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13章 ...

  •   这种可能,并不大。
      
      毕竟他从未真正露面于朝堂,也没向任何人提及过自己的计划。
      
      唯一的不寻常,是图川的出现。
      
      羽林卫虽然担有数项职权,但与其他常务官部不同,没有皇帝的示意,他们不会主动插手朝堂政事。那么,皇帝稳坐深宫,在最短时间内获得消息的渠道……
      
      凉霄闭眼,心不自觉抽痛。
      
      不会的,她不会这么做。
      
      她根本没必要,也——不可以这么做!
      
      “霄主。”
      
      凉二有些害怕地看着他越发青白痛苦的脸色“您不如在这先养伤,如果国公府能安然无恙,那您拘捕违命也是情有可原,皇帝或许不会深究。”
      
      凉二说这话也没多少底气,毕竟图川代表的是皇帝。一个暗卫可以不够聪明不够强大,却一定要“听话”。不管是被冤枉误解,还是权衡后的毁灭放弃,只要一声令下,他就该毫不犹豫地交出自己的命。
      
      很残忍,却是无数人验证过的事实。
      
      凉霄垂眸,冷淡一笑“随他如何。”做了决定,他就已然背叛。
      
      现在,不过是在一个不合适的时间点砍去他的后路,迫他孤注一掷。
      
      凉二叹了口气,只当他是气话,刚想再劝慰几句,就听见凉霄说。
      
      “你,去找凉月。”
      
      “月主?”凉二呼吸微沉“您——”
      
      凉霄能看清的,凉二自然也猜到几分。他没怀疑过凉霄,认定他是被引入了陷阱,那这个布下圈套的人……
      
      “虽然没有证据,但月主,嫌疑太大。”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皇帝在羽林暗卫中设立两位暗主,也不是没存让他们互相竞争互相牵制的打算。这几年凉霄和凉月很少涉足对方的势力,倒也算“平衡”。
      
      可今时明显不同往日。
      
      凉霄倔强摇头“不会是她,就算是,你盯着她也没错。”
      
      凉二垂眸“那如果发现她……是否立刻动手?”
      
      这动手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凉霄闭眼,久到凉二以为他已经用沉默拒绝时,一道疲倦至极的声音响在安静角落。
      
      “让凉四去,把她带回来。”无论是死是活!
      
      灯火通明。
      
      寒山国寺外人马聚集。
      
      云夕瑶从睡梦中惊醒,骤然发现自己院中人声吵闹,其中还混杂着男子的声音。
      
      一瞬间,她以为是元慕照又来胡闹,可仔细听着却发现不对劲。起身,走到窗边。
      
      “怎么回事?”
      
      门外,正与人争执的丫鬟看到房内蜡烛点亮,也立刻跑了进去“小姐,您还好吗?外面有官兵,说是,说是——”
      
      “官兵?说什么?”
      
      “这,他们,他们好像说是有人偷了什么东西,要找小姐确认。”
      
      “什么东西?谁偷的?”
      
      “这个,奴婢,奴婢也——”
      
      听她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云夕瑶顾不上没人伺候,披上衣服就往外走。
      
      但当房门打开的瞬间,她却意识到恐怕出了大事。
      
      整齐划一,身穿青色蟒服的军卫在院中站成两队,满面肃杀,半低着头。
      
      中间,为首那人走上前来。
      
      明明他身后只是寺庙中最寻常的斑驳灰墙,却让人有种身处荒原丛林,面对孤傲兽王的窒息感。
      
      系统不断地提醒着云夕瑶新攻略人物的出现,她却像是被摁入刺骨冷水,浑身冰寒。
      
      无视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图川抬动手指,灰头土脸的露儿就被羽林卫像破麻袋一样扔上前。
      
      “小姐!小姐救命啊!救命啊!”
      
      “小姐,我没有偷东西,您救救我啊!救我!”
      
      露儿被吓得没了半条命,匍匐在地不断哭求。
      
      这一声声的惨叫,终于让云夕瑶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们,你们是谁,为什么抓我的丫鬟?”
      
      “云小姐没有否认,很好,至于为什么——”
      
      身后羽林卫闻言,挥手挑剑。
      
      莹白玉石落地。清脆的声音晃动所有人的心绪。
      
      “这是你的丫鬟,从你房里,拿走的你的玉佩,云小姐有印象吗?”
      
      “我——”
      
      图川目光在她身上一扫而过,却有千斤重量“很难回答?”
      
      云夕瑶呼吸困难,下意识摇头,然后小心看了眼地上的玉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有上百块玉佩,记不得。”
      
      图川看向露儿“你有什么办法让她记得?”
      
      露儿瑟瑟发抖,隐约意识到自己是偷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事到如今,她不敢再瞎说半个字。
      
      “这是我从小姐梳妆台下的玫色粉盒里找到的,你们去看,夹层凹陷处一定还有印子在!”
      
      说完她又哭着扑到云夕瑶脚下“小姐,小姐你救救我,我不是要偷东西,我只是想要救你!”
      
      救她?救她什么?
      
      这丫鬟是疯了吗!
      
      看清玉牌上腾云而飞的龙纹,云夕瑶暗道见鬼。由于攻略值不够,系统帮不上忙,她根本无法解释,甚至不知要解释什么。
      
      前去搜查院子的羽林卫已搜到粉盒出来,图川把玉佩甩入,严丝合缝,完整嵌入。
      
      “这粉盒不知从何而来,她可以随随便便进出我的房间,自然也可以轻易塞一打子虚乌有的东西。”
      
      “所以,你是不承认私藏废太子兵符。”
      
      图川周声漾起淡淡肃杀之气,不再打哑谜。
      
      “什么?!”云夕瑶瞪大眼睛看着他,又迅速低头不敢置信的盯着盒中的玉石。
      
      图川神情格外冷淡,后面早已虎视眈眈的羽林卫上前把云夕瑶团团围住。
      
      云夕瑶心乱成麻。
      
      她很清楚自己来这里的唯一任务就是“谈恋爱”。不管是宫斗商战、官场江湖还是捉鬼修仙,不过是一出出剧目后的旁白背景。
      
      可即使如此,她也知道太子私军代表着什么,以及牵涉到此事中的她会面临的局面。
      
      但废太子的东西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元慕照设计在戏耍她?
      
      不,不对。
      
      他接近自己的目的虽然不纯,但更多是想拉拢国公府,没必要这么早就杀鸡取卵。难道……是废太子的人?还是说——
      
      不过一息,云夕瑶脑中已千回百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