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庚辰 ...

  •   高皇天有九龙,应龙、黑龙均位列其中。
      
      应龙因鳞甲流金、身有双翼而令有幸得见者称叹不已。后人更是将应龙尊作应德之龙,认为其乃世间鸟兽共祖——此间传言或真或假,有待观者加以分辨。
      
      却说世间本只一条应龙,是为庚辰。她诞生之日,比人族出现稍前百年。
      
      漫长岁月里,庚辰曾无数次隐去身形,在云层中观望大荒。
      
      她看着妖族盛极,各路大妖为飞升进入东皇太一统御的洪荒天庭而互相争斗,纷乱不休;看着小妖们为精进实力无所不用其极。
      
      他们只为强者伏惟,而对弱者嗤之以鼻,把脆弱的人、巫当作可以肆意杀戮、吸□□元的祭品,殊不知妖族的气运在此等屠戮中已日渐衰落。
      
      若是圣人在此,必能指出盘桓在妖族头顶的混沌云团已趋黯然。饶是庚辰并非圣人,也能嗅到妖族繁盛之地常伴浓重血气。这血气萦绕于山林、河海,带给过路者无穷的不安。
      
      她也看着巫族怨气日积,而与人族愈发亲近——他们分享食物,交换并改进用具……越来越多的巫族选择与人族在一起。
      
      不知从何日起,两族开始隐秘却又稳定地聚集起兵马。
      
      当能有效克敌制胜的训练阵型一个接一个被推出、能劈开灵力直斩妖兽的神兵利器一把接一把被锻造,庚辰终于察觉到人巫筹谋与众妖一战的心思有多么坚定。
      
      彼时,她即将成为东皇太一的正妃。
      
      这二位也算相识已久。在妖族天庭还未建成之时,太一常去找昊天插科打诨,试图戏弄小龙到头来反而自己红了脸的样子并不少见,是以高皇天九龙都对万妖之王没什么敬畏感。这一段婚事对于她来说并不算难以接受,甚至心中还怀有些许期待。
      
      本着悲悯之心,庚辰劝说太一颁下禁令,制止妖族继续放肆行事、惹得战事开场。
      
      尽管东皇亦有此番考量,但大妖怎似人臣?他们只是实力稍逊于东皇,心气却一个都不低。若非以为事不关己,便是以为此时收手亦无济于事——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两大阵营血债已深,要让对方答应握手言和、将族人血仇一笔勾销,如何可能!
      
      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天地变色,阴云常卷。人巫两族吹响了复仇的号角。在向北方推进的过程中,他们将所有盘踞着妖邪的名山大川都拉入了奇兵利器的包围圈。
      
      要说妖族,能占山为王的,个个儿单拉出来实力都不弱。看家本领一使,即使不能让本就单薄的人、巫在刹那间灰飞烟灭,也能重创对方使之生不如死。
      
      奈何联军人多势众,且失去亲友的痛意和长年累月的仇恨已沁入他们的骨血。
      
      愤怒如同一把火,催使着战场上每一个微小力量拼尽全力、杀红双眼。如此星星点点聚合在一起,竟迸发出巨大的威势,逼得妖族节节败退。
      
      为牵制联军,太一、帝俊与一众大妖挑动大巫内战,最终与十二大巫同归于尽。
      
      远古天庭分崩离析,仍在争战的妖族一时失去了方向。谁都清楚,战役到此胜负已分。
      
      负隅顽抗的仍然负隅顽抗,识相些的已经收手退隐以求自保。
      
      当尘埃落定,大荒重归于寂时,人间界的一切都已不复往昔模样。
      
      所有曾经爆发过战役的黄土,都被鲜血染成深红。累累白骨堆积如山。食腐的兀鹫在空中盘桓几圈,便直冲下来将头伸入尸体腹腔,大口啄食着将腐未腐的肌肉和内脏。也有小型妖兽仍然在山野间出没,畏缩又犹疑,但最终还是迅猛地冲上来试图分一杯羹。
      
      曾经植被繁茂的山脊上,横陈着倒下的巨木。
      
      河道中,只余上游还在奔流出小股新水,通过河床最低处逐渐汇聚壮大——但对冲刷尽下游血色,不过是杯水车薪。
      
      河床大片裸露,土地寸寸皴裂。
      
      烈日无情,只更猛烈地炙烤着大荒,甚至隐约能见水汽以可怖的速度消散在空中。
      
      清理河道的士兵用满是裂口的手搬动着战友的尸体,走两步便要停下来一喘气,汗水不断从他们布满尘灰的脸上落下,勾勒出道道泥印。乍一看去,好似泪流满面。
      
      太行山顶,有一女子朱衣戴缨久久伫立于峭壁边缘,俯瞰这满目疮痍。她明丽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眶却已隐隐红了一圈。
      
      山河破碎,鸟兽空回。制止她介入斗争的人也已经不在世间。
      
      庚辰最后看了一眼天边。
      
      四柱之一不周山被共工撞断后,巨大的窟窿便出现在西部天。
      
      天柱折,地维绝,星辰移位,江河改道。之前自以为能下凡干出一番大事业的黑龙也已被大神女娲斩杀于济水。
      
      此刻女娲着手炼五色石补天,她再不愿旁观。
      
      凡间之人只觉天色突暗,周身一寒。
      
      仓皇抬头时,却见是金龙伸展恢弘双翼为他们垂下荫蔽,云气如有实质般随那流金双翼在天幕上涌动。伴随庚辰一声清啸,远处便有大雷霆响起,震撼四极,充斥九垓。四方汪洋海水如龙卷般升往天空,一场大雨蓄势而来。
      
      奔出房屋前来一探究竟的人们一时如被定身,只知目瞪口呆地见证这场神迹。
      
      随着暴雨倾泻而下,受灾已久的人们逐渐热泪盈眶。欢呼声如同山海澎湃而来,一浪高似一浪。
      
      庚辰西行速度极快,却仍能感知到所过之处人群是多么雀跃。
      
      有人相拥,有人哭泣,也有人急急跪地叩拜不已。
      
      从此之后,人族提起庚辰总是满怀崇敬。
      
      有幸得见神龙娇颜的人将她的模样口耳相传:红缨挽青丝,金线绣朱衣。
      
      “就像是我们人间啊……纳征已毕的新娘。”说书的老者须发皆白,笑眯眯地看着台下沉浸在故事中的青年人们,“那一定是世间最美的新娘。”
      
      一千四百年后,九黎。
      
      这一代部落联盟的酋长正是后世大名鼎鼎的蚩尤。他并非如传说中所言那样面如牛首、八足九趾,八十一兄弟们也并非铜头铁额、刀枪不入。
      
      事实上,九黎有九个部落,每个部落又有九个氏族。各寨的领袖都是蚩尤的族兄弟。他们听从蚩尤指挥,于军事方面别有见地;各部族又极团结,于是整个九黎族合则能挡千军。
      
      却说自女娲补天之后,人间界的灵气比之太古时期已稀薄了太多。妖族要有大进益,非是苦修千年不可。远古天庭由昊天接管。而大神女娲功德圆满,后天成圣,受天道所限不得再插手妖族事务。
      
      巫族与人族的界限则不再明晰,两族逐渐融合为一。
      
      放眼大荒,人族气运日盛。
      
      三清开始在人间广为布道。如此,太上老君的人教,元始天尊的阐教与通天教主的截教都不断壮大起来。但一入玄门,弟子便不再归属于原本的部族,行事当以教派为重。
      
      除仙门与散修之外,如今人族大体可分为三方势力,其领袖分别为炎帝、黄帝、蚩尤。
      
      比之炎黄正统望族、仪礼传家,新近才成一国的九黎总是被另外两地的人民鄙夷,并被蔑称为“蛮夷之地”。但也正因其“未开化”,九黎的民风才能那样淳朴自然。山野乡村间,男女老少都真诚而热情,真正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不拘虚礼,邻里如亲。
      
      正是夏末秋初的时节。
      
      古朴的竹屋前,老人坐在阳光下耐心地编着竹篾。有总角小童紧紧扒着门边,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却只往蒸屉上瞅——里边的米糕正飘散出清甜的香气。他于是又巴巴地望着老者,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老人笑看他一眼,无奈摇了摇头。
      
      人族总是对幼崽无比包容!小童不无得意地想。
      
      殊不知眼前这位老者并非人族,而是已经极为少有的、血统尚算纯正的巫族。因喜九黎清静安逸而隐居于此,等待大限之至。他方才一眼便看出了对方的龙身,但此龙并无恶意,便不曾点破。
      
      有些奇异的是,他又看了小童一眼——这条龙身上仿佛有些神通。
      
      小童不知其中弯绕,只当老人已经同意,乐颠颠地一礼便奔向了蒸屉。
      
      拿着馥郁清甜的战利品走在无人的路上,他摇身一变就化作了十五六岁的少年。
      
      

  • 作者有话要说:  少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