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八章 ...

  •   山中无岁月,一晃就是几年时间。

      雪峰峰顶,寒风凛冽,鹅毛似的雪花纷纷扬扬,放眼望去一片冰天雪地。

      在这般寒冷的地方,特意设下绝灵大阵,隔绝一切灵气之后,这里可以说是真正的鸟虫绝迹,浩无人烟。

      可在那峰顶却有一抹红色的身影,手持一柄银白长剑,翩若惊鸿,婉若游龙。①

      手起剑落之间,剑气纵横,雪花缠绕着剑气,渐渐形成一个浑圆。

      剑气行到最后,却怎么也连不起来,缺了那么一笔,形不成一个完整的浑圆。

      下一秒剑气四散,满天雪花飞舞。

      冰天雪地之中,舒鱼面无表情,像是一副终年化不开的寒冰。就连面对卡了两年的瓶颈,再度失败后,也无法让她动容。

      她连退几步,手中剑顺势而挥,准备再来一次。

      忽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挽了几个剑花,收剑入鞘。

      “师姐,师姐。”一个穿着白衣祥云弟子服,腰上悬挂亲传弟子特有的墨色玉牌的半大男孩跑了上来,看到舒鱼,眼眸更是亮了几分。

      他停在舒鱼半步远的地方,整个人欢喜的不得了,也不在意舒鱼的冷脸,兴冲冲道:“师姐,师父让你下山。”

      “我给师姐准备了好多好吃的,都是师姐喜欢的,还有流云阁最新出的菜品,只要我觉得师姐喜欢,我全部做了。”

      半大的男孩正是念鱼,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瘦小怯弱,只会躲在师父身后的幼童了。

      这些年雪峰把他养的极好,天庭饱满,皮肤白皙,尤其是那一双点漆似的眼睛,宛如水晶一般,不沾半点尘埃。小小的身姿挺拔,看上去已经初具仙君风范了。

      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这小仙君私底下是个做菜狂魔,最喜欢给人做好吃的,尤其是他的师姐。

      “师姐,我们下山吧,我好想你,还有大师兄和师父,我们都好想你。”说着开始不自觉撒起娇来。

      若是常人看着,定然心软不已。可舒鱼这两年一直在峰顶修炼,心也逐渐变的冰冷,并不会为他动容。

      她眼神依旧毫无温度,那张脸一点表情都没有。修炼无情道后,她感觉自己渐渐失去了喜怒哀乐。

      也因此,许多见到她这样的长老、峰主,总会对她怜惜不已,每每见到,事后都要给师尊找点小麻烦。

      为了宗门的和谐,她渐渐也不出去了。

      峰顶设了绝灵阵后,她搬到这里修炼,无事就更不会下山了。

      “师父找我何事?”舒鱼的声音还有一点稚嫩,和她这冷漠的样子反差特别大。

      念鱼眼睛又亮了几分,看到舒鱼像是看到什么绝世珍宝。

      师姐真的好可爱,最喜欢师姐了!!!

      如此炙热的眼神,舒鱼已经见怪不怪,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师弟,第一次见到她就抱有十二分的喜爱,这些年一点都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重。

      若不是确定这人没什么危害,她早已经拔剑,为宗门除害了。

      “何事?”舒鱼再问一遍。

      “啊,啊啊。”念鱼恍然苏醒,想起自己的任务,连忙道:“我也不清楚。”

      “师父让我叫师姐下山,我就赶紧来了,没注意听师父说。”

      “师姐,你下山好不好。要是师父知道我没把师姐叫下去,他以后都不会让我来这里了。”念鱼有点心虚。

      都怪他太想念师姐了,知道师父让师姐下山,就立刻过来,都没心思听师父说话。

      舒鱼想了想,自己好像确实很久没有下山了,而且她感觉到剑诀再练也无法进步,不如今天下山看看。

      “好。”说完,舒鱼上前一步,向下走去。

      “师姐你最好了。”身后传来念鱼兴高采烈的声音。

      半山腰,一间小院落里,摆着一张大大的四方桌,桌上满满当当的放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上面还设了专门保温的阵法。

      其他两个椅子上,已经坐了人。

      “师父,师兄。”舒鱼一一见礼。

      “为师的宝贝徒弟,快过来让师父瞧瞧。”无为把人拦在跟前,心疼道,“瘦了。”

      君佑把人颠了颠,点头道:“确实。”

      不等舒鱼挣扎,君佑便把她放在一旁的座椅上,神情严肃,像她做了罪大恶极的事一样,“多吃点,补补身体。”

      这些都是花大价钱买回来的灵兽肉、灵米,吃到嘴里只会化作灵气,没有任何副作用,是他们特意为舒鱼准备的。

      舒鱼知道这是大家的心意,心里稍暖,面上却依旧冷冰冰的,“谢谢师父师兄还有小师弟。”

      “客气什么,你是我师妹,师兄照顾师妹天经地义。”君佑叹了口气,神色有些不愉,“就是不知道某人有没有把我当师兄。”

      “谁家师妹会一天天的不见人影?我们不寻,就不下山。别人家的小师妹乖巧可爱,我家的小师妹啊,唉……不提也罢。”

      “师兄,我……”舒鱼有些无措,她从来没有见过师兄这个样子,又心虚又心疼,“我心里有师兄的,在我心里师兄永远都是最好的师兄,我只是忙于修炼……”

      “修炼修炼修炼,你心里只有修炼,你知道师兄多久没见你了吗,半年,整整半年。”

      “我说过,你是我君佑的师妹,有我在一天,没人能伤害你。”

      “我不知道你在着急什么?一年筑基,两年筑基大圆满,这样的速度已经不慢了,可以称作天才妖孽。”

      “可你还是着急,像是后面有人在追你。一日日的,从不休息。那么拼命干嘛,天塌下来还有入微大能顶着,哪里需要你?”

      君佑真的很生气,气舒鱼不知道照顾自己,修道一事看得是机缘气运,不是靠强求。

      已经在筑基大圆满卡了两年,那就不该那么拼命修炼,这样强逼自己,很有可能再次滋生心魔。

      舒鱼知道君佑的意思,也知道修道要顺其自然。

      可是她没有时间,离西沙秘境开放还有七年,这七年她到底能不能突破筑基,顺利进入金丹甚至元婴,这是个未知数。

      她不想告诉师兄七年后西沙秘境会发生的事。她知道,一但告诉师兄,那么师兄一定会刨根问底,到时候她要怎么说。

      难道告诉师兄,七年后你会重伤,师父为了救你死了。你最疼爱的小师妹被人欺骗,挖骨取血,而且还引狼入室,导致宗门灭亡。

      她不知道师兄听到后会怎样,她赌不起。

      目前,这一切就让她自己背负吧。

  • 作者有话要说:  ①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曹植《洛神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