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若玉 ...

  •   
      那是怎样俊俏的少年呵!
      
      后人不遗余力赞美他的容颜:“龙眉凤目,皓齿鲜唇,飘飘有出尘之姿,冉冉有惊人之貌。若非阆苑瀛洲客,便是餐霞吸露人。”[1]
      
      而餐霞吸露人此刻还没有后世尊神的气派,他正十分有人间烟火气地端详着手中的两块米糕。嗯,绝不是因为馋,只是人族于创造美食一途实在高深,他很愿意多多了解品鉴。
      
      饶是如此,少年如玉如松的身姿也使得天地都为之沉静下来。
      
      温煦的阳光给他素白的衣裳勾上金边;道旁树木互相掩映,苍翠欲滴;原本欢悦的鸟雀也似有灵性般放轻了啁啾。
      
      他分明是在缓步走向深林间的静溪,却如同要去更广阔的天地赴一场约。
      
      后世那些低头虔诚叩拜尊神的人们无缘得见,威仪奕奕的神君也曾是如此美好焰然的少年。笑意出现在他眼中时,澄江如练便落满星辉。
      
      巫族老人没有看错,这条小龙确实有些不同。
      
      世间最初的神龙仅高皇天九龙,人间界实际已罕有神龙出没——当世之人所称龙者多为水虺(hui)、螣蛇。
      
      后人在《述异记》上记载:“水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再五百年化角龙,千年化应龙。”[2]
      
      哪条水蛇不愿一朝成龙呢——然则脱胎换骨实非易事。
      
      战后的岁月里,多得是千年之蛟寻路无门,终至大开杀戒、为祸一方。殊不知越是如此,便越与修行成龙背道而驰。人间界灵气本就不比从前,蛟类妖力难再纯净;若是耐不住漫长寂寞,复又对人族出手,那它的化龙之路约莫也就到此为止了。
      
      至于螣蛇,其实力则众说纷纭。有人认为蛇千年而成螣,螣渡劫而成神龙;有人却言螣最易成蛟……螣蛇有翼而无爪,终是有别于龙。
      
      龙乃是光明神圣的祥瑞之兽,其中又以有翼为真龙,因此后世常将应龙作为皇权、天子的象征。当然,如此瑞兽一朝行差踏错,也自有天收——譬如被斩杀于济水的黑龙。
      
      老人行走世间多年,阅历甚广,其所察觉的异样便是由此而来。
      
      一千四百年前,黑龙神魂俱灭之际,其身居高皇天六千年修为本该凝于内丹中为女娲所获,但许是出于不甘,又也许是诚心悔过,他最终将一身精纯妖力尽散于济水。
      
      彼时,我们的小龙还只是一枚刚刚降生世间的灵蛇蛋[3]。正因其新生无暇,而有幸被最纯净的那部分灵力包围。丝缕金色在素壳上勾画出古朴纹样,微微一闪便归于无形。
      
      这一切发生得隐秘。在四周游弋的生灵、乃至于小龙的生身父母都无从知晓,这世间少了一条灵蛇,却多出一条神龙。
      
      如是机遇也许济水间不止发生了一处,却也并不是所有幸运儿都能把握得住。
      
      小龙破壳而出时已有灵智——知道自己与灵蛇实非同类,也知道周围这些被游鱼视若无睹的灵气于妖兽来说有多么宝贵——
      
      除非玄门中人,灵气再浓郁也不能给人族带来多大助益;巫族倒是能藉此锻造神兵。但妖力本质是将灵气炼化入体、得自由操控。大妖死后,内丹如无人保留或吸收,自会化作灵气重归于天地间,如是往复。
      
      千年以来,小龙每日修炼不敢松懈,至河中灵力所剩无几时,他已经从无角的螭龙化为有角的虬龙。尽管战斗经验寥寥,但今时今日单论实力,他已胜过了世间存留的多数大妖。
      
      灵蛇母亲虽然时常对自家小儿子的行为感到迷惑,但到底未开灵智。她茫然又尽心地抚养了小龙三百年,便寿数至限而逝。
      
      从此以后,小龙开始了化身人族混迹九黎的日子。
      
      事实上,离开灵力相对充盈的地界而进入人族的地盘,有一定实力的妖兽会自动化为人形,因为人体内自有小周天运转,可以支撑他们以最省力的方式行走在人世间。
      
      初入九黎村寨时,小龙尚不会变化之神通,其人形真真正正是个不足四岁的小朋友[4]。至于衣裳……他回想着曾透过水面看到的捕鱼人,心中颇有成算地给自己变了一身网似的粗布。
      
      按说九黎之民虽然单纯,却不是半分戒心也无。
      
      奈何小孩生得实在是玉雪可爱,跌跌撞撞往村头溪口一走,便有无数本在浣衣的大娘急急伸手来扶,只怕他磕着碰着。
      
      “这是哪家的小孩儿,为人父母也不仔细守着。”扶住小龙的大娘边取下他头顶的碎叶边轻声抱怨,不料话音未尽就挨了旁边年长些那位一肘,“看他衣裳破破落落的,许是家中已无双亲。”
      
      先头那位立时便闭了嘴,脸上流露出不忍的神色。
      
      大娘们盯着小孩,齐齐陷入了沉默。
      
      小龙:?
      
      茫然无措中,他眨了眨如同黑曜石般的眼睛,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大娘们:!!
      
      “……孩子,我家中有一儿一女,多你一个也尚养得起。你愿不愿意以后……在大娘家住?”最年长的妇人话音一落,便有好几个声音不甘示弱,“我们也都欢迎你来长住!”“饭碗和床铺姐姐都给你留着!”
      
      小龙尚且不通人言,却能感知到周围这些人的热情与善意,于是他笑得更加烂漫,这次直接弯起了眼。
      
      围拢的众人呼吸一滞,只觉心都化了。
      
      到底是最年长的这位大娘道行最高。她面上一派云淡风轻,手上动作却不停。只见她极为自然地在一众哀怨的眼神中牵起小孩——然后带着他一溜小跑就回了家。
      
      大娘姓花,儿子已经成家另住,如今家中事务有女儿若玉一道操持。
      若玉勤快又能干,话并不多,笑起来甚至有些腼腆,却是个周全又细腻的。
      
      她见母亲牵着一个白净却落魄的小孩儿回家,都不必多问,便放下手中的活计,快步上前半蹲在小孩面前,温和道:“这是打哪儿来的俊俏小郎君呀。来,叫声阿姐,阿——姐——”
      
      她做口型的表情认真又夸张,逗笑了小龙。
      
      “阿——姐——“,小孩有样学样。
      
      “真聪明!“若玉轻轻拍了拍小朋友的脑袋,”阿姐的哥哥是大郎,那宝贝你就是二郎啦。阿妈辛苦,二郎要听阿妈的话呀。“
      
      “还是个孩子呢,何苦上来就拘着他。走,大娘带你去认认家里。“……
      
      从那之后,我们二郎拥有了新的快乐天地。
      
      若玉在园圃里打理菜蔬时,他就蹲在田埂上围观,偶尔给阿姐递个工具,机灵劲儿令姐姐赞叹不已;碰上花大娘去集市以织物换生鲜,二郎也必然同往。
      
      只要他往摊前一坐,男女老少的目光便都忍不住往这一处瞟。不多时,就有许多原本无意易物的乡里聚拢过来——又乖又漂亮的小朋友谁不想逗一逗!偏二郎又聪明,总能哄得哥哥姐姐心甘情愿地递出贝币。
      
      之前未能带小孩回家的大娘们好似心中总有遗憾,这位安排了上顿,便有那位安排下顿,花大娘哭笑不得,二郎却十分快意。
      
      彼时尚且不通世故的小龙并没有意识到,人的寿命岂可与神龙同日而语。
      
      到若玉嫁人生子之时,他却仍是四岁小童的样貌。外人心中各有揣测,以为这二郎许是得了侏儒之症,怜惜的人愈发怜惜,看不惯的人却好似终于找到一个攻讦“完美小孩“的突破口。碍于情面不好明着说,但私下里却少不了闲言碎语。
      
      又五年,花大娘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
      
      在此之前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病痛——但惟其平静,才显得这一永别格外突然。
      
      那天清晨,二郎惯例从静溪返回小院。这十几年来,他白日混迹在人群之中,晚上却常趁大娘阿姐熟睡时回静溪炼化灵气。
      即使有稍强的妖兽途经此地,对这妖力不足四百年的小孩垂涎欲滴,却也无一不在嗅到龙气时偃旗息鼓。唉,实在不敢用小命挑衅此等生灵,天知道无故杀龙会不会遭雷劈。
      
      若玉搬去夫家之后,二郎就有了自己的小房间,不再与大娘同住。
      
      此时天色尚早,大娘未起也是正常的事。今日有集市,他便坐在门口逗逗鸟雀,等待大娘一道出门。
      
      谁知这一坐便坐到了日头高升。
      
      ”阿妈今天睡了懒觉哦~“
      
      他轻手轻脚来到床边时,心头已隐有不详的预感——眼前这位慈祥的老人身上没有生者的气息。再一摸手心,往日温热此刻只余一片冰凉。
      
      惊惧之中,他完全是循着潜意识找到了若玉。
      
      “阿姐……阿妈她,她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手好冰啊……“
      
      若玉听着他断断续续的描述,心中一凛,已有所悟。她抱紧眼前无助的小孩,试图给予他一些慰藉。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却始终是稚儿的模样,看起来竟与自己的儿子一般年岁。
      
      “没事的,二郎,没事……阿妈她啊,以后就去往另一个世界了。她会过得很好。当然,她也会希望我们过得好。”阿姐的轻声抚慰另小孩平静了下来,但他仿佛又想到了什么,倏忽抱紧了若玉的手臂,“……她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怎么会呢,二郎这么可爱,阿妈才舍不得不要二郎!阿姐也不会不要二郎。”她揉了揉小孩的脸,试图让气氛轻松些。
      
      “我们人啊,都必然要经历这一番离别。何时生何时死并不全由自己选择。但宝贝,九黎一族信奉生时尽乐。如果还在此世时让烦忧占去太多时光,那多不值得啊。”
      
      “以后二郎就住在阿姐家里,姐姐天天给你准备好吃的,好不好!阿妈也许会化作天上星宿陪着我们呐。”
      
      

  • 作者有话要说:  
    [1]出自冯梦龙《醒世恒言》第十三卷
    [2]出自南朝梁 任昉
    [3]神异的蛇,有灵应的蛇。
    [4]私设,人间九十年小龙人形长一岁。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