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12章 ...

  •   不同于羽林暗卫。
      
      羽林卫是兵统司编下的正式军队,入兵册受封号享俸禄,拥有四大疆军同等待遇。
      
      皇帝还特赐其刑狱及监察职能,羽林卫左右协领分兼刑狱司副司狱、监察司副司监。三法司之中,羽林卫独占两席,几乎是用左手管理右手,其中权利用恐怖形容也不为过。
      
      与此同时,一明一暗,皇帝手下的两只亲卫底牌,表面从无交涉,但却同根而生。
      
      羽林卫可以说是一堵墙,挡住了外界对羽林暗卫的窥探,让他们像是一柄无形的铡刀悬在每个人的头顶。
      
      同样,羽林暗卫是他延伸入泥泞的触角,让其能在阳光下渗取更多的阴暗力量。
      
      凉霄知道他执行的很多任务中都有他们的身影。但这样直面,却是第一次。
      
      “那有人!”羽林卫听到屋顶细微的声音,准备追击,却被人拦下。
      
      “你们抓不到他,看好这里。”
      
      凉霄翻身离开,却在听到这个声音的刹那,浑身僵住,那是一种无需反应,深入骨髓的恐惧。
      
      羽林卫现任最高首领,左协领图川,来自边域之族涂兰氏,祖上三代皆是连寒门都算不上的平民。
      
      但就是这样一个毫无背景的异族人却在两年前的科朝武试上以一种轻易到近乎羞辱的方式碾压所有世家子弟武将高官,立于殿首入仕羽林卫,并以骇人速度步步高升,成为眼下皇帝面前最得意的人之一。
      
      暗色的黑夜,云遮星月,却遮不住青砖飞檐之上那道冷肃如万丈冰渊的身影。
      
      不同于元慕照的张扬矜贵,元储棠的孤高清华,这是一个……让人难以形容的男子。
      
      眼眸中似盛满怀冰雪,若纳浩瀚百川,一边是凌云破空般的盛势凌然,一边又是久望无底的深邃寂灭,明明锋芒毕露却又沉敛至极,复杂,神秘到极致。
      
      凉霄手心握出血痕,嘴角隐隐发白,望着眼前人。
      
      “这是我的任务。”
      
      “什么任务?密谋造反吗?”
      
      “我——”
      
      “无需与我解释。”图川目光淡漠,冷声打断。
      
      “你的忠心律法自会评断。”
      
      “你什么意思?你想把我关入刑狱司?”凉霄不敢相信“你明知——”
      
      羽林暗卫靠着皇帝的庇佑几乎得罪过朝堂所有高官世家,甚至连皇族宗亲都对他们的存在深恶痛绝。
      
      之前也并非没有羽林暗卫涉案入狱的先例,却没一个能完整走出大牢。不是四肢俱断、挑筋断骨变成废人,就是削鼻挖耳、剖心刀刮,变成死人。
      
      凉霄“把我带回暗营,等到水落石出,自能证明我的清白。”
      
      “暗营?”图川轻笑“当了几年暗主,却不见多少长进,走吧,你不会希望我动手的。”
      
      毫无转圜的余地。
      
      凉霄如坠冰窖。
      
      他明白自己根本不会是眼前人的对手,可现在若是束手就擒,等着他的就是万劫不复。
      
      牵涉到废太子甚至还触犯到皇帝最敏感的军权,不管镇国公府是不是留有后招能够全身而退。他都会死,或是生不如死!
      
      “好,我跟你走。”凉霄双拳握紧又松开,颓然低头,看似认命,但就在抬头瞬间。
      
      “框——”
      
      一排暗器从他袖中射出,淬了毒的冰刃散发出淡蓝色的幽芒。
      
      图川轻侧挥开,连衣袖都没沾染半分“冥顽不灵!”
      
      凉霄越身逃离,后面紧追不舍,如同猎豹盯上了一只绝望的幼崽。
      
      一根从路边捡起的木棍用了五分力射穿左腿,凉霄伏倒在地,脸上已无血色。
      
      暗巷里,图川慢慢走入,低头看了一眼他。
      
      “说了,你不会希望我动手的。”
      
      “为什么?”凉霄厉声质问“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抓他进暗营还是刑狱司,对他对皇帝而言没有任何区别!
      
      人在旁观看戏的时候总是最清醒,能简单明了一针见血猜透其他人的心思。可轮到自己却无一例外,总问一些显而易见的傻问题。
      
      在疑心方面,皇帝向来一视同仁,他不会介意用一个可能背叛的工具来让那些压抑已久的臣子出口气。
      
      毕竟,一旦起了念头,宁可错杀万千也不会放过一个。
      
      这些是他“点醒”云震山的话,如今一语成殇。
      
      凉霄抽空了所有反抗的力量。图川上前,准备抓人回去。
      
      但还没有碰到他,人就在眼前凭空消失,如同一团空气,炸裂在了空巷里。
      
      “凉二!”图川眯眼。
      
      “咻!”
      
      “咻!”两支响箭连射入空中。
      
      “大人赎罪!”
      
      把图川紧急叫回来的羽林卫单膝跪地“别院所有人都已被押回刑狱司,只是——只是,我们把整个院子都刨地三尺,也没有找到兵符!”
      
      没有证物,他们就会非常被动,整个案子也会陷入僵局。而此时镇国公已被擒拿,想后悔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也晚了。
      
      图川想到凉霄,目色微微一沉“留几个人继续找,真的兵符没有,假的还少吗。”
      
      羽林卫身形一顿“是。”
      
      ……
      
      “凉二,这次都亏了你。”
      
      在京郊路口被拦下之时,凉霄就暗地留下了消息,没想到真会用上。
      
      凉二扶着凉霄,从别院隐秘绕到城中民宿街,进了一间废弃宅院。
      
      屋外破败,屋内却收拾得干净,想来是一早准备好的隐匿据点。
      
      “霄主,你先处理一下伤口,我去看看有没有人跟来。”
      
      “不必了,他要是来了,我们谁都跑不掉。”
      
      凉二想想,点头“那我去拿药。”
      
      凉霄简单处理下伤口,凉二在旁边忍不住道“接到您的消息我就赶过来了,但霄主,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个人,他要抓你?”
      
      凉二不过十七八岁,从暗营出来五年,在一等暗卫中排行第二,擅长各类幻术和地遁之术,武功虽算不上冠绝天下,但江湖朝堂能打过他的也没几个。
      
      可对图川,他却连名字都不敢提。
      
      “我也想知道,他为什么要抓我。”
      
      缓了一口气,凉霄终于能够静下心思考,今晚这出大戏背后的阴谋。
      
      所以,他只是被牵连了?设局人的目标是镇国公府和太子逆党。
      
      还是,这本就是针对他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