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他穿了 ...

  •   “我穿了?”
      
      这是张慕白撑开眼后又被人劈晕的最后一抹意识。
      
      “教主,此人衣着华丽,很明显不是我教新招来的弟子,怕是武林那群狗贼放来的奸细,为防生变,待我现在就解决了他。”
      
      “不急,将此人先关押起来,先调查一番。”
      
      张慕白醒来发现自己处于一个黑灯瞎火的屋子,回想自己之前睁眼所见的场景,古色古香的建筑以及衣着繁琐的两人,似乎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世界。
      
      张慕白本是一名本硕985的毕业生,出社会后发现自己想找一个轻松点的工作,就进了个xx企业,可是企业里的人际关系却挺复杂的,这让之前在象牙塔里的他无所适从。于是就直接辞了职。毕竟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于是就这样找工作辞职,陷入了死循环。放飞了自我之后,在深夜看了一本流水小说后,没想到自己居然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哐啷。”
      
      张慕白抬头看了看,发现门被打开了,阳光从门缝里争先恐后的透了出来,张慕白看向来人,来人长发长衣,身材高大,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冰冷的气息,脸上带着面具,看向他时,目光如鹰一般,似乎看透了他的内心。张慕白心里一抖索,正打算说点什么,那人却发话了,
      
      “张家的小公子,是吧?”
      
      话音低沉沉稳,张慕白正茫然不知所谓,那人打量了他的表情,遂后说道,
      
      “你此番来我教中,是为了地卷十三经吗?”
      
      什么地卷十三经,张家小公子,教主,张慕白的脑中飞速的转了起来,啊这,不是我之前看的小说吗。
      
      小说是关于男主在江湖中称霸武林盟主的故事,而故事正是从男主开始调查他弟弟的死开始的,男主本是一名无父无母的游侠,在行走江湖时救了一个被许多黑衣人刺杀的人,而那个人就是现任的武林盟主,武林盟主看了男主便发现他们面容相似,经过一番辨认之后,武林盟主发现这居然是他流落在外的大儿子。当时武林盟主的夫人正值生产之际,魔教来犯,夫人和家属仆人在路上逃命时,大儿子从山崖滚落,而小儿子由于当时惊吓过度便落下一身病弱。而后找大儿子也找了很多年,却一直没找到,便以为大儿子在那场混乱中已经丢了性命。而如今相见,两人喜极而泣,然后便相认了。可这让二儿子很不满,二儿子虽然病弱,但是大儿子一来便抢夺了父母的全部注意力,于是便自告奋勇的跑去魔教,打算找回当年魔教从他家抢回的秘籍。
      
      而他,张慕白,便是这剧情刚开始便领饭盒的炮灰,张家小公子。
      
      那人见他长久不说话,又说,
      
      “怎么,不是吗?”
      
      张慕白慌忙抬头,急急说道,
      
      “这位壮士,冤枉啊,我就是不小心、没注意就走到这里,不小心冲撞了您,小的给您赔不是了。还望壮士不要介意啊!”
      
      男子轻声笑了笑,又道,
      
      “欸,这不像是武林盟主的小儿子,性子怎么这般胆怯,莫不是从山崖摔下来的时候摔坏了脑子。”
      
      是哦,原来的张小公子应该从山崖摔下来的时候就摔死了,而他那时就穿到了这具身体了,张慕白这样想着。于是他也不慌了,索性就编个理由说自己失忆了。张慕白做出了一副茫然地样子,道,
      
      “什么,我是谁,我在哪,请问这位壮士你是谁啊?”
      
      男子听闻,勾唇一笑,这才慢慢说道,
      
      “是么,看来是失忆了。”
      
      说罢,便紧紧盯着他的眼睛,就好像他说的话的真假能够分辨出真假来,说道,
      
      “有趣,有趣啊。”
      
      正在这是,门外传来一声女声,
      
      “教主大人,奴婢秋月求见。”
      
      两人一怔,男子站起身,说道,
      
      “进来吧。”
      
      女子走了进来,面容清秀,周身却露出一股不低于男儿的气质,令人不容忽视。秋月对着男子行了个礼,便说道,
      
      “教主大人,左护法已从药王谷归来,现在正在偏厅等候。”
      
      男子挑了挑眉,说道,
      
      “知道了,你且下去吧。”
      
      正在这时,
      
      “咕噜咕噜。”
      
      张慕白摸了摸肚皮,有些尴尬。
      
      “等等,先给这位张小公子送些饭菜吧。”
      
      男子似笑非笑的看了张慕白一眼,勾了下唇,拍了拍衣袖,便走了。
      
      两人都走了,张慕白静下心来,理了一下头绪,是了,他现在是张家的小公子,凭刚刚的认怂保住了性命,可是如今如何从魔教脱出身才是最要紧的事。按照剧情发展,估计不久男主就会潜伏到魔教中来,寻找他这炮灰弟弟。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保住性命,等待男主来救他。
      
      张慕白看了看门外,欸,门没关,张慕白便起身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原来他住的是一个荒僻的小院子,院子里有几颗稀稀疏疏的歪脖子树,还有一个枯井,除此之外,便没有什么东西了。再往外看,便是有两个魔教侍卫守着院门。
      
      得,凭自己这副三脚猫功夫还是等着男主来救自己吧。
      
      张慕白回到原来的小屋子,屋子里也如屋外一般简素,屋子里也不过是一张床,一张凳子,一个梳妆台,梳妆台上有个黄铜镜子和木梳。
      
      张慕白心思一动,回到梳妆台想看看原身的面貌,原身和男主是兄弟,面相应该不差吧。抱着这样的心思,凑近那糊的跟马赛克样的黄铜镜。
      
      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垂到了浓密而纤长的睫毛上,一袭白衣下是所有人都不可比拟的细腻肌肤。在午后的阳光下,没有丝毫红晕,清秀的脸上只显出了一种病态的苍白,越发衬着唇色的红。面如冠玉,五官清秀,长眉弱柳,身如玉树,身材纤细,骨相极美。正可谓是,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
      
      这也太好看了吧,张慕白心中尖叫。果然武林盟主的夫人被评为天下第一美人不是没有道理的,现在看来这张家小公子继承了他娘的美貌,而男主则继承了他爹的气质,被书粉们戏称国民男主。
      
      既来之,则安之。虽然不知道自己如何穿到书里,还能不能回到现实生活中,但是既然来了,就安安心心的在这里度过吧,也许这里会比现实中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少很多,张慕白如是想。
      
      就这样日子过了一天又一天,这片荒凉的小院子除了送饭的丫头就没有人来过了,张慕白心里有点烦躁了,每天就吃了睡,睡了吃,要么就在院子里练广播体操,和门外的侍卫说要出去,却压根不理他,张慕白想要强闯出去,两个侍卫就拔出锋利的刀刃。
      
      张慕白没有办法,也只得呆在院子里。白天发呆,晚上看星星。
      
      就在这天晚上,张慕白一如既往的蹲在门外看星星时,忽闻一阵调笑声,
      
      “哟,这是哪里的美人啊,怎么一人在外面,没有人陪啊,想必很孤单,很寂寞,让本公子来安慰一下这位美人。”
      
      张慕白向四周望了望,看见院子的墙头正站着一位红衣男子,在月光的照耀下,一袭红衣胜血,手执一白折扇,眉目如花,眼神妖娆。他勾唇笑了笑,仿佛让天地都失了色。张慕白有点看呆了,正在这时,红衣男子又说话了,用扇子稍微遮了遮嘴角,说道,
      
      “哎呀,让美人看呆了,真是让本公子不好意思啊”
      
      他咯咯的笑了起来,又问,
      
      “美人,本公子问你,美人觉得是美人美还是本公子美啊?”
      
      张慕白怔了怔,呆呆的说道,
      
      “你美”
      
      红衣男子笑的愈发大声了,过了一会儿,他才歇了下来,说,
      
      “那好啊,想来美人被困在这里也不舒服吧,那我就做次好人,将美人从这牢笼中解救出来。”
      
      说罢,便翩翩飞了下来。拉起张慕白的手,准备踏起轻功向外飞去。这时,张慕白才清醒了过来,呐呐的说到,
      
      “不行,门外有守卫,逃不掉的。”
      
      红衣男子听闻,用扇一指,说,
      
      “这两个小喽啰,本公子早就解决了,走吧,美人。”
      
      说完,不等张慕白回答便拉起他的手向外飞去。
      
      张慕白看了看,果然如此。心想,若是跟着这位公子,或许他可以找时间离开。
      
      于是张慕白也不反驳,默默的牵着红衣男子的手,任他带着自己飞。
      
      在红衣男子的带飞下,他们似乎已经离开了魔教的地盘,这是张慕白在看到逐渐离他们而去的建筑物得出的结果。
      
      在他们经过一片竹林时,红衣男子忽然握紧张慕白的手,而后轻笑了一下,道,
      
      “美人,抓紧了,前面有点小问题。”
      
      张慕白有点紧张,马上抓紧了红衣男子的手,吞了吞口水,强行镇定下来。按照小说发展,一般前面会有一场大战。
      
      果然,几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人直冲红衣男子而来,红衣男子一把推过张慕白,道,
      
      “美人,往后站一站,他们的目标是我,你先稍等片刻。”
      
      说罢,红衣男子便挥扇直迎上去,见他执扇做武器,挡住黑衣人的攻击,而后反手一挥,那扇好似涂毒药一般,擦过黑衣人的脖颈,那黑衣人便倒下了,而后又如此......
      
      张慕白一看,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于是他便悄悄挪动步子,转身向后跑去。
      
      “嘶.....”
      
      张慕白摸着鼻子,看着他面前的人。正是之前带着面具的教主,他定定看着张慕白,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你去哪儿?”

  •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一枚,还请各位观众老爷不吝赐教(抱拳~)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