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11章 ...

  •   老张勒紧马缰“军爷,这这是怎么了?我们是进京进货的。”
      
      “我管你进货还是崩丧,都下到一边接受盘查!”卫兵上前,抵住马车,把他们往旁边拉。
      
      初春的夜寒露重,一群人被堵在路口冷得搓手,但却完全没有放行的意思。
      
      “军爷,不是都查过了吗,什么时候可以让我们走,天亮前要是赶不上早市今天的生意就黄了!”
      
      “是啊,主家还等着我送的菜做早膳,要是迟了我这差事,哎!”
      
      拦路的卫兵显然是收到了命令,但这命令只限于拦住此时进内城的人,真正做主的还未出现。
      
      又过了半炷香,一个小兵噌噌噌的从远处骑马奔来,到近前勒住马,目光从老张几人身上匆匆扫过,然后道。
      
      “放行吧!贼人已经发现!”
      
      “得嘞!”
      
      一声令下,栅栏终于拉开。
      
      这个小插曲让凉霄几人心生警惕,进城后刻意绕了几圈,换了新车后,才慢慢驶入一处仿照江南园林建造的亭台别院。
      
      水廊楼阁,九曲回肠,石岸青石,高低曲直。
      
      站在任何方位看都是一幅完美的图画,但无论哪个角度,又都难以窥探全貌。
      
      园如其人。
      
      当初元氏上位后,下旨封赏拥护他登基的一众人马,其中,功劳最大的就是云氏和崔氏。
      
      一个封为宗亲郡王,另一个授予一品国公,并许诺他们的子孙可以永续继承爵位,如今已经承袭至第三代。
      
      凉霄手里也有不少云震山的资料。此人有能力有胆识,又懂得收敛进退,就连此次,皇帝查到他与太子有所牵连,也没有像对其他家族一样立刻发落,只让他暗中调查。
      
      不过,事实恐怕要让他失望了。
      
      “国公爷果然是太子的人,差点让你金蝉脱壳了。”
      
      “可惜,还是忽略一些人。”云震山停下手里的写写画画,从桌案前抬起头“好在,一切还有余地。”
      
      从出生就是公府世子,入仕后即为高官重臣,即使年过四十,云震山依旧神色俊朗,翩翩如玉。
      
      这是顶级世家贵族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绵长深远的时光雕刻沉淀而来的沉稳自持。
      
      “你混入国公府为的就是兵符,所以是凌王的人还是——皇帝?”
      
      “我之前是谁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愿意帮谁。”
      
      云震山轻笑叹息“太子已死,所有筹谋皆作废,我没有处理掉兵符,不过是缺少时机罢了。”
      
      凉霄似笑非笑“你是想告诉我,镇国公府想退出夺嫡之争?”
      
      “皇帝只有四位皇子存活至今,太子已死,南王无即位可能,剩下的就只有身染重疾的九殿下与凌王,还有争的必要吗?”
      
      “陇氏当年也是天子,元家不一样逆天而行,南王和九皇子未必就肯认命。”凉霄笑容冷漠“皇帝疑心有多重国公爷比我清楚,一旦起了念头,宁可错杀万千也不会放过一个。”
      
      闻至此言,云震山终于脸色微变,凝眉间鼻梁隐出深深刻纹。
      
      是啊,他比谁都清楚,天下最不值钱的就是皇帝的信任。
      
      元氏开国至今一共颁下十卷丹书铁卷,授君王之命,可免死罪。
      
      可现在除了崔家和云家以外,其他家族衰败的衰败,灭亡的灭亡。
      
      那枚免死金牌非但没能保住他们的命,反而成了催命符。
      
      皇帝的信任让他愿意交出部分权力,但若是某一天他突然想起这份权利可能对自己造成的威胁,信任顷刻间就会荡然无存。
      
      那么多前车之鉴,让他想心存侥幸都无法自欺欺人。
      
      可惜,太子真的太无用了,或者说是羽林暗卫太能干,他给了不少助力,最后还是一败涂地,现在更是被皇帝猜忌,加速了对镇国公府的清算。
      
      云震山缓缓抬头,看着面前的冷峻少年“你想怎么做?”
      
      知道对方已然动摇,凉霄上前一步。
      
      “国公爷刚才说的没错,比起凌王,其他几位皇子毫无优势。趁着他们未动心思,羽翼未丰之前直接除掉,这场斗争才算彻底结束。”
      
      “其他暂且可以从长计议,兵符必须尽快送出城,我的人已在城外接应。”
      
      “这是自然。”
      
      云震山沉眸,从书案前走下,想要接过兵符,但凉霄却一直没有动作,反而慢条斯理地坐下。
      
      凉霄“东西自然要送出去,但却是由我来送。”
      
      聪明人说话几句就能明白对方的意图。
      
      同样的目标能让两个人迅速结为同盟,但谁都希望自己手里握有更多的利益和筹码。
      
      云震山沉默片刻,点了头,是退了一步,也是给出诚意。
      
      “老爷!”
      
      “老爷!出事了!”
      
      言谈寂静中,门外管家突然高声大喊,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兵马喧哗。
      
      “老爷,出事了,外面围了一群官兵,马上就要冲进来了!”
      
      云震山锋利的目光瞬间射向凉霄。
      
      “若是我,你现在早已被擒住。”凉霄起身“看清楚是哪个官部的人?”
      
      “黑灯瞎火的瞧不见啊,老爷,您快走,要是被人发现您还在京城就麻烦了!”
      
      管家焦急催促着云震山离开,凉霄却已消失在了屋内。
      
      “把门给我撞开!里面的人无论是谁全都拿下!”
      
      “是!”
      
      紧闭的大门被撞的哐哐作响,似乎要把整扇铁门踏平,不一会,云震山也已走到外院。
      
      “老爷您?”
      
      “暗道口也被人堵住了。”云震山眸中风雨预来。
      
      今晚到底是谁在背后谋算!
      
      从一开始调转兵符的计划就已败露。那人故意放他的人回来,就是为了瓮中捉鳖,拿贼拿脏。
      
      可满朝堂,他想不出谁能做到这一步,甚至镇国公府别院的暗道都了如指掌,完全堵死了他的退路。
      
      不只是云震山,凉霄此刻也是怵然惊心。
      
      他越上屋顶,门外足有近百侍卫。
      
      这点人于他不算什么,真正让人恐惧的是,他们身上的——青蟒服!
      
      灯火照耀下,盘旋缠绕的巨蛇如同腾飞而起的恶兽,发出死寂光芒。
      
      蟒历来唯太子可用。
      
      但在今朝,却是独属于皇帝亲兵,羽林卫的图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