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日子一天天的忙,离过年越来越近,赖尚荣是越来越有盼头,尤其到了后面,可是数着人数与时间过日子。

      日子还好理解,这人数嘛……自然是贾府的主子们。

      拜年时自己是跟着奶奶去的,拜的也是女眷,西府老太太、大太太、二太太、珠大奶奶、琏二奶奶、元春大小姐,迎春二小姐,东府就比较少的人,只有珍大奶奶与小蓉大奶奶。

      刨除小姐们,我还是能拿到七分红包的!

      七分红包,就算每份只要十六个铜板,也有一百一十二个铜板。

      一吊多钱!人生巨款啊!

      俗说话说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压岁钱更是不能放在一起,我是要藏起来呢?还是交一半藏一半呢?

      好家伙,还没收到压岁钱,就已经开始规划起来了。

      “荣哥儿,荣哥儿!”

      一声大喊,立马把某人的白日梦给叫醒了。

      白日梦醒的某人推开窗户:“干嘛!”

      “去不去玩捉迷藏。”林森小伙伴一见到人就说出自己的娱乐。

      “去。”说完就把窗户一关,带上帽子穿上衣服鞋就出来了。

      林森小朋友看着赖尚荣头上的新做的帽子,道:“你的老虎帽可真威风。”

      “那是,我奶奶做的帽子没有不像的。”赖尚荣得意洋洋的说道。

      两小屁孩一边东拉西扯的说着,一边往老地方集合。

      老地方是距离家隔着两条街的一个大银杏树底下,这片的小孩都会在这里集合。

      两人等了好一会儿,结果就来了一两个小伙伴,“你来的时候跟他们说了吗?”

      “说了啊。”小伙伴说道。

      后面来的小伙伴说道:“安子他家油炸丸子,他正守着吃呢。林子去了他外婆家,周安他姐要出嫁了,更忙……”

      “这捉迷藏就要人多才好玩,就我们几人有啥玩的。”赖尚荣说道。

      “那我们干嘛。”

      “去安子家!”安子家有吃的。

      不一会儿安子家的厨房里就蹲着了四个小萝卜丁,个个都眼巴巴的盯着灶头上的丸子,看着让人怪可怜的,好像七八天没有吃过东西似的。

      “这些不怎么烫了,你们几个到炕上吃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蹲着。”孩子他娘把起好的第一锅丸子装碗里,让几个人出去吃。

      拿到丸子的几个人立马撤,到堂屋的小炕上吃东西去。

      荣哥儿的口味很淡,安子他娘做的丸子有点咸,吃了两个之后,见边上没有水 ,就自己下炕去找水喝。

      哥儿来到放茶水的地方,见到茶壶就端起来倒水,结果出来的是带有一丝丝甜味的米酒。

      “你家这壶里是酒啊”这种甜甜的酒的度数一般都很低,荣哥儿也就没倒回去,就当糖水给喝了。

      “哦,这是今早上刚买的酒,我娘估计忘放回去了。边上那个你看看是不是水。”哥儿说道。

      “哦”

      几个人蹭吃蹭喝完了,就要打道回府了。走之前几人帮忙把院子的枯枝落也给扫了,顺带还把树上的剩下的那几个柿子给薅了。

      提着薅来的柿子,赖尚荣小朋友一出门后酒劲就有点上头了,整个人都跟踩棉花似的。好在离家也不远,几个小伙伴几乎都是一路过的,不用担心会在大马路上睡倒了。

      跟最后一个伙伴道别后,荣哥儿往巷子里回去。

      “咦,家里什么时候换门了?”荣小朋友依稀记得家里的门好像是红色,啥时候换成了木色的了。

      除了家里的门换了颜色以外,家门口还有一个陌生的老头与货郎在哪里叽叽咕咕的。

      不过,有些头晕的小朋友只想赶紧上床睡觉,并没仔细想,便摇摇晃晃的踏进院内。

      绕过影壁之后,小朋友看到一个陌生人居然坐在自己的石凳上,吃着奶奶炸好的年糕!

      可恶,我都没吃,这人怎么还先吃上了!

      好家伙,重点完全偏离。

      “小不点。”

      “我不叫小不点,我叫荣哥儿!”荣小朋友反驳后,又接着道,“你在我家干嘛?”

      “小不点,你醉了。”某人肯定的说道。

      “才没醉。”荣哥儿看着桌子上,又道,“你吃我年糕做什么?”

      果然是醉了。

      醉了的小朋友呆呆的看着这个陌生人,想起什么:“我知道了,你是那个会轻功的人!”

      “你教我轻功,我就不计较你吃我年糕的事……”

      看着某人不说话,小醉鬼恍然大悟,把自己手腕上的佛珠给扒拉下,一个劲的塞到人家怀中。

      还没等某人说什么,一位老仆就进来了,说;“小少爷,我正让货郎离远些,没想到让这小孩溜进来了。”

      “没事了,你下去吧。”少年挥手让老仆下去。

      等老仆一走,觉得安静的少年转身一看,小孩已经趴在石桌上睡着了。

      “荣儿醒了。”

      嘶~

      人清醒过来后,荣哥儿突然想起自己喝醉前的事情,“娘,我怎么回来的!”

      “还能怎么回,别人送你回来。”正在火盆边的娘亲没好气的说道,“是不是觉得自己大了,敢喝酒了!还敢一人回,也不怕遇见花子!”

      “娘,我错了!”自己也没想到那甜酒的度数有点高,忘了自己不在是千杯不醉,“那个酒好甜,我还以为跟糖水一样。”

      知道自己儿子没怎么喝过酒,会把甜酒误以为糖水一样,不知道这酒的后劲大,娘亲缓了缓脸色,但还是教育道,“以后不管在甜的酒都不要贪杯知道吗?”

      “知道了。”赖尚荣点点头后,摸到自己手上的佛珠,看了一眼,接着道,“送我回来的是一个大哥哥吗?”

      娘亲把衣服烤暖和后递给哥儿,才道,“天黑了,人家把你送回来就回去了,还说是举手之劳不用道谢。”

      “人家虽然是这样说,但咱们也不能不谢,你明天带些年货过去,一来道谢,顺便给人家拜个年。”

      “是。”

      第二日,赖尚荣便提着年货,顺着昨天的记忆找到少年的家。敲响门房后,开门的是一个青年,自己并不认识。

      荣哥儿说明自己的来意,得到的回复是少年不在家。

      “既然大哥哥不在家,还望哥哥转述一声,昨日我喝醉了,酒后无礼,一不小心给大哥哥填麻烦了,还望赎罪。”说着把年礼递上,“这是自家做的年货,还望收下,一来道谢,也祝大哥哥新年事事心遂。”

      青年接下年礼后,笑道;“好。我会转告少爷的。”

      “那告辞了。”赖尚荣说道。

      转眼就到了大年三十这日。

      此时天还未亮,荣哥儿就被悉悉索索的起床声和明亮的烛光闹醒。

      爬出被窝的荣哥儿,看着窗户外漆黑一片,问着正在梳妆的娘:“娘!”

      “哥儿醒了,快起来吧。”说着娘亲就把新衣服给哥儿拿到床边。

      等哥儿穿好衣服,洗完脸后,就看到娘亲拿出点馒头的模具,往自个儿子的额头上点了一个小红点。

      “看着就是白白胖胖惹人爱的小馒头。”

      荣小朋友敢打赌,自个不会做馒头的娘亲肯定手痒痒了,不然怎么会说自己儿子是馒头呢。

      没过一会儿,奶奶与爹爹就起来了,娘亲去做早饭,荣哥儿与爹爹便将春联,门神,窗都花拿了出来,开始装点屋里屋外。

      拿着浆糊的荣哥儿说:“爹,你贴歪了。”

      “哪里歪了,爹贴的可正了”老爹退后三四步,观赏着自己的杰作,压根不觉得有歪。

      “奶奶,你看歪了没。”荣哥儿找来了帮手。

      奶奶站在边上看了看,赞同的点点头,大手一挥,“重贴。”

      “奶奶咱们什么去啊……”

      奶奶还能不知孙子急什么,笑道,“吃完早饭就去。”

      哦耶,压岁钱我来了!

      赖尚荣是跟着奶奶这一条路的,进府第一件事就去拜访老太太。

      老太太这里可是热闹喜庆的很,儿子一辈,孙子一辈都来来往往。赖尚荣在院外玩了不到半个小时,就看到了荣国府大半个主子进进出出。

      今天来的小孩子,除了赖尚荣还有其他家的,比如说周瑞家的周安,林之孝家的林森等等,都来贺老太太新年。

      上了年纪的老太太越发喜欢小孩,等主子们拜见完后,几个小萝卜头打头阵,率先给老太太磕头拜新年。

      由于赖尚荣他爹是荣国府的一等奴仆,所以在这群小萝卜头中,自然以赖尚荣为领头人,拜老太太,说新年喜话。

      整个过程时间短,就是一拜,说两三句喜庆话后,等着老太太点头,说赏。然后小萝卜头们再谢赏,就可以退下来了。

      退到外院的赖尚荣把红包放进了衣兜里,一边跟其他的小朋友说着话,一边等着奶奶的出来。

      等了小半个时候,奶奶出来了,祖孙俩接着去拜大太太。

      大太太哪里虽然很喜庆,却没老太太哪里那么热闹了,只有婆媳俩在院内指挥着丫鬟们装点树枝。

      “老奴携孙给大太太、二.奶奶贺新年,愿大太太、二.奶奶新的一年万事如意、事事心顺、笑口常开。”奶奶拜道。

      赖尚荣也跟着说道:“小的给大太太,二.奶奶拜新年。愿大太太、二.奶奶新的一年平安喜乐,万事无忧。”

      “好,好。”太太笑着让小丫鬟端凳子给赖嬷嬷坐。

      嬷嬷坐了半边,笑道:“一进院子,远远的就看到树上那些鲜艳的花朵。愣的老奴还以为自个老糊涂了,记错了日子……近看一瞧,原来是跟真花一样的娟花。”

      二.奶奶笑道:“这年前收拾库房的时候看到了好些绢花,想着白放着可惜。正好用来装点装点,显得过年也更加喜庆。”

      “可不是,这一装点,整个院子都亮堂起来,好似春天到了……”

      赖尚荣做为奶奶的背景墙,在大太太这里站了不到十来分钟之后,就去了二太太那里。

      相比较大太太,二太太这里就比较忙碌一点。进进出出的管事嬷嬷、大丫鬟小丫头们是络绎不绝。

      祖孙俩就拜了一个年,说上一两句话就出来了。

      拜完二太太后,西府就算是拜完了年了。东府是宗族,更忙,奶奶又不是东府里的人,要拜也是过了三十后。

      赖尚荣这一圈拜下来后,才发现原来矛盾早已经种下。

      按理来说,大房长子,爵位家产都该是大房继承,可现在的结果是,大房虽然继承了爵位,可家产却是二房在打理。

      当然,这明里上是老太太还在,没有分家,可办事打理的却是二房的人。大房只缩聚在一旁,要是荣国府大门一关,大房的人连门都没的进……

      “哥儿在发什么呆,连路的不看了。”奶奶及时拉住往墙上撞的孙子。

      “我上次本想买绢花给奶奶的,就是大太太家树上挂的那一种。可惜好贵,要三十文钱一枝,孙儿没有这么多钱!”赖尚荣说道。

      说起这个娟花,大太太院里一棵树上挂的绢花可是有二三两的钱!

      而自己一朵绢花都买不起,果然不该咸吃萝卜淡操心……

      爹娘还在府里当差,只有祖孙俩先回了家。

      回到家后,赖尚荣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自己的压岁钱有多少。

      没拆开荷包之前,赖尚荣的最高设想就是十六文。可没想到打开来一看,居然是一个个金裸子。

      这换算成银子,可怎么都有二十两!

      要知道我爹一个月的月钱才二两。

      发了!发了!

      小屁孩忽然觉得,封建社会还是有一点好处的。

      不过,回归理智,这是不是有点多了……

      “奶奶,好多!”

      奶奶不因孙子小就什么都不说,而是将其中的道理告诉孙子:“你是带头,且是第一次来,老太太哪里自然给你这么多。二太太哪里,概是你爹娘做的好,虽不能说什么,就多给点奖励。至于大太太哪里,这红包估计是二.奶奶准备的吧”

      “二.奶奶?”

      “大太太是继室,娘家本身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加之进府之后又没管事,每个月只领二十两的月钱。手里的这点钱就是自己以后的依靠,自然不会大把的往外撒。”

      说完了大太太,奶奶接着说二.奶奶:“二.奶奶与二太太是姑侄关系,两人都出自金陵王家,祖上可是一等一的富贵之家。如今虽比不上从前,可依旧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比大太太不只高了有多少。”

      “二.奶奶,怕是过不了一两年,还得到二房哪里去……”

      “奶奶……”

      奶奶一边抱住赖尚荣,说道:“哥儿只要好好读书,什么都不要管,一切都有你爹呢。”

      “嗯,到时我一定给奶奶挣一个老封君回来。”赖尚荣认真的说。

      “我的好乖孙呦,就是比你那没出息的爹强多了……”

      忙了一大早上,连口茶都没吃的孩子他爹,一进屋就听到了这句扎心的话。立马委屈道:“娘,这臭小子吃我的,喝我的不说,还一天到晚上房揭瓦,到处惹祸,哪里就比我强了!”

      奶奶气直力壮的说:“你能给我挣回老封君吗?”

      这个,貌似,还真不能……

      “跟着老爷学了这么多年,大字都不识两个,要不是老爷不嫌弃,你去当伙夫人家都不要你……”

      得,说不过这老太太,还是赶紧溜吧……

      到里屋拿了东西的老爹,就溜了。

      下午,祖孙俩睡了一个午觉,起来之后就洗澡换新衣服。等把自己收拾的差不多了,娘也就回来了。

      过一会儿,爹也回来了。

      “爹,我来放,我来放!”赖尚荣看着爹提着鞭炮出去,立马跟上。

      “好。”

      爹在屋外把鞭炮挂好,赖尚荣拿着长长的香,一手捂着儿耳,一手点燃了线芯。

      眼见线芯点燃,赖尚荣转身就跑进屋内,啪的一声就把门关了起来。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赖尚荣听着门外的声响没有了,立马开了一条缝隙,看看自己的鞭炮是不是放完了。

      “还在哪里杵干嘛,快快洗手吃饭了。”娘亲见儿子还在哪里探头探脑不知干啥。

      “来了!”

      一家四口提前吃完这顿年夜饭后,回去当差的当差,串门的串门,玩乐的玩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