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四、被告状 ...

  •   温温采了玫瑰,又去摘了玉兰。
      
      春树心疼得脸皱成一团,但是又不好再劝。
      
      昨日她察言观色,城主对这位小姐可是另眼相待、照顾有机,连经常上门的柳小姐都没有她这等待遇,没准她会成为城主府未来的女主呢,现在可不能惹她生厌。
      
      同样察觉出寒赢对温温的态度与旁人不同的还有柳依眉,她已在城主府枯等两日,好不容易盼到城主哥哥回来,没想到他还带回来一个女的!
      
      而且从昨晚相处时看来,城主对她甚是关心,其关心程度甚至超过了对她这个与他青梅竹马一同长大的……朋友。
      
      这让她心里没来由地生出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这两年,双方父母皆有意结亲,但是寒赢一直不点头,对她也愈来愈冷淡,如今突然对一陌生女子热情,难道是心仪她?
      
      因着这个念头,柳依眉昨晚一夜没睡好,今早吃了早饭后便躺在窗边的贵妃榻上补眠。
      
      将睡未睡时,柳依眉听得说话声,气恼地往花园望来,看见温温采摘了不少花儿,大怒。
      
      这是寒伯母最喜欢的花园,她一个初来乍到、来别人家做客的小丫头,怎能随便采摘呢?
      
      要是寒伯母知道了,该有多生气?
      
      正欲出声警告,临张嘴时转念一想,柳依眉微微冷笑,招来婢女如意,在她耳边耳语一番。
      
      “小姐,我不会。”
      
      如意听完,犹豫了一下,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道。
      
      柳依眉丹凤眼一瞪:“不会不知道想办法?”
      
      如意拧着眉,慢吞吞地转身出去了。
      
      如意站在院中绞着布帕想了又想,最终去井边提了一大桶水,摇摇晃晃地望花园走。
      
      在井边负责洗衣的仆妇见她提得辛苦,忍不住问她:“如意姑娘,为何提这么大一桶水?”
      
      如意是柳姑娘随身丫鬟,提水这种重活平常轮不到她来做的。
      
      如意正等着人问呢,见状连忙放下木桶,擦了擦额头道:“我家小姐见窗前的花儿有些蔫,让我去浇点水。”
      
      原来是柳小姐吩咐她浇水!
      
      仆妇连忙放下手里的衣服,上前替她拎起木桶:“我帮你提吧,我们做惯了粗活,力气大。”
      
      听说夫人与柳家有意结亲,柳小姐将来有可能是城主府的主母,她现在就去露脸讨个好,将来没准能得柳小姐的青眼,升个阶什么的。
      
      仆妇喜滋滋地提着木桶跟在如意身后,进了后花园。
      
      温温还在后花园采花,来时没想到要拿个装花的器具,便让春树去拿了,花园里只剩下她和牛牛,以及跟牛牛一起玩耍的三头鸟长福。
      
      温温采了一朵枝头上含苞的玉兰,看着长福时而冲牛牛俯冲,时而飞向蓝天的欢快样,提高音量道:“你要是想走,可以走的。”
      
      昨天买下长福本来就是一时兴起,一方面是看牛牛喜欢,另外一方面是生怕它因模样不同寻常而被某些人拿来做观赏物,想给它自由。
      
      长福听到温温的话,也不知听懂没,“咻”的一声飞到温温肩上,“啾啾”地叫了几声。
      
      温温笑道:“不想走?”
      
      长福竟点了点头,三个不同方向的头齐齐向下又抬起,看起来有些诡异,又有些好笑。
      
      牛牛也好似听懂了他们的对话,跑过来“哼”了两声。
      
      温温养了牛牛这么些年,看它的表情就知道它在想什么,见它一副着急的模样,笑着安抚道:“没事,它不走,我不会赶它走的。”
      
      仆妇循声望来,瞧见温温手上捧着的花朵,大惊失色,立即放下木桶,想要上前来阻止。
      
      这可是老夫人最喜欢的花园,她自己都没舍得摘,这个不知道打哪里来的丫头怎么摘了那么多?
      
      如意连忙拉住仆妇,轻声道:“她是城主昨天带回的客人。”
      
      仆妇颇有维护主人的意识:“客人也不能这么随便采主人家的花!”
      
      “那婶婶觉得自己能阻止她吗?”如意提醒道。
      
      仆妇想想,也是,自己一个粗使仆妇,凭什么去阻止城主客人?
      
      但是老夫人的花……
      
      仆妇连桶也不提了,转身就走:“我去找城主。”
      
      如意看着仆妇匆匆离去的背影,摇头叹了叹气。
      
      小姐净让她做这种背后搞事的小人,真烦人!
      
      寒赢出去几日,积累了不少公事,与下属们结束讨论,正打算回书房处理公文,听到仆妇的告状,浓眉一挑,心想这丫头又在搞什么花样。
      
      重颜听说花园里的花被温小姐采摘了不少,跳将起来,既急且怒:“她怎么一点都没有身为客人的自觉?”
      
      “嗯?”寒赢垂下眼眸,鼻腔哼出一声。
      
      重颜扭头望了一眼主子,垂下头,小声嚅嚅:“温小姐也太把这里当自己家了。”
      
      寒赢耳力极佳,听见小厮的嘀咕,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一翘:“走,看看去。”
      
      仆妇一脸呆滞地愣在原地。
      
      看城主的表情,好似并没有生气,反而很开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