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锦鲤玉坠 ...

  •   三人在正厅说了好长一会儿话。
      此次杨弘文在家书中得知表妹发生意外受了重伤,心急万分。虽然母亲已在信中告知表妹现已无碍,且陆神医一直守在秦家看护,但他还是不能放下心来,日日焦虑,心不在焉。本来游学还有一个月才能结束,但为了能提早见到表妹,急急跟夫子告辞,提早启程,中间一刻也没有耽搁,直直奔祁城而来。一些少年郎的心思正困扰着他,却不能道于外人。
      如今终于见着表妹,心才定下。但看表妹情形,还需要很长时间修养,姨母在言语间颇殷勤暗示自己多多陪伴表妹左右,心里不禁喜悦起来。
      直到杨弘文的两个小斯阿越、阿珂跟着管家老傅进来回话,说行礼物品已经安置妥当,秦母才发觉拉着外甥聊了这么许久。赶紧吩咐杨二公子先回房休息一二,一路坐车甚是辛苦,待晚膳时会派人叫他。
      “好的,姨母。”杨弘文向秦母告辞,又走到谢瑶跟前,俯身道:“瑶瑶,这个名字很好听!表妹陪着这么久定也疲累,我先送表妹回房,再回自己屋吧。”
      谢瑶听了,看向母亲征求意见,秦母笑道:“文儿,你太客气,瑶瑶我来送回房,你先去休息。”
      杨弘文无法只得照着姨母的指示,领着两个小斯先回房。

      “公子,屋里的行礼我们都收拾妥当了,就是那一箱您的宝贝,我们不敢动,等您自个儿打开看看。”路上阿越谄笑在身后报告。
      “嗯。你们两笨手笨脚的,是不能碰!”杨弘文很满意。
      “公子,我们这次要在这里住多久啊?家里老爷夫人我们是不是先去封信?”阿珂倒是比较着急正事。公子这次瞒着家里提早结束学业,怕是老爷知道一定得发脾气,自己还得一起跟着受罚。
      “这个我再斟酌下,怎样写父亲比较容易接受。母亲那倒无妨,她善解人意,又疼我。”杨弘文也在思考这么把这事给圆好。
      阿越、阿珂跟在身后一起做鬼脸,自家公子怕又是要把麻烦丢给夫人解决了。
      回到屋里,杨弘文拿出了一个小箱子,里面都是些他藏的“宝贝”,有些小挂件、扇子、小幅图画、、、七七八八,还有几本书,满满当当。他在里面翻翻找找,拿出了一个玉坠,一小块芙蓉玉石雕刻的锦鲤,润泽透亮,鱼首尾相连围成一个环,上方鱼须卷成小孔,恰可穿绳引线,很是精致!
      他拿在手里看了又看,解开身上的香囊,小心放入。又命两个小斯取热水、备衣服,准备洗漱。

      见杨弘文走远,谢瑶也跟母亲告辞:“娘,我今儿坐着有些久了,得先回去歇歇!~”
      “今日辛苦你了,都是娘没注意,一时忘了时辰,说了这么久的话害你也得一直陪着。”秦母上前握扶手,欲送女儿回房。
      “娘,你自己也歇歇~家里上上下下地忙不说,还要照顾我,现在表哥来了,你还得分一份心思出来照顾他。我这没事,小红翠儿她们都在呢,会护好我的。”谢瑶握住母亲的手,笑道。
      见女儿坚持,秦母嘱咐下人好生看护,也便随她自去。

      谢瑶觉得自己还是以前那不喜见人的性子,活了两辈子了也改不。虽然他对这位表哥印象很好,知其很会照顾别人的感受,但要选择的话,她还是喜欢窝在自己房里,不见人。
      几位丫头嬷嬷护送谢瑶回房,又抬她上床躺着。躺下那一刻,谢瑶由衷地感慨:“还是躺着舒服啊,今天可把我累惨了。”
      小红和翠儿正在收拾轮椅并外衣,笑道:“小姐,你可真是孩子心性。”“小姐这叫会享受,俗话说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当然躺着最舒服啦!”
      “小红说的对!”谢瑶笑了起来。
      “小姐,按照陆神医的吩咐,再过几日您左手甲板绑带也可以解了,到时躺着更舒服了。”小红开心的说。
      “真想时间过得快点。早点解放。这手脚被束缚着,动弹不得,真是不好受啊~”谢瑶可真希望两天并作一天来过。
      “小姐,伤筋动骨这可得仔细,陆神医说了什么时候拆,我们就什么时候拆。你可别趁陆神医离开了,就动什么歪心思。”翠儿是丫头里小心谨慎第一名。
      “我知道啦,翠儿大师傅!”谢瑶提高音调说到!
      小红看着翠儿哈哈笑,她知道,小姐最近调侃人善如此。
      谢瑶觉得这两个丫头很可爱,各有所长不说,凡事尽心尽力,挑不出错来。据说京中还有两个中丫头并两个小丫头,这次没有跟来,还不知道什么性子。本来加上去世了的大丫头兴儿、福子,在祁城她身边人手也就够了,想不到发生了意外。
      这次秦家处理善后很是厚道,秦母感激几位下人衷心护主,才保住秦念娇的一线生机。不仅安排厚葬了这几位忠仆,还连带照顾他们的亲人家眷,要么加薪、要么赏钱、要么退还卖身契,总有各种恩举。秦家上下除称赞家母厚道,没有二话,做事更加用心起来。谢瑶知道自己运气很好,重生到了德厚之家。 

      秦母仔细吩咐厨房,安排了丰盛的晚膳。但是用膳的地点却犯了难,总不能仍旧安排女儿房内。于是派人来征求女儿的意思。谢瑶让来人回禀母亲,她已休息好,可以起身坐轮椅去正厅,让母亲不要为难。
      于是,本来杨二公子是想来照顾表妹康复的,不想第一天就把谢瑶累得的没胃口。谢瑶也没有告知母亲,自己硬撑着。
      晚膳自然还是秦母与外甥热络一家人,谢瑶礼貌作陪,席上杨弘文频频夹菜过来,谢瑶一再道谢,不过也没吃下多少。刚用完膳,谢瑶便找了借口回房,仍旧是秦母拉住外甥问长问短。
      谢瑶感觉有些好笑,母亲待这二表哥真比亲儿子还亲。

      另一边,杨弘文却是满肚子不顺意,姨母地热情招待,让他都没有机会好好跟表妹说上话,后面表妹又急急回了房。几番接触,现今表妹确实不认得他了,除了客套,还是客套。他心里酸涩地难受。以前的表妹还能回来吗?以前两人的约定还做数吗?

      第二日,谢瑶身上不适,迟迟未醒。秦母听闻交代好下人招待表公子用早膳,赶至女儿房内探望。
      谢瑶其实没什么不适,就是感觉很累,想多睡儿补补精神。听到母亲过来看她,赶紧叫小红翠儿服侍,穿戴好服饰。秦母进屋看见女儿欲要下床坐轮椅,疾步上前阻止:“瑶瑶,快回床上养着,你表哥又不是外人,不用如此拘礼。”
      待扶女儿回到床上,秦母又续续说道:“昨天确实累着了吧?我看你晚膳都没吃多少。现在你还是在养身体的时候,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很快你的精神就能恢复如初。外面的,你不要担心,我跟文儿说,以后我跟他正厅用膳,你不必出来,还跟以前一样,在自己房里自在着。”
      “好的。”谢谢对着母亲笑了笑。

      但是!二表哥就像只蜜蜂一样,整天就只围着表妹转,怎么会有谢瑶自在的时候。
      杨弘文用完膳食,就来谢瑶这做丫头,服侍谢瑶。谢瑶极度不适,礼貌拒绝,可是杨二公子坚持自己不会受累,这只是小事而已。还为自己不能在表妹受伤最凶险的时候在旁帮忙,深表愧疚。
      谢瑶觉得自己快把对这位二表哥的好感用光了,看着一表人才的二表哥突然变成一个小媳妇在眼前伺候,反差太大!
      谢瑶在做心里斗争,如何不伤和气的前提下,让二表哥离自己远一点。
      “瑶瑶,你看这是什么?还记得吗?”杨弘文小心从荷包里拿出那条鲫鱼玉坠。
      谢瑶摇摇头:“不认识,不过好像在那看过。”
      小红探头过来瞧:“小姐,你梳状盒里就有一只啊!”
      “难怪我觉得眼熟。”谢瑶笑笑。
      “那它怎么来的,你想想?”杨弘文又问。
      谢瑶心里暴躁起来,鬼知道它哪里来的我又不是秦念娇,面上却温和地说:“我想不起来。”
      杨弘文知道如此,笑着说:“这个呢,是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当时你有两个,自己留一个,还有一个给了我。”
      谢瑶插话:“我以前送你东西多吗?”
      “多啊。从小到大,你送过我很多礼物,我也送你很多。”杨弘文说得心里暖暖的。
      “哦。它挺别致的。”谢瑶回到。
      “它有特殊的意义,你知不知道?”杨弘文一再点拨。
      谢瑶想了想,玉石雕成锦鲤,应该是平安富贵的寓意:“平安富贵!”
      杨弘文知道表妹这样子,是完全跟以前的秦念娇一刀两断了。
      他有点急:“不是的!你十三岁送我的,鱼,余,送,给,我,了。”每个字都吐露得非常清楚。
      谢瑶呆愣愣,一脸没听懂的表情。
      丫头们跟谢瑶一样,一脸迷茫看着表二少爷,虽然她们知道自家小姐对表二少爷更为亲近一些,到内里却知之不详。
      杨弘文觉得自己都把暗号讲出来了,怎么表妹还是不明白呢。
      “唉!”他懊恼地叹了口气,起身走出房门。
      “少爷,少爷,等等我…”只听传来阿越的呼叫。
      哈哈哈,房内小姐丫头笑做一团。

      杨弘文的感情是失衡的。他所认为的是,即使表妹失忆但曾经两人那样要好过,应该多少还是会留有痕迹,想不到表妹现在连对最重要的信物都一无所知,如何提示都无用。而且看起来,表妹性子也变化很大,以前乖巧的就如一只小兔,看他的眼神是崇拜的、仰慕的,如今的表妹对他没有任何不同,也不愿意与他亲近,眼神里都是防备。
      回房中,杨弘文坐在桌前发呆,手里紧紧握着玉坠子。一段感情最苦的阶段是,一个还深陷其中,一个早已挥手告别过去。
      那年,春光明媚,大哥带着他们这些弟弟妹妹出外踏青,他们行至溪边停下,下人们忙碌着搭架子,收拾地儿,他们这些公子小姐先在溪边逛。溪水清澈,树林葱郁,草地上还有各色盛开的野花。表妹娇弱,走了一段,便想歇歇。于是他陪着表妹,找了矮树丛边的一块干净的大鹅软石,垫上帕子让表妹坐下。
      其他人,心早就欢脱了,嘻嘻哈哈在前闹着,大哥回头看了看,也就放心的往前走去。
      “二表哥,你也坐呀~”耳边表妹甜甜叫他。
      他微笑的挨近坐下。
      “二表哥,你最近…”表妹突然转头问道。
      他也第一时间转头。
      不想因离得太近,两人鼻尖都快触碰到了一起。
      那时的气氛很紧张。杨弘文觉得自己什么也听不到,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彼此的呼吸声,什么也看不到,眼里全是表妹,离得那么近,连她眼睫毛都一清二楚,因为紧张一跳一跳的,她细腻的皮肤在光下泛着莹光,樱桃小嘴今日分外诱人,不觉微微地咽了口水,不敢动不敢想。
      突然,杨弘文只觉唇上一温,一对软软的唇瓣覆了上来,带着甜香。一时只觉血冲上脑,不禁将眼前的骄人儿搂进怀里,低头主动进攻。
      阳光温暖洒落,一丛灌树呵护着这对少年的青春懵懂,摇动树枝打着掩护。

      三月后,杨弘文生辰宴上,亲近的家眷朋友都送了礼物。表妹的他也看了,与以往没什么不同,一个芙蓉石雕刻的锦鲤挂坠罢了。
      快散宴的时候,表妹悄悄示意他到一旁。
      “二表哥,我送的礼物看了吗?”
      “看了。”
      “那你说说是什么?”
      “一条芙蓉与石雕刻的鱼。”
      “对,鱼,余,”表妹指了指自己,“余!可明白?我把余送你了。”
      杨弘文终于知道心花怒放的滋味:“明白了!这个暗号也太难猜了!”
      “二表哥,你,好好的,等我,几年。”话还没说完,只见表妹羞红着脸,小跑离开了。
      ……
      从小与表妹青梅竹马,有太多珍贵的回忆。杨弘文想着想着,落下泪来,他觉得有些委屈,命运怎么能如此捉弄人。他可是再三跟母亲提议过,母亲也担保此事必成,姨母也是属意的。本来今年就能摊到桌面上说开,按着母亲的计划,表妹三年孝满便可去下聘,明年成亲,一气呵成。不想如今这意外加意外,这事还能成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就要闭关培训了,不知道有没有时间继续更下去~今天线上申签,没有通过。反思自己节奏不太网文,接下去节奏要快起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