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五、摘花 ...

  •   仆妇在愣怔片刻后,安慰自己应该是看花眼了,快步追了上去,在寒赢身后道:“奴婢本来想自己去劝阻,但是想到她是您的客人,所以还是来知会您一声比较好。”
      
      寒赢漫不经心地斜了她一眼。
      
      仆妇感觉浑身一凉,立即住了嘴。
      
      是她多话了,方才重颜抱怨了一句就被警告了,她还不知道吸取教训。
      
      突然间,仆妇感觉自己好像掉到了什么坑里,而把自己带到坑里的是柳小姐的丫鬟如意。
      
      如意这丫头呢?
      
      唆使自己跑来跟城主告状了,她躲哪里去了?
      
      如意在仆妇走后,将木桶拎至花园角落,装模作样地浇起花来,见到寒赢出现,松了一口气。
      
      城主要是不出现,她不知道又要受到什么责罚?
      
      重颜很焦急,几次超过了寒赢,又立即醒悟过来,停住脚,等主人走在前面。
      
      寒赢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面上不露一点表情。
      
      不过细看,能发现他眸中隐约的笑意。
      
      柳依眉也一直留意着花园里的动静,看到那个倾慕的身影,梳着婉约的随云髻的头不自觉地往外伸了伸。
      
      发现他脸色并没有预料中的阴沉,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样他都不怪她?
      
      再去看那女人,正满脸笑容地和那只丑得惊心的怪鸟说着什么。
      
      温温发现长福好像可以听得懂她的话后,高兴地道:“长福长福,我要顶上那朵花,帮我摘下来。”
      
      长福三只翅膀扑棱扑棱地扇动着,“咻”地冲上去,叼下了温温指着的那朵话。
      
      “哇,好厉害好厉害。”
      
      温温夸赞了一句,接过长福啄下来的花。
      
      沾了口水,黏黏腻腻的,这可没法用。
      
      望了望长福的体型,温温试探地道:“可以用爪抓吗?你有六个爪呢。”
      
      话音落,长福立即冲上去,用其中一只爪抓下了一朵玉兰花。
      
      “哇喔,真厉害。”
      
      温温这次是真心实意地夸奖。
      
      长福绕着温温和牛牛飞了两圈,最后停在牛牛面前,“啾啾”地叫了两声。
      
      脚边的牛牛好似听到主人在夸奖它,小尾巴摇得越发欢快,连带屁股也跟着摇了起来。
      
      温温失笑:“宝贝,不是在夸你。”
      
      寒赢靠近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夏日青葱盎然的花园里,清香扑鼻的玉兰花下,人在大笑,狗在摆尾,鸟在欢叫,人和动物都显得欢乐且轻松。
      
      出门几日,又马不停蹄地处理了半日的公务,感觉有些疲惫的身躯,在望见这么一副场景后,一下子便放松下来了。
      
      “在笑什么?”
      
      温温回头,看清来人,先道了歉:“对不起,我没经同意,摘了些你家的花。”
      
      重颜憋了一路,终于逮到机会了,从寒赢身后跳出来,大声指责道:“这是老夫人最喜欢的玫瑰花,你怎能随便采摘呢?”
      
      温温望了望气得脸蛋都有些红的重颜,抬抬下巴,问道:“小家伙,想吃吗?”
      
      “吃?”重颜的语气登时放轻了,“吃什么?”
      
      “姐姐用这个玫瑰花给你做好吃的。”
      
      重颜咽了咽唾沫,余光瞥见主子的衣角,随即小脸一板,义正言辞地道:“我是不会接受你的贿赂的”
      
      “哦。”
      
      温温毫不在意,抬头对寒赢道:“小哥,我给你做鲜花饼,一口下去,满嘴花香的鲜花饼,可以原谅我不经同意就摘花吗?”
      
      “嗯。”
      
      寒赢的语气轻轻的,可是跟在他身边两年的重颜发现,公子从来没有用这么轻的语气跟他讲过话!
      
      温温低头对重颜挤挤眼:“你家城主同意了哦?”
      
      重颜语噎。
      
      现在收回那句不接受贿赂的话,还可吗?
      
      满嘴花香的鲜花饼,他也想吃。
      
      寒赢的嘴角又忍不住翘了起来。
      
      每次看见她得意洋洋的模样,就觉得很好笑。
      
      活色生香的,跟那些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讲究笑不露齿的大家闺秀完全不一样。
      
      “玉兰花还不够,你长得高,可以帮我摘些玉兰花吗?”
      
      寒赢抬头看了看枝头上盛开的玉兰:“要已经开了的,还是含苞的?”
      
      “含苞的,开了的没有那么好。”
      
      重颜看着自己从来只拿剑拿笔没有半点情趣的主人,探长了手去摘花,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公子这次出门是不是中邪了?
      
      为什么回来后就和从前不太一样了呢?
      
      眼珠子同样要掉的还有柳依眉。
      
      记得儿时过年时,她献宝般把从郊外摘下来的头一支梅花送给他,他只淡淡地道:“男子当以刀剑为玩具,花草是女子的玩意。”
      
      两句话,说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从此不敢拿女子喜欢的花花草草、珠宝首饰等问题去麻烦他。
      
      现在呢?
      
      还为这不知来历的丫头摘花!
      
      柳依眉攥紧了手,指甲陷入手掌浑然不知。
      
      若说昨日还有点侥幸,许是因为对方是远道而来,所以他才对她如此照顾,现在看到这个情形,怎么都骗不了自己了!
      
      寒哥哥对她与旁人不一样!
      
      太上心了!
      
      却说春树,终于拿着篮子姗姗来迟,见到城主也在,慌得立即跪地请罪:“奴婢知错,没能阻拦小姐摘花,请城主责罚。”
      
      磕了个头,抬起看向寒赢时,嘴不由得张大。
      
      城主手里拿的正是一朵刚刚摘下来的玉兰花!
      
      “噗嗤!”
      
      温温看见青梅惊讶得合不拢嘴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寒赢瞥了她一眼,把玉兰丢进篮子里,不冷不热地道:“起来。”
      
      春树表情呆滞地站起来,愣在原地。
      
      她都做好被责罚的准备了,现在居然连一句重话都没被说?
      
      重颜终于缓过神来,接过春树手里的篮子,走到温温面前:“小姐,花放这里吧。”
      
      公子帮摘花,做小厮的自然得帮拎花!
      
      温温对重颜这么懂事很满意,把一直抱着的玫瑰花一股脑地放进小竹篮,顺手捏了捏重颜肉乎乎的小脸,大方地道:“这么乖,鲜花饼做好后分你一个。”
      
      重颜最烦别人捏他的脸了,正想发作,听得有满口花香的鲜花饼吃,忍了下来,嘟囔道:“不要捏我的脸。”
      
      温温瞧着他这样子煞是可爱,逗他:“捏一下给一个鲜花饼,给不给捏?”
      
      重颜纠结地想了又想:“那,捏一、两下吧。”
      
      再加上刚才的一个,有三个鲜花饼,应该够吃了。
      
      “哈哈!”温温乐得仰天大笑。
      
      牛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立起身子,趴在温温腿上。
      
      温温弯下腰,一把把它抱起,笑道:“宝贝,你看,小哥哥好可爱。”
      
      “我不可爱!”重颜小脸一板,“我是大人了,不可爱了。”
      
      “哈哈哈哈!”
      
      温温乐不可支,笑得差点站不稳了。
      
      寒赢被她感染,嘴角不自觉地扬了起来。
      
      春树回过神来,也跟着笑了起来。
      
      那告状的仆妇见状,偷偷地遛了。
      
      本来想告状领点赏银的,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都怪如意那丫头,回头她一定不给她好脸色!
      
      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