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离开先生住处,心还想着回去确认一下上官云青是不是真没了命;万一先生的判断错误,自己不正好失去了一次很好补救失误的机会;从他口中掏出女孩的去处,也省了不少的麻烦。心里一横,走到路边拦了打了辆车便直奔医院而去。
      这时寸头青年心里一阵美滋滋,算是亲眼目睹了檀香龙眼玉骷盒和透有诱人光泽的玉片;想把这个特大喜讯快点告诉古一刀。
      刚一踏进门医院的大门,就听到传言说古医生涉嫌杀人,警察正在全力追捕。这可把自己吓了一跳,快步找到一个人少的地方拉过身边的护士打听事情的真伪。
      护士小姐脸怒气愤,挣扎的身体道:“干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松开拉着的手:“我刚经过这里听说里面出了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一个趔趄刚站稳,板着脸:“你谁吖!”抬头看了一眼寸头青年:“当然是真的,你没看见这里有那么多警察吗!”
      寸头青年知道有点自己有些冒失,表现一副很诚恳的样子;一点看不出没有对之前耄耋老者的态度,边点头边道:“我就是太心急了,能不能说一说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护士小脸一扬,毫无避讳道:“古医生涉嫌谋杀一名刚入院的患者,现在正在紧急抢救。警察也正在全力搜捕;目前还不知道抓到了没有,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寸头青年摸着头发傻笑一声:“嘿……我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是医院发生了凶杀案;看到这里有那么多警察,所以才好奇地问一下。”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好奇什么!难不成你窝藏了罪犯!”
      “你可别血口喷人!”寸头青年身子向后一仰:“只有医生认识病人,那有病人认识医生;再说古医生是谁我都不知道,跟他八杆子都打不到一起,怎么可能认识!”
      “我看你就像!”
      “绝对没有!”
      “油腔滑调!谁知道呢,说不定你就是来这里打探消息的。”
      寸头青年大喊冤枉:“摸着良心说话,真的没有。像我这么一个新时代的大好青年,怎么会可能干出窝藏罪犯的事情,说出去也没人相信不是。”
      护士即刻转身离开,语气还带着点刁钻:“那你该干嘛干嘛去,老娘可没有功夫陪你在讨论没有营养的话题。”
      寸头青年‘哎’字还没有说完,护士就走得老远,在原地只留下一阵香风给自己品味。  
      寸头青年低头细想,既然古医生都出事了;那自己还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此地也绝非久留,还是尽快地离开为好。
      自己这么正常的一个人,突然无缘无故向她的打听这个,难免不会让人起疑心。
      指不定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要是让护士和自己对话的风声传到现场办案警察的耳朵里,那就真成八毛变成了一吊二,亏大了。
      眼珠了在眶里遛达了一圈想到了古一刀曾经口中提到的先生,倒不如绕过他直接去找他,告诉这一重要发现。
      刚下走两步,古一刀的坐上的那辆车风驰电闪般行驶正经过医院门口。
      “师傅,停一下!”
      伸出手遮住半边脸,眼睛眺出车外正好看见寸头青年一步三回头的往下走。
      古一刀叨咕了一声:“他怎么会在这里。”
      几辆警车闪着灯在寸头青年身后一闪一闪的不断跳动,心里预感上官云青一定是被发现了,匆匆顺手摇下玻璃伸手招了招。
      “老梗子,老梗子,你跑这里来干什么,快上车!”
      低着的头老梗子,闻声有人叫自己名字;便抬头四下看看,才知道正是古一刀坐车车里。向后看了一眼,见没有情况;三步并两步跑到车边。
      “古医生,我正要有重要的事情找你说。”
      古一刀快速打开门:“少啰嗦!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赶紧走!还愣着干什么,上车!是不是怕没有人知道我在这,还回头看!”
      “呃……好……”
      老梗子也不慢,多年浪际社会练得一逼好身手;呲遛一下,整个身子像泥鳅滑进了车内。
      古一刀分咐道:“师傅,开车!去五里店蔬菜批发市场。”过了几秒钟见停着车没一动静:“师傅,怎么不走啊!”
      司机知道他内心焦急,嘴角撇的笑了一下:“别急!”
      “你就别磨蹭了,赶紧走!”
      司机断定他一定有要紧的事才会这样催促。于是便心生一计,借这着个机会得敲他一回竹杠才行,累了大半天到现在几乎一个子都还没进口袋,放着嘴边的肉不吃,错过了也难得遇上第二回。
      师傅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那地方太远又偏,路也不好走,估计得加点钱才行!”
      古一刀一听,板着那块要僵死的脸,知道这明显就是在敲诈。可后一想,要是再不离开,给警察抓住那就另当别论了。
      “行行行,你说多少都行!现在能走了吧。”
      “我说多少都行!”
      古一刀催促道:“少不了你的!”
      师傅满意点点头:“这可是你说的,别到了地不认帐。”
      古一刀:“不会,走吧!”
      师傅这才重新起动车子绝尘离开。
      说到五里店蔬菜批发市声,那可算是云海市最为偏僻的一个市场;常年除了来这里做小生意买卖的人在这里穿梭,一般人很少人没事会往这里走动。想想心里就堵得慌,要不是为了逼难,才懒得没事走到这鸟不拉粪的地方。
      车一停下,师傅张口就来:“两百!”
      古一刀瞪着眼:“才多远的距离就要两百,怎么不去抢。”
      师傅:“这可是你说我要多少都给,想反悔吖!那我重新给你拉回去!”
      古一刀想尽快摆脱他的纠缠,心里很不快从口袋掏出钱扔给他:“行,算我倒霉!”
      “这就对了,警察是在找你吧!”
      古一刀愣着身体,又掏出好几张:“事就到这,别说出去。”
      师傅把钱装进口袋:“我是个生意人,什么都不知道。”
      “最好是这样!”
      古一刀和老梗子,匆匆便拐抹角的走过一段路,掏出钥匙对着锁孔来回鼓捣几下。
      推开门,一身疲惫坐下:“进来吧!”
      老梗子贼眉鼠眼前后看了看是否有人跟踪,确认好后,这才放心跟进了古一刀的门。
      古一刀道:“放心吧,只要那个司机不说。这地方还是比较安全,没有人知道。”
      “就怕那家伙出耳反耳,回头把我们的行踪告诉给警察。”
      “你有什么要紧的事和我说,说完好走!”
      老梗子脚还没来得急歇一下:“按照您的分咐,我发现在了檀香老眼玉骷盒的线索。”
      古一刀:“这事我知道,还有吗?”
      老梗子:“你知道?古医生,你怎么知道的。”
      话一问完,立刻招来古一刀一句冷冷的话:“这不是你该知道的!”
      老梗子马上闭口,不是你一直让我去查这件事,现在有了眉目却说已经知道;那不是明着在耍自己玩,累死个孙子还真不用尝命。
      想归想,也不敢当着他面发泄不满情绪,自己可是知道古一刀的厉害,手段使起来那可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我们是不是想办法拿回来?”
      “现在在警察手里怎么拿?”古一刀问道。
      “高简不是在那里,找他就行!”
      古一刀从位子上站起来:“我差点把他忘了,找个机会通知他想办法弄出来。”
      “这事好办!”
      走到桌边,古一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医生用托盘打开,里面装的全是各式各样的医用工具;手在上面挑选了一把手术刀,两指就捏起其中对着老梗子比划。
      “还有吗?说点我不知道的听听。”
      锋利的手术刀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老梗子道:“古医生,你别老拿这东西在我面前晃,让人看着心里发寒。檀香龙眼玉骷盒现在落在了警察手里,伤者可被送往你所在的那家市里医院。”
      古一刀将手术手扔回进托盘里:“警察就是为他来的!因为人是我杀的,警察不找我还能找谁!你以为我会闲着没事,带你跑到这鬼地方来看别人卖菜么。”
      老梗子‘啊’的一声:“古医生,还真像外面传言是你干的!”
      “那个司机都闻出了一点味,你怎么还在鼓里不开窍。”
      “都怪我太愚钝!”
      古一刀没有接他的话:“这里是我一个临时避难所。现在外面风声紧,出去多长个心眼别让警察把你也给盯上;还有尽快让高简想办法快点拿到檀香龙眼玉骷合,并查找跟随上官云青在一起的那个女孩。”
      老梗子:“找她做什么?”
      “我还有些话要当面问问。”
      “是……”
      幽幽的声音在门外先声夺人问道:“是什么样的女孩,能让古医生如此惦记!”
      老梗子马上反应过来看着古一刀:“警察这么快跟了上来!”

      古一刀挑过头警惕:“听口语气不像!”对着门:“什么人?”
      古一刀给他使了一个默许的眼神,老梗子手迅速摸向医用托盘拿起里面的一把手术刀。
      关闭的房门轻轻被推开,外面腰杆挺直的整齐站着好几个人,有男有女挡住门口。
      身边的一个人做了请的手势:“天爷,他们在里面!”
      夜无天手摸戴在无名指上镶嵌的大金翡翠戒指放在嘴上哈了哈,一脚跨入开门见山的道:“那个地方,对人的诱惑真是太大,我也想去分一杯羹;可惜先生深居简出、足不出户不见外人。我是求道无门,冒昧的来打扰你;想见他老人家一面,不知足下能不能带我和他见上一见。”
      古一刀:“你?”
      夜无天:“正是!”指着老梗子手上的手术刀,淡淡的道:“你就是老梗子吧!冷兵器的时代过了,现在玩的是热冷兵器。不过,你手上的那个破玩意,可不是谁都能玩得转的。”
      古一刀惊刹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这个人,自己刚进门屁股都还没有坐热乎,他就紧随其后的脚步来到了这里。
      “夜无天!”

      夜无天客气道:“正是鄙人!”
      看着天爷走进来,古一刀对老梗子道:“老梗子,把刀放下!你怎么会找到这里?”
      夜无天:“云海这个一亩三分地,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这个不奇怪!”
      古一刀:“我好像没请你来吧!”
      身边的一个人铁着脸:“来这里,算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天爷的名字是你能呼来直去的吗?”
      夜上天手一抬,说话的人很识趣地退下:“阿鬼,不要这么无礼对待古医生。我们不请自来,就已经冒犯了他;现在他可是咱们的贵人,得罪了谁也不能对古医生,日后还怎么仰仗他带我们去见先生。”
      阿鬼:“是,天爷!”
      夜无天的话说得风轻云淡,很是含蓄;算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心里宽容大肚不拘小节。但只要细细一品,就能听出他的话是绵里藏着针。
      古一刀也不是省油的灯那可能听不出来,不然先生也不会把所有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他办。
      古一刀打过一个拱手:“我尊称您一声天爷,你的要求我恕难从命!先生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也包括阁下在内!”
      “话不要说的这么绝对,你不领怎么会知道他不见。”
      “不可能,既然你这么有办法能轻易的找到我,同样也有办法找到我家先生。完全可以自己去!”
      夜无天微微一笑:“你古医生都这么说不是谁想见老人家,所以才我不请自来拜访你,这也算我的一番心意。“
      古一刀:“我也说了恕难从命!你还是另请高明,我就不留你了!”
      夜无天走到沙发坐下:“好胆我也是一个客人,不打算让请我喝杯茶再走!”
      古一刀:“寒门清舍,无水可饮、无茶可品,您还是自便吧!”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不给天爷面子,老鬼此时的脸更铁青的站在旁边看着古一刀的一言一行,恨不得当场就活刮了他。
      夜无天也不管坐沙发上哈着手上的戒指:“啊鬼,你去看看!从先生家里出来的那个人在经过医院时候,警察有没有发现。都过了这么长时间,队伍里的人怎么都不通知当事人案情的进展。顺便再打听打听,躺在医院的那个患者死了没有,要是没有死,帮我买个花圈,不……花篮去看望一下。”
      “明白了,天爷!”
      古一刀脸色一变看来夜无天这个家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心里面比谁都清楚发生过什么事,甚至自己按排在警察里的眼睛也被翻了出来。
      古一刀面无表情道:“夜无天,你是在威胁我吗?”
      夜上天停止手上的动作:“古医生息恕,怎么这么大肝火!我就是说了些自己知道的事,不知道的我也不能乱说,怎么能称得上是威胁,我又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
      “这还不算吗?”
      “我是在保护你,助你早日逃离苦海走上一条康庄大道。”
      古一刀:“你以为我听不出话里的意思,我还没有蠢到能理解一句话都很困难的人!”
      夜无天:“我知道古医生是个聪明人,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呵呵……来来来,坐下消消气,咱们谈谈正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