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不饶舌的老秦人 ...

  •   宋巩看了一眼垂下头去的王峥,那捏袖口的习惯还是没有戒掉。
      
      王峥一旦懊悔就会捏住袖口,低头沉默。
      
      宋巩嘴角的笑意不减,“袖口的习惯会泄漏你的隐私。”
      
      还在捏袖口的王峥呆愣住了,她松开衣袖,只是动作有些鲁莽,竟然漏出一点可爱模样。
      
      “哎,到底还未及笄,算你一个年幼无知。”
      
      这话让王峥犹如木鸡一动不动,很是僵硬。
      
      宋巩轻叹一口气,“哎”,也不管这别扭的丫头,他胳膊放在栏杆上,左手托脸,向楼下看去,此时他很是好奇这位直古要说出什么来。
      
      “我大秦筚路蓝缕一路来到那西戎边界,在那里成为边陲弱国。可弱国必然饱受欺凌之苦。可我铁骨铮铮的老秦人岂能弯背驼腰,引颈待戕?
      
      自然在血战之后,要撑起我陇西一脉嬴姓傲骨。
      
      故而当年的大秦请来商鞅,以法立国,强大秦国国本。
      
      后又用张仪,纵横阖捭,立住大秦国尊。
      
      而范睢又让大秦扬我国威。
      
      大秦国都咸阳距离长安最近,长安是大唐国都,这是我华夏族的文化根本。”
      
      直古虽然年纪不大,却是个骄傲的少年,那明媚的眼眸说着大秦之地的荣光,仿佛周身都带来了光芒,那是对华夏族的自信。
      
      华夏族的文化根本,让姬姓的后人不悦起来。
      
      “兄台此言差矣。”一个蓝衣青年,笑容可掬的看向直古。
      
      直古打量着蓝衣青年,“你是何人?”
      
      “在下来自西夏,姬姓,名唤仁拓。”
      
      仁拓?
      
      宋巩笑容加深。
      
      看着打扮,明显是儒生,左手覆右手之上,揖做的流畅而又不是风雅。
      
      在西夏能有如此造诣的人,怕是那姬姓拓跋氏吧?
      
      拓跋氏醉心于儒学的有一带仁字的,名唤李仁孝。
      
      怕是那位西夏王吧?
      
      有趣,有趣。
      
      “仁拓?”
      
      “正是在下。”
      
      “那你说我错在哪里?”直古显然被仁拓打断话题而不悦。
      
      “我华夏族,尽管度过千年岁月,可对于黑发、黑眼、黄肤的华夏子孙而言,无论分久必合还是合久必分,都认可炎黄血脉,认同上古八大姓氏,并以自己的古姓为荣。
      
      不管是春秋战国,还是五代十国;不管是秦统六国还是唐满天下。
      
      只要是黑发、黑眼、黄肤的华夏族人都以长安为荣,以咸阳为傲,以商丘为宗。
      
      而这商丘之后,便是大周一统。
      
      大周发尔雅。
      
      雅言,雅字都是这大周姬姓所创。”
      
      仁拓的话语,让另外一位年轻人站了起来,“大周姬姓雅字,便是一成不变?”
      
      这是一个长袖纶巾的青衣男子,只是长相有些粗狂,嗓门也有些大。
      
      “你又是谁?”直古皱起眉,看向这位青衣男子。
      
      “在下,风姓奇颜氏也速该。”
      
      也速该……宋巩停下吃花生米的筷子,看向楼下那男子。
      
      王峥则是看向楼下,这声音,是北方的口音,像是……
      
      她皱了皱眉,她听过这声音。
      
      此时一道眼神传来,让宋巩皱了皱眉,顺着视线看过去,看到一位青年。
      
      王峥也顺着宋巩视线望去,却恰好与这青年对视,这青年不像前几位那般的衣着朴素,这是他身穿紫色华服,袖口绣着繁华似锦,手里拿着一柄如意。
      
      青年剑眉之下的眼眸灿若星辰,若细看,星辰中还有着月色迷蒙。
      
      这个青年……似曾相识……王峥心下一怔。
      
      宋巩端起茶杯,朝着青年轻轻举起,面带笑容,点头示意。
      
      青年也学着他的模样,举杯示意。
      
      宋巩心想:这人让阿峥如此对视,有意思。
      
      宋巩饮下茶水,茶杯未落,轻声说道:“续茶。”
      
      声音不紧不慢,却让王峥猛地回了神。
      
      拿起茶壶,正为宋巩续茶,却听来他一句戏谑,“虽未及笄,尚不成人,终归是女儿家,盯着人看,怕是引人误会。”
      
      王峥手一抖,水差点落在宋巩的手上,赶紧收回茶壶的力道。
      
      只是这茶杯的水未满。
      
      王峥的脸颊已然红晕,让宋巩好心情的笑出声,“果然,经不起点拨。”
      
      这下她的头更低了,不禁心想道:怎么会看那青年看出了神?
      
      此时楼下之辩还未结束,那也速该继续说道:“炎黄之后,华夏族却兴起了黄帝一宗与炎帝一宗长久不衰的争斗。
      
      这场争斗是华夏族嫡脉之争。
      
      争的是华夏族的文化继承权与话语权,却也争的是炎黄二宗孰是孰非。
      
      征伐不断的华夏族,无论血祭二宗如何惨烈,可依旧保留着大秦以后的文字和雅言。
      
      所谓文字,便是那大秦传递至今的隶书。
      
      所谓雅言,便是那陇西雅言。
      
      但随着时间的改变,这文章依旧是隶书,可是雅言变为了长安雅言。
      
      如此看来,雅言也是随着嫡脉建都之所而变化。”
      
      也速该的这番话却让直古不悦起来,到底是年轻气盛,说话都急切了,“长安雅言?就算是也不是你敕勒川。”
      
      “是吗?那你咸阳也没了都城。”也速该一脸不悦。
      
      “你……”直古站了起来,身后的侍卫也跟着站了起来。
      
      “辽,牝鸡司晨,我说的不对吗?”也速该的脾气也是暴躁,被人指着鼻子,板起脸来。
      
      “你说谁牝鸡司晨?”
      
      “怎么?长安雅言你听不懂?我说,牝……鸡……司……晨,母鸡打鸣……”也速该用蒙古语又说了一遍,这下惹火了直古。
      
      “你……”直古这一次直接朝着也速该走去,嘴里说着大辽语,那语速极快。
      
      蒙古与大辽历来宿仇,怕是这一下又添新仇。
      
      “各位,何必这般?不过是纵横之术,却说到了华夏雅言归谁动怒?辩论便是辩论,该是要有当年稷下学宫的雅量,才不输了咱们华夏族的风骨,不是?”
      
      紫衣男子笑眯了眼睛,握住直古的手腕,看向也速该。
      
      “你是谁?”也速该皱起眉,打量着紫衣男子。
      
      “齐国姜姓完颜氏一名小辈。”
      
      此话一出,宋巩抓紧了茶杯,大金完颜氏皇族?
      
      看这人相貌和气度,像是……那被人称为小尧舜的完颜雍?
      
      有趣,有趣,方才没记起来,竟然是他。
      
      当今完颜亮跟完颜雍有了嫌隙,这大金王位属谁,怕是这位小尧舜完颜雍当之不让。
      
      “你是完颜氏的哪位?”直古显然不敢造次,开始带着试探。
      
      “完颜氏一名小辈,可唤在下,乌禄。”
      
      乌禄?周围做客的眼睛瞪大。
      
      “俸禄的禄?”直古语气变轻。
      
      “在下哪有那个福气?不过是碌碌无为的碌罢了。”完颜雍一副遗憾的模样,“终究比不上大金的葛王。”
      
      “你当真不是?”直古还是不信。
      
      “确实不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