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互相关注 ...

  •   02

      颁奖典礼结束后,嘉宾们陆续退场。
      许是人太多冲散了,荀池在后台候场区找到助理后果然是没再见着余子谣了。在去机场的路上,荀池刷了会微述,发现有关自己的词条被挂在热搜榜上,是今晚拿奖的热搜。
      1 #荀池金锦奖最佳女主角# 沸
      “哎,有种种了多年的菜终于熟了的感觉。”经纪人安歌开着车感慨道。在荀池出礼堂前,安歌就已经刷到了这条热搜,那时候的热搜还挂在榜单半中央,不过他想着肯定能上榜一,便心情愉悦的半躺在驾驶座吹着口哨等荀池和小助理归来,偌大停车场的乌漆墨黑都影响不了他半点好心情。这好像还是他带荀池这么多年来,荀池第一次靠实绩冲上热搜榜一。
      “难不成我以前都是半生不熟吗?”荀池白了他一眼,继续刷着手机。
      “吱吱”手机震了两声,又来了一条微述的私信。荀池自感心累,自从靠去年上映的青春电影《我想和你谈恋爱》打下娱乐圈半壁年轻影迷的“江山”后,每天都会新增几千条私信。自那以后商务也多了许多,荀池都自顾不暇,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社交平台的评论和私信,所以她每天都会跟抽签似的抽几条“幸运粉丝”的留言看看,然后看心情和状态回复。这一行为也被小池塘们列入“荀池的十大宠粉福利行动表”中。
      “唉!”荀池盯着屏幕发了一小会儿呆,然后重新振作起来准备继续抽几条评论和私信回复。
      “又翻牌子啦?”小助理闵敏看荀池这架势,也跟着打趣。不得不说,荀池私下的性格蛮平易近人的,所以跟身边工作人员们和同公司的艺人们都相处得不错。
      “是呀,”荀池瞥了闵敏一眼笑道:“要翻你吗?”闵敏装作十分嫌弃的样子,朝荀池拱了拱手“Duck不必,告辞。”
      安歌透过后视镜看着俩孩子打闹,不禁扬了扬嘴角。荀池跟了他也有近四年的时间,这四年里他一大老爷们倒是孩子气了不少,这都是荀池的功劳。当了这么多年的经纪人,倒是第一次见有艺人把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处成幼儿园同学的,“圈内孩子王”的称号荀池当之无愧。
      “余子谣?”余子谣的私信赫然显示在屏幕上方,荀池愣了愣,倒是坐一旁的小助理反应的及时,“霖姐你俩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是私信联系?”
      “就刚刚。”荀池回了一句后便点开余子谣的私信对话框。
      【@余子谣:我关注你啦小荀池,有空来南河找我玩啊】
      荀池无声轻笑,喷出的小小气流也让周围的气氛变得愉悦了不少,她回了一个“好”字后便顺着余子谣的头像点进关注她。就这么一瞬间,这俩人各自的粉丝群炸开了锅。

      先是荀池家的小池塘们一头雾水。
      【@荀池家后花园的池塘:池妹和谣姐互关了?她俩怎么认识的?我村头断网了?】
      【@小池塘醋鲤鱼:我刚看完金锦奖直播,池池和余子谣坐一块。】
      【@茵茵今天不想努力:这是什么神奇的交际圈,我俩墙头互相关注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我萌的CP也要成真了!!!】
      ……

      再是余子谣家的鱼子酱们吃瓜吃得云里雾里的。
      【谣谣玉坠:我以为荀池是单关,后来才发现是互相关注,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果然美女只和美女做朋友】
      【余子谣我老婆:老婆怎么又迷上人家漂亮妹妹了?】
      【今天能改名了吗:@余子谣全球粉丝后援会 @余子谣工作室会会小室快出来!是不是这俩人有合作了!!快说!!!】

      ……?怎么感觉画风有点跑偏了。可荀池和余子谣本人是不知道这些的,毕竟她俩也没有熟到那种程度,只不过就互相看对眼了,还觉得是个有机会可以合作一把的强劲对手而已。

      “噢对了霖姐,下周的慈善晚宴要穿的礼服、鞋子还有首饰,这些莫兰姐都已经准备好了,机票和酒店我也订好了。咱周四下午还有个录制,顺利的话三点能结束,不过我空了一个小时出来,算上堵车什么的,五点前绝对能出发。”
      “你办事我放心。”
      “闵敏干活仔细认真,确实令人放心。”安歌本是顺嘴夸一句,不料却被荀池反将一军,“这儿也就闵敏对我上心。”暗戳戳的嘲讽安歌常当甩手掌柜不管她。
      “嘿你这小丫头片子,还学会嘲讽我了是不是?”安歌气笑了,当初要不是看在甄致这老家伙好说歹说的面子上,他才不舍得放下他那大好河山来管这小丫头呢。不过现在嘴上说不干实际上都已经站一边儿去了,管她是道绚烂极光还是块腐臭破布,只要是从他安歌这儿走出去的艺人,绝非等闲之辈,所以荀池作为他在齐之带的最后一个艺人,绝对不可以毫无作为。
      “霖姐说得没错。”闵敏重重的点头道。不管在什么事情上,闵敏好像永远都站在荀池这边。安歌不止一次怀疑这臭小子是不是被荀池的美色冲昏了头脑,以至于失去了自我判断的能力。“我工作这么久确实没怎么见您管过霖姐。”
      “得,这一个两个的是想把老子气死!气死了好啊,气死了就没人给你们接工作了,饿死你们得了!臭小子!!臭丫头!!”安歌在心里恶狠狠地骂着,嘴上却笑嘻嘻:“作为补偿,明天中午请你们吃大餐。”算我欠你们的。
      “你倒是会精打细算,我跟闵敏吃的又不多。”这算是戳到安歌痛处了,原本一顿饭就能解决的事,在荀池这硬是解决不了,毕竟她是个既不吃软也不吃硬的坏家伙。可事实上不是荀池难哄,而是因为从小习舞,需要维持良好的形象,再加上后来学表演,得避免上镜显胖的事情发生,所以必须严格控制体重。久而久之,控食和锻炼也就成了她的生活习惯,即便未来不再从事此行业也难以改变的那种习惯。
      “唉,行吧行吧。那就给你多接几个工作,让你忙得没办法喘气行不,公主大人?”
      “这还差不多。”奇怪的是,荀池跟个旋转小陀螺似的,只要是工作,她都很乐于接受,她似乎天生就长在工作中,越忙她就越开心。
      真是个怪小孩。安歌苦笑。

      9月9日是荀池所在公司齐之文化创办的慈善宴会,这场晚宴的影响力很大,官场商场娱乐场,场场都不缺精英才干。据说是齐之背后的神秘老板实力强劲,所以除齐之旗下一些需要曝光度和本身就具备热度的艺人外,每年都会有不少各行各业的人借着慈善的名头参加这场聚会,一些是想趁此机会在各位大人物面前刷刷脸提高提高存在感;一些是想借此机会旁侧敲击内部人员,打听打听这背后的靠山是谁,到底究竟有多能干;还有一小部分,是原本或当下专注着慈善事业,拨开这群目的单纯的慈善家,其他基本都在各怀鬼胎,心思难揣。
      虽前来参加晚宴的嘉宾非富即贵,但荀池一直就不太喜欢跟权贵打交道,也不喜欢这种场合,不管是慈善还是生意场,新闻发布会还是真人秀,她都不喜欢。毕竟人多口杂众口难调,而她在外人面前向来就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到她这儿就统统都不说,沉默在这种大场面上可不是个好办法,于是安歌在了解荀池的社交障碍后,便悄悄的安排了莫兰照看她。莫兰明面上是齐之文化的艺人宣传部经理,实际上就是荀池的社交宝典,荀池的人际交往路上有她一路罩着,安歌也能放心的帮荀池接工作。但这一切安排,秉着做好事不留名原则的安歌肯定不会让荀池知道,就连闵敏都不清楚安歌到底做过什么。倒也不是安大经纪人故意瞒着她们,只是在这深不见底的圈子里,一个有着一城护卫军保护着的王,活下来的几率总会比单打独斗的残血将军大。安歌和莫兰,还有荀池背后的齐之文化,都会是荀池在娱乐圈里最大的保障。当然,还有一心为她的闵敏小助理,即便他也才刚刚大学毕业。

      “荀池。”
      是莫兰。
      荀池随着声源找到了莫兰的位置并朝她挥了挥手。自入会场大厅后,闵敏就没法陪同了,荀池理解晚宴不让助理经纪人秘书等人员陪同的规定,却无人能她孤身一人的慌张无力感。幸好,莫兰来了。

      “待会还是老样子,跟着我,我带你去鹿导那打个招呼,他刚刚还跟我聊起你。”
      “聊我?”
      “嗯!你都不晓得他刚刚满脸的慈父笑,笑得我都快以为你是他女儿了。”
      莫兰模仿鹿沅导演的神情和语气都十分夸张,荀池瞬间被感染,也跟着笑弯了眼。莫兰见眉眼弯弯的荀池,不禁感慨:果然是人间尤物。这保驾护航的好活怎么就偏偏落她莫兰头上了,难道是她常年上山拜佛求签的真诚劲打动了上苍,这是佛祖的馈赠?要是每天都能见到荀池这漂亮的小脸蛋,再枯燥的工作都能活力满满。真羡慕安歌和闵敏这俩大老爷们能天天守着这么迷人的小姑娘工作,这该有多幸福啊……哎哎哎,想偏了。莫兰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定住神,这才回归到职场那个谈吐幽默大方自然的Moran身份。

      见到鹿沅,荀池紧张得出了一手汗。之前合作过的导演也有名气大的,但都远不及鹿沅在影视圈内的地位。之前在片场倒是听过几回导演和制片们聊起鹿导,都说他是“卡戏杀手”,不是可以过关的卡,而是能卡到演员崩溃大哭的卡。圈内跟他合作过的艺人们对他又敬又怕,他凶归凶,但为最终剧情的完美呈现负责任是真,把自己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也是真,所以那些和他合作过的导演制片们也只会在背地里对他的严厉程度吐吐槽,但实际上对他的专业也是十分的尊敬。荀池之前是没机会跟鹿沅合作,那些关于鹿沅的传闻也是道听途说,所以这回近距离见到了鹿沅本尊,吓得气都没敢喘。这也怪鹿沅气场太强大,即便他那张脸已经尽可能的长得慈祥又和蔼,但毕竟是个在娱乐圈摸爬打滚了近四十年的人,什么大风大浪风霜雨雪的没见过?这也造就了“铜墙铁壁”一样的鹿沅,噢,也就是他那令人生畏的气场。
      “荀池。”见荀池杵在隔鹿沅好几米远的地方发愣,莫兰伸手拽了拽她后背的裙带,示意她再向前走几步。这都见到难得一见的大人物了,可不能在这时候露怯啊。荀池被揪得微微向后仰了仰,然后猛然回神,调出表情库中最自然无害的微笑应对。表演是表演,自然反应是自然反应,有时候演出来的反应不一定盖得住最真实的自然反应,更何况是在眼神如鹰一般锐利的鹿沅面前。
      “鹿导您好。”完了,颤抖的声线彻底出卖了她,只半秒,荀池刚做了好几分钟的心理建设彻底崩盘,连“我是齐之文化的荀池”这句最重要的自我介绍都没来得及说出口,脸上的表情肉眼可见的垮下。莫兰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这下完……
      了?
      荀池一开口,鹿沅身上的气场便瞬间收住,整个人跟被佛光普照般柔和了下来。
      这……
      不仅莫兰,就连站在鹿沅身边奉承了好一会儿的小导演们都惊掉牙。这就是所谓的慈父光环?莫兰说的果然没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站在鹿沅面前的,是他的亲生女儿。
      “别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好家伙,这句话从此刻的鹿沅嘴里出来一点儿都不可怕,反而还能听出满满的宠溺和笑意,十分温柔的那种。荀池本就快被鹿沅的不怒自威吓到打嗝,却又在收到鹿沅慈爱目光的一瞬间缩回。荀池慢慢的稳住了狂跳不已的小心脏,然后趁大家不注意悄悄地做了个深呼吸,便开始自然无暇的自我介绍。而面前的鹿沅,全程!带笑!看着她。荀池却被看得心里发毛,这,也没人告诉过她鹿沅导演是这个样子的啊……该不会是个笑面虎吧?
      救命啊……
      她都快被吓死了,谁能来救救她。

      “鹿导,原来您在这啊,害我找了老半天。”一个低沉磁性的男声响起,荀池应声抬头。算了,又是个不认识的人。
      不过——
      不管是谁,她的救命恩人来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