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存活 ...

  •   好像是在课堂上,他的视线直直地盯着前方讲课的教师,认真听课,余光却发现隔壁桌的视线一直在自己的身上,还在偷偷地打扰他上课,给他胡乱扔着纸条。
      
      默默揭开砸到脑袋上的纸条,“午睡时,我偷偷为你扎的双马尾可真好看~”
      “.........”啊,感觉拳头硬了硬了。
      
      他的一撮刘海造型是最完美的,没有人可以篡改和侮辱!
      趁老师书写板书背对的片刻,长腿一伸,把对方椅子踹倒。
      
      又接到了一张纸条,打开一看,“你踹我时露出的娇人小美狐短袜,也是我趁你午睡亲手为你穿上的,你可还喜欢~”
      低头一看袜口,一只妖艳的美狐狸正朝自己做着飞吻,叉腰扭臀搔首弄姿。
      “.........”
      
      【虹龙——】
      “夏油杰!!不许在课堂中使用咒灵,天花板昨天才刚刚修好!!!”
      抬头一看教室的天花板,缝缝补补几个木板将将盖住头顶,还有一些缝隙在漏风。
      可以的,学校能收容下如此闹腾的学生们也不容易,财政状况堪忧........
      
      柔软的纯白发丝,漆黑盲人镜也遮不住天空色的眼眸,猫猫嘴一边说出气人的话一边恶劣地大笑着。明明是如此尖锐任性的性格,却有着柔软的外形,每当他清澈蔚蓝的眼睛认真注视着他,细软的发丝略过脸颊,或吐出尖刻词语嘴泛出唇膏光泽时,原来想发的脾气又缓慢消了下去。
      
      又是高专的记忆吗,杰如此想到。
      
      从初醒时的一片空白,到想起死前的一段,再到逐步接手这具身体里残留的回忆,杰放任自己沉浸在了回忆的梦魇当中。在最初残留的短暂片段中,回忆起他曾是一位名叫木洂的二次元宅社畜,但更多的,还是这具身体中属于夏油杰一生的回忆。上辈子残留的记忆太过短暂,经过夏油杰记忆的冲刷根本不会剩下多少,对于他的人生也失去了的主导意义。
      
      如果性格差异大,他还有信心维持自我,但是让人意外的是,他和夏油杰的性格太像了,不管是关于扶倾济弱的大义,对自己才能的自负,还是温柔可靠的性格,都相差无几。
      
      因为行为和性格的形似,记忆的冲刷变得更加有代入感,他会对夏油杰第一次祛除咒灵感到激动,也会同样对天内理子的事件感到绝望,对五条悟的依靠感到开心,也会对悟不理解自己的大义分道扬镳而感到悲凉。
      
      明明想多看看如何用技能和了解自己所在教会的组织结构的。结果陷入睡眠后,窥探到的几乎全是是高专上学时的回忆,全是关于那一个人的。
      
      夏油杰也很珍惜这段回忆吧,明明是唯一的挚友,三年短暂而又快乐的时光,十年分离,选择的大义不同,最终迫使一个人杀了另一个人。
      
      镜头一转,大白猫又挂在了他的身上,呼出的呼吸蹭得耳尖发痒,箍住脖颈的手臂掰又掰不开,被迫养成了变成随身晾衣架的习惯。腰侧感受到了来自世界最强指节的力度,摩搓着腰腹,虽然不适应,但也默许了对方人形树袋熊的习惯。五条悟对待他的方式总是特别的,也许因为他强大到可以站到对方的身边,为他扫去了后方的威胁遮风挡雨。虽然没有说,但是杰对此感到很高兴。不止是因为友人承认了他的强大,而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世界最强会如此亲近的人。
      
      夏油杰咒印是吞噬所有无主咒灵,也许也展示了一部性格问题,他喜欢只属于自己的,可以控制,可以吞噬的东西。而只会对他放下无限术式,展现柔软肚皮的他,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睡梦中的他不禁嫉妒了起来,他也想要,这份关注啊。转过头,眼睛的余光可以看到一些细碎的白发和弯起的唇角。虽然看不见夏油杰当时的心情,但是下意识地觉得自己也在笑着吧。
      
      这是多久以前了,好像自从叛变,再也没有这么亲密的接触了,身体触感的记忆令人怀念而遥远……他不禁想转过身,朝他伸出双手……
      
      画面又一转。
      对方眼睛缠着百布,脸颊略微翻着红,冒着虚汗,裹着厚被子躺在床上。
      
      这是怎么了?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发烧了就不要乱跑,也不要乱吃东西,你再溜出去一次我就把你腿打断了!!” 听到嘴中对五条悟的怒骂,却又一边体贴地将煮好的药放凉,加了一点蜂蜜,递到对方嘴边。
      
      “你不用这么操心嘛,我怎么会有事呢~我可是最强的!哈哈哈哈哈哈”
      手上的青筋终于绷不住了,一把按在白毛的脑袋上,“你喝不喝药……”
      
      缠着绷带的眼睛仿佛看见了挚友背后冒着黑气的阴影,终于松口。
      “好吧,我喝。不过…….”
      “我要你喂我才喝!!”
      
      得瑟过后,他竟然还有胆子,展开双臂大力一挥朝他来了个飞吻~
      “砰————”,这是药碗终于被手劲压碎的声音……..
      
      【虹龙——】
      “夏油杰!!不许在宿舍内部使用咒灵,天花板昨天也才刚刚修好!!!”
      除了两个努力变强年轻人相互舔舐伤口的温馨时刻,吵架打闹破坏学校,和激怒夜蛾正道,大概才是他们的主要日常。
      
      夜蛾心痛捂住岌岌可危的钱包,用尽全力给了两个问题儿童一人一拳。
      
      他悠悠地醒了过来,伸了一个懒腰,又做了一个好梦啊。
      自从适应了自己的身份,扮演起夏油杰已经愈发娴熟了起来。墨色长发顺着洁白的衣领大衣顺畅淌下,滑入臂弯。细碎的黑发下却隐藏着锐利的眼眸,是夏油独有的狐狸眼,里面潜藏着野心和不逊。清晰锋利的下颚线展露出了利落而坚毅的性格,微微抿起的嘴角,还有些许残余青色的胡渣在下巴上,是靠谱成年男性的味道。
      
      慢慢直起身,一个好梦过后,抿了抿唇,嘴里仿佛还有五条悟的甜味儿。相对比后面黑暗的记忆,对这个世界的失望和厌恶,还是和悟的日常更让人舒心。
      
      他同夏油杰一样,是一个严格履行社会责任,守护弱小的人,所以才会对这个自己积极付出的世界,有所期待。如果社会不是想象的那样,那努力用个人力量去慢慢改变这个世界就好了。但是夏油杰也知道吧,即便自己和悟是最强的,即便后来集结许多强大的诅咒师同伴,为了改变世界,去杀光所有非术师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但让他坐以待毙,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选了一条几乎没可能成功的路。
      
      大决战百鬼夜行仿佛在开玩笑,发起前通知所有人,等大家做好准备再战斗,还没有杀掉一个咒术师。他知道几乎不可能,仍不愿意放弃,已经无法回头,就自杀般的继续走下去吧。所以直到最后,面对要杀害自己的挚友也只是“想杀就杀吧”,不愿再呆在这个令他痛苦不堪的世界里了。
      
      悟真的是奉命去杀他的,还是忍痛圆了他的梦,割断这唯一的友情成全了他的选择呢。与其让他被其他人杀掉,还不如让最好的朋友动手,很符合他的逻辑啊。
      
      之后几日里,杰也没有闲着,他在自己的实验日志目标前加了标注,在见大白猫等等的目标前,写上了两个重点大字:存活。
      首先要把额头上的疤痕遮掩掉,才能不被最强杀掉啊。
      有命,才可以去见白月光,他悲催地想到。
      
      先适应好自己的咒印,几天连续的记忆冲刷,对于释放和吸收咒灵,大脑记忆有,肌肉记忆也在,很快就上手了。试了试几次控制旋涡,威力也和原来一样。除去这个咒术,还有一个能力他很在意。上一世他死在了那条马路上,根据得到的记忆,不像是疲惫猝死的感觉,更像是咒力透支过后,身体衰竭而亡。难道自己上一世,也有一定咒印的能力吗,不知道能否顺着灵魂,跟他到这一世来。
      
      回想着之前救猫的感觉,和使用咒力的经验,感觉有另一股力量顺着自己的经脉勃发了出来。而喷涌上来后的一刻,时间停止了……
      
      他看了看表,时针停止了转动,而自己可以活动,终于露出了微笑。这大概是,他接下来最强的逃命手段了……
      经过几次实验适应新咒印后,他发现,对方越强,他停止时间需要耗费的咒力越多,这么估计的话,如果世界最强有心抵抗,他大概只能停止几秒的时间,离死亡的距离还是很近啊。
      
      而如果不是改变他人的时间,只改变自己时间的话,耗费的咒力就少了很多,而维持自己局部身体表面时间的话,要求的咒力更少,按照他现在的咒力能力,维持着改变自己表面时间状态,再和一级咒灵战斗,根本不费力,甚至可以日常维持。不过如果自己受了咒灵攻击所造成的的伤的话,逆转伤害,就另说了。
      
      也就是说,他如果只是这样逆转自己表面的时间,内在衰老或者伤害不会改变,是非常轻松的。
      
      之所以如此实验,是因为……
      
      杰将能力附着于身体表面,时间在他的身上慢慢回到了换脑之前,虽然内在灵魂没变,但是,额头的一道疤消失了……这样就可以安心去见他的诅咒师旧部们了……
      
      而换上疤痕,可以去见脑花的合作者们……
      
      至于…….见大白猫。随着能力继续将身体时间往前移,杰变成了他13岁时的样子,头发变短了很多,还是齐肩扎起,咋一眼看不出像夏油杰。毕竟人长大经历生长期后会变很多,但是细看眼睛和神情,还是能看出夏油杰的影子。而这样,就可以去见五条悟了……
      
      这样的情况下,一个13岁长得有些像夏油杰的小孩儿,五条悟应该不会杀死吧,阿不,不会马上杀死吧……
      
      三层马甲,一个见漏湖等咒灵们,一个见美美子等诅咒师们,一个见五条悟等咒术师们,他为什么要这么拼…………
      
      最后,还需要掩盖他的咒力痕迹。五条悟曾在乙骨忧太任务中,闻出了他咒印的味道,简直恐怖…….他一定要避免类似的事情发生。而消除真实咒力的痕迹,杰其实有一个想法,他可以去签几个式神待在自己的体内,在发出咒力的一瞬间,停下时间,让式神接手发出咒力。这样即便看上去自己在发出咒力,实际上进行了移花接木,在现实中留下的痕迹却是他的式神的,留下的味道就不一样了。
      
      体内咒印的脉络,记得五条悟的六眼也是可以看穿的,要瞒过六眼的探查,真的非常困难。不过自从他掌握时间咒印后,体内咒印产生了一些变化。至于究竟变了多少……
      
      杰又没有六眼,他怎么可能知道……
      他决定用生命去测试一下好了…….(危)
      
      为了在六眼眼皮底下活下来,他太难了………
      
      在维持了自身的强大后,最后一步,他依次接手了夏油杰残余的势力,和脑花留下来的资源。个人的力量,有时在社会进程被推动时是不够的,还是多些同伴会比较好。
      
      首先接回了美美子和菜菜子,这两个女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因为有他的照顾,没有再怎么接触外面的世界受到伤害,根据记忆中的印象,他几乎是把她们当女儿在养。在他不见的几天里,真担心她们会做出傻事来。接下来是去见他曾经其他的同伴们,米格尔等人。
      
      “好久不见啊,杰。几天不见,我以为你都死了哈哈哈。”米格尔没心没肺地大笑道。
      “祸害留千年,我可没那么容易死,还要留下来继续和你们搓麻将呢!这几天我只是躲起来养伤了。毕竟是悟出的手啊,以为要死了,却还是从地狱爬回来了。”他随口讲着胡话,但是因为性格相近加上经过夏油杰记忆连续几天的冲刷,即便是几年的战友,也没有人看出来区别。
      
      一把接住了朝他猛扑过来的两个哭得涕涕哒哒的女孩儿们,“美美子和菜菜子几日不见还好嘛,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很担心。”抱住亲近着他的女孩们,能守护住她们真是太好了。他如果不在了,谁来保护她们呢。他的认知在面对女孩们毫无保留的依赖时,无意识间开始混淆了。可他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啊,保护住依赖自己的弱小,是他一直以来的大义。究竟是扮演还是本色出演,已经很难说清了。
      
      明天再去见漏瑚他们好了,反正漏瑚很单纯,很好骗,嘿嘿。
      
      杰现在一个人缩在新建成的基地房间内,研究着自己新得来的式神,扑棱着双腿,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想知道他死后,那个人在干什么。他想念他柔软的白发,清澈的双眸,和身上清甜的气息,只是远远地看一眼也好。仿佛距离上一次见他已经隔了很久,其实在记忆中,也只有三天,也就是他死的时候。
      
      我只是想见到他而已,非常非常想。
      

  • 作者有话要说:  真正的杰失忆了,几经辗转,回到自己的尸体上后,才得到了夏油杰的记忆。
    看到脑门上一道疤很慌,以为自己变成了冒牌货的冒牌货才疯狂挣扎,只是为了在六眼眼皮底下活下去233333
    甚至慌乱地一口气给自己套了三层马甲23333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