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stk小意思 ...

  •   店门前招呼客人的铃铛叮咚作响,室内弥漫着蛋糕面点的奶香气。
      黑色蝌蚪般的咒灵默默地隐藏在后方的餐桌下,黝黑细小的眼眸闪烁出精光。
      
      “啊啊~这个可是限量的点心啊,怎么一到我就没了呢~”
      “早知道我就不先去救人了,反正惠惠也不会轻易地死掉!”
      
      “混蛋老师,所以我的命没有你的甜点重要?!”
      
      “………我不想对挚爱的学生撒谎~”
      
      “滚!———”
      
      黑发男生忍着伤,奋力地打向高个白发男人,可是不管怎么左勾拳右踢脚,都打不到这个可恶有丧师德的男人。
      
      “你让我打一下,我请你吃甜点!!”
      
      “不要啦~我有的是钱和时间去吃甜点~”
      “钱威胁一下家里老头儿自然就有了,时间威胁一下你去帮我做任务,自然也就有了~”白发成年男子,一脸我真是一个时间管理天才的表情!!明明一米九,却像个孩子一样任性。
      
      而矮一些的黑发男孩,却真的快要被气死了,外伤加上内伤,伤上加伤,看上去需要立即躺下来休息…….
      
      “不过果然还是在买甜品之前~把这个跟了一路的苍蝇先干掉吧~”
      说着硬是拉过男孩,指了指咒灵呆着的桌子底下,再指了指男孩。
      
      “…………你怎么不动手?”
      
      “我是老师啊,我在指导你动手~而且……”
      “排队排了这么久,柔弱的老师我累了…….”
      
      啪!——伏黑惠第一时间开了帐,让玉犬击向他的老师。
      
      白毛老师想没事儿人一样躲过玉犬,让玉犬越过他将躲在桌下的迷你咒灵,一举击杀!
      
      啊,爱的stk视频,啊不,敌方直播视频又断了,杰如此对美美子和菜菜子解释道。
      
      “五条悟还是一如既往地有丧师德呢,还是杰教我们教得用心~”美美子看得很开心,一边吃着薯片一边说道。
      “杰什么时候继续教我们体术啊,之前一直在准备战争,好久没有跟着杰上课了呢,我好怀念!”而菜菜子则在一旁吃着爆米花。
      
      “好的啊,等我放出下一个契约咒灵去跟踪,啊不,去做敌方侦查,我们就来上课。”
      “让我看看我女儿们,啊不,信任同伴们的成长~”他宠爱地摸了摸两个姑娘的头,反省了一下自己日常的嘴瓢。
      
      跟五条悟教人散养的方式不同,他似乎对于信任或者亲近的人就不会不自觉地进入溺爱的方式。会好好保护好她们的啊,用威胁猴子们来的钱给她们购置必需品,交给对方不危险的任务,和高专前同事们的默契下战斗却不会有任何杀伤,这两个姑娘在他羽翼下被教导和保护得很好。
      
      再想想伏黑惠当时破破烂烂的状态下去帮五条悟老师买甜品,真是不同的收养家庭,不同的命……
      
      而五条悟这边的气氛就没有那么欢乐了。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每次都是弱小的四级咒灵,相当不起眼,擅长藏匿气息,却胆大的一直跟踪着老师。”伏黑惠分析道。
      
      “哎呀~我的魅力终于跨过人类层面,走向咒灵界了嘛~让我再看看我愈发帅气惹人窥探的脸~这是我的原罪…….”五条悟摸了摸下巴,终于通过严谨的分析,找了事件的源头,自己的脸!这是一个good looking guy特有的罪过!!然而从某种角度来说,分析得很正确。
      
      “五条老师你别再开玩笑了,我觉得问题还挺严重的,需要写报告汇报给高层。之前一直在等咒灵背后真正的主人登场,但是走了一波又一波的咒灵,幕后黑手还是没有出现。对方非常有耐心,很可能在试图找出您的弱点,怎么可能这么久只是为了看您的脸?!”伏黑惠开始任劳任怨地给联系人打电话汇报。
      
      “我是世界最强啊!我怎么可能会有弱点!~”五条悟终于靠谱地拍了拍惠惠的肩,“偶尔相信一下老师吧,老师可是最强的。”
      
      而装完今日的份额后,“因为老师是最强的,老师可没觉得这次事件有问题,既然你觉得有问题,那你来写这次报告好了~最强的老师下班了,拜拜!~”世界最强挥一挥衣袖,决不带走一份报告。
      
      而伏黑惠死死地盯着走远的混蛋老师,在思考与幕后黑手联合干掉世界最强的可能性……
      
      “目前就这样一直放契约咒灵盯着五条悟看,真的没问题嘛?”米格尔和佐藤,坐在日常开会的椅子上问道。
      
      “没问题的,我想了想,之前的策略是行不通的。对方拥有世界最强,我们直接打过去太吃亏了,更别说还要同时杀掉所有猴子们。战后修整,也是必须的。你干扰咒术的绳子,也需要时间重新编织吧。”
      
      “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也找了一些新的同伴,也许可以试着合作让这个腐朽的世界真正经历一次改革。高层已经被腐蚀的太厉害了,因为害怕所以打压新晋没有背景的咒术师,却对外面愈发进化的高阶诅咒们视而不见。只有破而后立,重新建立起咒术界的秩序,才可以真正改变它。”
      
      “五条悟用教育的方式改变体制真是太天真了,人一旦进入了这个体制,从小养到大,再到一级一级的晋升,早就扎根在了这个体制内,他们依靠着这个体制存活着,怎么可能还会大幅度地去改变它呢?!只有我们,从外面打破重新建立体制,才是最完善最有效率的方法。”杰穿着偏大的婆娑,用安慰而蛊惑人心的桃花眼扫过在场所有的同伴们。
      
      他确实在经历了这么多后,对于咒术制度改革有了新的见解。全部杀掉猴子们太不现实了,那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最简单粗暴最偷懒的方法。而他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就要对这些有梦想的人负责,让咒术界辞旧迎新破而后立,才是更加完善的方法。
      
      至于新的解决方法,想要打败腐朽的咒术界所有高层,对方却拥有着世界最强五条悟这样作弊的战力,这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杰思考着,在会议室桌上十指交叉,所以他想到的新方法是……
      
      考虑用爱来感化世界最强,将这个战力拉过来……
      
      但这个议题,他是绝对不会在会议上说出口的,杰用带茧的拇指,摩搓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气质愈发深沉了起来,好像在思考什么重要的变革要事,其他人不禁用崇拜信任的眼光的看着他。
      
      不,别这样,他只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恋爱脑而已…….
      
      “一些计划还在准备阶段需要更多的测试。而现在,对于你们来说更重要的事情是好好休整,一些人伤还没有养好,一些人武器需要修理,你觉得我会要求你们现在就出去打仗嘛!!”杰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看了看众人,“一场变革需要的是,天时地利人和,现在还不是最佳时期,我需要你们好好的休息调整自己,有需要我会告诉你们。”
      
      “别忘了,变革的胜利和你们的性命对我来讲同样重要………好了!散会!!”
      
      “哇,夏油大人好棒呢~~”美美子和菜菜子趁着众人走后,冲过来抱住了杰的腰。
      
      “这没什么的。”
      “对了,最近想不想一起去游乐园,趁着我伪装去上学之前。”杰摸了摸女孩儿们的头。根据最近的教育读物,需要在女孩儿们的青春期多多陪伴啊。
      
      这么想着,他放出了下一个跟踪咒灵………
      
      一小时没看到他了,他在干什么呢。可恶,我死了,他都没什么反应……
      
      这就是恋爱脑和事业心加起来,造成的分裂感么…..
      “杰要去普通学校上学了吗~我们好羡慕啊~杰小时候看起来好可爱!我们可以跟去吗?~”女儿们扒住他开心地笑着。
      
      是的,他给她们看了他日后打算去高专潜伏时用的13岁时的样子。最近也委托了富有的猴子,帮他造了一个假身份,在未来一年里,他会是虎杖悠仁的同学。既然主动去找五条悟太危险了,他打算等在悠仁身边。一年后宿傩手指事件发生时,自然而然地会有一个让他进入高专的机会,这是他知道部分剧情的优势。
      
      小蝌蚪咒灵应该快到他的身边了吧~
      和咒灵签了束缚,在不用暴露咒力的情况下,杰使用了咒灵自带的共享视觉能力,查看了一下大白猫现在状态。
      
      五条悟在他死后三天的时间里,虽然看上去仍然天天笑眯眯的,但私底下疯狂地刷着高阶任务,根据近日stk来的信息,一连祛除了好几个特级和一级的诅咒。
      
      这样工作量对他的眼睛和大脑是一种巨大的负荷,会有大量信息顺着六眼挤入他的大脑中。如果身体状态好还好说,然而他最近除了吃甜食,就是在做任务,或是欺压学生和他一起做任务,几乎没怎么睡觉。从高专时期开始,这个人一旦超负荷就会很容易生病啊……即便非常少见,即便他是世界最强….…
      可世界最强也是需要休息的啊。
      
      小蝌蚪顺着杰高专记忆中的各种隐蔽小道,和藏匿天赋技能加成,溜到了教师宿舍附近。反正小蝌蚪们数量多,都是消耗品,被发现了杰也不会心疼,所以胆子愈发大了起来,让蝌蚪溜进了五条悟的教师宿舍。
      
      哎,不在这里么…..他不是一般会在宿舍睡觉休息的么
      
      而蝌蚪一扭头,隔壁的门是开着的…….
      里面刚巧有个白毛,一米九高个儿,委屈地缩在宿舍床上,脸色发红,把自己藏在了被窝里……..
      
      让杰惊讶的不是他发烧了,而是,这个房间…….是夏油杰的房间……
      他发烧时,下意识地去了他的房间里………
      
      他还好么……
      这个角度,可以看见他鬓角间分泌的汗水,渗透了白发,印在了他的脸上,在冬日的房间内增添了一些热气。粉色的猫猫嘴,因为呼出的热气,和涂上去的唇膏,看上去更加柔软了起来,想要摸上去。
      
      眼睛被白纱布蒙上了,为了减少六眼所造成的信息量,却隐隐地印出了一些湿痕。是汗水么?还是生理性分泌的泪水?他肯定是不会哭的,杰如此推测到。
      
      别看五条悟这么虚弱地躺倒在床上,发出不断抽动粘腻的呼吸声,就好欺负了,杰敢打包票,这个小魔王绝对看见了这个蝌蚪咒灵,却没有管它。
      
      是想引他出来么?假装虚弱,其实只是个陷阱吧?
      但是……该死的,发烧连药也不吃,冰袋也没有敷上,当他的身体是铁打的么?!!
      
      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意外地发现了熟悉的宿舍摆设,和他叛离出走前几乎没有变化。这个傻猫,以为他还会回来嘛?他决定好的大义,是绝对不会回头的…..即便那个人是五条悟,不,正是因为他是五条悟,世界的最强者,五条家的家主,不可能背离自己出生的地方,他们各自需要去担当的责任……从他决定了颠覆开始,就不会再回头了……
      
      五条悟红透了脸,耳畔,还有唇边。仿佛昏迷般地沉睡,和发出微弱的呼吸声。这一切都让他想到了天内理子事件时,从禅院甚尔口中听到了挚友的死讯…….不可以…..不可以!!!他的记忆逐渐混乱了起来,最终只剩下了甚尔开口时片段……五条悟…..他被我杀了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竟敢……..再看到监控画面,五条悟病弱的呼吸声,只剩下了,恐惧,和愤怒!!!
      
      谁都不可以……谁都不可以伤害到他,即便是他自己……
      
      去给蠢猫灌药!杰露出青筋的手,啪地推开了椅子站起来,仿佛再也无法承受来自记忆的负荷,想脱离黑暗回忆带给自己的PTSD。他解下了多日黏在他身上的婆娑套装,换上了黑色潜行服。
      
      即便是陷阱……我也…….…
      
      减少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时间,变成了18岁,在这种情况下见到面,是真的解释不清楚,只求换个时间样貌,让他认不出他来。
      
      我去让他喝个药,就回来……
      需要去惩罚一下,不乖乖吃药的猫……
      
      拉上了潜行服的衣领和帽子,只留下来一双深邃而坚定的眼眸……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可可爱爱发烧缩被窝的wtw(≧▽≦)
    私心希望双胞胎姐妹和杰更加亲近一下,就让她们直接叫名字啦(捂脸),不过不会出现几次这样的叫法的,提前预警一下^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