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 7 章 ...

  •   “事已至此,那就看他的宿命能不能躲过死亡这一关,上官云青已经失去了,被利用的价值。你明天你就按照我告诉你的地址去辽源把信交给他,我去医院看看情况!”
      桅子捏捏手中的信件,走出房门:“爷爷,晚安!”
      回到自己房内桅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眠,回想所有发生的事情和爷爷对她说的话,佛仿自己就像是活在梦里一样。
      窗外的树木被一阵风刮得左右摇晃咔吧咔吧直响,像是要折断一样;窗户也乒乒乓乓来回敲打。桅子起身将窗户关紧躺回到床上,缓缓闭上眼睛进入梦乡……
      云海市医院…………
      第二天,经过医生一夜的紧急抢救,上官云青总算进入阎王殿前,捡回了一条命。正躺在一间冰冷冷普通的病房内,睁着眼睛看着四周雪白的墙壁。
      里面除了一张床和一些医疗设备陪伴自己,看不到有任何生命的东西。他腹部的伤口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呼吸开始恢复平稳,伸出手艰难的摸向头上的氧气罩取下,起身下床。
      “呃……“
      不经意间间伤口的撕裂疼痛,脸一阵扭曲;让他有难忍之苦不得不重新回到病床上躺下。
      刚巧查房路过的护士听到病房内有动静便推门而入,带着一丝职业性的微笑走到他面前。
      “这么快就醒了,太好了!一夜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把你从阎王爷手中给抢了回来。你的伤口还尚未愈合,不能下轻易下床走动!得安心静养,避免伤口崩裂造成二次伤害!”
      上官云青看面前这个漂亮的女护士,清秀的脸庞,大大的眼睛里清澈的透着一股很温暖的光。
      上官云青张口简单道:“我没事!”
      “都伤成这样还说没事,可真少见!”
      上官云青吃力的撑起身子靠在床沿,活动了一下手腕:“你看,我确实没事!”
      护士笑而不露齿道:“伤的是腹部,不是手,当然没事。这么长的刀刺入你身体,体内的血都快放干了;我们可是为你忙前忙后折腾了一宿没合眼,你再乱动,要是再出什么意外,也太不珍惜我们医护人员的苦心。”
      听到这话上官云青老实了一点,道:“实在太感谢你们对我做的一切。”
      “谢就不用了,你等着!我去叫主治医生来看看。”
      上官云青道:“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不用那么麻烦!”
      护士:“不麻烦,你醒了也总得告诉他一声吧!”
      “我看还是算了!人家也是挺忙的,不用把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
      护士这算也是头一回遇见这样的病人,别的病人都希望见到医生,听取意见好快点出院;这家伙却反其道而行之,老是推脱。
      护士道:“你是病人,这里我做主。”
      “等等……”
      护士刚转身:“又怎么了?你这人事怎么那么多事!”
      上官云青头微靠在床头上打了一个长长的嗑欠,鼻子里流出像胶凝物状的液体,用手试了下擦干净,双手抱着双肩有点怕冷。
      眼神迷离看着护士:“我想出院!”
      “什么……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想出院!”
      “是出院!”上官云青又重复了一遍
      “那我更得叫医生来,看看你有没有达到出院的条件。”

      上官云青提了提精神:“我自己去办就行。”
      护士移动目光扫过他的腹部看见渗出一点血丝和上官云青的精神状态。小有激动道:“难道这就是我们辛辛苦苦尽力挽救,所看见你给的回报。出院……。你是不是不要命了,还是嫌自己的命太长没有地方去。早知道你有这样的想法,当初就不应该尽心尽力救你。”
      “你说的没错,就是不应该就我!”
      这句话把护士气得脸都快白了:“出院的事情,不能答应你,我担不起这个责任。”
      上官云青知道,一旦让医生来查看;自己的事情就会毫无隐藏的暴露。所以才不断拒绝护士的提议,目的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
      上官云青看着她缓和了一下语气:“实在对不起,我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小伤,过几日就会全愈,不必为我担心!”

      护士:“既然没有恶意,那就老实呆着,别乱动!”
      上官云青:“你再等等!我还有一句话想问你!”眼神渴望地盯着护士移动的脚:“就一句!”
      “那一句?”
      “能不能告诉我,我的主治医生叫什么名字!”
      护士想也没想就说出了口:“古一刀!我可以走了吗?”
      躺坐在病床上的他脑子‘嗡嗡’直响,身体没落睡在病床上:“怎么会是他!”
      “是他有什么关系么?”
      上官云青心里激起了阵阵不安,勉强打起十二分精神双脚落在地上;看来要马上离开此地,晚一秒都会迟则生变。
      上官云青低着头挑动地上的鞋:“没有关系,我还是离开的好!”

      护士越看越气,好话都已经说尽,前后厉害也都说得一清二楚,怎么就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我就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固执的人,走不出多远你还会被送回到这里。”
      上官云青:“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你走吧!”
      “你没救了!”
      护士火直冒头顶,胸中连绵起浮的闷气就要宣泄而出;刚被从死亡线上好不容易拉回来,难得刚有一口喘息的机会就放弃治疗执意要离开,这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鼓着腮膀子:“你还真是枉费别人的一翻好心。”
      上官云青边穿鞋边道:“好意我心领了,我会记住你的。”
      话里没有一点感情色彩,让护士原本的心里一下就跌到了谷底,牙齿微微咬着红唇一时无话可说,气得直接甩门而出。
      走到办公室一屁股坐下,值班的其他人看见,关切地问道:“谁惹我们的刘大美女生气,满面红光的出去,一脸寒霜的回来,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小刘看着对方,气一点未消道:“还不是昨天救治的那个伤者,我好话都说尽了;还是执意要出院,不知道他抽的是那门子的风。”
      “嗨……你说他吖!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起身给小刘倒了倒水:“来,喝一口水缓缓。”
      小刘接过杯子拿在手里道,嘴里还是念道:“真是太固执了!”说完,拿着水就往嘴里送:“哎吖……这水是烫的吖!”
      递水的同事急忙拿来一杯冷水:“我的姑奶奶,你小心点,急什么!”
      门,这时被不合适宜的推开,进来一位四十多岁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面表敦厚、圆脸膛、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一双带刀的小眼睛透过明亮的镜片看着护士小刘和另一名护士。
      医生道:“小刘,这么快查完房回来了!”
      看见正是古医生,小刘连忙放下手中的杯子:“古医生,你来得正好。301室的伤者正闹着要出院。你去看看吧!”
      “你说的是昨天抢救的那位?”
      小刘:“可不是,咋的!”
      古一刀眉毛一挑:“这天底下还有这么不把生命当回事的人。他提出出院之前有什么不同的表现!”
      护士小刘歪过脑袋子了想,把自己的所见所闻通盘而出告诉了古一刀。
      古一刀指着他们俩个:“你俩跟我去看看!”
      护士推着小推车,托盘上面放着各式各样药品跟在古一刀身后,拐过拐角来到301病房。

      上官云青已经整理好了一切,两脚正搭在床沿边准备起身。古一刀一进门,嘴角就勾起了一抹笑容,眼睛笑眯眯都快成了一条缝;憨厚的外表很好的掩饰别人看他的目光,你要是不注意很难发现藏在镜片后那双不同寻常的眼睛。
      对着上官云青道:“你这是要出院?”又转过身对着护士:“你们忙去吧,这里由我就行!”
      护士放下手推车答了声‘好’,转身与小刘一同离开。
      门被关上,这时病房内只剩下他和上官云青两人。古一刀看着他精神逐渐有些萎靡,嘴巴不时的打着磕欠;口中的唾液和鼻下的东西往外流,有一种微微入睡的感觉。
      古一刀这时开口说道:“你就那么急不可耐的要离开,不打算和老朋友叙叙旧再走。”
      上官云青抹过鼻尖下的液体,惊恐的眼神看着古一刀,身体往后缩了缩:“你还想怎么样?”
      古一刀拉过一把椅子:“没想到你还真是命不该绝,流了这么多血都没有死。同时又有这么多人在意你,就连警察也都上心上力,这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嗑欠连天,上官云青估计这时的毒瘾犯了。不知从那来的力量,一下扑到古一刀就跟前,前后的变化那真是快。
      “快……快……快给我,受不了了!”
      古一刀起身闪过上官云青动作:“你不是不想见到我,要急着出院吗?”
      “求求你,快给我点,我真的受不了了!”

      古一刀双手背在后面现在他面前走来走去:哎……你都要离开了,我也留不住;我看,我还是走吧!”
      古一刀装模作样脚刚跨出去一步,上官云青顾不了身上的伤口;立马一把抱住他的裤管:“没有,从来没有过不想见你,我是在渴望见到你!”
      “我没有听错吧!”
      “请相信我说的话,真的没有说过不想见你!”
      “嗯……”古一刀直接把声调往上调高。
      只见他站在原地那无动于衷,算是钓足了上官云青的味口,任凭他毫无节制的肯求就是没有给他要的东西(毒品)。
      上官云青抬起头眼睛里透着渴望道:“就看在曾经为你所做的事情上,请满足我一下吧!”
      “你还真好意思开口说,我都不好意思问!不用这么可怜巴巴的乞求,你也是个男人!”
      他越是这样古一刀心里就笑得越开心,折磨人的活一直都是自己家常便饭;这一个活生生的试验品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今天要是不把你折磨得死去活来,就对不起我古一刀这个名字。
      “这么长时间以来可没见你做什么事情。到是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在心里是不是有一种百爪挠心,同时又有千万条小虫在心里爬!
      啧啧啧……我能说什么好!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应该办的事情没有办好,置重要的事情枉而不顾。你他妈的居然还动了真情谈起了恋爱,这种事情当初好像没有给你允诺吧!”重重拍拍上官云青的脸:“温柔香里的梦美吗?”
      上官云青神志不清的失口答道:“美!”马上意识到说错话,连忙改口:“不……不……不美!”
      “说美,我就给你要的,说不美,那就没有喽!”
      上官云青信以为真道:“美!”
      “哎,这就对了嘛!”
      接下来就是等着古一刀的对现,可等了两分钟没见有反应,道:“古医生,你答应我的东西呢。”
      “我答应你什么了?”
      “给我来上一针!”
      “哈哈哈……你还真是天真,告诉你,可千万别相信医生说的话。十有八九都是骗人的,对你我也不例外。”
      此时,留在上官云青身体里的残留物开始有了苏醒,像小虫子一样蠕动缠绕折磨,他的精神越来越难受,不断催残他的意志打垮他的心里防线。
      古一刀似笑非笑:“你还真是在当我眼瞎,留给你的时间太多太多,没地方用!先生说了,你很让他很失望,甚至对你办的事情感到绝忘!”
      上官云青可怜吧吧道:“请你转告他老人家,我不会让他失望的;再给我一次机会,一定行。”
      “机会已经给了你,没有把握怨不了别人!现在,可别怪我这个老哥哥心狠,我也是身不由己,也难吖!千万别记恨于我,” 古一刀俯下身,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往后一拉,上官云青脖子猛的向后一仰,语气马上变换道:“那你跟我解释解释,它怎么个一定行。”
      上官云青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松开古一刀的裤管;手在自己身上一阵乱抓:“先给我来一针,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古一刀凑近上官云青的脸:“妈的!这个时候,你还想着跟我打太极。”松开揪着他的头发,脸上又挂起了笑容:“你这是央求,还是恳求我!”
      上官云青流着哈啦子的嘴:“两……两者都有……都有……”
      “哼……檀香龙眼玉骷盒和那个女孩在那里?”
      上官云青圈着身子,低着头在地上:“在……在……我也不知道现在在那里!”
      “没了?”
      上官云青机械点点头表示说完成了。古一刀也不问,起身走到医用小推车边,打开铁皮上面的盖子从里面拿起一支注射器,针尖断断续续喷出一些液体。
      上官云青道想起了被刺之前场景:“当时我晕了过去,事后真的不知道到了那里!”
      “哦!你不知道,我告诉你!东西被当成了证物到了警察的手里,女孩也消失了!即便是这样,你让我怎么去跟先生他老人家交代,说: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上官云青:“东西在落在警察手里好找,但那个女孩,我确实不知道她住那!”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也不勉强!”晃晃手中的注射器:“很遗憾,也许你可能永远也无法看见明天的太阳。”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