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 10 章 ...


  •   夜无天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叉,有点反客为主的意思。
      古一刀不屑一顾:“我好像没有什么正事要和你谈。”
      夜无天:“古医生这话就见外了,水有长流时,月也有放光日,你我总会有知心话要说的!”
      古一刀拉过凳子:“别拐弯抹角,有什么话快说!”
      “你总不能这么东躺西藏无处安身,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家里人挨冻受饿吧!”分咐道:“啊鬼,把准备好给古医生的礼物给拿上来。”
      “是,天爷!”
      阿鬼出门从落叶飘手中拿过手提箱放在桌面上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一叠叠老人头铺满了整个箱子。绿幽幽的钞票让老梗子看得眼都快发了直,一张张还带有墨香味的纸币在他眼里直打转;自己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今天可是头一回。摆在眼前这么一个千载难逢机会,只要轻轻点头答应,就可以将它收入囊中。
      老梗子轻声:“这么多钱已经不少了,只是引见一下也不是什么难事。”
      扫眼看过箱子,古一刀心里也泛起一道涟漪:“江湖传闻,天爷金满仓,银满库。今日一见果然是不同于常人,区区就为了一点事就舍得下那么大的本钱,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喜欢你就拿去!”
      “无功不受禄!”
      “人活一辈子,图的就是一个开心,做点自己喜欢干的事,否则有再多的钱,只要不花出去,放在那里也是一堆废纸。我一向是一个探险者和一个文物爱好家,那东西对人太着迷简直是欲罢不能。
      “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算不上,兴趣爱好而已!”
      夜不无终于把话说到了点子上,古一刀明白他是惦记着古墓里的东西。

      夜无天试了试手:“这个呢,就算是小小的见面礼,不成敬意,大家各取所需。”身子微微往后一靠,接着道:“你就不想自己也能走上一条康庄大道,过上挥金如土人上人的日子。”
      “钱是个东西,谁都喜欢,我也不例外,可惜我还是让你失望了.!”
      可夜无天是何等的精明,不仅一瞬间从他眼神里看到了心里的波动,更看出了他对金钱的欲望。
      “呵呵呵……”笑着对阿鬼动了动手指:“两百万!”
      夜无天这个家伙还真是敢下血本,不惜重金还撬开他开口的大门;眼看又一箱子钱叠加在上面,古一刀没说话,只是站在那里看着阿鬼所摆弄的钱。
      夜无天道:“沉默,就表示你认同了。”
      古一刀起身走到桌边把箱子盖上:“天爷!我可从来没有答应过你什么。”
      “没有关系!我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可以等!”
      难道夜无天看出了自己心里的涟漪开始了有荡漾;可家有家规,行有行规可不是随便乱破,要是让风眼知道自己背着他干了这些事,那肯定尸骨无存,更不用说还能跟在他身边。
      古一刀一本正经地道:“规矩不能破,我看怕是给再多的钱也没有用。很感激你能看得起我。
      夜无天:“哦……可我从你的眼神看出了被它的诱惑。钱多了不咬人,你可以认真的考虑一下我的建议,我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从不勉强别人不愿意干的事;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宁做鸡头也别做凤尾,你可要想清楚了。”
      古一刀:“我想的很清楚!”
      “我可后悔!”
      “从不后悔!”
      古一刀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让阿鬼站在一旁很看不怪他一副自恃清高样子。
      阿鬼道:“古一刀,别摆着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就你现在还在天爷面前摆谱。”
      这么一搅,古一刀刚卸的火气腾一下就上了来,把脸扭过对着他,:“阿鬼,你就是天爷后面一个打伞的,还轮不到你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我看你是死到临头了,还没见棺材长什么样。”
      古一刀也不含糊:“你还别吓唬我!小子,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
      阿鬼:“你不就是个拿把手术刀的吗!”
      “你还不算笨,懂得我是拿手术手的;可你知道手术刀是用来干什么的。”古一刀面不改色,裂着嘴啮着牙齿:“是用来杀人的!”
      □□味在四周一下迷漫开来,空气紧张了不少;夜无天坐在沙发上脸色明显不对劲,身子挪了挪看着阿鬼,身子骨透出让人胆寒和威严的气息让老梗子隔着好几步远都能感觉到,不合适宜退步三尺。
      夜无天说话语气阴冷道:“阿鬼!你先出去,这里没你什么事!”
      阿鬼识趣的往后退,没有出门。带有凶煞的眼睛看了古一刀一眼,自己知道不应该抢在天爷前面给古一刀脸色看,似乎有种喧宾夺主的意思。
      古一刀禀着还未平息的火对着老梗子道:“老梗了,送客!”
      老梗子:“请吧,各位!”
      夜无天顺势起身,摸着手上的戒指;一下身上的气息消失得无影,嘴上却笑呵呵:“古医生息怒!我看,不是所有的逻辑都会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在利益驱使面前会很多人都为它驱膝。”整整身上的衣服,话说得慢条斯理,很是顺其自然:“看来今天我们的生意是暂时谈不成了,还是来日方长,我可静候你的佳音!”
      临走到门边,古一刀对着夜无天道背影道:“不送!”
      “我差点忘了,要的你的都懂!顺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决定组织一支考查探险队;如果古医生原意,当然,这个队长由你来担当是最合适不过的了。那地方我取一样东西,其余的可以都归你。”

      老梗子听出了里面的味道上,这是让古一刀更换门庭。
      老梗子:“古医生,他的话,可是要我们背叛风眼门!”
      古一刀从回到沙发,说话的语气放得有些缓慢:“不是背叛,是投靠!”
      老梗子:“都是一个意思!”
      古一刀:“说得好听一点罢了!你以为他会那么好心,会许诺给这些!”
      老梗子:“那……”
      古一刀:“夜无天就是个老奸臣猾的狐狸,想拉拢到他的阵营替他卖命。只要东西到西,你我的命也就可能会结束。我今天没有答应,倦了他的面,他的心里肯定会记恨于我。”
      老梗子:“从头到尾这么对他无礼,都没有见他生气,看不出有半点记恨的心;还是笑呵呵的心如止水的谈笑风声,他沉得住气不会是装出来的吧。”
      古一刀:“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沉不住气他就不是夜无天了!”
      老梗子:“那你今天这事……。”
      古一刀:“谨言慎行,别跟周公谨赔了夫人又折兵。”
      老梗子听出了古一刀话里的意思,就等着他做最后的决定。说实话放着大路不走,谁愿意去走草丛,不管古一刀如何选择,自己算是跟定了他。
      老梗子:“古医生,不管你怎么选择,我一定跟在你左右,做你的心腹。”
      古一刀泯嘴干笑:“有你这片忠心就好。”
      老梗子担心的问道:“既然咱们都感觉到了,留在此地会不会有危险。他可是知道这是逃离的落脚地!”
      古一刀:“放心,只要他不说,警察不会找到来这里。我想:不到最后关头,就凭他是只狐狸也会知道怎么取舍,干不出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的买卖。更何况,他还等着我给他去引见见先生,拿到想拿的东西,所以这里算是安全的,我命无忧。”
      老梗子摸摸口袋,全身都是布粘布:“早知道先把钱收下,也有跑路的机会;我就是怕事久生变,看着事整箱子的钞票就这么遛走。”
      古一刀看着空空的桌面,想到了刚才放在上面的那两箱子钱;咽了咽口中的唾沫
      “过段时间他们还会上门的。”
      “今天吃了闭门羹,他还会上门?”
      “等着吧!会的!”
      古一刀闭上眼:“行了,我这里也没有你什么事,该说的你也说了,该知道的我也了解。只有这件事不能往外传,特别不能传到先生的耳朵里。你也走吧,我想静静!”
      老梗子站在原地突然想起在凶案现场的老头,拍着脑袋道:“嘿……还有一件差点忘了!”
      古一刀有点不耐烦道:“你怎么那么多事,刚才怎么不说!”
      老梗子看着古一刀微闭的眼睛,欲言又止。
      古一刀:“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老梗子道:“我是没有机会说,正赶上这个点。天爷……哦,不!是夜无天一来就把我要说的话给打断;为了谨慎起见,只有等到现在才有机会。”
      古一刀:“人都走了,说吧!”
      老梗子:“昨天,我经过青姚区石景路12号古道街的事发现场时,在围观的人群里碰到一老头大概七十来岁手柱拐杖,下额留有花白胡子,身形体态看上去比较干瘦。
      当时忍不住就和他怼了起来,起初还有些□□味;可刚过不久,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老头跟变了个人一样,口气与先前大不一样,不管怎么说话一点都不生气,我就奇了怪……。”
      古一刀听着他叨叨一圈就犯困:“我说老梗子,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干,打扰老子的清梦;啰里八嗦的话了一大堆没用的。”有些不耐烦:“捡重点的讲!”
      “哎……”老梗子快语答,也不含糊开口道:“临走时那老头和我莫名其妙说了四句话。
      古一刀:“那四句?”
      老梗子低头想了一下道:“天同二世天变五,地同四世地变初;人同游魂人变归,本宫六世三世异。”
      古一刀顿时睁开眼:“后来他人呢?”
      老梗子:“警察来后,他消失了!”
      古一刀发了火:“给老子滚出去!”
      “古医生,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我当时就在原地一直寻找,就是想问个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问出什么了没有?”
      “人没找到!”
      “人没找到,你还说个球!”
      “天同二世天变五,地同四世地变初;人同游魂人变归,本宫六世三世异。”这几句话在古一刀脑子一直回响,口中喃喃地念道。细一起,这事有点不寻常!今天碰到的事一件比一件怪,先是夜无天闻着味跟了过来,再者就是听到老梗子提到老头说些无缘无故说的话。
      古一刀开口道:“你确定没记错他说的是这四句?”
      老梗子:“千真万确,要是漏掉一个字我拿人头担保。”
      古一刀起身:“回头去见见先生才能弄明白。事不宜迟,你现在就跟我走!”
      终于可以见到先生,老梗子高兴答道:“好……”
      刚起身马上又改变了注意:“不,现在外面太危险;出去等于就是去送死,估计着夜天风这只老狐狸也没有走远,正等着我们现在出门。”
      老梗子:“不会吧!他还有这个闲心跟着我们。”
      古一刀:“不要太小看他!”
      在屋外,正如古一刀所说,夜无天确实没有离开,而是按排了阿鬼等几个人在外面不远的车里监视。
      夜无天:“阿鬼,你们几个先守在这里看看古一刀还会有谁跟他接触。”
      阿鬼:“好的,天爷!”
      交待完后,夜无天才驱车离开。老梗子轻轻拉开虚掩的门,探出头左右看看外面的情况,发现还是一如平常,这才心装无其事的走出来。
      干枯道:“阿鬼,人出来了!”
      阿鬼靠坐在车内的座位上:“没事,他出来就是打探动静,没有什么大惊小怪,注意看着点就行。”
      遛达了一圈,老梗子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走了回去:“外面什么动静也没有,估计人真走了!”
      古一刀:“你那一是叶障目,谁知道他们会躲在那个阴暗的角落里正盯着。先睡一觉,养足了精神再说。就让他们给我们在外面把着风,我也落个清静。”
      老梗子笑道:“古医生,还是你高明。”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