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 8 章 ...


  •   古一刀阴沉着脸一步一步慢慢走近上官云青:“你可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不知道吧!”弹了弹针管:“让我来告诉你,它是能让你踏入地狱之门的钥匙,也是走进阎王殿里的契约!”
      隐含的话让本还不是很清醒的上官云青有了一点清醒,眼睛泛起一丝光泽,没有之后,只有现在。
      眼见靠近的针头,如果不反抗自己就是待宰的羔羊,蒸板上的肉。身体开始暴发出起出现在本能的力量,挣扎的从地上艰难爬起来想奈过古一刀手上的针管。
      奈何抗不过身体的虚弱,和已经深入骨髓药品的依赖;再无力支撑住他目前的身体状况,重重跌倒在地。
      摇晃沉重的头颅,说出歇斯底里的话:“不……你不能对我这样。要是杀了对你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活着还可以帮你找到那个女孩子!她一定还留在云海市内,我的命是不值钱,可对你来说还有用;我没了,也就少了一个像我这么能为你忠心耿耿卖命的人。”
      古一刀:“你是想用煽情的话来打动我吗?”
      “从来没有想过!我只说了我心里想说的话。”
      “这么说,你是知道他在那里了!”
      “我真的不知道!”
      “但我可以帮你找到她!”
      古一刀:“哎……对你的谅解我毫无动心,也已经失去了足够的耐心。忍耐是一把有度量的尺子,到头了,也就没了。”大手划过四面刷白的病房:“嘿嘿嘿……现在,我就是你的主宰,这里应该也是你最好的归宿。
      我很想听听,在你将近永久长眠之刻还能发出什么样的哀嚎,或者有什么遗言要留下!”
      惊恐、害怕!逐渐慢燃到上官云青身上,感受到了死亡前的临近。哀求的死死盯着古一刀,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已经快到了绝望的地步,唯一能想的就是自己还有没有活着的一线生机,那怕只有0.01秒的机会。
      脚蹭着地面,求生的欲望欲发的强烈刺激他的大脑,牙齿深深咬进嘴唇流出血丝,默念着:千万别就这么没了。
      上官云青使出全身的力气大叫:“这样做,你会等到报应的!”
      “报应!就凭你吗?别幻想了,落在我的手上,没有一个人不这么说,最后怎么样,还不是发出心底的临终呐喊,我向来对于一个临死的人进行最后的抵抗和威胁,心都是毫无波澜。”
      说完这句话古一刀都感到自己心里有种得意的快感,脸却沉静得像一汪湖水,只是他的表情看着让人害怕,眼睛里透出阵阵阴霾。
      上官云青每退后一小点,古一刀跟上前一点,直至将他逼入到无法再后退。狼狈的样子,让他的笑容越来越灿烂。
      古一刀突然厉声喝道:“说,那个女孩住在什么地方,你很清楚我要的是结果,不是过程。”
      上官云青的反抗没起到任何效果,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得似乎只有自己能够听见。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是吗?看来你真是王八吃了称砣铁了心,这个时候还初心不改的维护着她。可见她存在已经完全超越了你的生命。
      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强求,这样显得我太小人,不够君子。我最多也就是多花的点时间去找,待找到她之后,她一定会告诉我所想要知道的一切。”看了看还挂着一滴毒液的针头:“可惜……你再也看不到这精彩的一幕了。”
      古一刀恶魔般的步伐每一次落下,上官云青的心就会颤抖一下,身上透着一股阴森森的气息,让人看着有点望而生畏。
      伸手很小心抓过上官云青的手臂,拍了拍找到他静脉所在处,锋利的针头带着魔鬼般的獠牙一丝一丝钻入他的皮肤。
      随着拇指在针管上缓缓推进,注射器里的毒液不一会注入进了上官云青的身体。
      古一刀边打边笑:“放心,不会让你疼,很快就好!”
      上官云青就地趴下躺在地上,就跟睡着了一样。古一刀看着毫无挣扎的他,把注射器随手一扔丢进托盘,拉开门出去叫来两名护士将上官云青抬到床上。
      古一刀:“你俩去301病房,把伤者抬上床休息!”
      护士小刘奇怪地问道一起来的护士:“他怎么了!”
      护士也是一脸懵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摇头。

      古一刀一脸憨厚地笑道:“睡着了!给他注射了一针有助催眠的试剂,有助于帮他更好的休息,待他醒后通知我。”
      交待完后,古一刀一刻不停走出医院大门,拦了辆车离开。耄耋老者这时也踩着他前脚刚离开,后脚就来到医院的脚印。远远的看着刚绝尘而去的车尾,柱着拐杖一步一步走入医院大厅,经过一翻打听才知道上官云青的病房。
      走到前台打听:“请问,昨天被刀刺伤送来的那位患者住在什么地方?”
      护士看打量面前这位手柱拐杖满头华发的老人问道:“老人家,请问您是患者的什么人?”
      耄耋老者笑着道:“我是患者的爷爷!”
      护士这算是明白,既然有亲人来那就赶紧帮忙查找,以免耽误的别人的探望。心里感叹:这么长时间总算是看见了他有一个亲人来。
      护士很是客气地道:“老人家,您稍等!我这就帮您查查。”
      耄耋老者:“好的,给您添麻烦了!”
      护士笑容甜美地答道:“不麻烦,马上就好!”翻开患者病简历表,护士小姐纤细修长的手指在纸面上下划动:“哦,有了!他叫上官云青对吗?”
      耄耋老者点头:“是他!”
      得到肯定,护士就给他报出了房号:“他住在301病房。”伸出手指了个方向:“这边请,我领您去吧。”
      “谢谢你!”
      两人通过一条长长的回廊,七拐八拐算是来到了地方,推开门看见小刘和另一名护士刚将上官云青弄上病床整理好。
      “小刘,这位是患者的爷爷,来看望他的!”
      听到有人叫,护士小刘放下手中的活:“您好,老人家医生说病人刚睡下,现在不便打扰。”指着躺在病床上的上官云青:“您看?”
      耄耋老者轻微摆手,轻声道:“睡着了吖,辛苦你们了。”慢慢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我就坐在旁边守着,你们先去忙吧!我里有我就行,不用担心!”
      几名护士那里知道耄耋老人此行来的目的,出于不便外人打扰,几人相互对视一眼,没有拒绝他的请求慢慢退出病房随手把门关上。
      人都已经都出去,耄耋人刚坐下的身上马上起身走到上官云青的病床前,手轻轻揭开盖着被子,卷起他手臂上的病号服。
      果然不出自己的所料,一只铜钱般大小的烙印就此显现。看来凤眼门的人已经把手伸了出来,来得还真快。
      耄耋老人睁着睿智的眼睛,再看向他的脸,肤色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引起了他的注意,刻不犹豫的用手摸向他的肌肤、探了鼻吸,查觉体内的余温正在渐渐消失,苍白的面庞预感到这将是人要断气的前兆。
      直接扔掉手中的拐杖,追上还没有走出多远的护士:“你们等一等!”
      几名护士不约而同的走过来,一把扶过一跌一撞的耄耋老人:“怎么了,老人家?”
      耄耋老者:“人快要没命了,赶紧抢救,不然就来不急了!”
      几名护士一惊,才反应过来老人说的话,一边安抚老人一边去冲进病房查看实情,小刘则又匆匆跑了出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闯进古一刀的办公室。
      一看空空如野人不知到了那里,为了不错过时间急忙跑去另一间办公室找人进行最为黄金阶段的施救。
      医生走到上官云青的病床前:“大事不好,瞳孔有扩散的现状出现,快进推进急救室进行紧急抢救。“
      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人的神情一下绷紧不敢有一丝怠慢,稍有不慎上官云的命就会魂归故里。耄耋老者也是帮不上一点忙,必竟人老了行动也不便。医生就怕忙完了上官云青的事,接着又要忙他的事,所以让老人走到一边。
      耄耋老人没想到,这正是和自己预测的一样,不会给上官云青多留出一条命等到明天的太阳升起。
      想到这,担心桅子现在正带着信件在去辽原的路上,别一不小心在半道上被截住抓起来要胁自己交出‘征途记’的下落,事不宜迟看来得马上回去。
      古一刀所乘的车快速的行驶拐进一条充满幽深的巷子里停下,从身上掏出一百块大洋直接扔给司机。
      “不用找了,剩下的给你做小费吧!”
      司机看了一下计程器:“先生不够!”
      “不够?一百块你还嫌少?”
      指着车上的计程器:“你看上面的计程器,应该是一百五!”
      古一刀也懒得看,逃命要紧;又在口袋里摸出一百扔给他:“不用找了!”

      司机手里拿着两张百元大钞心里那个乐,想不到今天刚一出活就遇到了个爷,看来昨天晚上的香没有白烧。
      古一刀走进深巷,来到一方大漆红门前,上面一颗颗铆钉井列有序的排列,两旁一对威猛的石狮驻守,看上去高大森严。
      “啪……啪……啪”
      门被打开,出门迎他的是一个佣人:“古先生,是你啊,请进!”
      古一刀大脚一跨进入院中,路过亭院;从他身边匆匆掠过的景色,没有引起一点兴趣,直径走入客厅来到一面屏风前恭敬的站着。
      “坐吧!”

      屏风后的人正端着一杯茶用盖子拂开飘浮的茶叶,眉宇间掠过一丝威严,他知道古一刀会这个时候肯定会来找他,所以坐在这里等候。
      古一刀大气不也喘上一口,对屏风后的人恭恭敬敬,屁股贴着椅沿只能半坐着立直身体。
      “先生,我按照您的分咐把事情办好了!
      ‘先生’对屏风后的人只是一个称谓,古一刀至今就连面都没有见过,更不用说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是风眼门的门眼,凡事都听他分咐办事。
      先生:“这么快,檀香龙眼玉骷盒拿回来了?”
      “暂时没有!”
      “那个女孩的下落查到了没有?”
      “暂时还没有!”
      ‘啪’屏风后桌面响起一个重重的声音,古一刀身体一惊,知道这是茶杯放桌上的碰撞声,明白先生对自己的回答很不满意,很生气。
      “什么都没有得到,也叫办好了!”
      威严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让古一刀有一种透心凉的感觉,小声道:“我把那小子送走了!”
      “什么都没有得到,你把它送走有什么用,太被动了!”
      摸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坏了先生的好事,我办得有点操之过急!不过请您放心,我尽快找到。”
      “嗯……”
      古一刀头上细腻的汗珠越冒越多,偷偷用手擦了一下;淡淡的话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先生接着道:“你去吧,不查清楚下次不要来见我!”
      “是……”古一刀胆战心惊的从坐位上起身,面对屏风后的人深深鞠了一躬。
      佣人这时刚泡好茶端着走进客厅,升腾的雾气表明这是刚倒入进去的开水正在溶解杯里的茶味,清香扑鼻地飘进古一刀的鼻尖。
      佣人看到他起身,道:“古先生,您刚来就要走?”
      古一刀点了点头,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表情憨厚的一览无余答道:“劳烦您了!”
      “慢着……”
      古一刀刚要迈出去的脚被叫住;身体里的心又悬了起来,看着端在面前的茶:该不会让自己将一杯滚烫的茶水一饮而尽才放自己离开,这要是真的一口喝下去嗓子不哑也会坏掉。
      先生透过屏风对佣人说道:“你先出去,我还有两句话和古医生谈谈!”
      佣人将放有茶杯的托盘小心的放在桌上。古一刀看着满满一杯充满诱香味的茶放在桌上,嘴里再渴恐怕也没有了渴的念头。
      古一刀毕恭毕敬问道:“先生,您还有什么分咐!”
      先生:“医院那个地方,你已经回不去了。找个地方先暂时落个脚。记住,别轻易露面。”
      古一刀:“我刚出来不到半个小时,那小子应该没有这么快被人发现。”
      先生:“这只是应该,走吧!”
      古一刀明白,这是先生在给自己下逐令,微微弯下腰很庄重地行了个礼离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