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三、收礼物 ...

  •   吃完饭,柳依眉轻移莲步,上前问寒赢:“城主哥哥,可有空?我想替您缝件衣服,可否为你量一下尺寸?”
      
      寒赢面无表情:“有事。”
      
      柳依眉愣了愣,惊讶过后,丹凤眼里尽是柔顺,轻声道:“那等你有空了再量。”
      
      “夏草,带柳小姐回房休息。”寒赢冷声吩咐道。
      
      “柳小姐,请。”
      
      柳依眉依依不舍地望了寒赢一眼,顺从地走了。
      
      温温想去散步消食,顺便遛狗,可是不知道哪里可以遛狗,打算等他们聊完就问寒赢。
      
      寒赢这几日和她相处下来,已经熟悉了她的生活习惯,也不用她问,直接吩咐重颜:“带小姐去后院。”
      
      重颜是寒赢的贴身小厮,理应在寒赢身边随身伺候,而且小姐身边不是应该跟着丫鬟更合适吗?
      
      重颜不解且委屈地看向寒赢:“城主,您不要我了?”
      
      寒赢举步:“少说话。”
      
      “哦。”重颜乖乖地领着温温走了。
      
      走着走着,重颜皱起眉头,问道:“公子,您去哪儿?”
      
      怎么一直走在我们前面呢?
      
      寒赢面无表情:“后院。”
      
      重颜脚步一顿,那为什么叫我给小姐带路?
      
      温温跟在重颜后面,不防他突然站住,一个没收住,差点撞上他。
      
      缓住身体,温温拍了拍他扎着两个小发髻的头:“走路好好走,不要一惊一乍的。”
      
      教育完重颜,温温又叫道:“牛,不要跑那么快!”
      
      牛牛脚步轻快,已经超过了寒赢,听到主人的声音,站住回头望了望,等主人走近一些,又蹦蹦跳跳地往前走了。
      
      重颜一直盯着牛牛,忍不住笑道:“它真听话。”
      
      “那当然,我已经养了它七年了!”牛牛是温温的心头肉,说起它来,滔滔不绝,“它能听懂很多话,比如吃饭、睡觉、去玩,它还会撒娇……”
      
      温温热情高涨地和重颜聊起了牛牛,没留意到前面的寒赢脚步越放越慢,一头撞了上去。
      
      “哎呦!”
      
      温温揉揉生疼的鼻子,抱怨道:“你怎么走路也不好好走?”
      
      “大胆!”重颜一直笑眯眯的脸瞬间拉长,喝道,“怎能如此与公子说话呢?”
      
      温温莫名其妙:“他挡我路,还不能让我说吗?”
      
      想了想,温温恍然:“哦,是我追尾了,后车负全责!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说出来,重颜的神情才重新缓和起来:“以后不得对城主不敬!”
      
      温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切了一声,这算什么不敬?
      
      牛牛听到主人的惨叫声,快速地跑回来,“哼哼”地叫着围着温温转悠。
      
      温温对它挥挥手:“姐没事,去玩吧。”
      
      闻言,牛牛又愉快地向前跑去了!
      
      温温也懒得再理那动不动就给人脸色看的重颜,越过寒赢,自顾自散她的步去了。
      
      寒赢蹙起浓眉:追尾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这丫头嘴里说出来的话每个字他都认识,合起来他就听不明白了?
      
      重颜愣了愣,看了看一脸沉思的寒赢,又望了望闲庭信步的温温,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跟着温温。
      
      公子说让他带小姐去后院的。
      
      温温跟着牛牛,走过一道圆形拱门,到了一个花园。
      
      花园很大,看得出来有人细心打理的,鹅卵石铺着的小径,两旁栽植着各式各样的花草,不远处有一个小池塘,池塘旁是随风飘扬的垂柳、嶙峋的假山和一小块草坪。
      
      时值初夏,花园里开了不少花,晚风吹拂,阵阵花香随风而至。
      
      温温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心旷神怡,赶了几天路的疲惫都消散了。
      
      “小哥,家里有矿啊。”
      
      重颜失声叫:“小姐,你怎么知道公子家里有矿?”
      
      温温:“……”
      
      我知道他家里有矿吗?
      
      温温睁大眼睛看向寒赢:“你家真的有矿?”
      
      寒赢挑眉:刚刚你不是说了?
      
      寒赢不回答,温温就看向重颜:“公子家有什么矿?”
      
      重颜十分自豪:“铁矿。”
      
      温温:“……”
      
      她就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真的是家里有矿!
      
      “偶偶偶!”
      
      牛牛突然狂吠。
      
      温温一惊,连忙跑上前:“怎么了怎么了?”
      
      “你们果真在此。”
      
      温温循声望去,墙头上站着一个白衣男子,正是白日与她抢鸟的桃花眼。
      
      “阁下不请自来有何贵干?”
      
      身边猛然响起冰冷冷的声音,温温吃了一惊,会武功的人都这么神出鬼没吗?
      
      温温愣神的功夫,突然发现有一样东西从桃花眼手里射出,向她打来。
      
      握草,鸟抢不过就下死手?
      
      温温来不及深思,身体比脑袋反应更快,猛地蹲了下来。
      
      与此同时,寒赢纵身跃起,一把抓住了那疾射而来的东西。
      
      桃花眼见状哈哈大笑:“小姑娘,你在干嘛?”
      
      “金符?”寒赢低头瞥了一眼手里的东西,抬头看向桃花眼,“阁下这是何意?”
      
      桃花眼嘴角微扬:“白日姑娘和她的狗救了我,这是给她们的谢礼,你不要贪墨了。”
      
      原来是打过来的是礼物,不是暗器。
      
      温温讪讪地站起来,低声咕哝:“谁知道你是不是抢鸟抢不过就来硬的?”
      
      桃花眼又是一阵大笑,笑毕,朗声道:“以后有困难了,带着我给你的礼物来金城找我。”
      
      说完,桃花眼纵身跃下墙头,不见了。
      
      “喂?”温温向前跑了两步,确认人真的走了,这才转回来,朝寒赢伸出了手。
      
      寒赢把金符递过去。
      
      温温看了一眼,有些失望:“不是金的。”
      
      以为金符就是金做的?
      
      寒赢失笑。
      
      后面才赶过来的重颜看清主子嘴角的笑容,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跟着公子身边两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公子笑。
      
      寒赢解释道:“金符是金城城主的信物,有了它,可以号令金城的城防军。”
      
      这么重要?
      
      温温不由得仔细打量起手里的圆符,颜色黝黑,上面雕着一个篆体金字和简单的云纹。
      
      “看起来很简单,要仿制应该不难吧?”
      
      寒赢道:“金符用的材质很特别,只有金城城主才知道配方,其他人仿制不出来。”
      
      温温翻来覆去地看,凭她脑子里两千多年的文明知识作底,居然看不出来这是什么材质做成。
      
      寒赢许是以为她好奇,叮嘱道:“收好了,要是被有歹心的人拿到了,会引发麻烦的。”
      
      温温当然知道这种东西不能乱丢,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怀里。
      
      收好后,温温抬头:“那你是不是也有一个木符?”
      
      金城城主的信物是金符,木城城主的信物应该是个木符吧?
      
      寒赢眉毛微挑,不知道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想看看木符长什么样?”
      
      “大胆!”重颜登时喝道,“木符岂是你想看就能看的?”
      
      他的话音刚落,寒赢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递了过去。
      
      重颜双眼瞪得大大的,眼珠都快要掉出来了。
      
      他跟了公子两年,还没见过木符长什么样,为什么小姐一问就能看?
      
      温温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重颜,得意地接过木符在他眼前晃了晃:我想看就能看。
      
      寒赢被她这孩子气的动作逗得嘴角又忍不住翘了翘。
      
      重颜气结,看了看寒赢,委屈地嘟起了嘴。
      
      公子对他和对小姐,简直是两幅面孔!
      
      木符木头做成的,大概是经过某种特殊的处理,黝黑发亮,看起来不像是木头原本的颜色,不过比金符的做工精致,除了大大的篆体木字,上头还有许多云雷纹,甚至连木字上也刻着。
      
      温温看过,还了回去。
      
      牛牛本来已经跑到前面去了,看到主人没跟上来,又跑了回来。
      
      温温瞥了一眼,一边抬脚往前走,一边问寒赢:“那个人是金城的城主吗?”
      
      寒赢道:“不知,我从未见过金城城主。”
      
      温温猜测:“随手就把金符送人了,肯定是。”
      
      回想起那双笑得眉目含情的桃花眸,温温感叹道:“金城城主也是个帅哥。”
      
      帅哥?
      
      也?
      
      寒赢脚步一顿,这是说他也帅了?
      
      夸他帅,也夸那个人帅,寒赢一时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恼,感觉怪怪的。
      
      三人一狗在花园里散着步,这副场景落入因烦闷而靠在窗边赏风景的柳依眉眼里,丹凤眼中的柔顺变成了恼怒,手里的帕子扭成了麻花。
      
      说有事,就是陪那个女人逛花园吗?
      
      丫鬟青梅端过来杯茶:“小姐,您的茶。”
      
      柳依眉心不在焉伸手,又猛地受了回来:“哎呦,你想烫死我啊?”
      
      青梅跪下来,一脸惶恐:“奴婢知错。”
      
      柳依眉伸手在她手臂上用力拧了一下:“下次小心一点。”
      
      青梅疼得眼泪在眼眶里直转悠,但是依旧直挺挺地跪着,一动不动地端着那杯热茶。
      
      直到手臂都端得快没知觉了,才听到头上传来淡淡的声音:“行了,下去吧。”
      
      “是。”
      
      青梅咬着牙站起来,缓缓退了出去。
      
      离了柳依眉的视线,青梅把杯子放下,挽起袖子看了看,青紫一片。
      
      世人都道柳家姑娘温柔贤惠,只有她这随身侍候的婢女才知道,那都是表象!
      
      丝毫不知被某些人当成了眼中钉的温温,怀揣着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件礼物,愉快地遛完了狗。
      
      辞别寒赢,在重颜的带领下回了自己房间,喂了狗子和鸟儿,沐浴过后,躺在矮榻上辗转。
      
      她很累很累,可是,到了新地方,有些认床。
      
      而且,她有心事。
      
      莫名其妙和牛牛穿越到了古代,没家没亲人没朋友就算了,还没钱没财!
      
      好不容易在下山时遇到了寒赢,还是个城主,抱了这根大腿,也算是暂时有了安身立命之所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不能一辈子都靠寒赢,当然也靠不了,萍水相逢,他能带她回来,让她住下,已经算仁至义尽了。
      
      胡乱想了一阵,温温突然想起今天在街上想买长福时的窘迫。
      
      唉,到哪里都一样,没钱万万不行,先赚钱吧,有了钱才能做下一步的打算。
      
      明天先上街看看有什么商机。
      
      主意打定,温温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翌日,在丫鬟春树一次又一次的叫唤下,温温终于起了床。
      
      来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在床上睡觉,昨晚又想心事想到半夜,让她一不小心睡到了日上三竿。
      
      望着外面明晃晃的日头,温温边洗漱边问:“现在几点了?”
      
      春树道:“已经是巳时三刻了。”
      
      温温默默换算了一下时间:“你家城主现在在干嘛?”
      
      春树道:“按照惯例,城主现在应该在大厅处理政事。”
      
      身为一城之主,每日上午须在城主府处理城中大小事务。
      
      处理公事啊,那不能打扰了。
      
      温温看了看小丫鬟,找丫鬟借钱也太为难她了。
      
      听说在古代做丫鬟都很穷。
      
      “小姐,早点现在上吗?”
      
      “嗯。”
      
      春树得了允许,把早点端了上来。
      
      温温低头一瞧,白粥和几样小菜。
      
      虽然清淡,不过挺合她的胃口,比昨晚那清水煮什么合适。
      
      吃着吃着,温温突然想起昨晚在花园中看到的玫瑰花,不知道做成鲜花饼会不会好吃?
      
      “春树,你家老夫人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启禀小姐,一般老夫人他们出去避暑,会到中秋前回来。”
      
      那还有好久呢,温温轻松起来:“一会我们去花园遛狗。”
      
      遛狗遛鸟的同时,温温摘了一些玫瑰花。
      
      春树一边心疼花,一边担心自己受责罚:“小姐,这花摘不得,这是老夫人最喜欢的玫瑰花。”
      
      “她不是中秋才回来来吗?那时花都谢了,她又不知道。”
      
      “可是……”
      
      温温神秘一笑:“这花我有用,她知道了肯定不会怪我。”
      
      两顿饭下来,温温对这里的饮食水平有了一定的了解,要是那位老夫人吃到了鲜花饼,肯定不会怪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