘦了。”
      
      说罢,双手搭上张慕白的肩膀,眼神定定的看着他,
      
      “怎么办,哥哥变成这个样子,以后都没有姑娘喜欢了,哥哥怕是要孤独终老了。”
      
      便宜哥哥说着便开始用衣袖掩泪而泣。
      
      张慕白一看,有点无语,扶额,心说这男主怎么是这样的性子,罢了,安慰一下吧,便道,
      
      “别哭了。”
      
      说着,便递上了一张帕子,又道,
      
      “你别这样,我也没生你的气。只是......我现在失忆了,并不认得你。”
      
      张慕白虽说是个985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但学生时代也看过各种类型的小说,综合古早的许许多多穿越文,若是穿越了,找个理由说自己失忆了,按照套路,此时就有npc为其说明主角的身份,然后再将这世界的背景一一给主角讲解清楚。然后主角便开始如同满级大佬勇闯新手村,然后打怪晋级,一路开挂直至巅峰。咳咳,扯远了。
      
      “什么?”
      
      便宜哥哥惊呼一声,便开始上下其手打算检查张慕白的身体。
      
      张慕白内心一慌,双手环抱退后一些,惊慌道,
      
      “你干什么?”
      
      便宜哥哥上前一步,说,
      
      “弟弟啊,快让哥哥检查一下你的身体,是不是磕到哪儿了,给磕的更傻了?”
      
      张慕白松了一口气,道,
      
      “没有。”
      
      便宜哥哥看张慕白一副抗拒不愿让人近身的模样,叹了口气,似乎有点遗憾的放下手来。
      
      这时,屋外传来几声清脆的哨声,两人一怔,随即便宜哥哥一脸正色的对张慕白说,
      
      “没有没时间了,快走,路上我再给你解释清楚。”
      
      便一手揽着张慕白的腰,运起轻功向外飞去。
      
      一路上,经过魔教教徒的住宅时,张慕白都胆战心惊,生怕被抓住。
      
      “不用怕,今夜魔教教徒大部分都出去了。我在这儿埋伏了半个月才找到今天这个机会。”
      
      便宜哥哥解释道,张慕白随即松了口气。
      
      在他们经过魔教的那片竹林时,张慕白远远的看见有一黑衣人飞奔他们而来,紧张的扯了扯便宜哥哥的衣袖,道,
      
      “有人追过来了。”
      
      便宜哥哥转过头,却对那个已经飞奔到眼前的黑衣人笑道,
      
      “终于赶来了,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吧?”
      
      黑衣人沉默的摇摇头,随即说道,
      
      “这里不安全,先离开这里再说。”
      
      便宜哥哥点点头,便重新运起轻功赶路。
      
      一路无话,三人直至天亮了才在一个破庙里歇下。
      
      便宜哥哥打了两只兔子,便在简易的烤架上烧烤起来。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的哥哥,叶非折。虽说姓氏不同,但我们也是血缘相近的亲兄弟。至于原因回到家了,再慢慢说给你听。旁边的这位是我的好友,周文元。”
      
      张慕白便向周文元问好,周文元点点头,并不言语。叶非折并不在意好友的举动,拿起随身带着的酒葫芦,喝了一口就开始向张慕白介绍这天下局势。在这世界里,武林正道自然是以武林盟主为主的,魔教则是以偏门邪道为主,为世人所耻。虽说武林和魔教的立场不同,但是双方这些年也相安无事,互不侵犯。
      
      叶非折继续拿个酒葫芦往嘴里灌着,一边醉醺醺的说道,
      
      “所以说呢,弟弟,要不是这次爹娘催着你哥来找你,我还得再过些日子才来啊,你也不是不知道,家里没有多少余粮了,你在魔教白吃白喝挺好啊,反正那魔教头子也不会如何奈何你的......”
      
      “嗝.....”
      
      靠,这就是亲哥吧。家里没有余粮了,这得是多么蹩脚的借口,难道我不知道家里爹爹是武林盟主吗。果然,喝了酒才能显露真实想法。
      
      眼见叶非折已经醉地晕乎乎的还在喝着酒,张慕白正准备拿湿帕子帮他敷一下,却见周文元已经先他一步,细心的将湿帕子擦了擦叶非折的脸,对张慕白道,
      
      “你先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
      
      张慕白点点头,替叶非折向周文元道了谢,周文元点头致意,并未说什么。
      
      多么感天动地的兄弟情啊,这书中写的最铁的兄弟果然不是吹的,张慕白囫囵想着就慢慢睡着了。
      
      经过几天不停的赶路,终于回到了家。
      
      只见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金色的金丝楠木牌匾,上边龙飞凤舞地提着两个大字——张府。字迹张狂飞舞,入木三分。若有精通金石书画的高人经过于此,必定惊叹写这俩字的人是将柳公之风骨贯彻到底了。
      
      门外小斯看见三人风尘仆仆的样子,活像讨饭的乞丐,正打算吆喝走,走进定睛一看,惊喜道,
      
      “大少爷二少爷,您们回来了。”
      
      又跑向府内,大声道,
      
      “快来人啊,大少爷二少爷回来啦。”
      
      过了一会儿,见小厮丫鬟出来迎接。张慕白便随着叶非折一起踏入了张府。
      
      跨过大门,可见府内甬路相通,山石点缀其中,清风吹拂,竹子沙沙作响。顺着白色鹅卵石铺垫的羊肠小路一路走来,却见很少有丫鬟小厮走动。
      
      见张慕白似有疑惑,叶非折解释道,
      
      “爹爹娘亲都喜静,除了一些必要的小厮丫鬟,这府中便没有什么人了。”
      
      张慕白点点头,正欲问双亲在哪儿,却见远处有两人向这边急急走来,远处的一女声道,
      
      “别扶我,我还没老。再快点,我儿子回来了。”
      
      未几,两人走至面前。张慕白似是大吃一惊,过了一会儿才按捺住激动的心情。面前的是穿着华丽的中年妇人,面容温和,眼角上爬上了隐约可见的几条鱼尾纹,但眼睛里还透露出一股灵秀地神彩。可以看出年轻时是活力满满,光芒四射的人物。后面跟着的是穿着差不多的丫鬟,从面相上看是非常忠心的。
      
      叶非折戳了戳张慕白的手臂,说道,
      
      “那便是我们的母亲了。”
      
      此人便是书中的武林盟主的夫人了,张氏。原名白婉清,白婉清出生在江南的书香门第,她所在的那个家族就是江南大户,其祖父是皇室的一个王爷。白家子孙兴旺,但是白家出生的女子却极少。那时白婉清出生了,自然而然的,白婉清便是白家唯一的大小姐,白家上下都十分宠爱。而她性格柔软,勤奋好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外貌如沉鱼落雁,亦如闭月羞花,娇俏动人。在白婉清及笄之时,求亲的门槛都快要踏破了。只是白婉清在婚姻大事上十分刚强,坚决不让父母插手她的婚姻。父母无奈且十分疼爱她,就顺了她的意思让她自己寻找良人。
      
      好巧不巧,在一次上元佳节的月圆之夜,白婉清带着面纱和侍女出去游玩,街上人头攒动,白婉清不小心就和侍女走散了。正当上元庆祝的游街表演□□至此,人群纷纷让道,白婉清只是一个玉叶金柯的弱女子,被人群中前推后嚷地一不小心就快要摔倒在地,这时一只手牢牢地牵住了她。白婉清抬头,便与那双深邃的双眼对视了。
      
      一眼万年,从此沦陷。
      
      至此之后,才女和侠客的爱情故事便由此展开。
      
      光阴荏苒,当时的小姑娘变成了如今的张氏夫人,但他们的故事依旧在继续。
      
      张氏一把抓住张慕白的手,激动的说道,
      
      “白儿啊,你可终于回来了,娘都快担心死你了。”
      
      说着便拿出了手帕擦拭眼泪。
      
      叶非折也凑了过去,嬉皮笑脸地道,
      
      “娘,我也好久没有看见娘了。好想娘啊。”
      
      张氏一把挥开叶非折,道,
      
      “这儿没你的事。”
      
      叶非折只得讪讪地退后,挠了挠头。
      
      张氏又拉住了张慕白,喜极而泣,道,
      
      “娘好想你啊。”
      
      张慕白也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母子相相而泣。
      
      张慕白记得自己十几岁时,父母便因为车祸双双而去。自己当时便被舅舅带回了家,可是当时舅舅家里经济也不好,张慕白便开始勤工俭学,小小的孩子在假期到处打工赚钱,为了不麻烦舅舅一家,住的都是寄宿学校。虽然自己那时候很小,但是每天晚上都抱着父母的照片在被子里悄悄哭泣。虽然时隔多年,但父母离世依然是自己心中深深埋藏的伤痕。
      
      但是今天,张慕白震惊了。他居然发现面前的中年夫人和自己的母亲一模一样,神态气质完全和自己的母亲符合。
      
      难道他的父母也穿到小说里了?
      
      张慕白被脑子里这个念头给振奋的很激动,他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
      
      “妈妈!”
      
      众人被这声称呼给震惊了,眼神齐齐看向张慕白。
      
      张慕白一楞,有点慌乱。
      
      叶非折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开口道,
      
      “哦,我忘记说了,我们傻弟弟失忆了,额,现在可能更傻了。”
      
      张氏眉头一皱,挥手就向叶非折后脑勺打去,气愤说道,
      
      “你咒谁呢,这可是你弟弟,你再这样说,今晚就别吃饭了。”
      
      叶非折连忙抱头,连连说道,
      
      “哎呦,我的祖宗,我再也不敢了。”
      
      说完便飞快地逃走了,还说了一声,
      
      “娘,我先走了,我去和周文元道别了,今晚就不回来吃了。”
      
      张氏轻笑一声,道,
      
      “这小子。”
      
      又对张慕白道,
      
      “你哥就是这个性子,别管他。”
      
      张慕白点点头,表示理解。
      
      张氏慈祥的看着张慕白,牵着他的手便向一所庭院走去,道,
      
      “先走吧,山儿,我们娘俩去说点心里话。”
      
      张慕白平静了下来,随着张氏去到了一处庭院,心想这该如何解释。
      
      张氏遣退了仆人,又细细端详了张慕白片刻,满意的点点头,道,
      
      “儿啊,为娘知道你有许多疑惑,也有为外人所不知的秘密。你先不要着急,我和你爹会慢慢告诉你。但无论怎样,你都是我们的孩子,一直都是。”
      
      张三大吃一惊,整个人都傻住了。
      
      难道说他就是这书里的人吗?可是在现实生活中的二十几年要如何解释,那些年的时光总不可能是虚幻的吧?
      
      张氏心疼的看着他迷茫的神情,握紧了张慕白的手,道,
      
      “不要担心,我和你爹永远是你的后盾。”
      
      张慕白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一把抱住中年妇人,真心实意地喊了句,
      
      “娘!”
      
      张氏慈祥的笑了,安慰地拍拍他的后背。
      
      在这一刻,张慕白决定,不论他是否是原来书里的张慕白,既然他已经成为了张慕白,他就要担负起张慕白的责任与义务。不再逃避,不再彷徨,他要活出真正的自己!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