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胡儿貂裘的临安 ...

  •   看着王峥将一切收拾好,宋巩伸了伸懒腰,“有些累了,走吧,去夜市看看是否有些吃的。”伸手抓住王峥的手腕,“你难道不饿吗?”
      
      王峥的脸微红,想退开却摆脱不得,只能低下头,脸颊的红晕蔓延在了脖颈上,“公子去哪儿便去哪儿。”
      
      宋巩拉着王峥朝着临安候潮门的夜市走去。
      
      这临安是大宋的都城,临安有一民谣,“武林门外鱼担儿,艮山门外丝篮儿,凤山门外跑马儿,清泰门外盐担儿,望江门外菜担儿,候潮门外酒坛儿,清波门外柴担儿,涌金门外划船儿,钱塘门外香篮儿,庆春门外粪担儿。”
      
      临安候潮门映江楼下勾栏瓦肆中,南戏婉转,低声唱着儿女情长,忠臣傲骨。
      
      坐在那勾栏瓦肆中听曲儿的不只是黑发黑眸的宋人,更有些黑发蓝眸,黄发黑眸的胡人,或是那黑发黑眸但五官更立体的辽人、金人、西夏人、吐蕃人。
      
      尽管这大宋与周边诸侯国有着恩恩怨怨,冲突波折不断。
      
      可是这些黑发或黑眸的人们,却更愿意聚集在临安。
      
      此时名曰“将进”的酒楼邀请了南戏艺人前来唱戏,唱的是大禹治水和那天下九鼎的故事,细细去听这些人们的话语,甚至能听到他们对大禹的称赞,以及自己身为炎黄子孙,名曰华夏族人的骄傲。
      
      尽管长相有些差异,可他们依旧会说那战国时代流传下来的雅语,甚至兴致来时,可以吟诵《论语》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也知道是谁提议,商贾们开始竞价标戏曲目。
      
      这些说着雅语的胡人商贾们扯着嗓子高呼着自己喜欢的曲目,与临安的富豪们比拼着财富,大有一较高下之意。
      
      宋巩点了三盘菜肴,要了一壶龙井清茶和茉莉白梨汁。
      
      “阿峥,你说这曲目到底会是哪个?可愿赌一赌?”宋巩的嘴角带着笑意,筷子夹起花生米轻轻地嚼着。
      
      “怕是六国。”
      
      王峥接过小二递来的茶壶,为宋巩倒上一杯,站在一边。
      
      “这杯茉莉白梨汁太过甜腻,你喝了吧。”宋巩转动着手里的茶杯,茶香扑来,可是他未动半分,反而嘱咐王峥喝下这甜腻小饮。
      
      “公子……”
      
      “莫不是你觉得这小饮不合口味?”宋巩抬起头,与站在一旁的王峥对视。
      
      两人的视线交织在半空中,仿佛下一秒,她若是说一个不字,这杯小饮就会被泼在地上。
      
      上一次她未接受公子的好意,一品翠云糕就被公子直接扔在地上,一脚踩了过去。
      
      “诺。”
      
      宋巩挑了挑眉,茶水入口,斜了一眼一楼那些叫嚷的商贾们。
      
      宋人擅长经商,虽然沙漠的丝绸之路被堵塞,可是海上丝绸之路因着造船术的精进而打通,西北、东南的胡人便络绎不绝的来到临安。
      
      当初李太白有一首诗,“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恰是合了今夜的热闹。
      
      “三十贯钱,张仪辨稷下学宫。”
      
      张仪辨稷下学宫?倒是有趣……
      
      宋巩挑了挑眉,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桌子上,托腮看去。
      
      此时“将进”的两个小厮摇着一个转手轮,转手轮上有手指粗的麻绳,麻绳旋转着,一张巨大的地图冉冉升起。
      
      这是战国时期的地图,上面表示了“秦齐楚赵魏韩蜀”的国境,这是战国七雄的地图。
      
      宋巩凝神看向那战国时期的地图,这地图上还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因为这张地图上也标注了当今与大宋或有战乱,或有盟约的诸侯国。
      
      这上面赫然写着这些诸侯国的国号和皇族之姓和氏,分别是:
      
      秦国:嬴姓耶律氏辽人。
      
      齐国:姜姓完颜氏金人。
      
      楚国:嬴姓赵氏宋人。
      
      赵国:风姓奇颜氏蒙古人。
      
      魏国:姬姓拓跋氏西夏人。
      
      韩国:姬姓拓跋氏吐蕃人。
      
      蜀国:妘姓段氏大理人。
      
      可是这吐蕃人却百般抗议,理由是这秦齐楚赵魏都是地域相符,可是他们吐蕃也该是秦国,即便不是秦国,也得是魏国。
      
      这争论一时之间口沫横飞,“将进”的老板楚云赶紧走了出来,长袖作揖,缓缓说道:“诸位,因着客官点了张仪辨稷下学宫的曲目,自然要有秦齐楚赵魏韩的辨理。这辨理之时,总不能出双秦国吧?”
      
      “那也不行,我姬姓吐蕃拓跋氏与那西夏本的同宗,洛阳为我姬姓周之都城,为什么不是魏国?”
      
      “这位大商此言差矣。助教这图韩国的都城不是阳翟而是新郑,此时洛阳在韩国。助教知晓西夏与吐蕃皇族本是姬姓,故而留了魏韩两国,这地域上恰是等同的。”
      
      那被唤作大商的吐蕃人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反驳的词汇,只能憋红了脸,讪讪地坐了回去。
      
      “各位大商、客官、相公、大人们,助教楚云,有一题目,不知今夜谁可解。”楚云双手一拍,背后出现一个大的锦旗,锦旗上面写着:当今七雄重现,合纵连横,安之如何?
      
      楚云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众弱联合以攻一强的合纵,强强联合以攻诸弱的连横,远交近攻以破合纵连横的纵横,在那浩浩的战国七雄中,百变雄姿。想那苏秦佩六国相印,张仪三寸之舌退百万雄师,或抑或扬,或抑扬相合,或先抑后扬,或先扬后抑,诸法只要对症必事事有其妙。不知今夜,可有这妙哉留叹人间?”
      
      宋巩心中不禁想到:纵横家的捭阖之术?纵横家崇尚权谋策略及言谈辩论的技巧,他们注重揣摩游说对象心理,运用纵横捭阖的手段,或拉拢或分化,事无定主,说无定辞,一切从现实出发。
      
      “纵横捭阖?我从不饶舌的老秦人第一个来说,如何?”一个洪亮的声音想起,这个人一身辽人打扮,那秦腔说的更是有模有样。
      
      “这秦腔到底是地道,但不知这位大商名讳?”楚云长袖作揖,问道。
      
      “姬姓直氏名古,助教可唤我直古。”
      
      直古?宋巩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的名字,他在家里的《世事寻掌》中看过,大辽太子名曰耶律直鲁古。算年岁,就是这个人吧?倒是有趣。
      
      王峥眉头皱了皱,直古?
      
      “阿峥啊,怕是你要好好听听这辽人,不,老秦人是怎么看待大秦和大楚之战了。”宋巩温柔一笑,只是笑里的含义很深。
      
      “公子想说直鲁古对大宋的态度?”
      
      一句话破了宋巩笑意的神秘,宋巩皱了皱眉,有些无奈,“阿峥怕偷看我书太多,唯独不留白的性子还是未改,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