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嗨,老婆 ...

  •   在过去的路上,杰买了些退烧和消炎药,这是为了治别人的病,和大剂量的安眠药,这是为了救自己的命……
      
      他还带上了之前特意骗来定下束缚的瞬移特性式神,虽然只有二级,但是很方便逃命。它可以瞬移一定的距离,而留下的咒力痕迹则不会是他的。
      
      小心翼翼地绕开监控和防守,熟稔地溜到宿舍后,瞬间开启了时间停止咒术领域。不怪他如此谨慎,如果不是时间凝固的早,还不知道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只要五条悟没有意识到时间停止主动进行抵抗的话,以他目前的咒力大概可以停止悟15分钟的时间,足够他喂药了。
      
      所谓世界最强的称号,其实高专时期的他是有些不服气的。同样是天才,咒力储存量,掌握程度,体术明明都相差无几,真正拉开差距的是五条悟体内天生无下限咒印和他的六眼。现在他重新生成了第二道时间咒术刚好克制他的六眼,真正打起来还不一定谁输谁赢。身体的躁动告诉他,他已经手痒想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某人很久了….
      
      五条悟还保持着之前熟睡的姿势,冷汗浸湿的手,攥着夏油杰曾经的被子,嘟起的粉唇不知道在小声嘀咕着什么,除了因为缠上绷带而随意炸起的白毛能展现出一部分小疯批的性格,世界最强其他地方看上去都那么柔软。
      
      不过,这些都是表象……
      杰撇开嘴角冷笑一声,量体温的过程中果然受到了阻碍,体温计离他的皮肤一定距离后,就无法前进了,是他的无下限术式。
      
      五条悟果然利用了自己生病,在这里埋伏着他呢。发高烧还开着无下限???杰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手上蹦起了一道青筋。
      
      不过关于五条悟会开无下限,他也做好准备了,根据高专时期的记忆——将手和体温计外围覆盖上了他原本想隐藏的咒力,将五条悟万年黑色制服掀起至胸前,拉开了他的手臂,然后顺利地将体温计夹在了他的胳肢窝,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他的咒力,被排除在了无限术式的束缚之外……可以顺利触摸到他温热的皮肤,即便已经十年过去了,即便十年来我们都变了,大义相持,无人妥协,我还是可以有资格,触摸到你吗…..
      
      五条悟的皮肤很温暖,杰抓住他的大臂,夹住体温计,也可以感受到高烧带来的滚烫的体温。他的肤色也不是大家认为的雪白色,杰看着自己指缝间五条悟的手臂皮肤,无心地想着,仔细看他和其他人的对比的话,是有些晒黑的,健康的肉色。腹部也可以看到,有着细微汗毛的肌肤,和撩开后放在一边的黑衣对比,则显得莹白而禁欲。作为对比,悟其实同时也长着粗犷的手骨,和挺拔的肩胛骨,这个人,除了一张美人脸外,其他地方其实都生长的很男人,包括他与生俱来拥有的强大能量。
      
      往常五条悟高专生病时,他都是用胳肢窝量体温的,已经形成了习惯。突然想起来,发烧量体温是有三种方法的,而测量胳肢窝则是最慢的一种方法。
      
      这么想着,杰理性的将体温计抽出,消了一下毒,附上咒力,透过五条悟微张的薄唇,径直插进了他的嘴里。而他今天很赶时间,用第二种方法好了,他冷漠地想到,难得可以治一治小恶魔,如果他下次再不听话,他就试试量体温的第三种方法……
      
      好像是要放在舌头底下,杰思索着抬起手,调整了一□□温计在嘴里的角度。被时间定住的薄唇根本反抗不了的力气,只能乖巧的虚含着体温计,让它抵入到了舌根深处。被绷带缠住的双眼也没有什么反应,眼部有一些沾湿的水痕,和额头鬓间渗出的汗水,交织在一起,鼻尖仿佛在昏暗的灯光下,还闪着一点荧光。悟还是长得这么好看啊,竟然可以这么地乖巧。只要他的六眼没有意识到时间停滞,他就只能任他整治。
      
      抽出体温计,显示是39度,杰手上蹦起了第二道青筋。39度跑去工作晚上还开着无限术式守株待兔,这兔崽子是真的可以的……
      
      拿出退烧消炎药,和可以让大象沉睡一晚的安眠药剂量,杰驾轻就熟地撑开了五条悟的嘴。为了防止世界最强中途醒过来,他还是无奈地加了一些安眠药,根据经验,这个剂量,对付高专时期的他刚刚好,可以让他安睡一整晚了。等他醒过来,应该就退烧了吧。
      
      经常擦润唇膏的唇瓣十分柔软,泛着细腻的粉红,和水润后的晶莹,但杰不为所动,用手指带着药片直接压住唇瓣,往里面塞。这么听话的吃药真不容易啊,他心想,值得珍惜。
      
      高专时期记忆中这么喂药,是绝对会被咬出一道道牙痕的,或者是猫猫拳直接给脑袋上来一下。五条悟才不管轻重,不吃苦味的东西,是他的人生准则,可以让发烧见鬼去。
      
      灌入水,用手指抵住喉咙深处,带动吞咽,终于让大猫把药咽了下去。虽然可以用嘴灌,但是杰意外地有些不太好意思,那是悟的初吻,这样下去是要负责的。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靠谱成年男性,这种事情得等悟同意,或者等他能担当起这个责任的时候才行。在他还没有能力养猫的情况下,就这样一直守护下去好了…….
      
      是的,杰其实就是一个真实的木头。
      
      喂过药后,还差最后一步,物理降温。五条悟虽然不喜欢吃药,但非常享受物理降温擦背全套服务,甚至等他都已经退烧了,还会吵着闹着要挚友继续给他擦背。
      
      杰算了算时间,还剩5分钟,要抓紧时间了。他去宿舍洗手台拿了曾经的毛巾,洗净,挤干,就着之前五条悟还没有被拉下来的黑衣,开始擦他的胸,腹,背部,腋下。只有把这些因为出汗湿透了地方擦完了,才能够让悟的身体合理的物理降温。
      
      夏油杰看上去心如止水,专心地擦着五条悟的前胸。勤于锻炼的身体,可以看到明显的肌肉线条和些许的青筋,腹肌上的汗水顺着线条被擦尽,但毛巾上些许没能拧尽的温水,顺着腹部线条,滑入腰窝,直到看不见的裤缝。
      
      尽管他看上去稳如老狗,走近看,却可以听到这个人在小声叨逼叨。
      
      “你要记住,你是佛祖,你是一个和尚…….”
      
      将毛巾放回原处,用时间隐去了咒力在悟身体表面残余的痕迹,应该差不多可以回去了。下次见面,大概就是一年后了吧。他温柔地揉了揉五条悟的发丝,停留在额间,眼神深深地注视着被毛巾擦拭后,晶莹的额角。还剩一分钟的时间,缓缓低头,郑重地,印下了一个吻……..
      
      再见了……
      他站起身,不过最后的最后,突然间情感突破了理智。他想再看看他的眼睛,六眼被称为最强大,最危险的瞳术,可是被那双清透的蓝眸,专注地注视着时,却能让他感受到幸福,被珍惜的庄重。当白发猛兽愿意为他收起爪牙,专注将温柔给予一个人的时候,木讷如他,也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脏砰砰地在为之跳动…..
      
      就最后,再看一眼,就走….
      平时再怎么看监控,也很难看到做日常任务时的悟,摘下眼罩啊。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颤抖地抬起手,放在五条悟的脑边,缓缓掀起了绷带的一角。落入目光的,是悟标志性的,罕见纯白色眼睫毛,明明是如此圣洁纯粹的颜色,却和悟很相配。平时灵动会尽情调皮捣蛋的双眼,今天安静地合上了安眠。浓密的洁白,甚至在眼脸上,打上了细密的阴影……
      好漂亮……
      
      细致地欣赏了一下被掀起绷带一角下,露出的眼眸,正打算将绷带绑回去…..
      
      那只眼睛却突然间睁开了,清澈的却无机质的蓝瞳,正死死地盯着他……
      
      时间停滞领域的效力本就不剩多少,现在更是被直接暴力地破开!
      
      感受到自己抚摸对方眼睛的手,被一把抓住,死死地箍在对方胸前。
      
      打扰了打扰了,杰惊出了一身冷汗,开启式神挡住自己的身体,用力甩开被抓住的手,跳出宿舍门后,立马发动瞬移!
      
      每次瞬移到一个地方,他都会加成时间停滞,回溯自己术式痕迹,再立马瞬移到下一个地方,但即便如此,随着杰瞬身到山林,马路,室内,商城,街头,不用回头,都可以感受到后方越来越近的白色凶兽,露出那只无机质的蓝色术瞳。
      
      五条悟虽然因为时间差的原因,一直看不太清在追逐人的身影,但是用六眼顺着式神的气息,运用无限的速度,可以不断追击抵达下一个对方瞬身的地点。而这种凶恶的气势,正在从后方逐渐逼近,在前面疯狂逃窜的杰。
      
      收回刚刚见鬼的,心脏幸福得飞速跳动,这哪里是飞速跳动,它快要吓得得离家出走了。他脸上十分沉稳地在逃窜,内心的吐槽却可以流成一条河…..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谁会有胆子掀开绷带去看六眼,免费给我看我都不看,一点也不好看,不好看的,真的。如果不是咒力经过看护的15分钟快耗尽了,他愿意直接回溯时间,给1分钟前鬼迷心窍的自己,泼一桶冷水…..
      
      但是他也快到极限了……
      不停地在用时间咒术来阻挡世界最强的无限术式是一个巨大消耗,更何况他之前已经用了几乎是极限的15分钟。而白色凶兽却在后面,睁大仿佛有神性的双眸,带着杀气,死死地咬住眼前的猎物不放……
      
      但是不可以…….他无法接受现在就去见他,更无法接受咒力耗尽后,无法用时间掩盖额头上的疤痕,去见他……
      
      经脉已经开始疼痛了,召唤式神的咒力也几近干涸,巨大的消耗下,大脑也开始出现了恍惚……
      
      “可以了吗……..我答应你的要求……”
      余光好像可以看到婆娑的花纹,在自己的身上.....
      这是…….夏油杰…..的声音?……这难道是….我没看过的….夏油杰身体的记忆…..
      可是…..我不是全部都……接收了嘛........
      
      “你同意了?那么记得…….作为交换的代价………”
      “记得支付给我…….”
      这是一个更加苍老的声音,仿佛一个破铜锣发出嘶哑的声响….
      眼前伫立着一个佝偻的人影…….但是看不清他的脸……..
      
      “哈————”在咒力枯竭之际,好像闪过了一些记忆的片段,但是杰已经没时间去管了。他想到了一个也许可以拯救自己的方法,下一秒,他让式神瞬移到了冰冷的瀑布里……
      
      冰水冲击着他的身体,裹挟着他一起向前疾速流动,趁着自己还有意识,瞬移到下一个冰河,紧接着移到正在燃烧的火灾现场,冰雕展览的冰冻小屋,如此反复…….
      
      那个人还发着高烧,是不会为了追寻我的气息,跳进冰河里来的吧…..而且紧接着就是火海,虽然很抱歉……但是求求你…….求求你了…….不要看着我……
      
      好像成功摆脱他了…….确认了后方无人,他拼着最后一点榨干的咒力,捂住快要显露出疤痕的额头,转移到了教会基地…….
      
      直接滚到了草地上……..“哈————,哈——————”发出力竭的喘息声……
      终于…….终于逃出来了…….
      
      好久没有见到,这么认真,仿佛狩猎般的五条悟了,背上的衣服,被冷水和汗水浸湿了透…..只能趴在地上努力喘息……不敢出手攻击,怕露出自己的咒力,不敢停留周旋,怕被看出自己的身形……多久没有这么憋屈了……
      
      那么理智的他,是不会跳下去的吧,不然他的治疗,可全都白费了…….
      
      “你还好吗?杰?”,米格尔听到了外面声响跑出来查看,却意外的看到了如此的狼狈的教主。
      
      “你……不要打扰我,我好久…….没有入世了……作为教主…..我在体验……入世后……民间的日常…….”杰一边恢复着自己,一边熟稔地开始驴人……
      
      “是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听上去很有趣啊!究竟是什么日常,需要教主去亲自体验?~”米格尔感兴趣的问道。
      
      “是一种……很流行的梗,有很多人,甚至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尝试…….那就是,对着自己的理想型说,”
      “嗨,老婆!”,
      “然后马上逃走的…….民间娱乐日常。”
      
      “……..???”米格尔成功露出了黑人疑惑脸。
      
      喘息片刻,感觉自己已经恢复过来了一些。他思考着曾经记忆中残存小破站上的老婆梗,那确实是需要用生命去尝试的,自己甚至没说出口,只是去掀了理想型的眼罩,再跑慢点,就差点把自己命给玩没了…….
      
      “你竟然有理想型嘛?!你的理想型是什么啊?~”米格尔想了想,终于接了一下教主的话茬。
      
      “强大的,白发高个美人……..阿不,疯批。”他心里啧了一口,再叫他美人他就是狗,美色真是太误事了…….
      
      “………..???”米格尔随即露出了更加疑惑的脸。这么温柔的教主竟然喜欢疯批??
      
      你的教主并不温柔,他自己也是个疯的……..
      
      回到房间后,杰才终于放松了下来。
      关灯倒在床上,向天花板伸出手,盯着自己手腕上被五条悟死死抓住,勒出的淤痕,久久不能平息…..
      
      算了,不治疗了。时间咒术对于逆转咒术伤害需要的咒力要大很多,虽然可以,他也懒得治疗这点小伤。
      
      留着吧,反正别人也不会注意到的。
      明天,该去虎杖悠仁的学校报道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是五条悟视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