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我不嫁人 ...

  •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老实卧床养伤,喝不完的苦药,续不完的“母女情”。
      谢瑶努力记住秦夫人说的人情世故、家族往事以及自己的成长经历。秦家相较于谢府真的简单到纯粹,没有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没有深宅后院不止不休的内斗,更没有外面的争权夺势。
      秦家就是个没落世家,有份体面在但权势已去,更何况家主三年前又意外去世,现今唯有秦夫人主事支撑,勉强还能维持。
      按照秦夫人的安排,待秦念娇伤好便带她回京。那里是她生长的地方,秦夫人寄希望能有助于她早日恢复记忆。
      这些时日,谢瑶身体开始恢复,已能坐起,就是四肢仍然缠绕绷带,不能随意动弹。
      谢瑶真切体验了前所未有的亲情,无尽感恩。上辈子,母亲生她难产而去,她无从知晓母亲疼爱的滋味,如今被爱如珠宝,奉为致爱,只觉自己何德何能无以为报。便愈加亲近秦母,两人真真亲如母女。

      这期间,收到了外祖王家的来信,秦母细细读于谢瑶。
      外祖王黎严责怪自家小女隐瞒,未及早告知娇儿伤势,幸好陆丰全在,不然如何收场。随信而来的是满满一马车上好药材,有治伤的、有调养的、有美颜的,还有各类补品吃食,不一而足,几乎把能想到的都让人送了来。
      秦母很感激父亲爱子情深,却对他不传医术药理给女儿颇有微词。
      谢瑶安慰母亲,这是没办法的事。只要是世家大族,都有自我保护的规矩,如药王保护秘方绝活,女儿嫁人便会带着手艺去别家,确实应该慎重。又如世家保护资产,不让资产零散。世家的继承制,只传嫡系长子,其余的子嗣却只能眼红,照样也有人觉得冤。
      此番话,正说到秦母心头上。谢瑶见秦母无奈摇摇头。心想应是如今秦家这般境况,母亲很是担心秦家的未来。

      这时,丫头翠儿进来禀报:“夫人,小姐,二叔家来人了。二叔夫人及堂少爷来了。”
      秦母对着谢瑶说了声去去就来,就随翠儿出了房间。
      回忆母亲之前告知的谢瑶猜,应是叔祖家二叔秦昭山,今天来的应该是二婶母吕桂和堂哥秦承望。
      过了片刻,秦母领着两人来到谢瑶房内,笑着道:“如今娇儿,还只能躺床上不能下地,你们可不要见怪呀。”
      “伯母,我们哪里会呢?堂妹受了这么重的伤,应该让她好好歇着,我们过来应该的。”秦承望边扶着母亲步入房内,边回应伯母的话。
      “是啊,大嫂,不要与我们见外。前天日子我们派人送来的血燕用了吗?可是我寻了最好的来。我知道你家最不缺好药材,所以只能在补品上聊表心意了。”二婶母也是十分热情。
      “昭山媳妇你也太有心,这个我们一收到就用上了,娇儿身体还弱着,只能吃流食,可其他又没营养,你们送来的血燕真是及时雨!”
      “那就好!那就好!”二婶母甚是满意。
      秦母吩咐丫头拿来矮凳,奉上茶水点心,三人围坐在谢瑶床前。
      谢瑶按照母亲的示意,一一向两位叔祖家亲戚问好,便乖巧地不再出声。
      “堂妹,看着好像变化了不少啊,神情与之前相比,有些不一样。”秦承望对着秦母说,“更加漂亮了,难怪人家说大难之后必有大福。”
      秦母之前也发现女儿眉眼神情与之前相比却有不同,不过知道侄子只是客套,于是略略回应:“哪里,是你们关心爱护得紧,这么说,是让她宽心呢。”
      “我们娇儿长得就是出挑,这是无疑的,从小我们见着长大的,哪里错的了,你也不要谦虚啦,你自个就是美人,生的女儿还会差?”二婶母堪为客套界的翘楚。
      秦母笑嘻嘻指着弟媳:“说不过你,也太会夸人了。”
      “哈哈,还没问娇儿如今这般恢复得怎样呢?”二婶母很是关切。
      “已经调理了快半月了,人精神是恢复了大半,就是伤筋动骨还是得躺着养,陆神医在呢,我们也不是很担心。”
      “对,伤筋动骨没个三个来月,不能好彻底,一定要小心!”二婶母慈爱地对着谢瑶说道。
      “嗯!”谢瑶点点头。
      中年妇人的聊天,话题怎么聊,总能绕回儿女嫁娶地事儿上去。二婶母主动介绍了儿子去年下聘的那户人家姑娘,相貌端正,贤惠可人,已经排了日子,年底完婚,请秦母、秦念娇必至。又问,秦念娇这边怎么打算,明年可就十七了,再不说定,律法上家人可得连坐。
      秦母很是为难,只好推辞,已经找人相看,不过现在最要紧还是女儿伤病痊愈,其他不做多想。
      谢瑶看到母亲左右不适,便提声说到:“婶母,我不嫁人!”
      “什么?”最先惊呼地却是秦承望。
      “虽然还没有与母亲商量,但是娇儿经过此番磨难,更是深知母亲的不易,我不会嫁出秦家,非但不嫁,我还要招婿入赘,日后子嗣均以秦姓。”谢瑶说得坚定。
      秦母惊讶地张大嘴巴,二婶母惊讶看向自己的儿子,秦承望却如备受打击,面色发紧。
      谢瑶有些不好的预感,但是自己没能抓住。
      “娇儿,不可胡说。”秦母觉得女儿太过大胆,婚姻大事哪有姑娘家自己定夺了的,再说已有合适人选,此人断不会行入赘之事,不是摆明两散。
      “娘,娇儿心意已决!日后与您细说,相信女儿!”谢瑶诚挚地向母亲示意。
      “你们俩可别听娇儿胡说,现今她的情形,你们还不知道吧?她脑子还有些错乱,有好些事她还没弄明白呢。”秦母打着圆场。
      “是吗?还有这种事?”二婶母疑惑。
      “对啊,现今我每天要陪着她恢复记忆,说说以前的事儿,彻底恢复还需要些时日才行。”
      ......

      谢瑶见话题聊远了,便转头看向床帐,不理人。
      趁着休息的这些时日,她已经做了很多打算。她希望快点好起来,在秦家立稳根基,培植心腹,才能秘密实施自己的计划。秦家对自己有恩,不能连累秦家。
      几人再絮絮说了几回,二婶母便起身要走,秦母客气留二人用完午饭再走,不过二人客气拒绝,秦母又送二人出府。

      秦母送完客人回来,吩咐下人准备午膳,仍旧安排女儿房中。
      秦母设了一张小圆桌在谢瑶床边,平日里自己就在此处用膳,谢瑶坐靠于床,由丫头服侍。
      今日两人各怀心思,吃着都不说话,安静得出奇。
      最终还是谢瑶觉得别扭,打破沉默:“娘,我想改了小名。”
      “想法越来越多了。”秦母也不抬头。
      “如今我这遭也算死过一回了,恍如重生,大名是爹爹取的,我不敢动。小名,我想换一个,反正又不让外人叫去。”谢瑶解释道。
      “你想叫什么?”
      “瑶瑶怎么样?”
      “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瑶,石之美者。珍贵非常。我是娘的宝贝,叫瑶瑶很合适啊。”
      “好的,瑶瑶~~有些事娘能答应你,但有些事你可得三思而后行,不可鲁莽!”秦母忍不住还是提起。
      谢瑶开心极了,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可是,娘我不认为我鲁莽啊,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家里着想,我还能陪伴娘左右,伺候您的跟前,娘怎么还反对呢?”
      “你不知道,你有...”秦母一时语噎,这种没有捅破窗户纸的事,怎么说才好,更何况现今女儿根本就记不得从前。
      “我有什么?”谢瑶追问。
      “哎,好孩子,我们从长计议,等你身体恢复了,我们再细细商议这事。”

      秦母心里嘀咕,给京中大姐的信已有些时日,她应该收到了吧,不知大姐那边可曾传信。

  • 作者有话要说:  赞美和批评都是爱~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