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表哥来了 ...

  •   路上,秦承望和母亲坐在车厢内窃窃私语。
      吕桂根据自己多年来在秦家摸爬滚打的经验,劝服儿子多加忍耐,不要急躁。
      可对于秦承望来说,人生哪有那么多机会,哪次不是自己费尽心机才争取到手的。
      从小到大他受够了欺辱,连家中稍有脸面的下人都能给他脸色,这些旧事他可一件没忘。自家虽是世家但作为旁支,却不能得祖辈多少惠泽,自从祖父辈分出来后,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亲眼见了主家的气派,再看自家一帮子嗣为了那么点家产使劲手段,心里落差巨大。
      当然,他的不满也来源于畸形的亲情。父亲妻妾成群,不思进取,一幅吃光用光的做派,子嗣教养上也不甚上心。要不是他自己上进好学,怎会有如今的学识与气度。更可恶的是父亲偏心太重,姨娘的枕头风一吹,原本应该给他的那份,都能提前拆分给他心爱的幼子。
      一个家,只要人一多就是江湖!秦承望觉得自己就是江湖血雨腥风中拼杀出来的狠人!
      其实按照严格意义来说,秦承望也不算上正二八经的大房嫡子。要不是主母未有所处,又因后宅不宁旧疾不愈,早早故去,也轮不到他娘俩。祖母虽不喜他娘,但看在生出长子的份上,最后为吕桂上位助了一臂之力。
      吕桂的隐忍让她有了出头之日,在她看来,儿子要在家族中出头,也应如此。今日儿子在主家的表现有些扎眼,看如今主家的情形,儿子只要稳扎稳打,继承家族产业希望颇大。
      但秦承望不这么认为,既然堂妹有这个决心,怕是主家也有意如此,今日听她们母女二人话音,说不定就是借机敲打自己放弃。估计后面还有大招,主家一定会牢牢抓紧家产不放。
      吕桂无法理解儿子的推测,世家里还没听说过嫡女执掌家业的,没有先例。更何况,如今秦念娇重伤未愈,明年就到十七,受到律法管束必将婚配出去。今日虽然侄女出语惊人,但料嫂子同意也难,各中原因复杂。时间如此紧凑,主家再有后招怕也是准备不足。
      吕桂也知道儿子好胜心强,家里虽为嫡系长子,但是既没得到应有的尊重,也没有享受到该有的待遇。儿子一直想翻盘,打压家中各房势力。所以她才卖尽脸面,为儿子求得一门好亲。
      “望儿,切勿轻举妄动,如今跟前最要紧是你年底顺利完婚。先成家后立业!你且等着时机,族里论资排辈没有人能越了你去。”吕桂扶起儿子的手,安抚地拍了拍。
      “母亲放心,我有分寸。”
      秦承望已在心中有了计较。他越来越相信,自己不主动出击,老天爷都不会帮。成功就是自己的努力加老天爷给的机遇。接下来的日子,得派人密切关注主家动向,特别是堂妹,这次看她神情不似从前好拿捏,让人不安。但这些都无需母亲知晓,让母亲置身事外,是他一直以来的孝心,暗地里的事自己独自筹谋就好。
      现下,就如母亲所言,年底完婚为要,而且一定要办出排场,一定要让族中长辈另眼相看。公中支出有限,母亲积攒不多,只有多到祖母跟前尽孝,才能凑足银钱。亲家虽权势一般但好在富足,到时妻子带来的嫁妆也应不少,这又是一层大资本。
      后半路,秦承望心里默默盘算,吕桂只当儿子接受了自己的劝导,也不再多言。

      又过了一月。
      陆神医陆丰全觉得自己这次待得实在太久,见秦念娇已渡过难关,逐渐康复,只要好好将养不日便能痊愈,心里不免生起离开的心思。他在秦母面前不断暗示,秦母知其心性,也不多加挽留,叫人帮忙准备行装。

      谢瑶右手甲板已去,剩左手和两小腿骨还夹着外缠绷带。得了陆神医的允准,可以坐定制的木轮椅,由丫头推着,在家中稍稍走动。
      这对于躺了一个多月的她来说,没有比这更令人激动的了。
      这日,她早早吃完早膳,便吩咐小红、翠儿帮忙,坐上轮椅出屋转一圈,几个粗活嬷嬷后面跟着,遇到门槛和台阶就上前抬。
      这几日,秦母早已吩咐小斯,撤了能撤的门槛,但有些连着不能动的,只能由人抬着过。
      见到女儿坐着轮椅,欢喜地在游廊上逛,秦母大声喊道:“瑶瑶~可得小心着!不要伤着!”
      听闻身后秦夫人的说话声。谢瑶转过身,笑着回到:“娘,我没事,好着呢,她们都仔细看护着呢!”
      一众下人分开侧立向夫人行礼,秦母点头示意,走到谢瑶身后,握着轮椅扶手,亲自推她:“陆神医刚说,如今你情况稳定,好好保养定无大碍。他打算下午便起身继续游历。我们此番蒙难,多亏了他相助。”
      “嗯!娘说的是,陆叔的救命之恩,我定当铭记,下午容我一起送行吧?”
      “当然,这是应当的!”秦夫人和蔼地回答。

      待用过午饭,一行人送陆神医至府门口。秦夫人将打点好的几件贵重谢礼亲手交予陆丰全。陆丰全也不推辞直接笑纳,知道秦家给得起。
      谢瑶坐在轮椅上,向陆丰全鞠了半身:“念娇十分感激陆叔救命之恩,日后若有差遣,请尽管吩咐,容我以报万一。”
      陆丰全赶紧扶住:“不用如此。你父与我至交,怎奈他已仙去,照扶你们母女本是分内之事。况且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叔伯长辈,怎会袖手旁观。勿挂心上,日后有事,记得来找你陆叔。”
      陆丰全笑着捋一捋胡子,“哈哈,不过我还是更喜欢你们叫我陆神医,这可是我凭本事挣来的。”
      “哈哈哈,你呀,还跟个孩子似的!这个老样子!那我们就送陆神医到家门口吧,以后还有相见的时候。”秦夫人笑嗔道。
      “是的。日后有的是机会,好孩子,这次来的急,没给你带礼物,下次陆叔定给你个别致的。好啦,我走了,你们回府吧!”说完,抬步登车入厢。

      母女俩笑着看马车消失在街尽头,秦母才推着轮椅和谢瑶转身欲要回府。不想,听见外头有人高声呼喊。
      “夫人,小姐,表二少爷来啦!表二少爷来啦!表二少爷来啦!”
      厨房阿贵一阵风般已跑至跟前,满脸得意,“刚我去街上采买后厨用具,只见街上一辆眼熟的马车,上前一问,果是表家。原来是表二少爷在家书中得知小姐的事,便急着赶来探望……”
      阿贵倒豆子一般绘声绘色说个没完。
      秦夫人又重推着谢瑶转身,两人回到府门前,见杨家马车已在阿贵的叽喳声中驶至。
      杨弘文抬帘下车,只见姨母和表妹都在府门前,表妹虽然坐着轮椅,但正笑呵呵看阿贵手舞足蹈地说话。
      “我说的没错吧,你们看,表少爷这速度,我话都没说完呢,他人就到跟前了……”
      “好啦,阿贵,我们知道啦,你的话还有完?采买东西都齐了吗?快去做事吧。”秦夫人笑着赶他走。
      阿贵憨憨笑了两下,挠挠头,又风一样跑开了。  
      “姨母,安!表妹,安!”杨弘文笑着向前行了一礼。
      “我的儿,有心了,这么急匆匆来!”秦夫人赶紧上前一手拉过,一手拍拍杨二公子的肩头,满脸喜悦向谢瑶介绍,“瑶瑶,这就是你二表哥,杨弘文。”
      “瑶瑶?”杨弘文听到这个称呼,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哦,说来话长,是娇儿给自己新取的小名,如今她最大,你也依着叫吧。”秦母无奈地笑道。
      “哈哈,表妹现今调皮了啊。”杨弘文笑回。
      当杨弘文从马车里出来之时,谢瑶便一直关注着他,待他走到跟前,与母亲寒暄之时,更是直愣愣的打量起来。干净、秀气、大方,似乎书生该有的气质,这位表哥都有。或许喜欢游学的关系,常奔波在外,皮肤有着健康的麦色。又或许是继承了他父尚武的风姿,身姿挺拔。真可当赞一声,一表人才。
      “表哥有礼了!”谢瑶说完坐在轮椅上欠了欠身。
      杨弘文赶紧扶住:“瑶瑶不必如此。”日夜奔驰而来,就为见着她一面看看是否安好。如今见她只能坐着轮椅,缠着绑带,心里多有不忍,又不好太过表露。
      秦夫人拍了拍杨弘文的背,说到:“文儿,我们先进去。坐下慢慢说。”
      “好的。姨母。”说完执意自己来推轮椅,遇到台阶又坚持自己上手抬,十分尽心尽力。
      谢瑶不免心生好感。
      等一行人热热闹闹回至正堂。
      秦夫人坐在上手,拉着杨二公子坐在近前,说不完的热络话,杨二公子也热情地回应着,可见两家一直亲近。
      谢瑶乖巧地于下手处,听着二人叙话,不时微笑点头回应。
      “姨母,我们都好着呢。你还是先说说表妹的情形吧。”杨二公子转头看了表妹一眼问道。
      “娇儿无碍,陆神医已将用药交代妥当,只需时日,娇儿就能康复。只是这次头部伤的太重,损了内里,很多事她想不起来。如今我就把人和事都细细说与她听,过些时日她熟悉了便好了。这次你来,正是时候,你多跟她说说话,帮帮她。”
      “原来如此,刚还纳闷表妹看我眼神很是陌生。姨母放心,我定会好好陪伴表妹,照顾她,看护她。”
      “好孩子,有劳了!你这次打算住多久?”
      “不急,到时我与你们一起回京便可。”说完,杨弘文又转头看向谢瑶,“表妹放心,没事的。”
      见杨二公子投来爱怜的目光,谢瑶回了一个甜甜的笑:“有劳表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赞美和批评都是爱~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