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3 从天而降 ...

  •   03

      “臭小子,不是说去打个招呼就回来吗?难不成还要我这老头子站在原地巴巴地等着你啊?”
      尽管语速缓慢,但一字一句都中气十足,那股子不怒自威的气势让旁人听了直打颤。但面前这个年轻小伙子显然跟他们不一样,他并不害怕鹿沅,相反,这俩人的关系还很亲近。鹿沅虽是在说教,但态度却跟面对荀池时差不了太多。唯一不同的是,对荀池的是宠溺,对这年轻男人的是亲切。尽管亲切中还带了点嫌弃就是了,但一点都不妨碍旁人吃惊的状态维持。
      “噢,介绍一下,这位是——”
      “我知道!荀池。我看过她的《岁佛》,真是一绝。”男人抢过鹿沅的话头,可鹿沅却无旁人想象中的那般动怒,只是皱了皱眉,随后更是语出惊人。
      “小姑娘你倒是了解的多呵!我难得给你介绍个人你还来抢我台词。”
      “得,那委屈您介绍一下我呗,我也一样的嘛!”听着这把低音炮般的男低音撒娇,荀池倒是没想到。果然是人才济济啊,荀池感慨着。
      “瞧把你给能的。”鹿沅瞥了男人一眼,然后又恢复为那个令荀池心里发毛的眼神,语气都温和了不少。“小荀,”
      仅仅是一声称呼,就把荀池叫得背脊发凉,可生活还是得继续,人得认识,钱还得赚……“欸,鹿导。”这突如其来的乖巧让莫兰一愣。行吧,也不是无药可救。她暗暗想道。
      “这位是蓝浅一,虽然是个新人,但他跟你一样,是个不可多得的优秀青年演员。”
      蓝浅一,这名字还蛮好听的。
      接下来,鹿沅说的话,让除蓝浅一在场的人都不由得倒吸了口气。这也是鹿沅首次在如此热闹的公众场合公开他的新电影名字和主创。
      鹿沅的请求诚恳又亲切:“我想请你,来当我的新电影《无尽穿梭》的女主角。”
      “蓝浅一,将作为你的搭档,和你一同出演这部电影。”
      闻言,荀池被震惊到几近失声。而一旁的蓝浅一就这么看着荀池的反应,像在看一段好玩的影视片段,眉眼嘴角上扬着,笑容温暖如阳。而这个笑容,也是鹿沅起初拍案叫绝到立刻约见他的契机,就跟在金锦节现场被荀池站台上致辞时的正经八百致辞和致谢后的憨态吸引了目光的流程一样,全靠眼缘。
      将两位演员推介给对方后,鹿沅没有让荀池马上答复他的邀请,反是给足了她考虑的时间,荀池想着这样也好,回头就跟安歌好好商量一下,怎么这天上的馅饼一下子就砸她头上了,便顺着鹿沅的话尾应了下来,然后跟导演开开心心的交换了联系方式。当然,蓝浅一没有份,当事人当时就站在原地,表面笑嘻嘻的看着因为交换了联系方式兴奋的要死的两人,心里却把鹿沅骂了千万遍。

      宴会还在进行着,荀池的魂云游四方去了。十分钟前,莫兰把她叫到没什么人的角落里,让她待在原地别动,因为莫兰现在要去帮公司刚签进来的新人演员Amy处理点小麻烦。在这种场面上,荀池特别听莫兰的话,于是便十分乖巧的坐在角落里的室内秋千上,小腿一晃一晃的,目光盯着大厅中央有点涣散。她不禁感慨,要是这个时候安歌在就好了,这老男人虽然看起来不太靠谱,但该有的安全感还是能给足她。
      “看什么呢?”一杯果汁递到眼前。荀池抬眼,是那个笑容温和的蓝浅一。他一手捏着红酒,一手握住那杯橙黄橙黄的果汁往面前伸:“喝吗?我刚给你拿的。”
      “我不喝饮料,谢谢。”见对方眼底涌上了一股强烈的疑惑,荀池叹了口气进一步解释:“我……最近在戒糖,艺人的身材管理很重要,你懂的。”蓝浅一用鼻音发出了“嗯”声,表示他清楚了,下一秒他就把那杯饮料递给站在一旁端着饮品的服务生。后来蓝浅一还想找点什么话题跟荀池聊聊,借此消除一下俩人之间的陌生感,但却在准备开口的时候被另一个陌生女人给叫走了,走之前他附身至与秋千上的荀池处于同一高度中,他说:“希望能在剧本围读的时候见到你。”
      荀池看着逐渐远去的蓝浅一,轻轻浅浅的叹了口气。

      晚宴最终的环节就是合影,原本今晚的重头戏是那素未露面的齐之董事和不久前凭借一部软科幻题材电影打入海外市场并名誉双收的青年演员玊映齐,可直到晚宴结束都没瞧见大老板的半个影子,反而是见到了许多选择隐退娱乐圈的超级巨星和一些不曾露面龙头企业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而且加上意料之外的鹿沅这一出,荀池出了不少风头,也把那些盯着高层和玊映齐的目光分散了不少。凭一己之力吸引注意力的荀池也被齐之高层盯上了,只是这个“盯”,是善意的。那个因此躲开多重视线的幕后大老板指不定就在现场,还会在心里默默感谢荀池呢。
      好不容易熬到晚宴结束,在此之前荀池可在角落里偷听到不少秘密,还有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嘲讽和嫉妒。场面越大料越足,站得越黑暗,收集到的情报就越劲爆。她所处的秋千位置离厅口很近,恰巧旁边是卫生间,这个构造堪称瓜田之最,能非常近距离的收到一手一线情报,比狗仔娱记还牛。而她曾不知听谁说起过,卫生间是八卦发源地,也是话题终结处。就今晚,荀池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比如刚刚,她就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而且是整个晚宴里,除当事人之外唯一知晓此事的旁观者。不得不说,她在这等大场面中的存在感是真的低到不行。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大厅口荡着秋千,还引不起那些人的注意,是她的礼服不好看还是她人不好看?荀池一时气结,却又乐得清闲。不过也不是毫无存在感,至少有一对塑料姐妹花在卫生间吵完架后出来碰到她还会装模作样的牵牵手腻一腻。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终于有一次赶在安歌莫兰等人面前知道了那个秘密。但她很守规矩,只会把听来的看来的烂在心里,不会说出去。所以安歌莫兰闵敏就别想知道了。荀池坏笑了一声,心里那点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

      “走了,荀池。”等合影完人散的差不多时,莫兰喊住了在四处观望寻找她的荀池。荀池应声快步走向莫兰,两人会合后齐齐走出宴会厅,安歌的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我先走啦。”坐在副驾驶上的莫兰摇下车窗,朝荀池挥了挥手后就让开车前来接她的男友驶离宴会厅。荀池朝着远去的车屁股挥了挥手后转身朝自己的小房车走去。果然出了宴会厅,路都不好走了,就这么短短几步路,荀池都被小石子硌崴了好几下。若不是有基本功撑着不倒,她的脚踝怕是要肿了。

      “穿高跟鞋走路就是不方便。”
      “这礼服也太长了吧,地上石头怎么那么多啊。”
      “哎哟——呼——还好还好站住了站住了,要真的摔下去就太丢人了。”
      就几米的路程,荀池硬是嘀嘀咕咕到上车。一上车,荀池就发现开车的不是安歌而是闵敏。

      “你怎么穿成这样?”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笔挺西装坐在门边的安歌,待她关上门,瞬间被扑鼻而来的酒气熏得睁不开眼。
      “你干嘛去了喝这么多酒。”荀池拼命扇着面前的空气,一副势必要把安歌身上的酒气味全赶走的嫌弃样子。安歌不愧是千杯不醉体,喝得一身酒气也跟没事人一样,脑子清醒得很,不仅有条不紊的回答了荀池的问题,还提前知道了鹿沅今天找她当新戏女主角的事,并以此调侃了会她。
      一定是莫兰这个大嘴巴说的,荀池无奈的摇了摇头。
      突然,她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让闵敏把车开到小区门口放她下去就好,然后交代了小助理把安歌这个浑身酒气的臭男人安全送到家,接着告知他明天来接她的时间,之后就起身进车内拉上帘子换回便服,还十分顺便的卸了个妆。
      到下车时,她已一身清爽休闲服,并用黑帽黑口罩做好防护,还背了个可以放手机和零钱的小挎包,乍一看就是个爱戴口罩和帽子出门散步的女学生。
      荀池一下车就拐了个弯,绕开了自家小区直奔便利店。她最亲爱的小助理闵敏快过生日了,她半个月前托国外代购买好的生日礼物也到货好几天了,要不是这几天都在外地工作,快递早拿到手了,现在只求小店有好好保存她的这份来之不易的礼物而不是当普通逾期件处理掉了。

      “欢迎光临幸福家。”
      从荀池住进这小区的第一天起,就觉得这便利店名字十分的接地气还好记,这大概也是这么多大爷大妈愿意住在这的原因之一吧。荀池反正是很享受这种生活氛围的,当然,如果晚上那些阿姨们不开大喇叭放洗脑的广场舞曲就更完美了。
      “您好,我来取个林小姐的快递。不过日子有点久了,大概……”在荀池跟前台小妹对话的过程中,被后面几个小伙子的七嘴八舌打乱了思绪。
      “大概……”完了,刚还记得的,都怪这群小男生太吵了,唧唧喳喳的。荀池皱了皱眉,随后略带歉意的对前台小妹说了声抱歉:“不好意思我查一下啊,我突然忘了是什么时候的快递了。”
      “没事,您先找。”小妹朝荀池笑了一下便把目光转移到那几个小伙子身上,“先生,结账这边请。”
      ……
      荀池索性缩到一旁查起了快件运输情况,给那帮小伙子腾出了位置。但他们实在是太吵了,却也不是那种高音量的吵闹,而是压低了声音十分克制的对话,像是怕打扰到旁人但又担心对方听不见。荀池循声瞥了一眼,却被这群男生统一的装束吓了一跳。因为他们都跟荀池一样带着帽子和口罩,更吓人的是,这几个人还穿着同款且同色系的卫衣。荀池飞快的算了一下,有五个人,准确的说,是五个穿的一模一样上衣的高大男人,只是裤子和鞋子有明显的差别,emmmm大概还有隐约露出来的发色。荀池错愕的片刻里,五人中有俩人走向收银台,另外仨人扎堆站着,嘀嘀咕咕的像是在讨论着什么事情。这要是只有一个人,荀池或许还会认为是同行;可现在在她面前站着的是五个人高马大的……虽然穿得挺潮,但这阵仗看起来倒像是来闹事的……还是说,其实他们是个团?

      “一共多少?”一道明亮又清澈的嗓音响起,荀池眼睛噌的一下就亮了起来。声音真好听……
      “我给我给,你看我付款码都出来了。”荀池都还没感慨完上一把声音,就立刻又被更具磁性的这一声给惊住。天啊,这该不会是个乐队组合什么的吧,怎么一个两个声音都这么好听!
      正当荀池越发的肯定内心的想法时,前台收银小妹的一句话就把她给逗笑了。还好隔着口罩也没出声,不然下一个尴尬的可就是她了。
      “不好意思啊,本店不接受扫码付款,只能现金支付。”
      那个都露出付款码的小哥闻言尴尬的把手机收了回去,然后翻遍衣服上下的口袋都没翻出一个钢镚儿。旁边那个先开口的男人像是叹了口气,再缓缓说道“我也没带现金。”不知为何,荀池竟从这短短的一句话里听出了一点沮丧。
      “这都什么事儿啊?难得出门买点吃的居然没钱付款。”那个本想着一部手机全搞定的男人脱下帽子,无奈又尴尬的抓了抓头发。
      嚯,这发色还是新潮的奶奶灰呢,也不知道长得好不好看衬不衬得住这颜色。
      荀池查好了快递信息后并没急着找前台小妹问清楚,反倒饶有兴致看这出戏,趁此机会听点好听的声音养养耳。这段时间被安歌和闵敏聒噪又烦人的魔音吵得做梦都能梦到,她今晚可不想再梦到那俩人嘈杂的喊声了。正当她期待着下一步走向时,那个清澈男声再次响起。
      “川儿,你带钱了没?”这一声是奔着还在那扎堆唠嗑的仨小伙。
      “什么钱?你不是带手机了吗?”那个叫川儿的男人一脸茫然的回了一句,接着,站他身旁的一个眼镜男直接离开小团队走向收银台。
      “不够钱吗,我这儿有。”说着就从裤袋里掏出了钱包。
      “关键时刻还是我韵靠谱。”磁性男笑着打趣,眼镜男略微嫌弃的打掉他那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少来。”

      “一共是两百四十七块四毛。”前台小妹盯着电脑屏幕再次播报一遍数额。
      “不是不够钱,是只收现金。”清澈男无奈解释道。眼镜男闻言,掏钱的手明显顿了一下。
      还少五块。
      他抬头,欲哭无泪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哥哥。此时三人面面相觑。还好清澈男反应较快,赶紧把身后那俩嘀嘀咕咕的家伙给叫了过来。
      “你们有五块现金吗?”摇头。
      很棒!当红炸子鸡男团出门买东西不带钱意欲何为?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这八卦圈娱乐新闻标题他们眨眨眼就能想到了。不过也是,谁能聊到这么大一小区,仅有一家便利店,而且这间店还不能手机支付。要不是想着就近给住在这里边的生活废物买点吃的救济一下,他们还真不太会踏进幸福家的大门。这可太不幸福了。他们齐齐感叹。

      “您好,请问一下您有五块钱现金吗?我们可以马上转账给您跟您换。”正看戏呢,荀池倒是没料到他们会把风向转到她这。愣了一两秒,荀池才反应过来眼镜男问的是她,她想了想零钱包里的数额,点了点头。
      “有的,等一下啊。”说着就掏出零钱包,并从中翻出一张崭新的五块钱递给面前的这个男人。
      “谢谢您。”男人笑了,眉眼弯弯的很是好看,隔着眼镜和口罩都能透露出的绝美颜值和气质。真绝了,她今天是什么绝佳运气,继偷听到绝世大秘密后还碰到了颜值声音双绝的男神团体,待会回去一定要彻查一下五人团有谁!!她追星的隐藏属性快藏不住了。
      “您看是我扫您还是您扫我?”付完钱后,男人掏出手机打开了微言APP的收付款界面。
      “我扫您吧。”见男人一口一个“您”字,荀池也跟着客气了起来。果然礼貌这种属性真的会人传人。
      “好了。”荀池闻言看了下手机,微言支付立刻弹出信息,转账到位了。荀池扫了眼屏幕上的“周*韵”字样,原来男人姓周。
      “那,我们先走了。今天谢谢您。”走之前,男人还特地跟荀池打了声招呼。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