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10章 ...

  •   “这就不晓得的了,不若表哥亲自去看看。”
      
      云夕瑶笑容诚挚得刺眼,萦绕着若有似无的暧昧。
      
      凉霄回过神,差点忘了眼前的人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小白兔,立刻岔开话题“不必,随便问问罢了,山上清冷,表妹还住得惯吗?”
      
      看对方不上钩,云夕瑶也见好就收,这种事情给个口子,自然会有人往下撕。
      
      接下来,凉霄一直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云夕瑶闲聊。
      
      足足半个时辰,攻略值一分没涨,有用消息一句也无。
      
      想到还有那么多麻烦事要处理,云夕瑶耐心隐隐透支“表哥,我很好,该准备的都准备,你还有事吗?”
      
      看完自己想看的,凉霄终于收回目光,起身告辞。
      
      “没事了,你休息吧。明日我再过来。”
      
      “好,表哥慢走。”云夕瑶淡笑点头。
      
      在关上门的刹那,两人笑意同时收敛。
      
      凉霄慢慢下楼,却在出院前,不自觉走到了对面的侧屋前。
      
      凉月和南王从无交集。
      
      可不知为何,听僧人说起元储棠带了个侍女去拈花楼时,他第一直觉就是她。
      
      所以是她受伤了吗?伤的重不重?
      
      房里,凉月早已睁开眼,靠着床榻。
      
      听着他靠近。
      
      又听着他离开。
      
      凉霄到底没有勇气推开那扇门门。
      
      对凉月,他的确有所隐瞒。
      
      这次太子谋逆案掀起的不只是表面那点血腥,而是在向所有人传达一个信号。
      
      皇帝已经老了!
      
      即使他握有至高权势也摆脱不了衰老死亡的命运。皇子士族蠢蠢欲动,他们若不另找出路,结局必是被人挫骨扬灰,成为帝王陪葬。
      
      而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只要压对了筹码,从龙之功不仅能安身保命,更能让他平步青云。
      
      所以他一定要拿到兵符,借着镇国公府和太子余党的力量来构建自己的势力!但这一切太危险,危险到他不敢相信任何人。
      
      望着一墙之隔外的那人,凉霄目光含着祈盼与温柔。
      
      可偏偏,他又希望她能信任他。
      
      寺中的檀香清静悠远,有安神之效。
      
      但今晚的香格外香甜,云夕瑶握着书卷没看几眼就昏昏入睡。
      
      “小姐,你睡了吗?”
      
      听不到声响,露儿在门外小声问着。
      
      “小姐?”
      
      连唤了两声没有回应,露儿鬼鬼祟祟查看周围,见没人,立刻提起衣摆溜进屋内。
      
      屋里,云夕瑶双眼紧闭,软软倒在榻上。
      
      “对不起小姐,我也是无可奈何,您这样一定是中了邪了,等我把东西给到天师,他一定可以救您的!”
      
      露儿忐忑默念,然后快速跑到窗台下,按照那人描述的图样翻找起来。
      
      首饰衣物散了一地,终于在一个小粉盒的夹层里扣出了一块玉佩。
      
      美玉无瑕,触手生温。
      
      露儿心咯噔一跳,又快速比对图案。
      
      她没读过书,上面的字看不懂,但那像龙又向蛇的花纹让她确定,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东西。
      
      露儿小心揣着玉佩,一路躲着人来到马房,忍着臭气从墙角扒出一处小洞,把东西塞了进去。
      
      兵荒马乱地完成任务后,露儿松了口气。
      
      山门外。
      
      早就等候多时的中年男子听到声响,快速扒开杂草,从里面取出兵符,刚准备走,身后却突然传来声音。
      
      “拿了东西就准备走?”
      
      “谁!”男子似是没料到自己的行踪会被察觉,四处张望“谁在说话?”
      
      “来帮你的人。”
      
      终于察觉有人在屋顶,中年男子一个越身也踩上了房梁,二话不说就出手。
      
      可他压根不是凉霄对手,两招过后就被擒住。
      
      “我知道你是谁的人,也知道山下还有接应,带我去见你家主子。”
      
      “我就是,就来寺中偷点东西拿出去贩卖,什么主子,什么接应,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凉霄扯开他的领口,震出玉佩“太子岭南私军的兵符,你可真会偷。”
      
      “你怎么——”男子脸色发白“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不必知道,走!”
      
      凉霄不再废话,揪着人飞身离开。
      
      “这位公子,不,这位少侠,你走错了!”
      
      “是南边,接应的人在南边!不是往这走啊!”
      
      知道自己搞砸了事,中年男子急得一脑门子汗,想把人引到其他地方去。
      
      “闭嘴!”凉霄伸手直接卸掉他的下巴。
      
      兵符的事情暴露后,云震山一定会想办法把东西送出去。
      
      但很少人能猜到,他居然会将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自家痴傻女儿的梳妆盒里,再让人移花接木。
      
      整条线里,云夕瑶,甚至刚才那个丫鬟都不清楚自己到底经手过什么。
      
      要不是凉月,连他都被骗过了。
      
      山下,一辆不起眼的青灰马车停在竹林口。
      
      “老陆怎么还没下来?不会是出事了吧!”
      
      “老张你急什么,按计划来,再过半盏茶人还不到,我们就回去禀报老爷。”
      
      “原来云震山真的还在京城!”凉霄从树下飞落,把老陆摔在了马车上。
      
      “你是什么人!”
      
      刚说话的两人立刻跳起。
      
      “兵符在我手里,带我去见云震山。”凉霄一招挑落他们手里的剑“别说废话,不然我现在就叫人过来。”
      
      “别!”两人齐声大喊,然后飞速对视一眼。
      
      一旦和废太子牵扯,不管是谁必是死路一条,牵连九族。
      
      按照计划,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都该被锁在国公府内,他们取出兵符后可以顺利出城,连夜离开京都,等到一切平息后,国公爷再安排人回来,筹谋后续。
      
      可再低调小心还是出了差错!
      
      好在这少年似乎别有所图,并没有将他们人赃并获,若是老爷能说服或是……解决他。
      
      老张暗暗盘算,继而松口道“好,你不要冲动,我们这就带你去!”
      
      马车按照原定计划往回赶,三人没再耍花样,但即将进入内城之时,却被堵住了路。
      “
      吁——”
      
      “停车停车,所有人都下来!接受盘查!”
      
      “都停下!全都停下!”
      
      路口,不知何时多了一对卫兵,举着火把设了路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