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猫猫想主人了 ...

  •   而另一边,五条悟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三天前,一生的挚友被自己亲手杀死。虽然可以笑眯眯地跟学生说,那是自己唯一一个朋友,甚至不屑于去解释一下支离破碎的心情。但还是下意识地接过了榜单上堆积的所有高阶任务,用杀戮,去发泄内心的迷茫和难过。三天不眠不休的屠戮,好像是有些太过了…..以前不会这样的…..是啊,以前会有人…..拉住我的啊……可是他人呢……..被我亲手……
      
      反应过来的时候,悟已经开始发烧,无意识地躺进了挚友的房间里。这个房间当年被他威胁了校长,才保住了原来所有的摆设,万一他哪天愿意回来了呢,我要留着他的房间等他回来。我可是世界最强,我可以保住这个房间,如果你愿意,也可以保住你的……
      
      想念自己的挚友,他原来在这种时候,会给自己喂药,温柔地给自己擦身体,被气死也会包容自己任何要求的。现在这种情况,是要怎么治疗发烧来着…..
      
      不过,这也许也是一个好机会~自己发烧,看上去那么虚弱,像朵柔弱的小白花(?),那个跟踪狂变态发现的话,一定会采取一些措施的。到那个时候…..再一网打尽好了。五条悟恶劣地裂开嘴角,露出了狩猎者的微笑。
      
      为了逮捕跟在背后的痴汉变态,五条悟用了当年茶味儿自己挚友的惯常方法。挚友再直男,再木头,也躲不过茶味儿悟的千层心机小套路。有点心机哪里不好了,他只是想多得到一些挚友的关心和爱护罢了。试图独占挚友的心机大猫,一脸的理所当然。心机,就是正义啊。
      
      五条悟千层套路的1,2,3,4,5条标准:喝酒,揉搓脸,让自己的脸泛着病弱的红,惹人怜爱;趁咒灵不注意,在床垫底下多加了几个热水袋,增加身体的热度;把热水洒在了自己脸上,和蒙眼绷带上,像是发烧出汗,增加性感因素;蒙上眼睛,添加小情趣,挚友喜欢亲自来解开绷带;缩进挚友的被窝,生病不会被赶走,抱住挚友,就可以一起睡觉啦~
      
      他不禁唱出了声,那就是,五条悟的,千层小套路~
      
      发高烧,病弱,白里透红,走不动路,晕到在挚友的床上。那当然是,五条悟装的啊~
      
      高级绿茶小技巧,作为全能的,世界最强的男人,五条悟,也会是最强的。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挚友仍然是个木头…………我恨他是个木头。
      
      所以五条悟的实际情况,其实根本没那么严重。他感受了一下,这次应该只是低烧。而展示出的脸红,出汗,体温升高,全部都有人为加成的因素在。喝了很多酒,体温应该能再升了一两度,可以骗到跟踪狂了~躺回床上假装昏迷,开启术式,五条悟蓄势待发,开始静静地等待猎物出窝……
      
      世界最强,这么难得一见的虚弱时刻,他总会出手了吧。嘿嘿嘿,五条悟得意地想到,没有人能从他手心里逃脱。
      
      然而下一刻,当他有意识时,却发现浑身动弹不得……
      
      仿佛自己的时间被凝固住了,思考也变得缓慢……六眼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但是……思考太慢了…..根本无法动弹……早知道把绷带摘下来就好了,这个绷带上面写有封印六眼的咒文,平时可以防止他的大脑过负荷,然而在这种时候,完全就是累赘……
      
      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拉上去了,手臂被抓住,还把冰凉的东西放进了他的胳肢窝。这跟踪狂果然是一个变态!自己多年坚守的贞洁……明明是留给挚友的…..五条悟有些难过,感觉自己脏了…..
      
      然而还这不是最过分的,这个混蛋!!似乎把一根细长的棒,直直插进了他的喉咙,唔,虽然后来调整了一下位置,放在了他的舌底深处,但是五条悟,成为世界最强十几年,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屈辱……紧接着,又有东西直接塞进了他的喉咙里,手指探入,卡住了他的喉咙,还迫使他咽了下去,这种折辱…..等他解除了时间停滞,就杀了这个变态……可以插刀一百次…..
      
      喂给他的东西略微苦涩,是他最讨厌的味道,但是有些熟悉,好像是那个人…..经常喂给他的退烧药…..还有强制他好好休息的安眠药……. 不过安眠药,随着他咒力越来越强,高专时期的剂量早就压制不住他了。
      
      难道是他太污秽了,对方只是想喂他吃药?(看了看屏幕前的你们)
      
      艰难地思考完后,发现自己的衣服又被往上拉了,是毛巾的触感,他开始帮他擦汗…..这个感觉…..也好熟悉……等等,这时他被时间抑制已久的大脑,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个犯人,穿过了他的无下限术式……
      
      他的无下限术式理论上来讲,所有事物都不可以穿透过去的,只除了…….他挚友的咒痕,他亲自下达的束缚…..给自己留下了弱点…..虽然是咒力束缚,但束缚条约,往往都很广义,对于想钻空子的人来说,也有机可乘……当年他为了贪恋挚友的体温,甚至讨好自己的挚友,给自己下了只要含有杰的咒力痕迹,都不会被无下限所阻拦的束缚……
      
      夏,油,杰!!!
      是他吗?……..可是,愿意在他发烧时,赶来给他喂药,照顾他的人……除了杰,还有谁呢…..
      
      他以为他死了,死在了自己的手上…….为什么,为什么这几天不来找他呢?!!感觉到自己的眼睛随着心情的震动逐渐变得湿润了起来。三天以来,没日没夜的工作,抽烟,放纵自己,你是在怪我杀了你么,你为什么,不来找我,甚至来找我,也要极力隐藏自己身份……
      
      他想冲上去,狠狠地抱住他,再揍他一顿,但是被时间定住,连抬手都不可以…..
      
      感觉到,自己被翻来覆去地擦拭,他喜欢这么对待自己吗,这么乖巧的自己…..
      
      额头上,缓缓地落下了一个吻,是有在被好好珍惜的感觉。可是,他是要走了吧?可恶…..明明自己是最强的,却根本无法动弹……根本无法留下,自己最想留住的人…..
      
      绷带的一角,慢慢地松动了……他是想看看我的眼睛嘛?当然了,我是最美的。走之前,如果都不好好看看我,天理难容!!猫猫又觉得有些开心了起来,这个理由很合理!
      
      不过,正合了他的意……
      
      写着咒文的绷带,被松了下来……即使只开了一只六眼…..即使思考几乎被停滞……也可以崩掉这个快要不行的领域…….
      
      你…..别…..再走……了
      果然……一睁眼,就看到了杰的眼睛,虽然全身被蒙的严严实实,但也能看到他特有的狐狸眼,正微微睁大,瞳孔发散,惊恐地望着自己…..来不及完全恢复自己的咒力,五条悟一把抓住了之前在照顾自己的手,狠到给手腕留下了一道勒痕。下一秒,却被更用力地甩开了…..
      
      夏油杰!!!
      
      你tm,就那么想甩开我?!!五条悟感觉自己的怒火,已经完全战胜了再见到杰的惊喜,火力全开,开始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追赶着,日日思念的挚友。
      
      虽然对方在不断地用式神进行瞬身跳转,但他的速度可以无限提升至极限,即便是跳转,也比不上他的速度。
      
      已经……离得越来越近了,在他每次都快要追到之前,都会感受时间的停滞,而停滞的秒数,也越来越少了,对方的咒力应该快透支了…..看来之前为了定住他,耗费了不少咒力啊~
      
      已经很不错了,定住世界最强十几分钟~等抓到了,自己会好好表扬(嘲笑)他的~五条悟更加激动了起来,兴奋地握紧双拳,愈发开始加速,大长腿撒欢地跟着挚友狂奔。
      
      可是…….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五条悟能看清一点挚友的表情了,他是……在恐惧嘛…..看着曾经骄傲的挚友,竟然对于快要见到他,露出那样恐惧,和绝望的表情……五条悟坚定要抓住挚友的心,突然间迟疑了……
      
      接着,他的挚友,跳进了冰冷的瀑布里……
      下一秒,即便发着烧,五条悟也毅然决然地跳了下去。无下限虽然可以阻拦水流靠近他的身体,可是气温还是会受到影响。
      
      好冷…….不知道是因为周身冰凉的水流造成的身体冷,还是因为看到挚友那么惧怕见到他,造成的心冷……冷热气温相互交替,再加上看到挚友表情受到的打击,生病着的五条悟,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还是追丢了啊……五条悟冷笑道…….只身站在,没有人的冷清湖水当中……
      
      平复了一下情绪后,他回到了之前装睡的宿舍……
      
      即便只有那么几眼,五条悟也迫切地想要找到一些证据证明,他不是烧糊涂了,这一切都是真的,是杰来看他了………即便没有找到他也行,杰他,好好地活着就好了…….
      
      可是没有,哪里都没有,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宿舍内,会没有夏油杰的咒力痕迹?!五条悟几乎将床都拆了,开始到处翻找,什么都嗅嗅闻闻,可是……没有他的气息……以前明明能闻出来的,我难道……真的在做梦吗?五条悟的脸色变得惨白了起来…..
      
      冲到了卫生间,终于看到了那条给他擦身的毛巾,颤抖着摸了上去…….
      这条毛巾……是有湿气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杰他,细致地消除了所有咒力的痕迹,但是,可能是用毛巾给他擦毛成习惯了,拧干毛巾后,又习惯性的原样放了回去,并没有把毛巾销毁。
      
      这条毛巾就是证据,他真的来过,他没有在做梦~用脸蹭了蹭毛巾,小心地塞进了自己的口袋,是杰的味道~~
      
      不过他还需要,最后去确认一件事情…….
      
      树干和枝叶的阴影相互交错,放眼望去,山上坐落着大片四方形的木制寺院建筑,隐藏在树林的阴影当中。虽然光线昏暗零散,被高大的植物遮去了所有阳光,依然可以看清建筑木匾上的金光,和围墙高处,各处装饰的雕花。这里,是五条家的祠堂。
      
      “哟~老头儿~又见到你了~”五条悟很随意地打了一个招呼~
      
      “即便你是五条家的家主,也不可以这么任性。一年中,只可以进去祭祀一次!上次你将外人的尸体在这里藏匿起来,就已经违反家规了!你还要任性到什么地步!!” 长老看到自家吊儿郎当的继承人就来气。
      
      “哎呀~没有关系嘛~我既然是家主,就应该由我来说的算的,规矩是死的,可是人是活的啊~”
      “您放心~我就是去确认一件事情,马上就离开,不会吵到各位老祖宗的~”不良教师,嘴上说着解释,脚步却根本就没有停下,给解释是给你脸了。至于来阻止他做事情?呵呵,想都不要想。
      
      果然,用六眼查看之前他亲手埋下的地方,土地下的墓棺已经空了……..
      
      …………哈哈哈哈,五条悟不禁笑出了声。
      
      不过,周围有咒灵留下的痕迹,而不是熟悉的诅咒师….…
      果然还是…..有一些可疑啊。
      
      但这些都是小事,只要抓住了他,把他留在身边,不停地试探,威胁,到最后…..逼他立下灵魂誓约….…就可以确认,究竟是不是夏油杰本人了………
      
      灵魂誓约,和咒术束缚可不一样,是可以直接定位灵魂的,不管身体样貌发生了什么变化,咒印回路发生了怎样的改变…..即便六眼都没有认出来…..灵魂契约,也不会骗人………
      
      而他,就可以直接定位到,夏油杰的灵魂了……
      
      刚好~他早就想诱拐他,一起立下一个灵魂誓约了。
      
      五条悟突然意识到,如果不是今天发烧察觉到也许是杰来看自己,下一次来墓地里祭拜,大概就是一年后了吧…..杰这个混蛋…..…
      
      而他现在………已经抓住杰的小尾巴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曾经,五条悟一直觉得,虽然不去找,但杰会一直在的。他们可以一起打打闹闹,可以意见分歧,恪守一方。也许等的时间会很长,但杰,总有一天会回头。他会回来找他,给他买最喜欢的喜久福,不会再抛下他…..
      
      直到,三天前,他亲手将自己的挚友杀了……
      他才感觉到,他也许是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才意识到,有多需要他……
      
      如果发烧和虚弱,可以让杰回来看看他,他可以一直保持这样柔弱的状态……以后日常碰碰瓷好了,五条悟摸了摸下巴想到。反正,怎样,他都不会ooc。
      
      将破坏的东西摆回原位后,五条悟又睡回到了杰的床上。蜷缩进起被子,让被子上残留的杰的味道,包裹住自己,这一次,猫猫可以好好入眠了。压抑的悲伤一扫而空,甚至对明天,又有了些许期待。不过,还是忍不住地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嗓子被戳得好疼啊,杰这个混蛋….不可以直接用嘴喂嘛?
      
      这是个什么品种的木头…..…
      
      下次再见到,就别想跑了,来签下灵魂誓约吧
      即便打断你的腿,揉碎在怀里,也再不会放手…
      以世界最强的名义起誓。

  • 作者有话要说:  让五条悟亲自来验证吧,HE的一百种方式~
    喜欢两个黑泥互相试探,推拉,套路~
    这就是心机世界最强wtw的快乐么~
    不过这次,输的人,要赔上一辈子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